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中国人的澳洲代购生意去年多达 6 亿美元,留学生成了主力军

Jacqueline Williams and Xiuzhong Xu2017-05-05 07:01:13

随着中国在澳留学生的增加,以及中国消费者越来越担心食品和商品安全,这个生意从欧洲转移到了澳大利亚。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澳大利亚墨尔本电 - 张媛(音)的生意开始于帮亲戚的忙:姨妈想要买婴儿奶粉,表姐在找 UGG 靴子。她当时还是在澳大利亚读书的大学生,每一分钱都很重要,所以她把这些东西寄回了中国,收了一点点代购费。

但之后随着口口相传,她的生意不断发展壮大。上课的间歇,她就会去采购当周受欢迎的各种商品:维生素片、品牌珠宝,以及一种名叫袋鼠精华的假冒壮阳药。当毕业后无法找到收入更好的工作时,她留在了墨尔本,留在了向中国售卖澳大利亚商品这一日益壮大的灰色市场里。

她如今雇佣了两个买手、两个包装工人和两个负责报关清关的人,在墨尔本和故乡杭州都有办公室。通过网上接单,她主要的买家是关注健康、收入不错的女性。她说自己每年能赚 30 多万美元。

“中国人一直对外国东西有着盲目的崇拜。所以相比不够安全、价格又贵的中国制造产品,为什么不买物美价廉的澳大利亚商品呢?” 25 岁的张媛说道。

张媛正在浏览淘宝,看哪些商品受欢迎以及它们在国内的售价。“中国人一直对外国东西有着盲目的崇拜。所以相比不够安全、价格又贵的中国制造产品,为什么不买物美价廉的澳大利亚商品呢?”图片版权:Asanka Brendon Ratnayake/《纽约时报》

尽管世界已经非常依赖中国制造,但澳大利亚的商品在中国却成了抢手货,成千上万在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以及新近毕业的中国人已经建立起了一整个家族式行业来满足国内的需求。

中国人十分担心国内的假冒伪劣商品以及食品安全,日益繁荣的代购交易反映了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不断深入的经济往来,以及一个有着 2400 万居民的发达国家和一个人口超过 13 亿的区域强国之间随之而来的机遇和挑战。中国现在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去年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也破了纪录。

这些自称为“代购”的学生对于国内同胞的口味高度敏感,而且反应迅速,时常会在澳大利亚造成需求高峰,在店主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就清空了商店里的某些特定商品。分析人员估计,代购去年往中国发送了价值高达 6 亿美元的澳大利亚商品。

但他们的成功也得到了政府的密切关注,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官员都在检查代购是否按照规定缴纳了税款并遵守了其他相关规定。

从很多方面来看,代购生意都是中国对澳大利亚另一种产品巨大兴趣的副产品——被认为是澳大利亚最大出口产品之一的国际教育,年产值达 150 亿美元。在澳大利亚求学的 45 万名留学生中,有近三分之一来自中国,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

悉尼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员彼得·蔡(Peter Cai)说,这些学生已经成了帮助澳大利亚产品打入中国的强大力量。“仅仅是通过代购的私人网络,他们就在澳大利亚创造了一个中小型行业。”

他补充道,“进入中澳经济关系的新篇章”需要对中国市场有更深的了解,而这些学生就提供了了解的渠道。

中国的代购最先出现在欧洲,他们为中国不断增加的中产阶级购买并寄回手袋等奢侈品。但随着中国在澳留学生的增加,以及中国消费者越来越担心食品和商品安全,这个生意转移到了澳大利亚。

比如,对婴儿配方奶粉的担忧在 2008 年达到了顶峰,当年有六名婴儿死于饮用受剧毒化学品三聚氰胺污染的中国奶粉,另有超过 30 万名婴儿需要治疗。作为对这一事件的回应,很多中国人把目光转向了进口奶粉,但中国分销商或者零售商在进口奶粉中掺杂国产奶粉的报道,又促使消费者们去海外寻找直接供应商。

“有相当多的婴儿奶粉,900 克一罐的那种,被学生从超市货架上买走并放进邮政包裹、寄到中国。大量的商品从澳大利亚消失,因为人们把它们寄给了中国,”澳大利亚乳业局(Dairy Australia)的高级分析员约翰·德拉珀特(John Droppert)说道。

在澳的中国学生声称,每十个人就有八个人在做代购生意。一些人只是通过偶尔的促销活动来补贴日用,一些人则已经建立起了相当规模的出口生意,他们把商品寄给在中国的顾客或者邮到香港,之后那里的人再将东西人肉带过关口,避开大陆的关税。

“帮其他人买东西就像是给自己买一样,能带给我一样的快感,” 18 岁墨尔本商学院学生的优吉·邵说道,她称自己是“我所在学校最好的代购”。她代购潘多拉珠宝(Pandora)、Michael Kors 的配饰和伊索(Aesop)乳液等产品,说自己最大的挑战就是说服顾客相信她的产品都是真货。

优吉·邵在自己位于墨尔本市郊的公寓里。她说,自己最大的挑战就是说服顾客相信她的产品都是真货。图片版权:Asanka Brendon Ratnayake/《纽约时报》

“有时候我不得不拍视频并发到微信上来证明自己确实身在澳大利亚,”她解释道。微信是中国用户最多的聊天软件,留学生们也用它来收款。

进年来代购生意增长得非常迅速,以至于澳大利亚的公司都会组织针对中国学生的会议,向他们展示自己的产品。很多公司也和中国零售商合作,但他们也小心翼翼地避免忽略了澳大利亚的代购们,各大公司也很重视这一群体对产品的背书以及他们的私人网络。

塔斯马尼亚州的乳业巨头 Van Diemen’s Land 每周都会向中国发数千升鲜奶,二月,它宣布打算和所有重要的代购渠道合作,以促进销售。

你常常可以在大型连锁药店 Chemist Warehouse 的货架之间看到这些学生,他们手里拿着智能手机,从购物单里勾掉已经买到的东西,用澳大利亚天然健康公司澳佳宝(Blackmores)公司宣传能改善尿路健康的浓缩蔓越莓精华之类的产品填满拉杆箱。

这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马里奥·塔斯孔(Mario Tascone)说,代购喜欢自家公司的商店,因为他们提供了具有竞争力的价格,并能满足数量巨大的订单。 这家公司同时也在中国的电商平台天猫上直接售卖产品,但很多顾客宁愿选择向学生下订单。

图片版权:Asanka Brendon Ratnayake/《纽约时报》

在墨尔本三一学院会计和经济专业就读的 18 岁学生斯嘉丽·梁告诉记者:“他们更信任代购,想确信买到的东西是正品。”

规模更大的代购经常会从澳佳宝等生产商那里以折扣价直接批发,再把东西买给小规模的学生代购。

专注中国路线的快递公司如今正在布局澳大利亚的大型城市,以避免掉队。其中最受欢迎的公司长江国际速递称,自己是“连接中澳的直达班列”,根据公司业务经理王璐(音)提供的数据,长江国际速递每月会发送超过 400 吨货物到中国大陆。

墨尔本,长江国际速递的一辆卡车。图片版权 Asanka Brendon Ratnayake/纽约时报

最近新鲜水果的需求也上来了。“每年的樱桃季,中国顾客买的澳洲樱桃都不断增加。樱桃价格昂贵,但中国顾客说 ‘我就想要新鲜、富含维生素的樱桃 ’。”墨尔本大学政治学专业学生、20 岁的安吉尔·聂说道。

但聂小姐称自己去年不再做代购了,因为她没有交税,也没有任何许可,担心“这有点像走私”。

因为大部分的支付是在微信或者其他中国平台上完成的,所以澳大利亚官方只能指望学生们自行申报收入。某些代购还因为逃避中国进口关税而提供了更低的价格,中国也偶有抓捕代购的报道。

“很少量(代购)发展成了规模较大的公司,相当多的公司则逃避了监控,”澳大利亚国家会计师协会 CPA Australia 政策部主任保罗·德拉姆(Paul Drum)说道。

去年,澳大利亚农业部宣布,其正在调查怀疑将没达到出口要求的婴儿奶粉运往中国的个人。农业部的发言人指出,少量的婴儿奶粉出口是合法的,但超过 10 公斤就必须由注册过的、具有健康许可、并符合中国进口法规的出口公司操作。

律师事务所 Holding Redlich 的合伙人瑞秋·德鲁(Rachel Drew)指出,按照澳大利亚法律,持学生签证的代购每两周只能工作 40 小时。超出规定时间的非正式出口生意可能违反了签证规定。

但张小姐自信地说,哪怕执法人员加强了执法,澳大利亚公司建立了直销中国的渠道,代购市场也会继续增长。

她说:“每个人都有家人和朋友,这就是他们的顾客,这也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代购。”


翻译 熊猫译社 Harry

题图来自 NYT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