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想一想,你的那些朋友都对你做了什么?你又对 TA 们做了什么?

文化

想一想,你的那些朋友都对你做了什么?你又对 TA 们做了什么?

Carlin Flora2017-03-26 07:14:52

让你开心,还是让你情绪大起大落,还是……你发现自己其实没有朋友?

卡琳·弗洛拉(Carlin Flora)是一名记者,此前曾是《今日心理学》(Psychology Today)杂志的特约编辑。她在《发现》(Discover)、《科学美国人MIND》(Scientific American Mind)等期刊杂志上发表过作品。2013年,卡琳出版了《朋友的影响》(Friendfluence)一书。

本文AEON 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你可以在 Twitter 上关注他们

回想一下和朋友相处的时光。

你坐在好友对面,感觉她能够发自肺腑的理解你。一瞬间,你觉得面前的朋友对自己有着深深的了解。或许你觉得她让你成为“最好的自己”。有她在,你总是能用细致入微的视角观察一切,也能讲出最幽默诙谐的笑话。她一直安静倾听,时不时清晰地帮你分析整理思路,还能温柔体贴地给你提出建议,帮你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你们两人聊着其他人的八卦,相谈甚欢。接下来你们没有共同回顾过往,而是流畅地把话题引到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之上。这是一场愉快的聊天,你们充分交换着意见,时不时给对方回馈以证明自己的心照不宣。可能此时你已经感觉到内心涌起了一股对她的赞赏之情,同时也因为自己有与其相似之处而感到一丝丝骄傲。你觉得这个朋友令人感到开心,充实了你的生活,充满活力且能给你鼓舞和激励。你对这位朋友的评价如此之高,而她居然也将你视为珍贵的朋友。这实在是一件令人畅快无比的事情。

正是这样的友谊丰富了我们灵魂,塑造并支撑着我们对自己身份以及生命旅程的认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社会科学让我们懂得一个道理——友谊能够使我们保持身体和心理上的健康状态。好朋友能够帮助提升免疫力,激发创造力,降低。对于老年人来说,好朋友还能降低自己患上痴呆的概率。甚至在某些特定的时候,好朋友还能降低你死亡的可能性。如果你觉得自己离开朋友便没法生活,那么请不要担心,你的想法一点也不夸张。

图片来自豆瓣电影

有些友谊不需要刻意追求便可得到,让人倍感轻松。与人类大部分社交关系一样,即便是最轻松最深厚的友谊,你和朋友之间依旧会偶尔关系紧张,甚至产生矛盾冲突。此时友谊中那份神秘色彩便稍稍褪色,再也找不回来。你与朋友之间的友谊还可能因为一些不幸的原因而渐渐淡化,直到消失不见。更遗憾的是,有的时候友谊之花甚至会无缘无故的慢慢凋落。一旦你和朋友之间起了摩擦,曾经那份美好的友谊就可能慢慢演化为“相处起来不那么舒服”的友谊、越难越让人不适的友谊以及令人极度痛苦且“有毒”的友谊。好友能给我们带来无尽的欢乐和丰富的收益,但这并不是一顿免费的午餐。要想享受健康友谊的果实,每个人都必须付出代价。冷静仔细的观察之后,你会发现友谊比人们描绘的更加麻烦肮脏,也更加不平衡。

理想中的完美友谊固然令人向往,但现实却骨感异常。数据表明,只有大约一半的友谊是双向的。换句话说,你把别人当朋友的时候,只有一半的人也把你当朋友。这一结论令人感到震惊,因为研究表明我们以为几乎所有的友谊都是双向的。你的朋友名单上肯定有不少名字。猜猜其中哪些人实际上没把你当朋友?

产生这种友谊失衡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很多人在建立友谊时抱有“目的性”。一份针对青少年开展的研究表明,很多人想与受欢迎的人成为朋友。但是在社交圈子中拥有更高层地位的人选择朋友时又有自己的考量。史蒂文·斯托加茨(Steven Strogatz)于 2012 年发表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进一步证明了这个道理。史蒂文在文章中表示,研究表明一般情况下,你在 Facebook 上所关注“好友”所拥有的“好友”数量比你多。如今的社会中,人们痴迷于获取更高的地位。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要求人们建立友谊时不考虑地位实在是不太现实。友谊不是沙漠中的一片绿洲,它也摆脱不了地位和阶层对其造成的影响。

题图来自豆瓣电影

社会科学所谓的让人存在矛盾心态的社交关系(ambivalent relationship)具有两个特征:相互依赖但又充满矛盾。处于这种关系之中时,你会对社交关系的另一方有很多积极的感受,也会有很多负面的想法。当他们打来电话时,你可能会纠结一番之后才决定接通。实际上,这也就意味着你们两个之间的关系非常一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交关系网和人脉资源,你和这其中一半的社交对象保持的是让人存在矛盾心态的社交关系。当然相比于友谊而言,我们和家庭成员之间的社交关系更容易让人矛盾纠结。可是对于朋友来说,这种矛盾心态的存在也会动摇友谊的基础。

忠诚、可靠且有趣的朋友非常珍贵,是值得我们珍惜的人。但这些人身上也可能存在其他让你不喜欢的品质和缺点。因此,与这种朋友之间的友谊也可能对我们产生负面影响。对社交网络进行研究后,人们发现那些抑郁沮丧的朋友很有可能把这份低沉的心情和状态传染给你。和胖子做朋友后,你体重增加的可能性会更高;和烟瘾、酒瘾很重的人做朋友后,你也可能变得更加依赖香烟和酒精。

其他“有益”的朋友可能有很多(或者开始培养新的)目标、价值观和习惯。相比于你现有或者正在形成的目标、价值观和习惯而言,你们两人之间存在比较严重的分歧。这些朋友没有对你“做”任何不利的事情,但他们不能帮你找到存在感,也不能有效的激励你完成自我实现。和他们保持友谊只会让你觉得好像是在逆风而行,倍感疲惫。

除了让我们烦恼不已之外,这些“利弊兼有”的友谊也对我们的健康不利。2013 年,来自杨百翰大学(Brigham Young University)的朱莉安娜·霍尔特-隆斯泰德(Julianne Holt-Lunstad)和犹他大学(University of Utah)的伯特·内野(Bert Uchino)进行了一项研究。他们要求研究参与者佩戴血压监控仪后写下与各色不同人等的相处过程。相比于和朋友或者敌人在一起时,人们与让自己产生矛盾心态的人相处时的血压更高。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可能在于无法预测这种社交关系的走向,从而导致人们时刻保持警惕。人们会一直问自己这样的问题:珍会不会毁了我今年的圣诞节?令人矛盾的社交关系还会让我们心血管活动增强,细胞衰老速度加快,抗压能力减弱,幸福感降低。

不过,一个研究团队却发现工作场合中令人矛盾的社交关系也许对我们有益。社交关系令人矛盾纠结的同事之间更容易从对方角度看待问题,原因在于他们想要弄清楚两个问题:这种矛盾的同事关系意味着什么?这种矛盾的同事关系到底是什么。同时,矛盾的友谊让你不确定自己在对方心中究竟处于什么地位。这样一来,你会更努力地想要在对方心中某的一席之地。

亦敌亦友可能是矛盾社交关系中比较独特的一种,它蕴藏着复杂多样却层次鲜明关系和感情:你们表面上看起来像朋友一般,但实际上却互相竞争,甚至对另一方心有不悦。令人矛盾的社交关系一般是爱、恨、烦恼、同情、忠诚以及亲切等多种情感的混合体。从这个角度来看,亦敌亦友与普通那些令人矛盾的社交关系的确大不相同。实践表明,工作中的关系亦敌亦友会让很多人干劲十足,备受鼓舞。而在爱情和与父母的亲情之中,亦敌亦友关系同样激励效果甚佳。

与不幸的家庭一样,朋友也能从很多角度对我们产生负面影响。这些影响不会让你觉得矛盾,只会对你不利。苏珊·海特乐(Susan Heitler)是丹佛的一名临床心理学家,而莎伦·利文斯顿(Sharon Livingston)则是纽约的心理学家和市场营销顾问。他们对这个问题进行研究后发现,“坏朋友”具有一些很典型的特征:她让你觉得自己与她的其他朋友之间存在竞争关系;一起聊天时,更多的时候是她在讲述她的故事,而不是你在谈论自己的问题;当你批评她时,她会进入自我防御状态,进而用自以为是的方式反过来批评你;她让你觉得步履薄冰,一不小心就会让她怒火中烧或者心生不悦;她让你的情绪起伏很大,前一天还言谈甚欢且赞美不断,第二天就冷眼相对且沉默不语。

图片来自 豆瓣电影

2014 ,匹兹堡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的研究团队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 50 岁以上健康女性群体中,社交关系中负面情绪和影响越多,个体患上高血压的概率就越大。负面的社交活动有很多,比如需求过度、指责批评、感到失望以及不愉快的交流等。这些情绪会让 50 岁以上健康女性罹患高血压的几率增加 38%。然而对于男性群体而言,不良社交关系与高血压之间却不存在相关性。这也许是因为女性太过于在乎社交关系,也愿意在社交关系中投入更多关注和精力。

不过有一个事情对男人和女人都适用:负面的社交活动可能引发炎症。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的研究人员杰西卡·蒋(Jessica Chiang)在一项研究中发现,社交关系中积累起来的压力能够对我们的身体产生实质性伤害,效果就好像真的中毒一般。

一些对我们伤害最深的友谊其实最开始让人非常愉快开心,只是后来慢慢变质。比如说对青少年而言,朋友在网上欺凌你的几率比朋友的朋友在网上欺凌你的几率高出 4.3 倍。16 世纪时,法国国王亨利二世的情妇戴安娜·普瓦捷(Diane de Poitiers)曾经说过:“朋友可能成为你最好的敌人,因为他们知道你的软肋你的弱点。”

作家罗伯特·格林(Robert Greene)在 1998 年出版的《权力的 48 条规则》一书中提到了友谊质量迅速滑坡的问题。他警告说,让朋友与你自己的事业产生交集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因为这会逐渐让你们的友谊从“好”变“坏”。这很可能与我们如何应对朋友提供的重大帮助有关:

很奇怪的是,你的好意之举却可能让一切失去平衡。人们希望觉得自己是因为能力和努力而收获了好运。这样一来,接受他人帮助就成了一件倍感压抑的事情。受人恩惠意味着你在他人眼中是值得付出的朋友,而不是意味着你的能力和努力让你可以获得这般待遇。将朋友招到自己手下做事会让朋友觉得你是在屈尊俯就,从而使他们私下里倍感苦恼。而这种行为产生的伤害也会慢慢显露:朋友渐渐愿意说出真相,对你充满怨恨和嫉妒。长此以往,你们的友谊就在不知不觉中烟消云散。

题图来自豆瓣电影

所以说对朋友施以援手以及朋友之间“多了一点诚实”,这就足以对友谊质量产生影响?我们一贯倡导朋友之间要坦诚相待,大方无私。但这个结论显然与我们对友谊的希冀背道而驰。而且,这一结论还让我们大致可以了解为什么世间有如此之多的“坏朋友”,“好坏兼半的朋友”以及“起初关系融洽但渐渐交恶的朋友”。1971年,进化论生物学家罗伯特·泰弗士(Robert Trivers)发表了名为《互利主义的演化》(The Evolution of Reciprocal Altruism)的论文。他在文中总结称:“每个人身上既有无私的利他主义精神,也有滑向背叛欺骗的倾向。”他所谓的“背叛欺骗”是指你在一段友谊中付出的比朋友少,或者说你从朋友处获得的东西比朋友从你这里获得的多。

泰弗士进一步解释了我们是如何一步步变成狡猾的骗子。在这一过程中,我们通过复杂的机制让自己避免变成背叛欺骗起来毫不眨眼的“大骗子”,同时保证自己不会“太过于无私利他”。

他写道:“欺骗成性的人在欺骗背叛过程中不会因为朋友的付出而给予任何回报,而利他主义者则承受了损失。因为利他主义者向他人提供帮助,但是却没有收到任何回报性的收益。这样一来,我们很容易就能区分出谁才是社交关系中的大骗子。相比之下,狡猾的欺骗者则会针对他人的帮助给予回报。不过他们总是试图让自己的回报少于对方的付出。说的更准确一点,如果情况变成狡猾的欺骗者对他人施以援手,他们会尽量保证朋友的回报比自己的付出要多。”

“喜欢”某人是一种回报性的情绪,它是狡猾欺骗者在心理学上自我克制机能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倾向于喜欢那些拥有利他主义精神的朋友。好的人的确会吸引更多人和他成为朋友,因为他具有更高的地位,能够为他人提供必要帮助。实际上,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我们究竟是欺骗者还是利他主义者,也不在于我们是好人还是坏人。问题的核心在于:在不同的情况和不同的社交关系里,我们如何在欺骗者、利他主义者、好朋友和坏朋友这四种角色中进行选择平衡,从而最终确定自己的定位。

我们总是会在欺骗者与利他主义者之间来回切换,最终可能达成了平衡:两种身份各占一半。这解释了为什么在涉及友谊和社交关系的调查研究中很容易出现 50% 这样的数据。仔细回想一下的确如此:有一半的朋友不把我们当成朋友,一半的社交关系让我们矛盾纠结。这一现象甚至可以延展到探查谎言领域。人们发现别人撒谎的几率也是 50% 左右。在进化过程中,我们学会了发现足够多的谎言。这保证了我们不会一直上当受骗。但我们能觉察出的谎言数量似乎又不够多,不能帮我们看清社交互动中全部的残酷真相(善意的谎言除外)。同样,我们也进化出了一些在友谊中欺骗背叛的行为。但这些欺骗行为不是常态,所以并不影响我们与他人成为朋友的能力。在两种身份之间来回切换平衡的同时,我们与他人的友谊也在经历着起起伏伏。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而泰弗士也认同这个观点。实际上,人们一直对这种复杂的机制有所猜测:这种机制让我们对待并不亲近的社交对象时不会太过于无私利他,从而帮助人类大脑在更新世(Pleistocene,地质年代名称,是第四纪的第一个世,距今大约 200 万年至 1 万年——译者注)中逐渐变得如此之大。很多神经科学家也认为,人类非常聪明,足以操纵控制友情发展。

《当友谊伤害你时》(When Friendship Hurts)一书作者心理学家简·耶格尔(Jan Yager)发现,68% 的受访对象曾经经历过朋友的背叛和出卖。这些背叛者是谁?受背叛的人的比例如此之高,那背叛者会不会就藏在你我之中?

这个恐怖的念头让我们不禁开始思考:我们是不是真的努力试着去宽恕小的罪恶行为?是不是能够在心中怨念积累到足以破坏友谊的程度之前想办法发泄情绪?是不是努力试着与朋友聚会?是不是在没有充足的不利证据前愿意相信他人?我们是尽全力帮助别人,还是在伸出援手时心中默默进行衡量以防止自己吃亏?我们是不是有一些并不公平的想法,希望朋友的想法和信仰能和我们一模一样?我们真的竭尽全力去维持友谊了吗?也许大部分朋友都觉得自己在友谊中毫无保留。如果我们的朋友不是一个“好朋友”,或者他们从我们这里拿走的太多(也可能是我们从朋友那里拿走的太多),那或许我们能够接受友谊中有一些小的裂痕。此时我们无需太过激进,更不能给那些我们不想再与之做朋友的人贴上“有毒有害”的标签。

当有朋友提出绝交或者招呼都不打就莫名消失时,我们会承受毁灭性的打击。虽然人们会定期整理人脉资源,清理社交关系,但我们还是莫名其妙的希望友谊能够天长地久。友谊的崩裂会让我们对自己的产生质疑。如果我们已经与某个朋友纠缠不清多年,那么突然真正断裂的友谊带来的自我质疑感会更加强烈。这种自我怀疑与友谊断绝之后随之而来的心痛糅合在一起,促使我们恶狠狠地将这位朋友划入了“坏朋友”的范畴之中。

但是有时候,我们必须终结一段友谊才能做好自己。在 2016 年出版的《大学里的人际交往》(Connecting in College)一书中,社会学家珍妮丝·麦凯布(Janice McCabe)认为在青年时期终结某些友谊是一种促进自我认知发展和自我身份形成的途径。通过积极与消极两种方式,我们在与朋友的对抗中逐渐建立起对自己的认识,形成了自己的性格。

我们应该努力做一个更好的朋友,也应该在友谊面临冲突或者破裂时有所担当。可即便如此,友谊中还是有很多元素不受我们控制。社交网络具有嵌入性,因此你和其他人可能有一些共同好友。这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比如说有人做了出格的事情,但你不想把这事搞的人尽皆知,因此你并没有公开宣布不再和此人做朋友。你选择与此人保持距离,然而手段不够强硬激烈,所以没能产生直接的冲突和交锋,也不会给共同好友制造尴尬。这样一来,其他共同好友以后举办活动时就不会面临只能请你们两个中的一个这种抉择。有时候,我们都会被“坏朋友”所束缚。

即便对我们自己而言,我们也搞不清楚是何种力量促使自己与某些人关系亲近,而与另一些人渐行渐远。你是不是有一些自己内心非常喜欢的朋友,但是却很久没与他们联系?你是不是身边有些经常见到的人,但是与他们相处的却不太融洽?实际上,那些你长期未与之联系却心有好感的朋友可能正在慢慢把你划入“坏朋友”的名单之中。

与坏朋友交往,被坏朋友抛弃,因为他们感到失望…这都会让人感到压力。而这种压力会对你的身体的心理产生伤害。不过,一个朋友都没有的人生却更糟糕。设想一下这些情景:孩子渴望有一个玩伴,少女心中深藏有人能“俘获她春心”的青涩梦想,成年人意识到自己不能与任何人分享自己的失败或者成功。孤独寂寞带来的痛苦与极度饥渴和饥饿相当。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社会学教授约翰·卡丘波(John Cacioppo)发现,孤独与抑郁、肥胖、酗酒、心血管疾病、睡眠功能紊乱、高血压、老年痴呆症、愤世嫉俗世界观以及自杀念头有着密切的联系。你面临着友谊带来的问题,这很烦恼。但这也侧面证明你是一个有朋友的人。从这个角度看,你又是相当幸运的。

图片来自豆瓣电影

翻译 糖醋冰红茶

题图来自 《花与爱丽丝》《猜火车》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