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哎,你听过 Kenny G 那首洗脑曲吗?

邓若虚2014-05-13 19:25:36

当演出结束、商场下班、餐厅打烊、图书馆关门的时候,一首懒懒散散的叫做“Going Home”萨克斯风乐曲就会像约好似的传来,在人们,准确地说是中国人的心中形成一种诡异的条件反射,它的潜台词是“你该回家了”。

用 Kenny G 跟洗脑两个字联系起来听上去恐怕有失公允,毕竟人家是声望颇高的萨克斯风演奏家,唱片销量在演奏界高居榜首呢。

所以会有这样的情况,在你压根不知道 Kenny G 这人到底是谁的情况下,很可能会被拉去听一场他的演奏会,结果你一定会在演唱会中某个时刻惊呆住――原来这么多年遍地都是的那首歌,是你写的啊!

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当演出结束、商场下班、餐厅打烊、图书馆关门,车站到了深夜,甚至是健身中心的人们开始道别的时候,一首懒懒散散的叫做“Going Home”萨克斯风乐曲就会像约好似的传来,在人们,准确地说是中国人的心中形成一种诡异的条件反射,它的潜台词是“你该回家了”、“你还不快走”、“关门了你可就出不来了”。

“Going Home”这首 1989 年红遍全球的歌曲从某个暂时未能考证的时间开始,就一直飘荡在全中国各类场所,几乎没有人谈论它,也从来没有人对它提出过质疑,在我生活过的两个地方,北京和佛山的商场都保持着同样的习惯,除了在过年的时候广东的超市会播放《步步高》这样的传统歌曲,但他们都会把“Going Home”留到歌单的最后,在商场工作的人也并不知道这首歌背后的作者和曲名是什么,但是它给了人们很强烈的“该走了”的信号。

《纽约时报》就这一现象最近采访了 Kenny G,他表示并不清楚其中原委,但是“每次我到中国演出的时候,都会把这首歌留到最后演奏,因为我不想人们那么快离开。”

合理的推测是这样的,因为曲名就叫“Going Home”(回家),所以第一个人尝试将它作为结束曲,一试发现非常适合,就沿用了下来,这甚至成为了中国人的传统。

当然,除了“Going Home”,中国的大型晚会和典礼,或者颁奖的时候还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就是都在使用《豪勇七蛟龙》的配乐,气势磅礴、氛围适合倒在其次,这些名曲反复被应用的真谛在于――省事儿吧!

正因为如此,我还要继续提醒你其它一些无处不在的“洗脑曲”,比如你会在看电视、一些演讲会开场经常听到班得瑞的《童年》、神秘园的《神秘园之歌》,以及雅尼的《夜莺》。这或许也是不愿与流行音乐沾边,但又懒得挑到底放什么的结果吧。除了在 10 年前风靡中国的这些新世纪音乐之外,电影配乐也是个雷区,比如体育节目会经常出现的《火之战车》,以及用来描述出现温情画面的《飞屋环游记》主题曲,还有久石让《天空之城》,以及《太阳照常升起》的配乐也渐渐有这个“危险”。

最后,如果想不再播放 Kenny G 的“Going Home” 以显示独特的品味,其实结束曲还有以下一些选择的哦:

1,Time to Say Goodbye(告别时刻):莎拉布莱曼和安德烈·波切利演唱的名曲,当然如果在商场放显得过于高雅,在艺术院线又显得过于俗气,书城或者音像区域或许可以选择。其实它也差不多被听烦了。

2,The End(大门乐队):一首你妈妈听了会觉得“我儿子出什么事儿了”的歌曲,但在小众场所或许是个找共鸣的好办法。

3,The End+Golden Slumbers(披头士乐队),前者太短,后者唱的是“送你入梦乡”,总的来说比较柔和,广泛适用。

不过话又说回来,Kenny G 的结束语已经符号化甚至“基因化”,作为长期浑然不觉生活在这种音乐下的人,没听到这首曲子,还真不知道是时候要走了呢!

题图来自 The Huffington Post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