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一部电影能不能得到奥斯卡青睐,应该看什么?

邓若虚2014-12-01 16:24:46

奥斯卡有它的“潜规则”,如果在奥斯卡颁奖之前想跟人打个赌,你得知道潜规则都有哪些。

“我觉得这电影今年在奥斯卡没戏。”

在你没有看过任何新片的情况下,如果依然能够笃定地说出这句话——除非你是信口开河,不然的话,就是因为你知道奥斯卡评奖中的简单规律。每年的奥斯卡都在 2 月或者 3 月颁发,有时会为了避开总统就职演说而推迟些日子,但是一般每年到了我们可以脱掉一条毛裤的时候,奥斯卡颁奖典礼也就会在好莱坞的杜比剧院(以前叫柯达剧院)如期举行了。

不过在奥斯卡颁奖典礼真正举行之前的一两个月,到底谁上谁不上,大概也可以看出个一二。到临近奥斯卡,其它大大小小的奖颁得越多,结果也就越加明显。各家博彩公司也会开出赔率,比如今年初获得两项奥斯卡技术类奖项提名的《一代宗师》就以 1: 33 的赔率垫底,也就大概可以预测胜算几何了。

上台领奖的人大多会先说一句客套话“Thanks to the Academy.” (感谢学院)。奥斯卡是由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组织和颁发的,一般叫“学院”,他们也比较学院派。

今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但是终身成就奖已经公布(宫崎骏),动画片的第一批入围名单已经出来,说远也不远,所以一部电影能不能得到奥斯卡的青睐,到底应该看什么?

1.  看懂卡司,就看懂了一半

第一个方法就是看演职员表。有一些名字是奥斯卡的常客,比如提名过最多次(18 次)奥斯卡奖的梅丽尔·斯特里普,获奖次数最多(三次影帝)的丹尼尔·戴-刘易斯,他们出演的片子一般会有口碑上的保证,虽然不一定获奖,但奥斯卡大多时候总是不好意思将其忽略。还有一些导演的片子,比如说保罗·托马斯-安德森,他经手的几乎每部电影得到奥斯卡的提名,今年他的新片是《性本恶》,先到烂番茄或者 Metacritic 这样的影评网站看看英语国家看过试映的媒体打了多少分。你可以查到《卫报》、《综艺》和《时代》都给出了正面评价,今年有戏了。

名字在这里不好逐一列举,但从每个人的获奖频率可以判断这部电影的前途如何,化妆和服装设计也可以参照这一点,比如服装设计师 Sandy Powell 曾经以《飞行家》、《年轻的维多利亚》、《恋爱的莎士比亚》拿过三次奖,地位很高,能请到她的也一般是有一定水准的电影,况且近几年她一直跟马丁·斯科塞斯合作。

2.  有一些别的奖,叫做“奥斯卡的风向标”

至今都没有一个明确的奥斯卡风向标,但有几个吻合度比较高,可以参照着看,比如金球奖,基本上当年的奥斯卡大热门都会包括在里面,不过金球奖的特点是喜欢明星,假如片子烂,为了邀请明星来也得提名,奖是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评出来的,跟学院还是有一些品味上的差异。另一个是多伦多电影节,前两年的奥斯卡影片《国王的演讲》和《为奴十二载》都在多伦多电影节获得了最高的“人民选择奖”,今年获得该奖的是《模仿游戏》。这片也是有戏了。

另外还有英国的奥斯卡,英国电影学院奖,以及邻近奥斯卡的三个工会奖,演员、导演和制片人工会奖分别可以看出这部电影在这三个方面的前景如何。他们都在奥斯卡之前颁发,如果一部电影或者一个人在奥斯卡之前把这些奖基本上都获了一遍,那基本上也没跑了,比如当年写了《社交网络》的阿伦·索金就一个都没有落下,这个时候还不准备奥斯卡领奖辞,真是对自己太不负责任了。

3.  找到那些“演得完全不像自己”的人

一个演员要颠覆形象,扮丑、扮盲、扮傻,有一种可能就是冲着奥斯卡去的。在成为影帝影后的人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属于此类。比如丹尼尔·戴-刘易斯年轻的时候扮演过身体患有残疾,只有左脚能够活动的作家克里斯蒂·布朗(《我的左脚》),妮可·基德曼为了扮演弗吉尼亚·伍尔夫,戴上一个假鼻子(《时时刻刻》),比如身高 170 厘米的玛丽昂·歌迪亚扮演一个身高 150 厘米左右的歌唱家埃迪特·皮亚夫(《玫瑰人生》),这些传记片是奥斯卡的一大类。今年的《万物理论》中饰演霍金的演员埃迪·雷德梅尼也很有可能走在通往奥斯卡的道路上。

这也是奥斯卡受到质疑的地方,因为它为演技提供了一条捷径或者误区,好演员是不需要通过大幅度地改变形象才能看出演得好不好的。

4.  最佳外语片奖只能掷骰子猜

“下面颁发这个没多少人在乎的奖,”金球奖的毒舌主持里奇·格维斯在颁奖典礼上这样介绍最佳外语片奖。由于没有什么风向标可以参照,大部分名字都是在接近年尾的时候才听过,并不是那么好猜。呼声最高的可能入围都没有,比如去年的金棕榈获奖影片《阿黛尔的生活》,或者被一部很少听说的电影抢了风头,比如《白丝带》。外语片奖的神秘性主要跟评奖规则有关,在 2014 年之前,组委会的评委们只有在指定时间和指定影院看过所有入围外语片才能进行投票。

一般人都没有那么多时间,所以评选最佳外语片的大多平时没有太多工作的老人,每年参与投票的人数都非常有限。2014 年之后改变了规则,外语片可以像其它影片一样,将 DVD 寄送给所有的评委让他们在家里看,选出来的片子以后或许会更有规律可循。

5.  最没有悬念奖:最佳女配角奖

这是最好猜的一个,不仅是因为奥斯卡之前的其它奖项都好像是说好了似的总是会给同一个人,而且就以前获奖的人看来,大多分几种,第一,年龄偏大,这个奖的提名者平均年龄是 42 岁;第二,本来有提名女主角分量的人,比如《悲惨世界》的安妮·海瑟薇和《飞行家》的凯特·布兰切特;第三,奥斯卡对种族主义题材的关注充分体现在这个奖上,近年来颁给过三位黑人,而且都不是有名的电影人。

6.  如果是英国人,胜算就会比较大

“除非你是英国人,不然你不会知道自己到底会不会获奖。”美国脱口秀主持人 Ellen DeGeneras 在主持奥斯卡的时候讲过这个段子的。的确在这个美国人的奖里,英国人的提名者是占了一半的,而且最后获得重要奖项的常常会是英国人。

7.  商业大片一般没有太大的希望

这些影片是不会跟奥斯卡发生什么关系的,《哈利·波特》、《变形金刚》、《复仇者联盟》、《银河护卫队》,学院派不喜欢这类型,除了几个例外,《指环王》和《泰坦尼克号》。诺兰这种导演虽然把商业片拍得够严肃,也不怎么受待见。这同样可以解释为什么汤姆·克鲁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这样的明星永远得不到奥斯卡,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只能这么解释:他们帅,他们无辜地成为了偶像。

除此之外,科幻、恐怖片也没什么戏,特别是演喜剧的,从来就没有机会。除非喜剧演员去演个出神入化的严肃角色,就像罗宾·威廉姆斯那样。

8.  在三大电影节获过奖的,一般也没戏

如果哪一天,在欧洲三大电影节(戛纳、威尼斯、柏林)获头奖的影片也获了个奥斯卡,那才叫新闻。一般这事儿都不会这样发生,即使在欧洲获奖的是美国片。比如科波拉的《现代启示录》和科恩兄弟的《巴顿芬克》,韦斯·安德森今年在柏林电影节因为《布达佩斯大饭店》获得了银熊奖评审团大奖,祝他在奥斯卡也好运吧。


题图为去年奥斯卡获奖影片《为奴十二年》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