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科学家说,古代食人族吃人不仅仅是为了获取卡路里

Nicholas ST. Fleur2017-04-09 07:08:51

食人行为的旧石器时代食人案例可能是社会或文化原因导致的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有关某种“食物”的问题会使人陷入沉思:通过食用一个人的完整身体,你可以获得多少热量?根据一项关于食人问题的最新研究,答案是超过 12.5 万卡路里。看到这份研究报告,你可能会感到反胃,或者想要去吃点儿蚕豆、喝点儿美味的基安蒂酒

过去十多年里,英国布莱顿大学考古学家詹姆斯·科尔(James Cole)研究旧石器时代的“营养性食人”的同时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旧石器时代是从大约 250 万年前到大约 1 万年前这段时期。

“人本身到底有多少营养?我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每当我谈论这个话题时,我的同事总会用稍微有些异样的眼光看着我,”科尔博士说。

这种恐怖的执着使他制作了一份面向食人族的热量计算指南,这项结果周四发表在 Scientific Reports 期刊上。科尔是唯一的作者。

科尔博士的研究方向是现代人类的“早期亲属”,他对古人类的行为方式及其生活的复杂性特别感兴趣。他表示,他可以通过旧石器时代的食人族来研究这种复杂性。如果古人类与现代人类相似,那么他们的食人行为可能出于仪式、文化、社会和营养等各种原因。

“如果我们现在的人类拥有这种多样性,那么我很想看看它是否也存在于其他古人类之中,”科尔说。

食人带来的能量:一位考察旧石器时代食人行为的研究人员估计,人体在被食用时平均可以提供 12.5 万到 14.4 万卡路里的能量。上面?是一些身体部位的平均卡路里。

考古学家在西欧的多个遗址(比如英国的高夫洞穴和西班牙的西德隆)发现了早期古人类同类相食的证据。当考古学家研究旧石器时代的食人行为时,他们通常会将其划分为具有仪式意义(比如葬礼)的食人行为和具有营养目的的食人行为。根据科尔博士的说法,营养性食人行为的粗略定义是没有证据证明存在精神或仪式目的的任何食人形式。

为了验证食人行为是否仅仅是为了生存,科尔博士希望研究同古人类能够捕获到的其他动物相比,人肉是否能为古人类提供足够的营养。“我们将这种行为称为‘营养性’食人。如果我们不知道它的营养价值,那么我们怎么能使用这个标签呢?”科尔说。

科尔博士发现,人类结实的大腿可以提供 13350 卡路里,小腿约为 4490 卡路里。上臂约为 7450 卡路里,前臂约为 1660 卡路里。胸腔内跳动的心脏约为 650 卡路里。还有肺,它可以提供大约 1600 卡路里。下面的肝脏具有大约 2570 卡路里。两块肾脏共有大约 380 卡路里。

科尔总结说,如果只从营养上考虑,人类并不值得食用。他发现,一个人身上的肉只能为 25 个现代成年男性提供足以存活大约半天的卡路里。相比之下,如果同样的部落在旧石器时代食用拥有 360 万卡路里的猛犸象,他们获得的能量可以维持 60 天。即使是西伯利亚野牛也可以提供 61.2 万卡路里,相当于 10 天的营养。

科尔说,他的发现表明,由于人类提供的能量相对较低,因此一些被解释成“营养性”食人行为的旧石器时代食人案例可能是社会或文化原因导致的。

科尔博士知道,这篇论文存在一些缺点。首先,研究使用的样本很小。这些人类卡路里计算所依据的仅仅是四名成年男性的尸体,因此没有考虑到女性或青少年的具体情况。科尔博士说,他寻找了使用这种形式分享全身各部位体重、脂肪和蛋白质含量百分比数据的研究报告,但他只找到了这几篇来自 1940 年代和 1950 年代的论文。通过这些百分比,他可以计算出每个身体部位的卡路里。

一些营养学家对这种方法提出了批评。

塔夫茨大学 USDA 老年人营养研究中心营养学家苏珊·罗伯茨(Susan Roberts)表示:“瘠瘦组织、脂肪和人体碳水化合物的能量含量已经得到了很好的确定,使用四具尸体获取估计值是一种非常糟糕的人体计算方法。”

不过,其他一些营养学家认为这篇论文的方法和计算是合理的。

康奈尔大学营养学家戴维·列维茨基(David Levitsky)表示,这篇论文计算人体卡路里值的方法正是研究人员确定人类食用的牛肉和其他动物的能量值时使用的方法。

列维茨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虽然这些人类卡路里图表很粗糙,但它们几乎是我们可以通过人类身体获取的真正能量值的最佳估计。”

另一个局限性是,这些营养值适用于现代人类,但对尼安德特人等体型庞大的古人类来说,这些值将出现在他们的数值区间低端。

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考古学家西尔维娅·贝罗(Silvia Bello)也研究过古代食人行为。她同意这篇论文的观点,认为旧石器时代的食人行为很可能是一种选择,不具有必然性。不过,她表示,寻找这些选择背后的动机是很困难的。

科尔博士表示,虽然他在研究中做出了提醒,但他认为他的计算结果对于人肉的热量值具有很好的代表性。在被问及他的朋友和同事在读到这篇最新论文以后是否会出席他的下一次宴会时,科尔博士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还表示,他很可能只会提供蔬菜。


翻译 熊猫译社 刘清山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