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这本关于颜色历史的小书,可能会让你对颜色有点儿新想法

曾梦龙2017-03-29 18:30:58

“颜色问题并不是细枝末节的东西,这其中蕴含着我们无意之间遵循的符号、禁忌乃至偏见。其中包含的多重意义,深深地影响着我们周遭的环境、我们的行为、我们的语言和想象空间。”

作者简介:

米歇尔·帕斯图鲁(Michel Pastoureau),历史学家,颜色、图像、纹章和动物图像研究专家,高等研究实践学院研究主任。他在 Seuil 出版社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蓝色:一种颜色的历史》(2000);《西方中世纪象征史》(2004);《黑色:一种颜色的历史》(2008);《我们记忆中的颜色》(2010年美第奇论说文奖);《中世纪的动物图像》(2011);《绿色:一种颜色的历史》(2013)。

多米尼克·西蒙内(Dominique Simonnet),创作了多部小说和论说文作品,其在 Seuil 出版社出版的作品有:《世上最美的故事》(2003),与尼高勒·巴莎朗合著的《给我们的孩子讲述爱情》(2000)和《星星上的尼莫》(2004)。

译者简介:

李春姣,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史论系硕士毕业,后留学法国,就读于卢浮宫学院,攻读西方艺术史。现生活于北京,从事文化艺术行业。偶有创作,都市隐者。邮箱: lichunjiao311@163.com 。

书籍摘录:

见得太多了,最终会让我们视而不见。总之,我们就不把它当回事儿了。如果你真的这样想就错了!恰恰相反,颜色问题并不是细枝末节的东西,这其中蕴含着我们无意之间遵循的符号、禁忌乃至偏见。其中包含的多重意义,深深地影响着我们周遭的环境、我们的行为、我们的语言和想象空间。

颜色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们拥有自身流变的历史,既可以上溯到远古时期,也在我们的日常用语中留下了可追随的痕迹:我们所谓的“眼红”、“苦黄的笑”、“白得跟纱布似的”、“吓得脸都绿了”、“气得面色铁青”……古罗马时期,蓝眼睛曾象征着厄运,尤其对女性来说,蓝眼睛是淫荡的象征。中世纪的新娘着红色礼服,可同时,红色也是娼妓的颜色。所以,我们已经能猜到几分了:颜色具有双重意义,是人们观念变迁的绝佳揭示者。

在这本书里,我们将会看到,宗教是如何将颜色收至麾下,并对爱情和私人生活加以支配的。科学又是如何与颜色纠缠在一起,从而最终引发了哲学层面的思考——光是一种波还是粒子?光是物质性的么?同样,连政治也利用颜色——红色和蓝色所表达的,并非你我今日所见的那样。而如今,我们又是如何被这些特别的文化遗产所影响的?艺术、绘画、装饰、建筑、广告,当然还包括我们的消费品、服装、汽车,都被一套隐秘的色彩符号统治着、影响着。

这就是我们将要和人类学家米歇尔·帕斯图鲁一起为您讲述的历史。帕斯图鲁是颜色研究领域的巨擘。从小他就注定与色彩结下不解之缘:他有三位叔伯是画家,父亲是绘画爱好者,拥有大量的绘画收藏。自儿时起,帕斯图鲁就对自然界中的绿色充满了热爱之情,绿色是他最钟爱的颜色,因此帕斯图鲁一直很希望能为绿色平反。作为画家,他在此问题上是全球领域的专家,同时又是一位和蔼博学的导师。针对这错综复杂的颜色象征问题,他亦是可贵的指点迷津之人。

要将这些魔幻的色彩局限在某些类型中实在不易。况且,谁能数得清到底有多少种颜色?小孩子们随性地定了四种,亚里士多德认为有六种,根据牛顿的一则笑话,官方宣布我们统共有七种颜色。而帕斯图鲁本人确定一共有六种颜色,绝不会再多了。

首先是当代推崇的温和的蓝色,我们之所以喜欢蓝色,因为当代的人都明白得和大多数人保持一致。其后是傲慢的红色,代表了对权力的极度渴望,代表鲜血和烈火,善良和罪恶。尔后是纯洁的白色,天使和魔鬼的共享之色,选举弃权(投白票)和失眠(白夜)的象征。接下来是小麦的金黄色,这是个复杂而矛盾的颜色,它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地位(我们必须得为它辩护,因为人们关注黄色耻辱印的时间的确是太长了)。之后是绿色,它也有个坏名声,骗子和奸诈之徒的颜色,意外和不忠的象征。最后是奢华的黑色,这也是个双面色彩,既象征着朴素清苦,又凸显着优雅傲慢。

接下来呢?对于帕斯图鲁来说,还存在着第二梯度的颜色,即对颜色的二次划分:紫罗兰、玫瑰红、橙黄、栗色和灰色,这五种“间色”,它们由水果和花朵来命名。这些间色也有自身的特定象征意义,独特的身份,例如高调的玫瑰红把自己算作纯色,或彰显强大生命力的橙色……后来再出场的就是次要角色了,就像一个芭蕾团体似的,有着无穷无尽的微妙变化,丁香色、品红色、土黄色、象牙色、米灰色……根本不可能数得清楚:每一天,人们都在创造新的颜色。

试着用颜色的视角来思考,您将看到一个绝然不同的世界!这就是帕斯图鲁教授为您带来的美妙课程。很久以前,我们对小孩子说,彩虹底下有宝藏。这是真话:在彩虹这个颜色的熔炉里,有一面魔镜,如果我们善于讨好它,它将向我们展示人们的喜好、厌恶、欲望、恐惧、隐藏的意识,而且魔镜还会告诉我们,对于这个世界、对于我们自己而言,那些最为重要的东西。

卡西米尔·马列维奇,《运动员》,1928—1930 年,圣彼得堡,俄罗斯博物馆。对于历史学家、社会学家、语言符号学家、画家和其他对颜色感兴趣的人来说,运动场是观察颜色的绝妙区域。我们在运动服上看到的那些微妙的色彩组合,不仅指示了选手的身份,这些多样的搭配还折射出了引人入胜的图景:人性。

蓝色:静如止水

多么温和,多么听话啊!蓝色是种乖巧的颜色,它融在自然里,不曾惹眼。是否正是因为这个和谐的特点,它成为了明星,成为了欧洲人以及法国人最喜欢的颜色?长期以来,蓝色都屈居二线,不受重视,在古时候遭受鄙夷。之后,凭着宠臣般的老于世故,蓝色不动声色地树立声望,终于被封为上品,得到了所有人的拥护,并赢得了官方的承认。蓝色在整个西方世界成为了统一的保证,它占领了牛仔裤和衬衣,人们甚至把欧洲和联合国的标志托付于它。这种谨慎的颜色至今依然拥有许多有待发掘的秘密……

昂多奈罗·德·梅思奈,《圣母领报》,1476 年,巴勒莫,阿巴泰利宫,西西里地区美术馆。自12 世纪以来,蓝色就是圣母肖像的惯用颜色,它让人联想到天空的色彩,即“上帝之母的所在”(旭热,圣德尼主教)。为了绘制圣母的裙子和袍服,画家们全力寻求最令人惊叹的颜料,尤其是天青石,一种从亚洲进口的珍贵的石头(主要的矿藏分布于阿富汗)。到了中世纪末期,这种研磨精细的颜料有时比黄金还要昂贵。

红色:火焰与鲜血,情爱与地狱

对于红色,我们并不纠缠于细枝末节。与谨小慎微的蓝色不一样,红色是种傲慢的颜色,它充满了野心,渴望着权力,它想为人所见,它向所有人施压。我们先将它的傲慢放在一边不谈,它的过往并非一贯光彩照人。红色也有隐藏的一面,这种腐坏之红(如同人们所谓的血统不佳)伴随着时间的发展,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它是狂怒、暴力、罪恶和罪孽等极坏事物的遗留。您一定得提防它:这种颜色背后隐藏着双面性。它着实令人着迷,同时又像撒旦地狱之火一样灼烈。

凯斯· 凡· 东根,《充满诱惑力的女人》,1905 年,私人收藏。在中世纪末期,红色就已经是妓女的颜色了:为了与正直的女性区分开来,妓女们必须穿着红裙子,戴红围巾或者穿红衣服。后来,烟花之地也需要用红色招牌或红灯笼标明。在画家那里也能看到给“职业淫荡者”和“诱惑的女性”等形象配红衣服的情况。

白色:普世的纯洁与童贞

这个成见已经是老生常谈了:“白色?我们常常听到。可那并不算颜色啊!”对这可怜的白色来说,要被人承认它真正的价值的确很难,而且它长期以来都忍受着这种根深蒂固的观点。因为人们从来就没有对它满意过,总是向它提出更多的要求,希望它能“比白色更白”!然而这种颜色无疑是最为古老和稳定的色彩了,一直以来,它都有着最强烈而普遍的象征意义,向我们诉说着世界的精髓:生命、死亡以及我们流逝了的纯洁——有可能就是出于这个缘故,我们才向它提出如此之多的要求。

但丁·加百利·罗塞蒂,《天使报喜》,1849—1850 年,伦敦,泰特美术馆。中世纪末期,白色是圣母在宗教礼仪中的颜色,而蓝色是她肖像的专用色。在现当代社会的图像里,蓝色逐渐隐退了,白色越来越多地被穿在了圣母的身上,尤其是1854年对无玷受胎教义的采纳:玛丽的出生是没有原罪的,她有着毫无玷污的纯洁。圣母的裙子与天使的衣服相当,它亮丽而强烈的白色更表明了她的纯洁。

绿色:讳莫如深

多么让人伤心啊!所有人都投身到绿色中了:绿化带、免费热线(绿色号码)、崇尚自然的阶级(绿色阶级)、打折(绿色价码)、绿党……一直到我们的垃圾箱,人们把它涂成绿色是为了引发我们对于自然和清洁的联想。所以就别再扔垃圾了!太美好的象征都未必真实,我们最好漠视这些表面现象,因为恰恰相反,绿色可不是什么正派的颜色。它是个滑头,是几个世纪以来都在偷牌藏牌的主儿,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奸人,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伪善之人,这种危险的颜色,本性就是变化无常!在这一点上,它可是与我们这个乱哄哄的时代相得益彰。

《魔鬼向圣奥古斯丁展示〈世间罪恶之书〉》,约1480 年,慕尼黑,旧图片馆。在中世纪的图像中,魔鬼有可能被表现成各种颜色。以前,古罗马时期的魔鬼大多数时候呈现红色或黑色,哥特时期,则成了绿色或者偏绿色的了。

黄色:耻辱之符

这颜色,人们可不太喜欢!在小小的颜色世界里,黄色算是个异类,一个无根之色,人们唾弃它,把它看作耻辱之符。黄颜色,是褪色的照片,枯萎的树叶,背信弃义的人……黄色是犹大袍子的颜色。在以前,人们曾把制造伪币者的房屋涂成黄色。它还代表了犹太人,代表着将他们关进集中营……毫无疑问,黄色并没有美好的历史,也不曾享有良好的名声。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疯子把动物尾巴放进嘴里》,居亚尔·德·穆兰《圣经故事》彩绘页细部,1411年,伦敦,大英图书馆。黄色在中世纪也是疯子的颜色,或单独使用,或与绿色结合。图像里穿黄色衣服的人物,大多是弄臣、疯子或精神失常的人。这个象征有可能来源于人们对硫黄的使用,当时,这种黄色的化学物质被大量地使用,其蒸汽引人发出恶魔般的狂笑,或引发精神错乱。

黑色:从哀伤到优雅……

黑色,并不是黑暗的!这首歌儿简直太不走运了。诚然,对待这个颜色,要拿着镊子精挑细选,就像选煤一样,因为黑色并不是统一的,也并非如此的绝望,总体来说也不是像我们认为的那么昏暗。有证据在此:如果说黑色追随着灵车,栖身于最后的虔信者身上的话,它也打扮了那些爱好时髦的人。所以自此以后,优雅也以浓黑之色显现。更甚的是,黑色和它的同伴白色一起构建了一个想象的世界,一个用相片和电影搭建的世界,有时比彩色表现得更为真实。人们曾经以为黑白的宇宙早被遗忘在过去了,其实它们一直都存在着,深深地根植于我们的梦中,可能亦存在于我们的思考方式当中。

爱德华·布巴,《雷米在听海之声》,1995年。摄影就像电影一样,主要是一种黑白艺术。或者说得更确切一点,摄影是一种黑白灰艺术,在摄影里,各种微妙的灰色色段都能找到它们的位置。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一张彩色照片,其实并非完全算是一张照片。有许多艺术家都认为我们应该找一个别的词来指称彩色照片。

题图来自:maxpixel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