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热衷海外并购的中国公司,都该看看冒进又后悔的日企

Onathan Soble2017-03-18 07:42:33

企业高管希望通过投资来彻底实现快速发展和更高的盈利。然而董事会毫无经验、轻率而薄弱的监管导致了曾经那些失误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东京电 — 日本东芝 11 年前收购美国原子能公司西屋电气的时候,正怀着全球扩张的宏伟规划。为了实现目标,东芝当时几乎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54 亿美元,两倍于初步估算值——东芝为了接管西屋电气而支付的数额让很多人大吃一惊。日本企业在海外收购方面一向以挥霍无度著称,但事后往往又会后悔。东芝从一开始就陷入了被动。

时任东芝社长的西田厚聪(Atsutoshi Nishida)非常了解日本企业并不可靠的交易记录,他表示:“我想让这次交易成为一个成功的海外收购榜样。”他坚称,东芝支付的是“合理的价格”。

如今西田已经离任很久,日本的高管开始公开谈论西屋的破产问题,东芝正在奋力谋求生路。搞砸了的海外收购正是其中一大影响因素。

然而日本企业的收购狂潮却愈演愈烈。在过去三年间,日本国内企业前景堪优使得这些内向型的企业开始关注海外市场,海外并购数额翻倍增长,像丰田、本田这些更为著名的公司全都榜上有名。

位于日本川崎市的一间东芝工厂。11 年前他们对西屋电气的收购造成了如今的困境。图片版权:Issei Kato/路透社

那么问题在哪里呢?企业并购专家表示,日本企业进行的太多交易根本都没有用。

一些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完成的收购如今却变成了淹没日本企业的赤字。失败的结果表明,这些公司缺乏一定的经营责任,而这可能还预示着今后更加严重的问题。

东京早稻田大学商学院教授宫岛英昭(Hideaki Miyajima)表示:“他们仿佛别无选择,谋求发展的唯一途径就是海外并购。”他说,孤注一掷地进行交易是对日本经济问题的自然反应,但它们都太容易适得其反了。

宫岛教授还说:“如果社长表示:我们要收购,下属们就会把完成收购当作自己的任务,不管怎样都要去完成。即使价格过高也不会有人阻止。”

1980 年代日本企业就以大量挥霍资产而闻名,不过如今收购那些海外公司却是出于其它理由:日本本国的人口正在萎缩和老龄化,消费者也不再像从前一样消费了。百货公司和超市的销售额均有所下降。自 2001 年以来,啤酒的销量已下降近一半。

交易数据调研公司迪罗基(Dealogic)提供的数据显示,由于急需发展新客源,日本企业 2016 年在海外收购方面投入了 1000 亿美元以上。这个数字几乎创造了一个新记录;如果用日元来统计而不是美元的话,那它就是史上最高的了。

2006 年,西屋电气员工中有人在庆祝被东芝收购。图片版权:Jeff Swensen/盖茨图片社

企业高管希望通过投资来彻底实现快速发展和更高的盈利。然而董事会毫无经验、轻率而薄弱的监管导致了曾经那些失误。

前投资银行家狭山信雄(Nobuo Sayama)曾经为日本收购方及海外被并购企业提供咨询,他表示:“在董事会上通常没有人反对社长。结果就是,这些公司会支付高到离谱的价格,或是交易之后对收购企业管理不善。”

东芝并不是个例。

啤酒制造商麒麟公司(Kirin)曾经收购了一系列海外啤酒厂,其中包括 2011 年以总额 39 亿美元收购的巴西第二大啤酒厂欣卡里奥尔(Schincariol)。上个月,麒麟以 7 亿美元将啤酒业务出售给了喜力。

出售带来的是大幅减值。2015 年预计因投资损失 10 亿美元,麒麟 CEO矶崎义则(Yoshinori Isozaki)对此表示:“这实在非常让人痛心,但我们不得不割舍坏掉的部分。”他还补充道:“海外战略是很难的。”

日本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乐天(Rakuten)去年才清算完 2010 年对一家法国线上零售商进行的大部分收购。日本主要的贸易商行之一丸红(MARUBENI)则减少了 2013 年对美国粮商加维隆集团(Gavilon Group)收购的账面价值。

日本企业向来喜欢支付过高的价格,2008 年相机生产商奥林巴斯收购一家英国公司时特意提高近 7 亿美元时,还没怎么引起警惕。宫岛教授表示:“投资者们只是在想,他们又这样收购了。”三年后,奥林巴斯爆出了那次收购中的假账丑闻

很多收购都失败了。至于日本企业收购目标时到底浪费了多少钱,鉴于估算往往偏于主观并且一些较小的交易并没有全部公开,很难说出一个准确的数额。

不过日本买家确实仍显得异常大方。据迪罗基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 到 2016 年间,他们收购所支付的价格比目标公司在股市中的估值平均高出 40%。而在同类交易中,美国收购方支付的价格只高出 29%。

主要负责企业并购的贝恩咨询公司发现,在大约 40% 的情况下,日本买家最后都会以减低所购公司的账面价值或迫于财务压力将其出售而告终——这是一个相当高的比例。贝恩一位合伙人俊雅石川(Junya Ishikawa)表示,公司老总们往往会扑向那些他们认为的“有转折意义的、生平仅见的交易”,但这最终对他们来说总是太过困难。

东芝等业务门类广泛的大企业的 CEO 都是从底层出身,任职也不过几年时间,所以那些掌握着成堆现金的老板们总觉得必须尽快把钱花掉,为未来铺路。

东芝社长纲川智表示,他们正在调查为什么在一场西屋交易中存在未被发现的负债问题。图片版权:Toru Hanai/路透社

如今在一桥大学担任教授的狭山表示:“股东会问公司高管,为什么他们持有这么多现金,然后会说他们正在考虑并购事宜。然后投资银行家们就带着提案来了。”

东芝跨越十年的收购狂热已经回到原来的状态。不成功的收购案在两年前毁灭性的财务丑闻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并最终导致了 CEO 的离职,而上个月一笔惊人的 63 亿美元债务清算也迫使东芝社长离任。

周五,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表示,截止到本月底,西屋电气必须决定是否要在美国寻求联邦破产法第 11 章中的破产保护。3 月 27 日则是东芝发布最新财务估算的最后期限,西屋的选择将成为决定性因素。如果东芝错过最后期限,很可能会被东京证券交易所除名。

东芝拒绝对任何审议做出评论,表示那都是西屋以及美国当局的问题,不过它又在周二明确表示,正在“积极考虑”对其进行出售或其它战略选择。

公司高管表示,福岛核泄露事件以及美国页岩气产量猛增这些意料之外的变故大大动摇了原子能产业

日本政府一直努力为日本基础设施技术开拓新市场,因此在设法在美国建造核电站的过程中,东芝一直与其进行紧密合作。东京为包括东芝在内推行这类项目的公司提供了低息融资,主要是以贷款以及国有的日本国际协力银行(Japan Bank for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提供贷款担保的形式。有评论家表示,政府的支持会让这些公司无视经济风险。

银行拒绝就贷款给特定公司进行评论。

东芝试图通过购买美国建筑公司 Stone & Webster 来解决西屋电气的问题。这家公司是西屋在南卡罗来纳州和佐治亚州两个核电力工程的承包商,不过这两项工程已经比预定计划落后好几年,并且超出预算几十亿美元。

东芝社长纲川智在上个月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公司当初批准这次收购是希望通过直接接管 Stone & Webster 来为西屋降低一些成本超支。然而正相反,这次收购反而让情况变得更糟:Stone & Webster 面临着几十亿美元的债务。

纲川表示,东芝正在调查为什么西屋和其顾问在决定如何给 Stone & Webster 的所有者、工程集团芝加哥桥梁钢铁公司(Chicago Bridge & Iron Company)出价的时候没能发现这些债务。

而对于日本收购者另一个更为普遍的批评纲川并没有过于反驳——在交易价值方面他们太过信赖外人的评估,自己却没有精明地进行一些更加实际的审核。

他说:“芝加哥桥梁钢铁公司给了我们那些文件,我们就相信了。”


翻译 熊猫译社 乔木

题图来自 NYT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