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排行榜,零差评,震惊党和野生专家,年轻人一看就不信了

王朝靖2017-05-04 07:01:24

不信你看

现如今,要取得年轻人的信任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经历“辟谣风”、“情怀潮”、“跑分会”、“鸡汤/反鸡汤/毒鸡汤/反毒鸡汤”,以及“正/负能量”的轮番洗礼,年轻人在充满套路的当代商业社会里,许多互联网信息早已习惯性地拒绝相信。

好奇心研究所此前做的一项关于“如今看到互联网上的哪些东西,你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信?”的调查,共收到 8261 个回应,我们发现,读者们熟练掌握的互联网打假常识大致有这些:

那些乱来的排行榜

看了各种版本的十大名校后,仍然对全国第三到底是哪七所大学一头雾水。

我所的一项调查中,有10963 名读者表达了对市面上各种不靠谱排行榜的不满,网红排行榜、微博热搜榜、微信公众号文章排行榜、亚洲好书排行榜、全国各地人民幸福指数排行榜、最具潜力/压力/竞争力城市排行榜,喜欢用“最”、“绝无仅有”、“第一”来唬人的榜单加上各种各样的”十大“,组成了一副天花乱坠的陈麻烂谷清单。

它们要不就是选取标准清奇,毫无参考价值,要不就是为博人眼球强行凑单,“起初还会让人想点开看看,久了就赖得再去注意什么排行榜了。”

就,只是表面好看的话,很容易穿帮的啊

拙劣的 PS 和水军或者过于精湛的完美都会显得十分可疑,比如:

  • 淘宝上用着专柜的图片,印着假一赔十的水印,好评 999+,价格连专柜的一半都不到。买家秀里甚至还有堪比摄影棚出品的开箱照;
  • 大众点评上的餐厅评分非常高,评价却没几条;
  • 微博评论立场异常统一,甚至语气都有点像;
  • 豆瓣/亚马逊/当当页面上市还不到一周的书已布满了整齐划一的五星好评;
  • App store 里应用没有差评,好评写的都差不多都是些官话什么画面精致动作好看之类的;
  • 饿了么/美团外卖上的店家照片和菜品照片,和泡面里的“仅供参考”一个路数。

那些震惊部生产的标题,实在是烦死人了

震惊!密!马上删!你不得不知的!对!是时候让你知道了!让我为你再多加一个感叹号!

由于过多地被套路化标题叮咬,读者早已产生“看一眼就知道不值得点开”的抗体,那些男默女泪深度好文致贱人,与其说不信,根本连取笑的心思都消磨殆尽了。

所谓捷径

十分钟学会花样滑冰前滚翻、5 个动作塑造你的水蛇小蛮 4A 腰、7 天让你过四级六级专业八级九九加满级外带紫属性、吃这些月瘦十斤!你还在健身房白白锻炼吗?快吃这个。

为了抓住人类急功近利的求快心理,各大自媒体抛出了不计其数的数字来限定时间,给读者一种“只要你花这些时间,就能得到知识财富健康和人生”。

然而这些希望踩着他人脚印,企图能走上两点之间那条最短直线的年轻人,迫切地想要提升自己又屡屡屈服于自己脆弱的意志,似乎一直都在为“以后真正的人生”而准备,一直都在过着一种还没正式开始的生活,而究竟“正式的人生”什么时候能开始,他们也搞不太清楚。这些捷径,下虽然下了,学也是不学的。

信不信专家这事儿,得分领域

在中国互联网上,“专家”已经很大程度上成了一个贬义词。老一辈经常推送分享的“专家称”式养生文为此做了极大贡献。然而涉及到究竟哪些专家最不得人心,不同领域的信任度并不一样。

英国的调查机构 yougov 的一项关于英国人对各类专家的信任度调查显示,医疗领域的专家赢得了最大的信任,护士和医生的可信度都达到 80% 以上;人们对天气预报员以及体育解说评论员是将信将疑(51%,45%);而信任公务员、经济学家和当地议员的人仅在四分之一左右;基本不信的是政治家,79% 的人觉得他们都是胡扯,只有 5% 觉得他们是可信的。

英国苏黎世保险公司的一项调查也显示关于如何理财,千禧一代喜欢自己 google 胜过咨询专家。

而类似知乎这样以“专业领域的人为你解答”为特色的平台,“编故事”的泛滥也让人对它的可信度大打折扣。

小型日常骗局

在这个充满不真诚的时代,除了互联网上的那些不靠谱,人们在生活里也无时不在遭遇各式小型日常骗局,我所名为“那些不能相信的话,你听过几句”和“你曾天真地相信过什么谣言?”的调查发现,平日里我们经常会遇见这些骗人话:

  • 同学的:“这次考试完了,我一点都没复习”;
  • 朋友的:“唱 k 无所谓唱得好,大家图开心”;
  • 妈妈的:“妈妈帮你把压岁钱存起来”;
  • 经理的:“年会随便穿哈,大家都很随意”;
  • 女性朋友的:“我最近变好胖啊”;
  • HR的:“我们公司每年有两次涨薪的机会”;
  • 餐厅服务员的:“十分钟就好了”;
  • 领导的:“我就说两句”;
  • 商场卖衣服的:“您穿这个可洋气了”;
  • 电话销售的:“占用您两分钟”;
  • 高中老师的:“到了大学再找女朋友,随便挑”。

现在再回头看姥姥说的那些“屋里撑伞长不高,玩火会尿床,吃西瓜吞了西瓜籽肚子里会长小西瓜,吃耳屎会变哑巴的哦。”那些年信过的这些谣,相比起来也是挺纯真。

为什么年轻人对那么多东西不信?

除了套路化模式看多了就不再新鲜,那些一次性猎奇也再而衰三而竭,吃一堑长一智式的交手后,不思进取的骗术和唬人法已经没法儿在“见多识广”的受众身上有多少作用。

一个诚实惯了的人有过一次欺骗,人们就会把这个欺骗放大,把这个诚实惯了的人归类为“骗子”,权威出错,人们也更容易记得那个错,从而在日后对他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至于像 CCTV,甚至腾讯新闻这些官媒,虽然经常被读者认为渐失人心,实则只是把你这个非目标受众筛走罢了,许多被人们划分为“不相信”的信息源,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获取这些人的信任。

但应该相信什么,仍是一个问题。

年轻人虽然不信的东西很多,但依然容易陷入后真相泥潭,不喜欢的信息就不看,以至媒体为了讨好年轻人就只提供年轻人喜欢看的东西,情绪化选择真相的后果,更有可能加深自己原本就固有的偏见。

虽然不存在绝对的中立,但对中立信息的需求一直都存在。兼听是一个办法,自找一手信息也是一个办法,始终保持“不信”的怀疑也是一个办法。把一切都当做故事来看,也是另一个办法。

题图及文内图来源:GIPH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