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福岛核事故 6 年了,日本还在应付核废料处理难题

Motoko Rich2017-03-14 09:35:50

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表示,他们坚决要消除一切核废料,并清理现场,所需花费估计达 1886 亿美元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福岛第一核电站电 — 继 6 年前那一场近 25 年来最大的核灾难发生后,日本政府至今仍然没有解决一个基本问题:如何处理日益堆积的放射性核废料。2011 年 3 月 11 日,在地震和海啸发生后,福岛第一核电站的 3 个反应堆发生了堆芯熔毁事故,由此所产生的每一种核废料都带来了不同形式的挑战。

上月,在福岛第一核电站二号反应堆外墙上工作的一名工人。图片版权:Ko Sasaki /《纽约时报》

每日 400 吨核污染废水

东京电力公司(Tokyo Electric Power Company)通过对三个反应堆不停地泵水,以冷却因为过热和具有放射性而未能被移除的熔毁了的核燃料。每天约有 400 吨的水通过反应堆,包括渗入的地下水。水流冲走了反应堆的放射性物质,然后流入净化设备中。

但净化过滤器不能去除水中所有的放射性物质。所以现在,这些核废水被存储在地面上 1000 个灰色、蓝色和白色的储罐中。目前这些储罐已经装载了 96.2 万吨核废水,东京电力公司还在安装更多的储罐,并试图通过建造地下冰墙来减缓地下水流通过反应堆的速度。

装载核废水的储罐,在储罐后面分别为一号和二号反应堆。 图片版权:Ko Sasaki /《纽约时报》

在未来几年后——虽然目前没有人能确切知道还需要多少年——核电站可以拿来存储核废水的空间将会用光。日本经济产业省的官员秦茂德(Shigenori Hata)表示:“我们不能一直制造储罐。”

日本当局正在讨论,考虑到其放射性相对较低,是否能够把核废水稀释后倾倒到海洋中,但当地渔民对此极力反对。这一次的福岛核泄露是继切尔诺贝利(Chernobyl)事故以来最严重的核事故,事故发生后东京电力公司的拙劣应对,导致很多人对其失去了信任。

3519 个装载放射性污泥的集装箱

工厂用来装载核废料的集装箱。工人和机器人慢慢地试图清理反应堆在六年前爆炸后产生的废墟。 图片版权:Ko Sasaki /《纽约时报》

净化核废水的过程中所残留的放射性污泥留在了过滤器中,并被储藏在成千上万个不同大小的集装箱里。

东京电力公司表示,它无法量化所产生的放射性污泥的总量,但公司正在针对放射性污泥的处理方案进行试验,其中包括将放射性污泥掺入水泥或铁中,然后公司再决定之后的存储问题。

6.47 万立方米的废弃防护服

一名员工正在穿上工作保护服。图片版权:Veda Shastri/《纽约时报》

每一天,约 6000 名清理工人会在现场穿戴上新的防护装备。在每个班次结束后,这些防护工作服、口罩、橡胶手套和鞋套就会被扔掉。被废弃的防护服被压缩和存储在 1000 个钢制箱子里,堆放在核电站附近。

到目前为止,被丢弃的防护装备堆积起来已经超过 6.47 万立方米,相当于 1700 万个一加仑大小的容器(一加仑约等于 3.785 升,译注)。东京电力公司表示,公司最终将会焚化这些受到污染的衣服,以减少所需的存储空间。

从 89 公顷植被中砍伐下来的树枝和树干

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砍伐的树木。图片版权:Veda Shastri/《纽约时报》

核电站上曾经栽满了树木,其中一部分树林甚至被指定为鸟类保护区。但由于核爆炸的辐射污染了树木,工人需要砍掉约 89 公顷的树木植被。

现在,成堆的树枝和树干堆叠在核电站的四周。东京电力公司管理人员表示,被砍伐掉的树枝和树干加起来达到了近 8 万立方米,在将来某一天也必须对其进行焚烧和存储。

20.04 万立方米的放射性瓦砾

核电站一号反应堆的外壳。图片版权:Ko Sasaki /《纽约时报》

反应堆熔毁事故期间发生的爆炸让反应堆充满了瓦砾。工人和机器人正在慢慢地试图清理掉废墟中混杂的混凝土碎石、管道、软管和金属。

东京电力公司估计,目前为止,共清理了超过 20.04 万立方米的瓦砾(均含有放射性),这些瓦砾被存储在定制的钢箱中,总量相当于约 3000 多个 12.2 米宽的标准规格海运集装箱。

132.4 亿升的核污染土壤

一袋袋核污染土壤被储存在浪江町(Namie)小镇的一片空地上。图片版权:Veda Shastri/《纽约时报》

成千上万个塑料垃圾袋被整齐地摆放在福岛核电站周边的地区和被遗弃的小镇上,袋子里装的是事故发生后人们从受到辐射污染的地面上刮除的土壤。

日本环境省估计,目前已经清理了 132.4 亿升受到污染的土壤,并计划会收集更多。最终,政府将会焚烧其中一部分被污染的土壤,但这只会减少其中的放射性废物的数量,并不能完全消除它们。

日本环境省已经开始在福岛县建设一个大规模的临时储存设施,并与 2360 名土地所有人就设施建设所需的十几平方公里的土地进行谈判。即使如此,这也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日本政府表示,30 年后将会需要另一个或多个地点来储存放射性核废料。

1573 支核燃料棒

用于存储废弃核燃料棒的冷却池。图片版权:Ko Sasaki /《纽约时报》

核废料清理的最终目标是冷却以及——如果可能的话——清除这三个反应堆内部在事故发生时所含有的铀和钚燃料。

数以百计的废弃燃料棒被储存在反应堆的冷却池中。东京电力公司希望在清除了足够的放射性瓦砾后,可以在明年开始清理废弃燃料棒。更大的挑战在于清除堆熔毁事故发生时、反应堆堆芯正在使用的燃料。

在很大程度上,人们仍然不太清楚熔毁燃料碎片的情况和位置。今年 1 月,人们往其中一个反应堆里派入了一个机器人,据说大部分熔毁的燃料已经烧穿了反应堆容器的底部,到达了安全壳结构厚厚的混凝土底座。

按照计划,这些容器将被完全密封,注满水,然后使用机器人来查找并清除熔融的燃料碎片。但受到污染的瓦砾废墟、致命的辐射水平和辐射泄露的风险使这一任务变得极为困难。

今年 1 月,被送入其中一个反应堆的机器人就被发现其辐射水平已经高得能在不到一分钟内使人致命。上个月,另一个机器人因为碎片挡路、又因辐射导致无法工作而不得不被废弃。

一个位于楢叶町(Naraha)的监测岗显示了临时存储核污染土壤的设备大门口的辐射水平。图片版权:Ko Sasaki /《纽约时报》

东京电力公司希望在 2021 年开始从反应堆堆芯移除燃料碎片。整项工作可能需要数十年。有些人认为,放射性物质可能无法安全地被清除,因此建议让它保留,然后像当年切尔诺贝利事故一样,修建一个混凝土和钢制的石棺,将整个福岛核电站彻底封闭起来。

但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表示,他们坚决要消除一切核废料,并清理现场,所需花费估计达 1886 亿美元。

东京电力公司核能运营管理部总经理冈村佑一(Yuichi Okamura)说:“我们想要让这里重新回到安全状态。我们承诺过当地人民,我们会恢复这里,再次让它成为一个安全的地方。”


翻译 熊猫译社 李秋群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