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他做了声音版的 B 站,但是连 B 站还没找到商业模式,它又会怎样?| 100 个创业者

娱乐

他做了声音版的 B 站,但是连 B 站还没找到商业模式,它又会怎样?| 100 个创业者

韩方航 邹碧颖2017-06-16 15:13:43

到底是做普通用户的生意,还是做面向行业的服务,都还没有定论。

MissEvan 这个网站一开始只是邵博的业余爱好,“声优已经影响到我看动画的选择和评价。”

这是个带有弹幕的二次元声音网站。和 B 站一样,它的页面布局借鉴了日本的 NICONICO 弹幕网,上面分成有声漫画、广播剧、日抓等 12 个内容板块,用户可以在上面观看还没来得及制作成动画的有声漫画;也可以点开轻小说听人读故事;甚至还有一些催眠向的声音帮助睡眠。

除了纯粹的听以外,用户还可以发送弹幕抒发心情。目前,M 站上 93% 的内容都来自用户上传,每天会更新上千条二次元声音。

创办这个“声音版 B 站”时,邵博还是苏州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大四学生。2010 年,日本出了一部名为《无头骑士异闻录》的动画,聚集了泽城美雪、宫野真守、花泽香菜等当时最强大的声优阵容。受其启发,在一些志愿者的帮助下,邵博创办了 MissEvan,业余时间一个人做着技术与运营,每年更新网站 2 到 3 次。

其实,早在大学毕业之时,邵博就打算拿 M 站作为创业项目。但他的家人不支持这门二次元文化的生意,因此搁置了下来。毕业后的四年里,邵博一直呆在家族企业里工作。直到 2014 年,看到 B 站迅速发展的邵博觉得不能再坐以待毙。尽管家里人反对,28 岁的他还是走了出来,在上海重新找了份大学时做过的程序员工作。他把大部分的薪水投进 M 站的运营中,每天晚上更新网站熬到 2、3 点。

把自己联系方式挂上网站之后不久,投资人就陆续找上门来。邵博觉得当时的眼光还不错:“那时候……整个二次元有点起来的势头、但是还没有特别发展。”

邵博觉得这门生意能成的原因,还是日本声优在国内确实受欢迎。

声优一词来自于日语中的汉字“声優”,指的是那些为动画、游戏、广播剧等配音的人。放在十几年前,中国人管从事这份工作的人叫配音演员,但随着译制片的衰落以及日本动画在中国越来越受欢迎,声优成了现在的年轻人更习惯用的词汇。

年轻人追捧声优。艾瑞咨询在 2015 年发布的《中国二次元用户报告》发现,有 30.9% 的用户会因为喜欢特定的声优选择动漫。

从 B 站的弹幕当中也能看出来这一点。《夏目友人帐》是这一季 B 站上最受欢迎的动画,为主角夏目贵志配音的神谷浩史就凭借着他干净而又多变的声线积累了一大批粉丝。而在 6 月 1 日上线的最新一集当中,和神谷浩史凑成 CP 的小野大辅为一个新登场的角色配音,弹幕中又刷出了一大批“野神”的字样。

一开始,邵博将自己喜欢的动画台词传到网站上,大家可以下载下来做手机铃声。后来,应用户的要求,邵博将声音上传的功能对外开放,许多人便把自己压箱底的日本声优资源上传到了网站上。

最初的 M 站声音只有两个分类,一个是经典台词,一个是日本广播剧。这是最强调声优声音的两种内容。后来随着用户上传数量逐渐增加,便增开了中文广播剧、音乐、游戏等分区。最终形成了现在我们能够看到的这个 M 站的样子。

M 站站娘。

邵博的确碰到了传说中的“风口”。从 2013 年到 2015 年,B 站三年里完成了三轮融资,成为了一家不折不扣的明星公司,所有的投资人都想再造一个 B 站。身上也带着动漫和二次元这样标签的 M 站也就这样搭上了资本的顺风车。

邵博碰到的第一个投资人就来自竞争对手的投资方,他事后描述为“创业时遇到的第一个大坎”。他表示,当时自己一股脑把对二次元声音的所有构想都告诉了对方,完全没有考虑到创意会被剽窃的可能。

不过很快,B 站董事长陈睿也带着投资意向找到了邵博,后者表示,“我很明确做我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做声音”。B 站投给 M 站 500 万元的天使轮融资,不过之后的事实证明,B 站打在 M 站身上的烙印其实远多于这 500 万元。

2014 年 5 月底,邵博把 M 站从上海搬到北京,和 B 站的游戏部门在一个空间里办公。这也是来自于陈睿的建议。

M 站的运营策略也参考了 B 站。邵博介绍,如果用户上传的内容跟现有分区产生了区别,并且反响还不错,M 站就可能会单独划区。不过,他们也会考虑自己的社区氛围,有意地少做与喜马拉雅 FM、荔枝 FM 类似的内容,更多强调声音的二次元属性。

现在 M 站上已经聚集了 300 多个经常更新广播剧的社团,他们大多由二次元声音的业余爱好者组成,除了纯粹的二次元声音内容,还会生产《三生三世枕上书》、《十宗罪》这类受年轻人喜欢的泛二次元内容。

“B 站在早期也是服务只喜欢日本动画的人,但是现在美妆、电视剧等都有。我们的方向和 B 站是一样的。”邵博这样评价 M 站。总体上来说,M 站目前还是维持了一个比较统一的二次元风格。这也是他们早期能够聚集一批用户的重要原因。

除此以外,在吸引用户方面,M 站还在有意识地尝试与国内主要的动漫平台进行合作,做声音 IP 的开发。“今年开始我们跟国产动画 IP 合作声音向的内容,像《全职高手》啊,腾讯、网易的一些 IP 都在合作。“邵博说。

拿下动漫的声音授权后,M 站会交给平台上的一些声优工作室制作,并在配音完成之后放在 M 站上。现在,M 站与腾讯动漫合作有《同居男闺蜜》《通灵妃》,与网易合作有《画风不同怎么谈恋爱》,每集点击量一般在 7000 左右。

《全职高手》可能算是其中一个较大的 IP。 最近的 M 站把网页上一些相当醒目的推广位置都留给了《全职高手》,点开链接就能看到一系列相关的声音,包括配音时的花絮、声优的访谈、还有声优们录制的高考祝福等等。他们的点击量都能够上万,这在 M 站算是相当不错的数字。借由《全职高手》这部动画的热度,也有不少人成了 M 站的用户。

M 站与阅文集团合作的《全职高手》声优访谈。

2014 年,邵博刚开始正式创业的时候 M 站有 10 万注册用户,公司化运作后,现在有 300 多万用户注册。

这个数字不算太大,主要原因还是声音这个市场仍然比较小众。

目前,M 站上最受欢迎的内容莫过于由小说、动漫改编的广播剧、有声漫画。除此之外,上面还有一个特别的 ASMR 分区。ASMR 又叫“颅内高潮”,一些 UP 主会模仿舔耳朵的声音、吃辣椒的声音、梳子梳头发的声音来刺激用户。据说,一些人在需要放松的时候会听这部分的内容。

此外,M 站不仅尝试了“电台”,网站上还有测试版的直播。不过,音频的直播和电台差别不是很大,都没有图像,只是直播可以与主播发文字互动。邵博告诉《好奇心日报》:“我们的直播也不是为了追赶去年的直播潮流,也是因为大量用户想要直播,有互动需求,所以我们才测试并且打算开放出来。”他认为在声音的直播领域中,M 站与知乎 live、喜马拉雅 FM 相比,优势在于二次元内容的垂直化与年轻化。

M 站打算从内容付费的方式获得盈利。但是目前,二次元暂时还不是一个赚钱的生意,即便是这个行业里做得最成功的 B 站也还没能通过付费盈利。

要靠声音付费内容来实现盈利,对于 M 站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更何况声音的市场有多大还是个疑问。从点击量上来看,M 站较火的音频点击量一般在四五万左右,这个数字其实无法与 B 站相提并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声音始终服务于故事和情节,而故事和情节才是二次元消费的核心。

在日本也是这样。以《Lovelive!》为例,根据日本公信榜 Oricon 提供相关数据推算,动画及演唱会相关蓝光和 DVD 的产值为 97 亿日元。而真正属于二次元声音部分的广播剧 CD 产值仅为 0.4 亿日元。两者之间的对比极其悬殊。

此外,即使是启发了邵博创立 M 站的日本声优产业,近年来也不断传出声优待遇低下的新闻。2013 年,日本最知名的声优之一浪川大辅在参加综艺节目时表示:“现在声优有 1 万多人,里面能养活自己的差不多只有 300 人。”

日本 NHK 电视台曾经在 2016 年推出一部名为《抓住明天》的纪录片,记录了出道已经有五年的声优藤井美波的境遇。藤井美波每月通过配音工作获得的收入并不稳定,但最高也只是 11 万日元,约合人民币不到 7000 元,而她一个月打工收入就能够达到 18 万日元,约合人民币 11000 元。

无论是声优的收入,还是像广播剧这样的声音产品,他们的产值其实并没有那么高。这是由声音产品的特性所决定的。

声优为动画配音,动画本身仍然是吸引观众最重要的因素,而且光是制作动画,所需要投入的人力物力就远不是声优配音这一环节可以相比的。同理,声优在为广播剧、游戏等其他娱乐产品配音时也是如此。他们能够增加这些娱乐产品的魅力,但却不是这些娱乐产品最关键的卖点。

而另一方面,在国外,M 站正尝试通过一种中介服务获得盈利。按照邵博的说法,他们已经在日本有了一家子公司:”我们有用户在日本,有日本的资源,他愿意成为我们的一部分,开分公司,对接资源,就一拍即合。“M 站对于这家日本子公司的入股比例超过了一半。

这家日本公司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对接日本的声优事务所,如果国内的公司需要找日本声优配音,就可以为他们服务。“像阴阳师找了许多日本声优,如果国内的公司通过我们去找日本声优是价格最便宜的一手价。”邵博说,“除了声优,还包括日本的版权、日本的动画制作资源打通了,许多公司可以通过我们找到日本的动画公司。”

而在中国,根据 M 站首席运营官蔡懋的说法,未来他们还会加强与声优工作室的合作。蔡懋认为,M 站的未来与声优工作室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

“声优工作室捧新人,需要一个平台去宣传他们的作品,那我们就是一个很好的宣传平台。同时我们未来也会推一些付费内容,也要依靠他们的声优起来之后给我们循序渐进地带来更多的流量。”

这样看来,相比直面普通用户,在未来,面向动画、游戏制作公司和声优工作室的中介服务倒是可以让 M 站有利可图。

这个策略的优势在于,国内的动画产业和游戏迅猛发展。去年下半年横扫手游市场的《阴阳师》的一大卖点就是请到了知名的日本声优来为游戏中的角色配音。在那以后,把声优当做卖点的手机游戏也越来越多。

不过局限也显而易见,国内声优的供应量还是非常有限,和很多行业一样,这个领域从成熟人才到培养体系都乏善可陈。

不久前,由于国产电视剧的质量太差,为国产电视剧配音的配音演员们也成了话题的中心。不少报道指出,全国上下专职配音的演员大约只有 600 人,远低于日本的 1 万多人,而配一部电视剧的收入也只有几百元。

比日本更糟糕的是,日本声优还可以从偶像的角度发展。像是水树奈奈、宫野真守这样的顶级日本声优在做配音工作的时候,也会发唱片、开演唱会、甚至是出演电影。这些都能够为他们弥补本质声优工作不高的收入。而中国的配音演员的业务还主要依靠人际关系来维持,几乎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

蔡懋对《好奇心日报》说:“表面上看我们的网站是做二次元的声音内容,但其实我们背后的逻辑是整个未来国内声优和二次元偶像化的行业。因为只有他们起来了,那我们的内容才会吸引更多粉丝。”

“说到底就是不断开拓新人及前端。”北斗企鹅工作室联合创始人滕新曾经这样说,“至于配音行业的产业链这方面,首先从培养开始,要有更多人才的复刻……我们希望在这个产业链中出现更多明星、有地位的人,那么这样的话大家才会关注到这行业,越来越多的新人才会愿意从事这行,这个行业才会变得越来越好,才会是一个良性的运转过程。”

不过,对于声优与二次元偶像的培养, M 站目前并没有表现出很大的尝试兴趣,这不仅仅涉及资本投入的问题,和 M 站平台起家、技术并非所长也有很大关系。

如果说行业的繁荣才有 M 站的繁荣,它现在还不能算一个完整的生意。

题图来自:《无头骑士异闻录》剧照。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