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美剧服装设计师的20个秘密

张晶2014-05-15 21:00:00

人们一度认为,服装设计师只在某类电影中才能大展手脚,比如《饥饿游戏》或《蜘蛛侠》,没有着装便没有形象。在美剧当中,任何细微的穿着决定——戴一条白色或蓝色的围巾——同样可以传达出人物角色的重要信息。

人们一度认为,服装设计师只在某类电影中才能大展手脚,比如《饥饿游戏》或《蜘蛛侠》,没有着装便没有形象。在美剧当中,任何细微的穿着决定——戴一条白色或蓝色的围巾——同样可以传达出人物角色的重要信息。在《纽约》杂志一年一度的Vulture Festival上,几位知名的美剧服装设计师分享了一些你可能不了解的幕后故事。这些设计师如今像明星一样,有了自己的经纪公司,在剧集拍摄期间从事着高强度而有创造力的工作。只是不知道,他们的报价是否像当年徐静蕾请《欲望都市》服装设计师 Patrica Field 为“杜拉拉”造型时一样,动辄百万巨资。

1. 和电影一样,美剧在成本上也要量入为出。即便《纸牌屋》置装预算相当可观,还能跟大牌借借衣服,服装设计师Tom Broecker 也从自己的衣柜里贡献了不少衣服,比如 Adam Galloway (Ben Daniels 饰演)和 Lucas Goodwin (Sebastian Arcelus饰演) 的很多着装。当然,这也出于角色和剧情需要。

《纸牌屋》第一季中, Adam Galloway的一些衣服来自服装设计师Tom Broecker的衣柜。

2. Tom Broecker住在纽约,在和《纸牌屋》导演之一大卫·芬奇长谈之后,他在拍摄前几个月每隔三周都会到华盛顿,先后去了五次,观看和拍下办公楼里走出来的那些人。他发现游说的人穿什么的都有,大部分年轻人则穿 Brooks Brothers,很少人穿得起定制西装。他说,“奥巴马说过他只有五身西装,事实上这是真的,他只是换换衬衫”。

3. 为形成视觉上的鲜明差异,Tom Broecker 为报社记者和白宫政客选择了截然不同的服装配色。他认为 Zoe Barner 的角色有着雌雄同体的性质,她并不在意自己穿什么,而只在意成名,因此特意为她选了更中性的颜色和套头衫。而剧中人们认为她工作的影射《华盛顿邮报》的 Washington Herald ,一部分场景事实上拍摄自《巴尔的摩太阳报》。

4. 服装设计师 Jenn Rogien 同样在意颜色。它需要具有视觉冲击,就像是一个剧集的印迹。对于 Orange is the New Black 来说,颜色非常重要,它就在标题当中。她提到,橙色一般指新来囚犯衣服的颜色,白色不太适合电视,黑色有时候会抹掉细节。

5. 服装设计师 Lyn Paolo 可能对此持有不同看法,在《Scandal》当中,她精妙地运用了白色,希望女主角 Olivia 能够在华盛顿黑压压的男人堆里变得出挑。第三季中 Burberry 的斗蓬装令 Olival 充满了一种战斗的气息。

6. Tom Broecker 主张大部分着装都用美国品牌,如 Ralph Lauren、CK、Theory 和 Banana Republic——女主角Claire工作时的衬衫大都是它。只有 Kevin Spacey 的西装略有不同,Broecker 想让他成为另一个世界的人,更高端和英范儿一点,反正他讲话的方式也像极了莎士比亚戏剧中的人物,最终选择了英国皇家御用品牌 Gleves and Hawks,花四天时间为他选定了全部衣服。

7.《纸牌屋》中的 Claire大概是令  Tom Broecker 最花心思的角色。他特意为她的包选了两季前的旧款,因为觉得“没有人愿意看到华盛顿的人有钱,即便他们真的很有钱。没有人希望成为人们谈论的对象,或者表现得比他人更有权力”。剧中副总统夫人 Claire 的确在运作一个基金会,但是她的形象需要看着不错但不过分出众。“你需要根据剧中角色来选定服装,而不能说哪个设计师愿意提供几千美元的衣服,就把它套在Claire身上。”

Broecker 希望把 Claire 打造成现代版的女性麦克白,又像是随时准备猎食的美洲豹。

8. 《纸牌屋》拍摄期间,每周三 Tom Broecker 都需要和演员和编剧开会。他真正的工作时间从周三当晚入睡时开始,到周六时方案要准备停当。以上说的都停留在《纸牌屋》第一季,Tom Broecker 并不负责第二季的服装设计。

9. Lyn Paolo 认为,为 Shameless 设计服装远难于 Scandal ,因为“既要营造出一个穷人的世界,又要让这些年轻人看上去很酷和嬉皮”。拍摄前,她还特意去了一些同性恋酒吧做研究,“他们非常友好,给我提供了很多支持”。

10. Girls 这部剧又被一些人叫作《反欲望都市》,至少从衣橱和服装设计看上去是这样的,Jenn Rogien无法让这几个住在布鲁克林的女孩穿上大牌服装,也因此被认为是和以往相比完全不同的剧。为了给 Girls 选衣服,Jenn Rogien 在布鲁克林威廉姆斯堡整日晃荡,真正找东西的时候在网上搜索,从 Sartorialist 到 Etsy。最主要的是让他们又上镜,看上去又很真实。

11. 美剧每季重新开播,随着时间推移,故事背景也会随之变化,这意味着设计风格不能太超前,也不能太滞后。Jenn Rogien 正在给 Girls 第四季设计服装。曾经嬉皮士云集的 Girls 的主要背景之一的威廉姆斯堡,因为迅速的“贵族化”,现在在她看来,那些“嬉皮士”应该被称为“年收入六位数的自由职业者”。

12. 时尚也有风潮,或迟或早总难相宜。在关于俄罗斯克格勃的故事的 The American 中,第一季发生于1982年1月,Jenny Gering 需要留意不能选择当时还没风行的服装,比如那种特别紧腿的、作旧的牛仔裤可能要过上两年才开始流行。为此她几乎找遍了曼哈顿、布鲁克林和皇后区所有的 Vintage 店,甚至打电话到纽约上州的店去问。最终幸运的找到几间由同一个人拥有的店,里边有些标签还没拆的那个时代的衣服,至少看上去不像是压箱底的旧货,而是刚刚买来的。“我不想让戏服喧宾夺主,让人们从真正发生的剧情当中分心。”

为了找遍适合1980年代初期的衣服,Jenny Gering 几乎找遍了知道的所有 Vintage 店。

13. Janie Bryant 可能是美剧中最知名的服装设计师之一。她曾根据《广告狂人》 Don Draper 的形象,为 Brooks Brothers 设计西装,十天内在店内和网上销售一空。

14. 为寻找一件合适 Meagan 的服装,宣告她从一名办公室秘书成为Don Draper的太太,Bryant 一页一页翻遍了1968年的《Vogue》杂志,“我希望她就像从当时杂志中走出来的人”。

15. Tom Broecker 还曾为知名演员 Alec Baldwin 打造过《我为喜剧狂》(30 Rock)中的形象,里边的角色 Jack Donaghy 的衬衫非蓝即白,领带颜色也非常单调,这都源于 Broecker 认为,颜色也可以表现出 Donaghy 保守的政治倾向保守。

16. Shameless 当中,Fiona Gallagher (Emmy Rossum扮演)境遇不佳,家中债台高筑,Lyn Paolo 有意让她家中的一些衣服留有商标——可能穿过一次就会退回店里。其中一集还特意让她穿上哥哥以前穿过的毛衣,后面在剧情设计中特意有阿姨为她制作围巾的片段,Paolo 为 Fiona 选了一条很长的围巾,让她可以把头钻到其中取暖。 

17. 有时候因为担心导演会在下一季中返回到过去的场景,有必要买下和有序保存之前穿过的衣服。Paolo 形容 Scandal 中女主角 Olivia 的衣柜和曼哈顿上的一间星巴克一样大。

18. 寻找设计灵感从来不在预想之内。有一次,Paulo 在海上旅行中非常喜欢同行一个乘客的造型,假装告诉对方衣服标签露了出来,可以帮忙折回去,借此来获知这件衣服的品牌。

19. 服装设计师的工作量有时异常庞大。在 Scandal 每一集当中,Paolo 需要为80个人提供着装建议。

20. Tom Broecker 对美剧服装设计师的描述,“他同时是制片人、导演、心理学家、购物者、零售店主。一个舞台服装设计师需要发挥想象力,接受各种可能性。”

Tom Broecker已获六次艾美奖最佳服装设计提名,之前曾在耶鲁大学学习戏剧服装设计,正职是周六晚间秀 (Saturday Night Live) 的设计师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