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共享单车在一年里成了 200 亿的大生意,原本没人管的自行车现在被监管盯上了

智能

共享单车在一年里成了 200 亿的大生意,原本没人管的自行车现在被监管盯上了

朱若淼2017-03-28 06:06:54

一个一个城市的管理办法正在出台,共享单车公司在用技术手段减少车辆堆积。

上周六,北京 CCTV 大楼南边几百米的路边,几个摩拜的工作人员正在将几辆自行车从小三轮上搬下来,放在路边的停车区里。十几米外,另一家共享单车公司 ofo 的工作人员也在做着同样的事。

过去几周里,他们每天的工作只有一件事,就是一趟一趟将路南侧公交站附近停放的自行车搬到北侧。

工作人员解释说,许多在国贸城区上班的人都会骑车到路南侧的八王坟东公交站等车回通州。但他们回市区的时候都在北边下车。这导致每天南边的车太多,而北边地铁站附近又没车。

八王坟东公交车站附近正在调度的摩拜运维人员

但他们搬的速度还不够快。

上周四,《北京青年报》在一篇题为《上千共享单车围困公交车站,单车占道打破站台秩序》的文章里报道了这里自行车堆积的情况。一天后,北京交管部门就派人清走了附近停放的共享单车。

事后,北京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共享单车企业和用户都要对违规停放负责,并称目前正在制作关于共享单车的相关管理办法。

从去年年底开始,类似扣车的新闻就没有断过。

规模最大的一次发生在上海,2 月底,上海市黄浦区车辆管理公司以“挤占市民的停车空间为由”收走了 4000 多辆共享单车。半个多月后,上海出台了由上海自行车行业协会牵头制定的共享单车管理办法。

这套办法对运营公司和自行车做了详细的规定,比如车辆必须带有 GPS 定位功能,装智能锁,3 年必须强制报废等,它甚至还规定了用户身高需在 1.45 米到 1.95 米的范围内。

刚发展起来还不到一年,这个月成都、南京、上海就相继出台了共享单车的试行管理办法或征集意见稿。

共享单车现在已经进入了全国 40 多个城市,投放量超过 235 万辆

2016 年 8 月摩拜进入北京后让共享单车这种出行模式火了起来。

仅仅一年时间,市面上提供类似服务的 App 数量已经达到了 30 个,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共享自行车已经进入了全国 40 多个城市,投放总量超过了 235 万辆。

从去年年底开始,没收共享单车的消息开始出现。

第一个搬车的是成都的城管。11 月 29 日,成都华阳街道的城管以共享单车企业违反《成都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中“禁止占用城市道路开展经营活动”为由收走了 204 辆共享自行车。

一个月后,成都就第一个出台了《成都市中心城区公共区域非机动车停放区技术导则》。它详细规定了可以规划停车位的区域,其中包括城市主干道的人行道、次干道及中小街道、居住型及商业型街道以及沿街建筑可在附近区域规划停车区。此外,它也明确规定了禁止停放自行车的区域,其中一条包括地铁口 30 米内不得停放自行车。

从今年 1 月开始,全国其他城市陆续传出政府收车的消息。负责收车的大部分是城管部门。

宁波鄞州城管局在接受采访时称,春节前接到市民举报称南部商务区出现大批量共享单车占用人行道,因此采取行动收车。

2 月底,在南京新街口国际金融中心的停车场被扣押了 200 多辆共享单车,这些车被新街口管委会以乱停乱放或损毁为由收走。

几乎同时,在上海发生了规模最大的一次收车事件。上海市黄浦区车辆管理公司以“挤占市民的停车空间为由”收走了 4000 多辆共享单车。半个多月后,上海出台了由上海自行车行业协会牵头制定的共享单车管理办法。

3 月初,海口市美兰区城管部门以乱停乱放为由收走了 38 辆共享单车。前几天,因为车太多挤占了公交道路,北京的交通部门联合公安交管部门、朝阳区政府收走了八王坟东公交车站边上的共享自行车。

共享单车的快速扩张,也吸引到了监管的关注

目前最大的两家共享单车公司在成立之初对城市管理颇为谨慎。

ofo 最早在校园里做起了共享单车的生意,在拿到 C 轮融资之前它都没有要进城市运营的计划。

当时 ofo 的 CEO 戴威主要谈的还是想利用共享单车项目解决僵尸车的问题,通过跟高校合作,将学校里废弃的自行车重新利用起来投放到学校里供同学使用。

而一开始就把目标定在城市的摩拜,运营初期那几个月的发展速度也不快。运营城市从上海扩张到北京,中间花了 4 个月的时间。

摩拜从一开始就非常重视引导用户合规地使用自行车。它设计的信用分系统里有两条专门针对用户的停车和骑车行为的规范。

如果用户违停一次(停在小区、地库及其他非路边白线或单车聚集区域)会受到被扣 20 个信用分的惩罚;而如果因为违章被交警阻拦却弃车逃走,该用户将受到被扣 50 分信用分的处罚,这个分数在摩拜的信用分体系里已经算很高了。

此外,它也很重视跟政府之间的关系。2016 年 6 月在上海已经投放了1万辆自行车的摩拜还专门跟杨浦区政府签订合作,加强双方在车辆运维、停放方面的管理。它也是第一个开始跟政府合作的共享单车公司。

但随着资本的进入,这个行业很快发生了变化。

从去年 9 月开始,一个个共享单车公司融资千万人民币到数亿美元的消息不断出现。各种颜色的自行车也都出现在路边。

为了尽快抢占市场,每家拿到钱的共享单车公司都在急速扩张。

当中以 ofo 的扩张速度最快,从它开始在城区投放至今的 6 个月里,已经进入 46 个城市,比摩拜还多了 11 个。

刚拿到 4.5 亿美元的 ofo 今年以来还在通过免费骑车吸引更多用户。如果你在北京,ofo 整个 3 月只有 7 天时间收费。

快速扩张中,公司之间为了获得用户而大量投放自行车,这同时造成了在部分区域自行车堆积。

这也让共享单车公司着急。

目前摩拜、小蓝单车的自行车造车成本都超过千元,按每天使用 8 次算也要一年才能收回成本。每辆闲置的车都是在烧钱。

摩拜、ofo 和小蓝单车各自都在通过数据检测车辆使用情况,派人调度自行车减少闲置。这些数据也被用于指导投放。

随着资本的持续进入,扩张速度的加快,这些共享单车公司的调度机制还没有成熟,以至于从今年年初开始,媒体关注共享单车堆积、占道的负面报道也变多了。

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官方媒体已经不止一次发布文章评论过共享单车乱停乱放的监管问题。

一位在二线城市负责处理政府关系的共享单车公司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他认为负面报道会让政府对共享单车有所顾忌,他们不愿意因为负面新闻给城市管理带来麻烦。

另外一方面,这个原本没什么钱也没什么人关注的自行车生意现在成了个已经聚集了大量资本的地方。

目前仅摩拜和 ofo 的融资总额就达到了约 70 亿元人民币,相比同样发展了一年的滴滴、快的。这个融资速度和总金额比当年的滴滴、快的快得多也大得多,当时上线一年的滴滴和快的总共融资不过 2 亿元人民币。

城管以外,交警也出动了。

去年 12 月底,成都交警进行了一次自行车违规整治活动,对违规骑行的自行车进行劝导,但未处罚。今年 1 月 10 日到 11 日,在已经出台管理草案的深圳,交警组织了一次自行车的专项整治活动。重点查处自行车闯红灯、逆向行驶、违法进入机动车道等行为。两天的执法过程中,深圳交警共查处共享单车违法 733 宗。

过去两个月里,微博上出现了不少关于人生中第一张罚单的照片,主要是南京、上海的用户。

@liawl 2 月在微博上晒的自己骑 ofo 时被开的罚单

在这些城市中,除了上海此前就对自行车管理严格外,其他三座城市此前几乎不怎么管自行车用户的违规骑行行为。

各城市的立法也开始了,节奏很像曾经的网约车立法

跟去年 10 月各地出台网约车管理办法类似,今年各地政府也陆陆续续开始出台征集意见稿要管共享自行车了。

它们的反应速度比去年快了不少。在 Uber 2014 年 8 月上线“人民优步”后,各地政府直到 2016 年 10 月才陆续出台管理办法的征集意见稿。

广州、上海、北京这几个一线城市在各地召开两会期间都会谈一谈关于共享单车的管理问题。

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在今年 2 月 27 日国新办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明确提出政府要采取措施管理共享单车服务、维修不到位等问题。几天后,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在全国人大上也提到了对于已经容纳了 45 万辆共享自行车的上海,政府会“逐渐予以制度化的规范”。

进入三月后,成都、南京、上海相继出台关于共享单车的具体管理办法或征集意见稿。算上 12 月 27 日深圳交通运输委员会发布的《关于鼓励规范互联网自行车服务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目前全国已经有 4 个城市出台管理共享单车的试行办法或草案了。

成都 3 月初出台的试行管理办法里明确要求自行车带 GPS 定位功能,还要求用户实名注册。随后出台征集意见稿的南京则更严格些,除了前两条都要求外,它还要给共享自行车上牌照。

和此前的网约车管理一样,各市的管理办法都在参考其它城市的草案增加要求。

最严的是上周上海刚出台的《共享自行车服务规范》,它要求共享自行车 3 年强制报废,甚至规定了用户的身高需在 1.45 米到 1.95 米之间。

北京虽未出台政策管理共享单车,但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共享单车公司管理人员说,根据他们获得的消息,正在制定中的政策不会太轻松。北京交通部相关负责人在上周刚透露对于违规停车行为用户、公司都要罚。

类似的监管问题不止在中国,正在向海外扩张的共享单车公司也遇到了阻力。

本月中旬,旧金山政府刚出台法案称共享单车在当地的运营必须申请资质,否则将被罚款和扣车——一如这个城市最早对 Uber 的态度。

小蓝单车年初去旧金山开始投放运营,被叫停。小蓝单车的 CEO 李刚告诉我们,目前他们已经在申请相关资质,估计 4 月会拿到牌照。需要提交的申请非常多,包括产品质量、管理系统、运营计划等都需要列出详细计划交给政府。

政府正在像管理公共自行车一样管理共享单车

各地对于共享单车的管理办法草案越来越细。比如多市要求车辆必须装有 GPS,上海提出运营人员要达到车辆比例千分之五。

但共享单车不是公共自行车,它们是在技术下变得更快更方便的租自行车服务。

它们的存在就好比滴滴、Uber 之于出租车。传统出租车要上路揽客必须把车刷成统一的颜色、有计价器、司机必须具有营运资格证。在以前的技术限制之下,城市管理者必须用这些措施来监管出租车,确保乘客的人身安全、不被漫天要价。

当 Uber、滴滴这样的打车软件出现以后,身份验证可以通过手机完成,手机里的 GPS 功能可以直接追踪到司机的位置,确保司机载客时不会多绕路。曾经的安全措施被更有效的机制取代了。

同时它们也不是沿路招车的出租车,是定位更准确,等待时间更短的预约车服务——每一次立即用车服务都是一次预约。

在经历了一系列冲突后,网约车的形式已经被全球各地的许多城市不同程度地接纳。

共享单车也一样,它本质上就是个自行车租赁服务。而对于自行车骑行闯红灯、占用盲道人行道上,也已经有明确的法规处理。

是否要给旗下的自行车装上 GPS,管 1000 辆车需要 5 个人还是 1 个人原本都是市场行为。以前政府也并不会对提供自行车租赁的公司提出类似的要求。

目前摩拜在上海的投放量已经达 10 万辆,如果按上海自行车行业协会出台的管理办法,摩拜还需要在这个城市配备 500 名全职的运维人员。

至于 1.95 米以上身高不能骑共享单车的规定,就有点滑稽了。

事实上,目前政府的确是把共享单车当公共自行车对待的。

部分地方政府正在研究共享单车的统一管理后台系统。提供公共自行车和共享单车技术解决方案的奇奇出行告诉《好奇心日报》,目前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正在跟他们接触要研发一套共享单车管理系统后台。他们认为未来可能会由政府出面统一发布一款应用接入所有的品牌的共享单车公司,由政府统一管理。

在这些管理规范的制定中,也有一些可疑的利益关联。

比如本月由上海自行车行业协会牵头制定的共享自行车服务标准,多家共享单车公司都参与了该政策的制定。

但上海自行车行业协会会长是永久董事长颜奕鸣。而永久投资了一家在上海市投放共享单车的公司优拜单车,占股 12.6%

裁判,同时也是运动员。类似的情况在城市网约车管理办法制定中已经出现过

政策开始收紧后,共享单车公司们加快了调整速度

新政出来后对于目前大部分还没有定位功能的 ofo 来说不算什么好消息。

因此在一些政策出台的地区它已经面临着政策风险。目前关于成都地区要求共享自行车带有定位功能这个条款,ofo 方面表示“暂不方便回复”。

但看得出来,它在车辆硬件方面的调整也加快了。在两周前 ofo 跟芝麻信用的合作发布会上,上海运营负责人欧竟告诉我们,目前在北京和济南都已经推出了带有 GPS 功能的智能锁,本月在上海也会有。上周五,ofo 和骑呗单车宣布合作推出带有 GPS 定位功能的 ofo L1,并已经正式开始在杭州地区投放。

目前在北京投放量已经达 10 万辆的小蓝单车,在上周也发布了他们的新车 bluegogo Pro。

发布会上,小蓝单车 CEO 李刚强调这款车采用了北斗地基技术能实现亚米级别的定位。而这样的设计本身也是为了引导用户把车停在该停的地方。

在早先的采访中,摩拜和 ofo 的高管都曾说自己的运维团队一个人可以处理上千辆自行车。现在它们都在用更多技术手段提升管理效率。

Hellobike 在今年 3 月厦门出台《自行车停放区设置指引(试行)》后,随即在厦门集美区推出了虚拟停车位功能。在这个区域骑 Hellobike 的用户只有将自行车停到指定停车区域才能完成结算。刘芳告诉我们,由于今年厦门要召开金砖会议,当地政府非常重视市容市貌,在 Hellobike 进入厦门时,他们向当地政府承诺采用这样的技术来规范用户的停车行为。

类似的虚拟停车位技术,小鸣单车今年 3 月初也在广州开始试运行了。摩拜、优拜目前也在研发类似技术。

上周就在上海出台管理共享单车征集意见稿的前一天,摩拜还贴钱推出了“红包车”活动。它希望能用发红包的方式吸引普通用户把车从特定地区骑走。

共享单车公司自己的想法都类似,尽量用技术手段引导用户停放自行车,减少人力管理的成本。

但如果政府对共享单车的管理延续早先网约车的管理风格,它们可能已经来不及了。


制图 冯秀霞

题图 wikipedia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