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Uber 董事会是怎么换掉 CEO 的?这里有一些细节和真相

Mike Isaac2017-06-23 06:55:49

卡兰尼克最终变成了公司的累赘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周二,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芝加哥市中心一家酒店的会议室里度过了他作为 Uber 总裁的最后几个小时。

在那里,正在出差为 Uber 面试高管候选人的卡兰尼克遇到了意外的访客。Uber 最大的股东之一、硅谷公司 Benchmark 的两位风投资本家马特·科勒(Matt Cohler)和彼得·芬顿(Peter Fenton)。他俩向卡兰尼克出示了一封信,信中提出了一系列要求,包括他在当天结束之前辞职。这封信来自 Uber 的五个主要投资者,包括 Benchmark 和共同基金巨头 Fidelity Investment。

参与会议的人士表示,卡兰尼克当时犹豫了。这些知情人士不愿透露姓名,因为这些细节属于保密信息。在短短八年时间里将 Uber 打造成交通行业巨头的卡兰尼克迅速给公司董事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打了电话,以寻求建议。赫芬顿女士告诉卡兰尼克,信中的建议值得考虑。那天下午,卡兰尼克将自己与科勒和芬顿锁在一个房间里,以便讨论对 Uber 最好的未来方向。

到了这一天的最后,经过几个小时的争吵和辩论,方向已经很明显了:卡兰尼克同意辞去 Uber 总裁职务。

图片来自 Chris Koehler/纽约时报

发生在酒店的公司大事件并不突然,它终结了过去几个月来的冲突。几个月来,几乎所有卡兰尼克的支持者都开始反对他。根据对十几位 Uber 内部人员、前员工、投资者和其他人员的采访,当 Uber 卷入一系列看似没有尽头的法律和道德丑闻时,高管、董事、投资者甚至密友一个一个逐渐远离了卡兰尼克。被访者不愿透露姓名,因为他们没有权力公开发表评论。

其中一些阵营最终认为,卡兰尼克变成了公司的累赘,于是他们开始行动,希望以牺牲卡兰尼克为代价保护自己的利益。最终,由于卡兰尼克失去了支持,并且需要处理最近母亲去世一事,他继续担任 Uber 领导人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卡兰尼克在周二晚些时候表示:“我对 Uber 的爱胜过了世界上的任何事物。在我个人生活中的这个艰难时刻,我接受了投资者让我下台的请求,以便使 Uber 回到建设公司的正规上来,不要被另一场争斗分心。”

Uber 发言人和赫芬顿女士拒绝就这篇文章发表评论。芬顿和科勒没有立即回复置评请求。

对卡兰尼克来说,此次辞职代表了他本人的失宠。他曾用 Uber 的叫车服务改变了全球交通运输业,并使公司市值达到将近 700 亿美元,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私营创业公司。有时,他也被誉为具有科技远见的人。

卡兰尼克辞去总裁职务的举动引发了关于 Uber 未来的许多问题,包括接下来谁会领导公司。Uber 还面临着其他紧迫的任务,比如补齐高管团队,留住 1.4 万名全职员工,对工作场所进行改革,修复与司机的关系(公司有时会与合同工司机发生争吵)。此外,Uber 必须维持其正在增长的业务。

Benchmark 风险资本家马特·科勒是周二在芝加哥酒店会见卡兰尼克的两位投资者之一。图片版权:Araya Diaz/Getty Images 为 TechCrunch 提供

目前,Uber 的日常管理工作由一个高管委员会负责。为卡兰尼克这个激进的公司缔造者寻找替代人可能是一件复杂的事情,因为卡兰尼克仍将留在 Uber :他仍然拥有董事会席位和投票权。

周三,Uber 董事会经历了新一轮变更。一位熟悉公司变动情况的人士表示,长期担任 Uber 董事长的 Benchmark 风险资本家比尔·格利(Bill Gurley)将离开董事会,并将被科勒取代。其他熟悉公司变动情况的人士表示,私募股本公司 TPG Capital 合伙人戴维·特鲁希略(David Trujillo)将加入董事会;他将取代他的同事戴维·邦德曼(David Bonderman),后者由于在一场公司报告会上发表性别歧视言论而在本月辞去了 Uber 董事职务。TPG 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就在几个月前,卡兰尼克在 Uber 的地位似乎无可撼动。他于 2009 年创立了这家公司,并将市场推广到了全球。

在 Uber 内部,他的位置似乎颇为稳固。许多高管都由他亲自招募,董事会里也有不少他的亲信,比如 Benchmark 的风险投资人格利,此人的大笔财富和卡兰尼克的成功不无关系。而卡兰尼克本人也以 Uber 最大股东的身份巩固了自身势力,足以左右公司内部投票表决。

但是卡兰尼克的鲁莽——或者说是他的自大——让他并不受投资者、员工和其他人的欢迎。

风险投资公司 Benchmark 的彼得·芬顿(左)和比尔·格利。图片版权:Dan Taylor/TechCrunch

然后在二月,前 Uber 的工程师苏珊·福勒(Susan Fowler)公开发表博客文章,详细描述自己曾在公司遭到性骚扰的经历。这令 Uber 一下子陷入危机,其他各种控诉和调查也纷至沓来。

此时,Uber 的董事会表示一致支持卡兰尼克。赫芬顿女士三月和几名记者通话时曾说道:“董事会信任特拉维斯。简单来说,变动会从高层开始。”

但是在幕后,董事会内部已经开始出现分歧。格利开始为高层的变动而焦躁不安,他并未立刻回应采访要求。邦德曼在董事会议上和卡兰尼克的冲突也愈加频繁,因为他认为卡兰尼克在聘用关键的管理人员(如首席运营官和首席财务官)时拖延进度。

五月底,卡兰尼克的父母在划船时遭到意外,母亲去世,父亲则身受重伤。当时卡兰尼克就开始考虑休假。

Uber 的高层开始向卡兰尼克施压,要求其引退。特别是他的“精英小组”,也即通常直接受命于他的几名高管组成的封闭小圈子,他们威胁要他离开一段时间,让公司不再是公众关注的焦点,否则就集体离职。此前一些同僚已经接二连三地离开 Uber,或被解雇,或是找到了其他机会,也有出于个人原因离开的。

Uber 此前也针对公司文化进行了内部调查,就在上周公司公布调查的若干结果和提议之前,卡兰尼克做出了让步。他说他将无限期休假,调整自己的同时,思考为 Uber 打造“一支世界顶级的领导队伍”。

实际上,卡兰尼克并无离开公司的打算。宣布休假后,他几乎马上就打了几通电话,由于邦德曼在一次 Uber 员工会议上发表过性别歧视言论,所以他把邦德曼拉下了水。在两人愈发敌对的情况下,卡兰尼克给他的拥护者发了一连串短信和邮件,并打了若干电话,胁迫邦德曼从董事会下台。几小时后,邦德曼辞职了。

但那时,最初一度支持卡兰尼克的格利发现,如果 Uber 的这位首席执行官继续留任的话,公司可能无法得到真正改变。

过去一周内,格利和几名伙伴与 Uber 其他的风投公司投资者进行了会谈,其中包括 First Round Capital、Lowercase Capital,以及 Menlo Ventures 三家公司。他们共同草拟了一封给卡兰尼克的信,列举了四条要求,第一条就是让他辞职。

这几家风投公司拒绝发表评论。

格利和另外几人派出了科勒和芬顿去芝加哥传达消息,那时相比于其他人,两人与卡兰尼克的关系尚可。他们料想一场争吵不可避免,因为卡兰尼克常常急于挑起矛盾。

一时间,一场斗争似乎即将爆发。卡兰尼克派了代理人前往位于旧金山的 Uber 总部,在投资者中间散布流言蜚语,试图私下取得某种妥协。

但和亲信们经过几小时谈判和磋商后,卡兰尼克终于受够了。大约芝加哥时间周二晚上 11 时 30 分,他起草了一份辞职声明,随后又同意公开这份声明。


翻译 熊猫译社 刘清山 智竑

题图来自 YouTube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