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时装,揭示伊斯兰世界不为人知的那一面

Vanessa Friedman2014-11-29 17:09:30

时尚的作用远不止展现一个国家和文化的风采那么简单。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意识到时尚在跨文化交际方面的巨大潜能。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现如今时装周实在是太多了。除四大时装周(伦敦、纽约、巴黎和米兰)外,东京、里约、迈阿密、阿布扎比等地也都在举办时装周。所以我常常觉得自己就好像约翰•契弗(John Cheever)的小说《游泳者》(Swimmer)里的主人公。他是一路穿过郊区的各个游泳池,而我则是一整年都穿梭于各地各个时装周之中。

但即使是已经对时装周产生了审美疲劳的人,也会觉得上周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办的伊斯兰时装节有点……唔,有点与众不同。不止我一个人对伊斯兰时装完全没有概念。

“伊斯兰时装节?谈论伊斯兰时装根本没有意义。”一个年轻的穆斯林女孩在推特上说。

但事实上,人们的这种态度和想法正是伊斯兰时装节创办的原因所在。

马来西亚吉隆坡的伊斯兰时装周上身着设计师卡尔文·杜(Calvin Thoo)时装作品的模特们

伊斯兰时装节由拿督拉贾·理扎王(Dato’Raja Rezza Shah)于九年前创办,初衷之一就是希望能够改变人们对于伊斯兰世界的刻板印象。大部分穆斯林不是少数民族就是以非阿拉伯裔穆斯林为主要民族的国家的居民,他们中一部分人想要用时尚重塑伊斯兰文化形象,而这场时尚盛典正是这一宏大计划中的一小步——至少他们是这么认为的。

蕾娜•刘易斯(Reina Lewis)是伦敦时装学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文化研究专业的教授,其著作《穆斯林时尚:当代文化》(Muslim Fashion: Contemporary Style Cultures)将于 2015 年出版。她在电话里这样说道:“每当西方人由于穆斯林青年热衷于圣战或者别的什么原因而对穆斯林产生道德恐慌,认为穆斯林是这个文明世界的异类时,总会用张穆斯林女子的照片作为佐证——照片中的穆斯林女子往往一身素黑,或头包希贾布头巾,或身穿阿拉伯长袍。”

要想抹去或者改变固有时尚形象——或者甚至可以说是反时尚形象——有什么比时尚本身更有效呢?毕竟,服装是一种世界通用的语言。也正因如此,它是一条获得世界认可的潜在捷径。

我们可以想想戴安·佩拉杰(Dian Pelagi)所说的话。戴安·佩拉杰是个设计师,也是一名博主。她擅长彩染和扎染以及一些和同样用于包裹头部和全身的非洲饰物相关的衣饰制作手艺。雅加达邮报(The Jakarta Post)称其为“通过非官方途径向世界介绍印度尼西亚穆斯林时尚的海报女郎”。她曾在一家报纸上说过:“我认为,伊斯兰时装一旦在美国得到大家的关注,就能改变人们原本对于伊斯兰文化和伊斯兰时尚的印象。”

无独有偶,伊斯兰时装节的官方宗旨正是:“旨在通过时尚这一脱离政治、经济以及社会冲突的充满创造性的舞台树立一个崭新的伊斯兰文化形象,让人们看到伊斯兰世界现代的一面。”伊斯兰时装节从 2006 年起创办,渐渐演变成了一场一年举办三次的时尚盛典。(最近一场秀历时四天,参与的 26 名设计师除了来自马来西亚本土之外,还有一些来自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

 

雅加达时装周(Jakarta Fashion Week)上的戴安·佩拉杰

这场时尚盛典的创立也并非完全是为了传播树立伊斯兰新形象。2012 年,汤森路透公司(Thomson Reuters)估计穆斯林服装及鞋类市场销售额达 2240 亿美元,仅次于美国(2012 年为 4940 亿美元),占据了全球同类市场销售额的 10.6%。并且,报道此消息的新闻机构预期 2018 年该市场销售额将达 3220 亿美元。

很显然,谁都希望能在这样一个市场分一杯羹。刘易斯博士说,马来西亚正和迪拜以及印度尼西亚争夺“伊斯兰时尚之都”的称号。(“伊斯兰时尚”是一个涵盖范围很广的统称,不同国家不同人对此说法不同,它也被称作“穆斯林时尚”或“穆斯林端庄时尚”,有时也简称为“端庄时尚”)而这个称号会给一个国家的商业带来正面影响,这无疑更加强了它的吸引力。

“这是国家品牌推广和发展的战略之一。”刘易斯博士说。

要想把握市场机遇,协调宗教和国民关系,成为时装这一领域的领头羊,马来西亚政府或许还不算尽失先机。马来西亚总理拿督斯里·纳吉布·敦·拉扎克(Dato’ Sri Najib Tun Razak)的妻子拿汀·巴杜卡·斯里·罗斯玛·曼梳(Datin Paduka Seri Rosmah Mansor)正是这一时尚盛典的赞助人。不过尽管时装节对商业和市场有一定的促进作用,我们仍然不应忽视它在表现伊斯兰世界不为人知的一面(以及五彩缤纷的一面)的作用。

设计师卡尔文·杜说:“很不幸,伊斯兰文化可能因为极端主义者被冠上了不好的名声。但我想要展现出端庄的衣着在忧郁、乏味或复杂难懂之外的另一面。”他从时装节建立伊始便参与其中,上周的时装节他也参加了。他喜欢使用宝石色的衣料和配件。除了长袖、裙子和高领设计之外,装饰短裙、雪纺系颈带、衣袖缀珠以及蕾丝下摆也都是他设计中的常见元素。

Jarumas 系列的设计师诺·艾妮·谢里夫(Nor Aini Shariff)和卡尔文·杜一样参加了时装节。她同样也热衷于在设计中运用一种叫做“高级蜡染”的印染技术。总的说来,时装节上展示的大部分时装都是长裙和头巾,颜色饱满鲜艳,从翡翠色、玫红色、蓝宝石色和深红色到白色应有尽有。这些衣服款式保守,背后的美学理念却并不保守。

而这场时装节和传统时装节以及同类时装节如 2005 年创办的迪拜时装周和 2008 年创办的雅加达时装周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它的定位。它不只是个商业盛会,更是个非官方的外交项目,曾在伦敦、纽约、摩纳哥和新加坡等其他城市举办。除此之外,每一场走秀也是一场慈善基金会。(时装节举办期间每天筹资向一个不同的非营利组织捐款,比如乳腺癌慈善团体 Pink Unity 就是时装节的捐款对象。)

时尚的作用远不止展现一个国家和文化的风采那么简单。除了伊斯兰时装节,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意识到时尚在跨文化交际方面的巨大潜能。哥伦比亚的国际时装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是促使哥伦比亚在国际上的形象从毒品输出国转变为设计大国的原因之一。赞比亚也正是通过时装周扭转了它在国际上的贫穷形象,树立了一个自信而充满创造力的新形象。

这种时装外交能不能成功是另一个问题了。就伊斯兰时装节而言,组织者无疑对其作用持肯定态度。(“我相信伊斯兰时装节能够告诉人们伊斯兰并不等同于恐怖主义。从世界各地都邀请我们去办展这点就可以看出它是有效的。”拿督理查在邮件中写道。)而刘易斯博士对此则有更为审慎的看法。

“我并不认为靠这种方式能够缓解国际摩擦冲突、停止战争,”她说,“但是这有助于树立一个和平的、充满普世价值的伊斯兰形象,展示作为当今消费文化世界一员的伊斯兰世界,能够有效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穆斯林和这世上的其他人一样,生活在同一个世界。”

伊斯兰时装节远不止表面看上去那么平凡无奇,它向世界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我买故我在(和你一样)。

 

翻译 is译社 钱功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