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2 亿外派劳工支撑全球 8 亿家庭成员的生活|好奇心小数据

温欣语2017-06-20 18:03:13

“这些外派劳工向家里寄的 200 或者是 300 美元,占了一个家庭 60% 的收入,这会给他们的生活以及他们的社区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美国总统特朗普不喜欢在美国的外派劳工往自己国家汇款,毕竟外派劳工的汇款是笔不小的数额,这和他“美国人第一”的思想格格不入。

拿墨西哥举例,截止今年 4 月,外派劳工寄回墨西哥的总金额就已经达到 23 亿美元,去年的汇款总额达到 270 亿美元。

“我们必须保证汇款的自由流动,” 墨西哥总统 Enrique Pena Nieto 说,“外派劳工的汇款为国家发展做出了无价的贡献,对墨西哥家庭来说必不可少。”

从全球来看,外派劳工所扮演的作用也不可小觑。联合国国际农业发展基金(IFAD)是一个专门资助贫穷国家农业发展的机构。他们发布的最新报告首次揭示了 10 年间外派劳工的汇款记录,报告显示 2016 年全球外派劳工汇回国内的汇款总额达到 4450 亿美元,较 10 年前增长 51%,这笔金额是富有国家每年向发展中国家资助金额的 3 倍。

美国墨西哥边境(图/nbcnews)

外派劳工汇回国内的汇款金额在全世界都呈增长趋势,而 2007-2016 的急剧式增长主要来源于亚洲,亚洲外派劳工汇给国内的金额增长了 87%。

看看汇款的接收国就一目了然,每年有超过 100 个国家接收了超过 1 亿美元的汇款,排名前 5 的是印度、中国、菲律宾、墨西哥和巴基斯坦。中国海外劳工去年挣了 610 亿美元,是菲律宾的两倍以上。印度首次超过中国,外派劳工的汇款总额达到 627 亿美元。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来自美国的汇款基本进入了亚洲和拉丁美洲,而更富有的欧洲国家的汇款进入了东欧、中欧和非洲,而来自俄罗斯的汇款进入了亚洲中部。

无论是公众还是政治家,似乎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些汇款在改变全球贫困上扮演的重要角色,“这是一个全球的现象,在本国的人因为缺乏机会,不得不离开家从而来支撑自己的家庭,” IFAD 的负责人 Pedro de Vasconcelos 说。

“这些外派劳工向家里寄的 200 或者是 300 美元,占了家庭 60% 的收入,这会给他们的生活以及他们的社区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IFAD 的主席 Gilbert Houngbo 说

报告称,全球有 2 亿外派劳工,他们支撑着国内 8 亿家庭成员的生活。在 2015-2030 年间总共会有大约 6.5 万亿美元寄往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的国家。

这些钱通常立马就能派上用场,75% 的汇款用来满足当地基本的生活需求例如食物、避难所、以及常规性的账单等,10% 花在了教育和健康上,15% 用作储蓄以及投资生意等。

通常贫穷地区会将全部精力放在农业上,这些汇款给予了他们改变生活的机会。

“有大约 40% 的汇款,约合 2000 亿美元,都寄给了穷人生活的农村地区,”Vasconcelos 说,“这些钱花在了食物、健康保健、更好的教育机会和提高住宿和环境卫生上。”

部分发展中国家极度依赖外派劳工的汇款,尼泊尔和利比里亚的外派劳工的汇款超过了国家 GDP 的三分之一。如果按汇款占 GDP 的百分比排行,排名前五也就是严重依赖外派劳工汇款的是尼泊尔、利比里亚、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海地。

因此这也不难怪世界银行主席 Jim Kim 把这些汇款称作是在 2030 年前彻底去除极端贫困最重要的办法之一,因为这些汇款能够“推动繁荣”。

外派劳工寄回家的钱能帮助他们的家庭创造一个更稳定的未来,也让移民成了下一代年轻人的一个选择,而不是必需,” Vasconcelos 说。

2007-2016 年间全球外派移民工的数量增加了 28%,但汇款增长速度比外派劳工和移民国家的人口增长都快,这能部分说明外派劳工的报酬越来越高。未来随着发达国家进入老龄化阶段,这些国家会需要更多移民工的劳动力。他们会填补从建筑、农业到儿童保育等领域的劳动力短缺现象。

IFAD 发表此报告的最终目的是希望能帮助全球的外派劳工更自由地转账,同时也帮助当地人更有效率地使用汇款。

目前,光是这些汇款的手续费每年就占了 300 亿美元。通常来说,一个外派劳工每寄 200 美元就需要付 15 美元的手续费,超过交易总额的 7%。在部分地区,手续费更高,比如一个在英国生活的非洲人,得花 10% 的手续费才能把钱寄回非洲。

因此 IFAD 建议在 2030 年前将外派劳工的交易手续费率降低 3%,这样就能节约 200 亿美元。这也是现在世界银行、IFAD 等机构正在努力的方向,他们希望劝说银行和一些中介降低交易费用。

而当这些钱到达当地时,Vasconcelos 认为人们需要学会如何最大化地利用汇款。他建议在当地开展家庭金融课程,或者给农村地区提供气候保险服务,当洪水、旋风或者干旱来临时,他们能有更好的应对办法。

据 IFAD 估计,外派劳工每年的总收入是 3 万亿美元,其中 85% 保留在了他们的移民国家,剩下 15% 寄回到了当地。

排名前 10 的寄送国家基本占了一半的汇款,他们分别是美国、沙特阿拉伯 、俄罗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德国、科威特、法国、卡塔尔、英国和意大利。

从更大范围看,美国占 1170 亿美元,欧洲占 1150 亿美元,波斯湾各国(伊朗、伊拉克、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巴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及阿曼)占 1000 亿美元。


作图:冯秀霞

题图:mliv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