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跨性别人群现在可以接受一种治疗,让自己听起来更真实

Catherine Saint Louis2017-04-30 07:25:06

这不是一种可有可无的治疗,而是关怀过渡时期跨性别者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索菲·马拉特今年 42 岁,在她 30 多岁的时候,她曾经录下自己大声朗诵诗歌的声音,然后回放出来,就为了听听自己的声音像不像女人。作为跨性别者,马拉特曾经花了几年时间在私底下练习用更高的音高来说话,希望能发出更女性化的声音,但她最后沮丧地发现,这些努力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她说:“那时候,我觉得要将自己的声音变得更符合我现在的性别几乎是不可能的了。那时候真的觉得太难过了。”

马拉特从男性变为女性经历了一个逐步的过程。在墨西哥时,她向朋友和家人出了柜,来到曼哈顿后,她找到了一份软件工程师的工作,并开始穿裙子上班。尽管如此,每一天,一些很日常的小事(譬如叫外卖)都会让她的自信心骤降。她说:“打电话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因为他们总是会回答‘好的,先生’。”

苏菲·马拉特(Sophie Marat)是一名跨性别女性,为了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加女性化,她参加了语音课程。图片版权:Caitlin Ochs /《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

但这些都是在她参加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语言及听力诊所(speech-language-hearing clinic)的语音治疗师每周一次的课程之前。这个课程旨在帮助跨性别者重塑他们的声音,类似的课程现在越来越多了。

正如一些跨性别男性和女性选择注射激素或做手术来让自己更符合新的性别——当然有人两种选择都不要,也有人想要获得更加女性化或男性化的声音——许多人表示他们想要一种更符合他们外表的声音,或者通过改变自己的声音免去一些不必要的注意。而越来越多的健康专业人士也认识到,帮助跨性别者改变他们的声音,可以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减少一些苦恼。

西雅图语言语音病理学家珊迪·赫希(Sandy Hirsch)是一本开创性的跨性别者语音和沟通治疗教学著作的作者之一,她表示:“这不是一种可有可无的治疗,而是关怀过渡时期跨性别者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跨性别男性如果服用睾丸激素,其声带会永久性变厚,这往往会令他们的声音听上去更深沉。但是,跨性别女性如果服用激素(雌性激素和减少雄性激素的药物),在声音上却通常不会发生明显变化。因此,尽管跨性别男性也可能会因为音高不稳定和声音疲劳的问题需要寻求语音治疗师的帮助,但事实上,会有更多的跨性别女性需要寻求语音治疗师的帮助。

在语音治疗中,许多跨性别女性学习的主要内容是如何安全地使用他们发声器官来发出更高的音高,以及无须过分用力就能产生口腔共鸣,这样他们才能真正持续地发出新的声音。赫瑟尔·古格(Heather Krug)在麦迪逊威斯康星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 in Madison)参与跨性别者工作已经有 4 年的时间,他说:“我们可以说是在要求他们变成奥运匹克运动员,如果他们想要让自己的音高达到女性声音音高的范围,他们需要有很好的声带,才能保证不会受伤。”

然而,获得女性化的声音不能单靠更高的音高。专家认为,最关键的可能是达到一种被称为“前向共鸣”(forward resonance)的能力,发声者需要让振动更靠近声道前方,即更靠近鼻子和嘴唇的位置。

乔治华盛顿大学(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语言和听力科学副教授阿德里安·汉考克(Adrienne B. Hancock)说:“研究表明,更高的音高和更靠前的口腔共鸣往往被认为是女性化的声音。”

现在,使用“Pitch Perfect(完美音高)”之类的手机应用程序就能轻松测量音高,但共鸣却无法得到客观的精确测量。汉考克博士说:“你只能靠人类的耳朵(来感受差别)。”发声者必须自己学会听出其中的差异。

马拉特往杯子里吹泡泡,这种训练能帮助她是放松声带肌肉,并最大限度地提高振动效果。图片版权:Caitlin Ochs /《纽约时报》

汉考克博士说,尽管在 YouTube 网站上也有一些跨性别女性发布的变声教学视频供跨性别者自学,但语音专家可以帮助跨性别女性改善前向共鸣和音高过高的问题,这样她们说话时才不会听起来像米妮老鼠。

另一种要考虑的声音指标是语调。男性更倾向于以单调的语调说话,但女性通常会有更多高低的语调变化。在参加了纽约大学的小组和一对一课程和训练后,马拉特现在已经掌握了这种能力。

她的基本音高稳定地维持在女性化的音高范围内,从原来的 147 赫兹提高到了 185 赫兹左右。不过如果马拉特说话太久,她就会感到喘不过气来,另外,她觉得自己说话太温柔了。

每周星期二,马拉特会前去会见纽约大学的研究生山姆·杰夫(Sam Jaffe),希望他能改善她的声带形状,帮助她将音高和音量提升到她想要的水平,同时说话时间长了之后也不会气喘吁吁。杰夫解释说:“语音调整治疗类似于去健身房塑身。”

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Medical Center)的跨性别者语音课程主任莉亚·埃洛(Leah Helou)表示,虽然治疗师能帮助他们的治疗对象获得一定的发声技巧,但能否真正“拥有”新的声音并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新声音,取决于每个治疗对象自己。

埃洛博士说:“我的工作不是将某人改造成我觉得她所适合的女性形象。他们来找我的时候,有时会有一个错误的想法,他们认为‘她会告诉我我需要怎样做才能成功’。”

早在 1970 年代,语言治疗师就已经开始与跨性别者合作,但直到 2006 年,才发布了第一本相关的教学用书。在过去十年间,为跨性别者提供治疗服务的语言病理学家与语音临床医生的人数呈指数级增长。

今年 4 月,赫希、埃洛博士以及曼哈顿语言语音病理学家克里斯蒂·卜洛克(Christie Block)合作,共同为对跨性别领域工作感兴趣的语音治疗师开展为期两天的培训课程。赫希表示,这个于周末举办的研讨会在 2007 年启动时只有 25 名语音治疗师,到今年已经达到了大约 85 位临床医生,并且大约有一半的人是通过网络研讨会参与的。

埃洛博士是研讨会的负责人之一,据其表示,一个由语音治疗师和其他专业人士组成的跨性别者关怀话题的 Facebook 小组数据库中,目前大约有 100 名来自美国的临床医师,还有约 50 多名来自其它国家地区的临床医师。大约有 60 多名临床医师是在过去五年间才开始与跨性别客户合作的。

语言语音病理学家们也看到了越来越多 20 多岁、30 多岁的跨性别者,甚至还有青少年跨性别者。

2012 年,语言语音病理学家辛西娅·西蒙内蒂(Cynthia Simonetti)成为新墨西哥大学(University of New Mexico)的讲师时,她所接触的大多数患者的年龄都比较大,许多人已经临近退休年龄。她说:“到了那些年纪,他们只想自己过上更真实的生活。”但现在,她经常会看到大学毕业生患者。

自 2015 年以来,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和芝加哥安和罗伯特·卢瑞儿童医院( Ann & Robert H. Lurie Children’s Hospital of Chicago)共同为跨性别青少年和年轻人举办了专门的语音培训课程。

校园张贴的广告海报上面写道:“让他们听到你真正的声音!”(Be heard for who you are!)西北大学沟通科学和障碍研究部门的小组主管和临床指导员内森·韦勒(Nathan Waller)表示,课程的年龄上限是 24 岁,到目前为止,最小的参与者年龄仅为 12 岁。他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都是各自学校里唯一的跨性别学生,所以我们会让课程轻松一点,为他们提供信息和实践活动。”

语音调整的过程可能持续 6 至 12 个月或更长的时间,还需要结合家庭练习以达到足够的发声持续力,让跨性别者能够以新的声音顺利完成与他人的整段对话或工作演示。

诊所主任达莲娜·莫达(Darlene Monda)在 3 年前启动在纽约大学的小组团体,据她表示,有些参与者并没有告诉他们的朋友他们是跨性别者,或是已经开始跨性别的过程。但是她说:“他们想要先开始改变自己的声音,然后当他们真正实行跨性别的时候,他们在声音方面已经作好准备,来迎接跨性别的过程。”

她补充道,其他参与者则已经公开了他们的身份,他们“不想只是外观上变成了女性,然后当他们张开嘴巴说话时,人们会盯着他们,像是在对他们说‘你不是一个女人’。”


翻译 熊猫译社 李秋群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