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在这位美国记者眼中,民国名流都长什么样?

曾梦龙2017-03-16 18:30:18

“现在的中国,风雨飘摇,就如同一个丧失了意志力和想象力的人,可能向东,可能向西,也可能原地徘徊。”

作者简介:

格蕾丝·汤普森·西登(Grace Thompson Seton,1872—1959):作家、记者、环球旅行家。 1872 年 1 月 28 日出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1910 — 1920 年间担任美国康涅狄格州妇女选举协会副会长、会长。 1920 — 1930 年间周游日本、中国、印度、埃及等地,留下大量采访札记和摄影作品,之后出版了四本著作。 1926 — 1928 年间担任美国笔会会长。 1959 年病逝于美国佛罗里达州。

译者简介:

李晓宇: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毕业,现任教于大连理工大学城市学院,研究方向为中国近现代史。

书籍摘录:

前言

 丝质或纸糊的灯笼在每位旅行者手中翩翩起舞;邝银腾的“慈悲之灯”,光芒四射,随处可见。 

 路易丝•乔丹•米尔恩《吴先生》 

丰富多彩的东方世界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除了东方人,便是这黑夜中摇曳的光明使者。在 中国、日本,上至紫禁城的大殿,下至穷人棚屋,都少不了灯笼的影子。

在中国,一切材料都可以用来制作灯笼,如纸、竹子、动物角、瓷、青铜、木材、石头、丝绸、漆等。更让人惊奇的是工艺,有的手绘,有的刺绣,有的雕刻,还有的镶嵌珠宝,这些融合在一起,成为东方人在不同场合表达民族表情的重要方式。在各种场合灯笼以各种形式出现,不论是婚庆、丧葬、节日、祭祀、游行等重要活动,还是寺庙、祠堂、店铺、住宅等建筑,如果少了灯笼的衬托,似乎总缺点什么。

在中国的音乐、绘画和诗歌中,灯笼具有国家精神和物质需求的象征意义。因此,中国人专门设立了灯节,使得中国的新年从大年初一一直欢庆到正月十五。为了突出这一象征意义,在东方世界天的概念里,甚至还有了天灯的说法。

灯笼制作的目的是帮助夜间的行人照明。这就赋予了灯笼吉祥的意义。不管用什么粗劣的材料制作的灯笼,它都代表了幸福和友善,它都可以为行人照明,它都可以对参加晚宴的宾客表示热烈欢迎。

装在宅院门口台阶之上的迎宾之灯,不仅照明,更表达欢迎和主人的待客之道。这些低悬的滚圆的东西正向来宾致以亲切的问候,以迎接主人的握手和微笑。

中国灯笼被给予了如此美妙的意义,让我们撷取一盏,展望下中国的未来。现在的中国,风雨飘摇,就如同一个丧失了意志力和想象力的人,可能向东,可能向西,也可能原地徘徊。有着四千年历史的中国,固有理念受到了冲击,这不是这个国家本身的错。如今,再次被列强征服,遭受各种利益吞食,她也只能接受胜利者的所有条件。现在对中国的统治者来说,一场迟到很久的竞赛必须要参加了。与此同时,正在中国不断积聚发酵的民主观念的力量,将最终促使人们起来抵抗。

前清宣统帝
醇亲王与小皇帝(右侧站立者)

现在的中国,盗贼四起,饥荒、洪水、火灾随时都可能发生,一场政变片刻就可把现在的一切摧毁。但是这个民族依然靠着那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抵挡着风雨的侵蚀。

最让西方世界震惊的就是中国对文化的传承。在西方眼里,中华民族是一个文明的民族,唐代被称为中国的伯利克里(618—906 年)时代,宋代类似于奥古斯都(960—1281 年)时代。唐代那些华丽无比的音乐、雕塑、绘画,不仅满足了贵族们的生活,也渗透进了社会底层人们的骨髓。不仅如此,只有那些有教养的民族,才会把学问当作三大美德之一。

当欧洲人的祖先尚且茹毛饮血,手拿棍棒和敌人搏斗的时候,中国人已经满怀敬意认真聆听那些诗人、哲人和伟大思想家的教诲了。孔子并不是儒家理论的创始人,但是凭借自己的智慧和努力,他将古人的经验和学问汇集到一起,著书立说,传授给自己的弟子和后人。孟子延续了孔子的工作,并在生命、爱与死亡方面建立了自己的理论体系。杨朱则认为一个人无论在精神还是肉体上都一定会有个“对手”。杨朱的话记载在《列子·杨朱篇》中, 2200 年前他提出的无视死亡的哲学观与现代心理学家不谋而合。他认为:“理无不死。”“理无久生。”“五情好恶,古犹今也;四体安危,古犹今也;世事苦乐,古犹今也;变易治乱,古犹今也。既闻之矣,既见之矣,既更之矣,百年犹厌其多,况久生之苦也乎?”“将死,则废而任也,究其所之,以放于尽。”

杨朱的思索和嘲笑,体现了现代人的智慧。亚历山大·大卫“否定神圣”的思想否定了有神论,强调尊崇自然。杨朱则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幸福的权利,每个人的人生没有固定的程式。“一个人的食物,可能是另一个人的毒药。”道家的创始人老子认为,个性是无价之宝,是人最宝贵的财富,社会公认的美德会妨碍人个性的发展,每个人要从自身出发,充分发展自己的个性。让快乐传递,让每个人都去找寻自己的快乐!

焚书坑儒(公元前213年)并没有改变中国古代思想家们对学问的尊重。每一个志向远大的年轻人都努力掌握更多的知识。学而优则仕,一个人只有做好学问,才能做官。若干世纪以来,古老而智慧的东方古国沿着她熟悉的道路缓慢前行;而她的邻居,在西方新文明的影响下国家日益强盛,野心勃勃地开始了对外侵略。相信如果中国有充分时间接受新的文明观,她必将会摆脱当前面临的政治和文明困境,重新焕发勃勃的生机。

那亲王世继妃
载泽妃子

中国是个美丽的国度,在无数的美好面前,我只能攫取几盏灯笼讲给大家听。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介绍中国的一切,特别是新时期中国的女性,她们还躲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不为人知。如果我的这本书,能够表达出我对中国人的同情与礼貌,能够展现出我在旅途中遇到的所有美好,那么也一定能得到评论家和出版商们的欢迎,也可以为人类知识宝库增添一粒米。

在中国人名及术语方面,梅杰·亚瑟·德·布莱斯给了我很大帮助,在此表示感谢。本书中引用的诗歌的翻译,源自弗洛伦斯·埃斯库弗和艾米·洛威尔的《松花笺》等,这其中也包括L. 克兰默的作品,他向我们解释了中国诗歌中包含的思想。通过本书,我希望能够帮助读者了解中国的美丽和伟大,以及中国的文化与文明,让他们理解和尊重中国,对中国更加友善。我希望通过相互了解,不管是在东方还是西方,都能像中国诗人李白所说的那样“再得论心胸”。

题图及文内图由出版社提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