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今年拿下欧洲最重要建筑奖的房子,秘密从外面看不出来

胡莹2017-05-16 07:01:31

这群建筑师的改造方案,是着力翻修整个外部样式和结构,把内部的创造空间留给居民自己。

2017 年密斯·凡·德罗欧洲当代建筑奖揭晓,获奖作品是重新改造后的一幢 1960 年代阿姆斯特丹公寓楼 deFlat Kleiburg,设计方是荷兰工作室 NL Architects 和 XVW Architectuur。

这个奖项迄今已有 30 年历史,是欧洲建筑界最著名、最重要的奖项之一,每两年评选一次,评选范围是过去两年完成的建筑新作。包括诺曼·福斯特、彼得·卒姆托、扎哈·哈迪德以及雷姆·库哈斯等建筑师都曾拿过这个奖。

先来看看入围今年决赛的 5 个作品,位于华沙的卡廷惨案纪念馆, 建筑师 Rudy Ricciotti 在前法国军事营地沟壑内设计的 Rivesaltes 纪念博物馆,伦敦基尔伯恩住房计划的新宅,丹麦中世纪小城 Ribe 的教堂理事会建筑 Kannikegården,以及阿姆斯特丹公寓楼 deFlat Kleiburg。

华沙卡廷惨案纪念馆
华沙卡廷惨案纪念馆
Rivesaltes 纪念博物馆
Rivesaltes 纪念博物馆
Kannikegården
Kannikegården
伦敦基尔伯恩住房计划的新宅
伦敦基尔伯恩住房计划的新宅

密斯·凡·德罗基金会负责人 Anna Ramos 表示:“这几个作品既有集体住房问题,用建筑创造象征性空间的能力问题,又有欧洲城市当代和历史的复杂性问题,让议题超越了建筑本身,它们回应了许多当今欧洲社会所关注的问题。”

今年得奖的作品 deFlat Kleiburg 是对荷兰最大的公寓楼 Bijlmermeer 进行创新改造的项目。这座折线形的综合体位于阿姆斯特丹东南部,建于 1960 年代,长约 400 米,11 层高,由荷兰建筑师 Fop Ottenhof 设计,意在改善那些居住条件恶化的居民的住宿问题。这里也是柯布西耶规划理念的典型实践社区,建设高层住宅以解决住宅紧张的问题 ,而住宅类型又基本相同以体现公平性。

近些年这座大楼因破败而面临拆迁风险。但在 2011 年,不断的抗议活动促使相关部门发起了翻新此楼的竞标活动,希望能有一个经济上可行的计划来整修这座综合体。NL Architects 和 XVW Architectuur 的方案是从超过 50 个竞标团队中脱颖而出的,竞标时设计团队将自己的方案命名为 Klusflat,翻译过来就是“自己动手做”的意思。

受到时下人们 DIY 自己住房潮流的启发,设计团队只是重新整修了建筑的主体结构,恢复了 1960 年代的格栅式外墙,公寓内部做了“留白”,交由居民自己动手完成,甚至可以将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垂直或水平方向的公寓结合起来进行内部改造,内含 500 个公寓单位。

设计团队做的另一处重大改变是地面空间的功能转型,以前被认为是“死空间”,仅用作仓库。这次翻新,仓库被转移,使得地面层的入口区域转型为公共空间,既有日托服务中心,又有其他工作空间。

在 Bijlmermeer 最初建成时,有评论家称其外部结构过于封闭,也有人反对柯布西耶强调的这种要求所有房子必须一致的“公平性”,NL Architects 和 XVW Architectuur 的方案也在着力追求个性化和差异化,目的就是摆脱一致性。

除了上述内部空间的 DIY 可能性,外观的改造中,不仅外部的栏杆做了喷砂处理,外立面的不透明元素也被玻璃取代,居民可根据自己的需求及需要,选择滑动门窗式样或者嵌入式玻璃门窗。

图片来源:Dezeen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