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对给纽约潮牌当律师的人来说,潮是一种工作方式

Jacob Bernstein2014-12-06 17:17:40

比起直接参与时尚行业,许多在纽约打拼的人更愿意为时尚产业提供服务,并以此获取进入这个光鲜亮丽的行业的入场券。汉德正是这类奋斗者中的典型。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上个月某个周二的晚上,道格•汉德(Doug Hand)说:“我去 Rag & Bone 的时候,就穿 Rag & Bone 的衣服。”当时,他正站在瑞格布恩位于曼哈顿 Meatpacking 区分店的办公区。

他是个说话算话、有口皆碑的人,身上总穿着各种名牌。因此说话时他身穿 Rag & Bone 的粗花呢夹克,里面套着一件配套的马甲,配上一件有舒适翻领的亮蓝色 Rag & Bone 衬衫;下半身穿着黑色的 Rag & Bone 牛仔裤,脚蹬 G.H. Bass 的棕色马鞍鞋;脖子上还围着一条格子围巾,搭着一条藏青色装饰方巾。

现年 44 岁的汉德先生是个律师。

他不仅是 Rag & Bone 和 3.1Phillip Lim 的律师,也是安娜苏(Anna Sui)的律师。

此外,他的客户还有 Steven Alan、Rodarte、Cynthia Rowley、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以及纽约新锐潮牌 Public School 的设计师Dao-Yi Chow 和Maxwell Osborne 等等。

汉德先生是许多时尚巨擘的律师,图中他参加的这场聚会的举办者是意大利时尚品牌 NoLIta 男装设计师托德•斯奈德(Todd Snyder),也是他的客户之一。

比起直接参与时尚行业,许多在纽约打拼的人更愿意为时尚产业提供服务,并以此获取进入这个光鲜亮丽的行业的入场券。汉德正是这类奋斗者中的典型。

去年汉德迎娶了 Daily Candy 的创始人丹妮•利维(Dany Levy)。汉德先生经常出现在派对报道的照片里,il Cantinori 餐厅就像他自家的食堂一样。Bergdorf Goodman 商场的 John Barrett Salon 则是他打理那头金发的御用理发店。他对自己身上每一处细节都非常满意,包括脚上那双蓝白条纹的袜子。

“我喜欢带点摇滚风格的袜子,”他说,“我的脚踝看上去就像块美味的糖对吧?我觉得和我很搭啊。”

光鲜亮丽的晚宴、出身名门的妻子、和糖果一样闪亮的脚踝……尽管浑身上下都环绕着闪闪发亮的光环,汉德却把大部分时间耗在了平凡无奇的法律事务上。他起草实习合约,与外国制造商磋商合同,还审议文件保护知识产权。

这些法律服务正是那些新贵设计师所需要的,而汉德也很乐意为他们服务。汉德是汉德•巴德钦-安博吉律师事务所(Hand Baldachin & Amburgey)的合伙人之一。他很精明,会在这些设计师的设计生涯刚起步时就与他们取得联系,帮助他们寻找工作岗位与投资,成为他们的专业法律顾问、问题处理专家和财务顾问,并最终和他们一同平步青云。

2006 年,汉德与 Rag & Bone 的创始人马可斯•温莱特(Marcus Wainwright)和大卫•内维尔(David Neville)取得了联系,帮助他们从商人安德鲁•罗森(Andrew Rosen)那儿获得了第一大笔资金。

“我和马可斯还是事务所里的两个小角色时,他就已经和现在一样功成名就了,”内维尔先生说道,“他能看穿一切,无论是好是坏。”

汉德既是时尚品牌的顾问,也是他们的文书。“他更像是一个中间人。”Costello Tagliapietra 合伙设计师科斯特洛•塔利亚彼得拉(Robert Tagliapietra)说。汉德曾为该品牌和日本折扣零售商优衣库的合作扫清了障碍。

但那只是他白天的工作。

更令他津津乐道的是自己工作中的另一部分内容:参加颁奖典礼,跟人聊聊行业消息,在 The Boom Boom Room 夜店(纽约最著名夜店之一,许多名模、名人和著名设计师云集于此)结识各种时尚大牌。他总是在自己的推特(@Handofthelaw)上传些照片,展示自己身为一个时尚律师的时尚生活。用他最好的朋友兼同事尤安·莱利(Euan Rellie)的话来说,推特上的他看上去就像个“1950 年代的电影明星”。

不管去哪里,汉德先生都衣着得体。他总会根据自己要去见的客户来挑选所要穿的衣服。因此,那天去 Rag & Bone 位于曼哈顿西十三街(West 13th Street)的分店楼上的设计师合伙人事务所,和他们的设计团队讨论新商品推广事宜时,他穿上了这个牌子的衣服。

那天晚上他出门开始曼哈顿的夜生活时,穿的还是那套衣服,打扮得相当整齐。

当晚他先是和杰森•斯托维(Jason Stalvey)喝了几杯。现年 34 岁的斯托维先生是汉德先生的客户。白天,他是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一个神经睡眠医学研究项目的负责人。同时,他还拥有一个价值 17,800 美元的鳄鱼皮运动包品牌。(他有一个系列的包在 Barneys 有售。)

这两人先在小西十二街(Little West 12th Street)的铜猴子餐厅(the Brass Monkey)外碰了面。斯托维穿着一件能衬出自己胸肌的白色 V 领 T 恤,外面套着一件同样显身材的机车夹克。

他们俩找了个角落里的座位。汉德要了杯 Lagunitas IPA,开始说起自己的成长经历:他在加利福尼亚州拉古纳海滩(Laguna Beach, Calif)长大。长大后进了位于纽约波基普西(Poughkeepsie, N.Y.)的瓦萨学院(Vassar),攻读哲学和心理学。那时他还加入了学院里的一个清唱团。随后他去了纽约大学的法律系,在 Moomba 消磨了不少长夜(“那可真是些疯狂的夜晚,”他说,“但很开心。”)。1997 年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后,他在为顶级名流服务的谢尔曼-斯特灵律师事务所(Shearman & Sterling)找了份工作,参与处理企业并购业务。(汉德的第一任妻子是时装设计师凯瑟琳•佐恩[Katherine Zorn],他们的儿子于 2009 年出生。)

最终他和两个同事一起创办了汉德•巴德钦-安博吉律师事务所,目标客户为那些有着光鲜新潮职业的人,比如室内设计师和运动员(比如汉德先生就曾为布鲁克林篮网队的品牌化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不知怎的,聊天时汉德先生总会把话题转到时尚上去。他一边吃着点孢子甘蓝沙拉,一边就又谈起了时尚。

他和他的妻子住在联合广场(Union Square)附近的一所公寓里,他说他们总是为了壁橱空间的分配吵架。大学毕业后,他去法国生活过一段时间。在那里衣着上没什么选择余地,他一天到晚都穿羊绒衫。他想去纽约大学读法律就是因为那里冬天很冷,有很多衣服可穿。他说:“我之所以搬到纽约东区(East)去,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我想换点别的衣服穿穿。”

7:30 左右的时候,汉德结了帐。和斯托维道别后他便拦了辆出租车直奔 NoLIta。

汉德去那里参加他的另一个客户,男装设计师托德•斯奈德举办的一个聚会。

汉德查看了斯奈德先生位于伊丽莎白大街(Elizabeth Street)店铺内的货架。架子上都是挂有冠军(Champion)品牌标志的昂贵棉质卫衣——汉德促成了斯奈德和冠军这个品牌的合作,而这些卫衣也正是这次合作的产物。

这个聚会显然不能说是众星云集,但汉德对此毫无怨言。为了一个客户或者一个潜在客户,他什么地方都愿意去。

汉德朝店铺前面扫了一眼,看见了自己的另一个客户:55 岁的尼克尔森•伍斯特(Nickelson Wooster)。他在 Instagram 上很火,是一位时尚潮人。

汉德走过去,对伍斯特那条骑马裤大加赞赏:“这裤子太棒了。”说完他又补了一句:“可惜我每天都得穿西装。”

“每天穿得高大英俊可是你的工作。”伍斯特的话听上去毫无同情之意。

汉德又一次走入人群。他看见斯奈德正站在店铺中央。

他们开始闲聊。汉德提到自己刚去 Rag & Bone 开了几个会,现在他也是伍斯特的代理律师。

“你人脉很广。”斯奈德说着喝光了手里的曼哈顿鸡尾酒。

恰巧一个服务生端着一些酒走来,汉德和斯奈德有点迫不及待地接过了酒。

他们碰了碰杯。

“为继续成功而干杯!” 汉德对他的客户说。也许这同样也是对他自己的祝愿。

汉德的五个选择:

• 西装:“很难说我到底最喜欢哪家的西装,”汉德先生说,“ Rag & Bone 的西装我很喜欢,大多数时候我都穿他家的西装。但是我也有一些漂亮的 Huntsman 西装。如果想显得有派头,我就会穿他家的西装。他家的西装是经典的英式裁剪。”

• 鸡尾酒(Rusty Nail):“苏格兰纯麦芽威士忌(single malt Scotch whisky)加上杜林标甜酒(sugary Drambuie),只有一点点甜味而不会太甜,很好喝。这酒就跟我一样。”

• 劳力士手表(Rolex Daytona):“我有五六只表。但这只是我最常戴的。它是我 Rag & Bone 那两位主顾和安德鲁•罗森送我的礼物。是块 2012 年产的银制 Daytona,表盘是白色的。”

• Go-To 牌靴子:“只要出门我就会穿 Go-To 的鞋。很经典传统的牌子,就是款式少了点。”

• Paul Stuart 的衬衫:“大学时代我就开始穿他家的衬衫了。”

 

翻译 is译社 钱功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