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皮尔·卡丹 92 岁了,他在巴黎第一次有了一个展馆

Joelle Diderich2014-12-04 17:36:44

尽管要收 25 欧元的门票,但这个博物馆的拥有者皮尔·卡丹坚持门票费不可打折,他认为自己对此付出了很多,没有什么东西应该是免费的。

皮尔·卡丹正在巴黎皮尔•卡丹博物馆开馆仪式上。这名“太空时代”(Space Age)的设计师,已经将他的私人展馆“过去——现在——未来”(Passé-Présent-Futur),永远地从位于巴黎郊区的圣旺(Saint-Ouen),搬到了位于玛莱区(Marais district)中心的一家以前的领带工厂里。

“这是我第一次在巴黎拥有一个展馆,”11 月 13 日是展馆正式开放的前一天,在带领大家参观这座三层楼高的永久展馆时,这名 92 岁的老人说道。

卡丹说,政府官员曾经提出要为他的作品办一个回顾展,但是他拒绝了。“我拒绝他们是因为我有自己的博物馆,”他解释说。“你们知道,我有点个人主义。”

这名设计师 40 年前就买下了位于圣梅里街(Rue Saint-Merri)5 号的一处地方,他最近将这个地方租给别人办商品展览和举办各种活动。展馆里点缀着身着华服的人体模型,这些由他设计的服装跨度从 1951 年直到现在,一并展出的还有配饰和一些精心挑选的家具设计,其中大部分都是样品。

许多服装都融合了几何图形,比如加了方形褶子的外套、有圆形袖子的夹克衫、串有鲸骨圈的裙子。最突出的作品包括 1960 年代的一些设计,例如形象的 A 字迷你裙和饰有坚硬银项圈的三件套黑色晚装。

博物馆展出了大约 200 套服装,还有 800 套挤在博物馆地下室的衣架上,等待着空出来的展位。墙上挂着一些设计师的档案图片,但是在介绍品牌历史的地方,则几乎没有设计师的照片。卡丹想让他的作品说话。

在经过地下室时,他指着一件袖筒很大的 1980 年代的男士夹克说。“那个时候的美国人都是肌肉男。”他说。站在一件有大块圆形拼片的裙子前,他脱口而出:“(这是)卫星在绕着地球转。”在一件有锯齿形翻领的绿色外套前,他说:“(这是)一片橡树叶。”

在开幕前的鸡尾酒会上,来宾人数很快达到饱和,玛丽斯·加斯帕德(Maryse Gaspard)说自己做过许多场时装发布会的试衣模特。她在 1966 年 18 岁时就加入了公司,现在在经营女装部。

 “卡丹先生改变了我,因为我是外省人,”她回忆道,并加上一句,她曾代表皮尔•卡丹进行过环球旅行。“和他一起工作仍然让人很快乐,因为他仍然活力四射,还有很多计划。”

在卡丹的允许下,几乎没人到他的旧博物馆去了,旧馆所在地区以周末跳蚤市场而闻名。馆长芮妮·塔波尼尔(Renée Taponier)预计,这个地方平均每年可以吸引 4000 名游客参观,主要是团体客人。“他们很怕去那里。这个社区在夜里不是很方便。”卡丹说。

他希望新的博物馆可以吸引更多的游客,尽管要收 25 欧元的门票,或者按照现在的汇率算的话大概是 31 美元。虽然卡丹先生属于法国最富有的人之一,但是他坚持门票费不可打折。

“你去剧院,他们要收你 40、50、60(欧元)。你坐一个小时。你为什么不能为一个博物馆付这点钱呢?”他说。“就是收 25 (欧元),我也在亏本,相信我——我们要做定期维护,还要付员工工资。真的很便宜。你来这里,呆上一个小时。我得做一个声明。没有东西是免费的。”

卡丹先生寄希望于他在年轻人中间的受欢迎程度,尽管他声称,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设计对秋季成衣展的影响。

“以前,人们认为我的品位很疯狂。我不想说出他们的名字,因为一些同行对我非常冷酷。我不能告诉你他们都说了什么写了什么,但是他们真的不能理解我。我是个不一样的人,经常突破常规——就像一本非常具有挑衅性的杂志和一份非常传统的报纸相比较一样。”他回忆说,并指出只有安德烈·库雷热(André Courrèges)和他的观点一致。

“现在的这一代人不仅理解我,他们还崇拜我。昨天,有七个人(在街上)大声叫我的名字,‘太棒了,卡丹先生!’?”他说,并模仿他们举起大拇指。

他在一个闪亮的鼠灰色餐具柜前停下来,说,它的椭圆形的灵感来自被海水冲刷得滑溜溜的鹅卵石。

“我感兴趣的是通过全新的视角,对体积、形状和材质进行复制。“卡丹解释说,同时转过身,撩起了一条裙子的下摆。”它们是艺术品,你明白——它们不是衣服。同时,它们还是衣服,可以穿的衣服。“他说道。


本文由 WWD 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翻译 is译社 曾小楚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