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怎么就没钱了?连馆长都辞职了

Robin Pogrebin2017-03-02 10:49:24

市场经济状况良好的情况下,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这样一个受人尊敬的专业机构怎么会陷入财务危机呢?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几个月来,有关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财务健康状况的怨言在工作人员与一些董事间愈演愈烈,质疑托马斯·P·坎贝尔(Thomas P. Campbell)是否有能力领导这间美国最大博物馆的声音也尘嚣甚上。周二,坎贝尔迫于压力辞职,不再担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及首席执行官。

“我决定辞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及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去追求我职业生涯的下一个阶段,”周二,54 岁的坎贝尔在一封致董事会及工作人员的信中说道,“对于我任职期间大都会博物馆取得的成就,我的自豪之情无以复加。”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兼首席执行官托马斯·P·坎贝尔。周二,坎贝尔宣布将卸去馆长和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图片版权:Karsten Moran / 《纽约时报》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表示,坎贝尔会留任到六月底本财年末,59 岁的大都会博物馆总裁兼首席营运官丹尼尔·H·韦斯(Daniel H. Weiss)将会担任临时首席执行官,与坎贝尔及博物馆领导层一起制定一份过渡计划。与此同时,博物馆会寻找继任者接替坎贝尔的职位。

“我们不指望马上就任命一位新馆长,”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董事会主席丹尼尔·布罗茨基(Daniel Brodsky)在另一封信中指出,“相反,我们会花些时间,审慎周详地考虑博物馆所需要的领导才能。”

大都会博物馆表示,坎贝尔已经决定辞去这份他做了八年的工作。然而就目前的情况看来,坎贝尔的计划离职其实是被迫出局。过去几年里,尽管博物馆的参观人数创下了新高,但坎贝尔原先的大部分计划都因为博物馆的经济困难(比如赤字飙升)遭到了削减。

坎贝尔任职期间,博物馆经历了收购和裁员。坎贝尔招收的数字部门员工不得不被裁减。为了迎接 2020 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成立 150 周年,他原本计划斥资 6 亿美元,为现当代艺术建设一间新的侧厅,但这一计划却被无限搁置了。他的几位重要员工也相继离职。

在许多博物馆内部人员看来,当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聘请哈弗福德学院(Haverford College)前校长韦斯时,是为了引进有经验的管理者,弥补坎贝尔管理经验不足的缺点,纠正他的错误。

事实上在入职后,韦斯很快就宣布,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将面临 4000 万美元的赤字,无力应对成本快速上升的问题,难以实现营收。

市场经济状况良好的情况下,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这样一个受人尊敬的专业机构怎么会陷入财务危机呢?这引起了大量民众的担忧。一些指责无可避免地落到了首席执行官坎贝尔身上。

乔治·R·戈德纳(George R. Goldner)此前曾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担任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主任策展人。在今年二月上旬发表的一篇文章中,他告诉《纽约时报》:“接手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这样一间强大的博物馆是十年前的事儿了,当时博物馆还有很棒的博物管理员工。它变成今天这样真是令人难以想象。”他说这间博物馆是“一个在衰退的伟大机构”。

由于担心工作会因为文中提出的一些问题受到波及,其他几位策展人拒绝接受采访。几位董事会成员同样拒绝了采访。

但是,考虑到董事是一家机构财务健康的最终负责人,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内外许多人也对董事会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种种困境中所扮演的角色提出了质疑。

毕竟,同意坎贝尔暂时扩展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建设布劳耶分馆(Met Breuer)的正是董事会。(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 [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 撤出布劳耶分馆所在建筑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场馆翻新上花费了约 1500 万美元,每年还要花费 1700 万美元的经营管理费用。)董事会还批准了坎贝尔增加博物馆数字部门员工的计划,允许他聘请著名高管管理领导市场营销及数字部门,而这些人最终都离职了。

事实上,董事会还给了坎贝尔一项命令,要求他加强博物馆现当代艺术活动。人们认为,如果没有这项要求,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就不会得到伦纳德·A·兰黛(Leonard A. Lauder)送出的颠覆性立体主义艺术作品。这些作品价值超过 10 亿美元,需要能与之匹配的展览空间。

诚然,坎贝尔的卸任看似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文化冲突——正如他常说的,他在努力“带领大都会博物馆走进 21 世纪”,但他却没有好好地考虑这一做法可能会带来的内部冲突。

或许最重要的是,他没能为自己的改变计划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内部支持基础,反倒许多员工、甚至还有一些董事因此感到气愤和疏远。策展人被要求缩减展览及作品购买的开支。大都会博物馆还宣布了一项项目削减计划,把每年的展览由约 60 场减少到了约 40 场——即使对大都会博物馆来说,这也是一项要付出很大努力才能实现的计划。

由于坎贝尔本来也是一名策展人,他在策展人间不得民心的程度相当令人震惊。他在博物馆当了 15 年壁毯专家,其后才在 2009 年 1 月当上了 Philippe de Montebello 馆长。

但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也在坎贝尔的带领下取得了重要的成功,变得大受欢迎。博物馆的参观人数增加到了每年约 700 万人次(含修道院分馆 Cloisters)。3 月开放的布劳耶分馆也已经吸引了 557000 位访客,超出预期,也超过了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此前每年在此的参观人数。

而且坎贝尔任职期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举办了许多大受赞扬的展览,比如去年的“佩加蒙与古代世界的希腊化王国”展(Pergamon and the Hellenistic Kingdoms of the Ancient World)和去年秋天的“耶路撒冷 1000-1400:天国下的子民”展(Jerusalem 1000–1400: Every People Under Heaven)。《纽约时报》作者霍兰德·科特(Holland Cotter)曾称赞后者抓住了那个神圣国家的“复杂感觉”。

尽管布劳耶分馆的首个展览“未完成:可见的思维”(Unfinished: Thoughts Left Visible)评价褒贬不一,但调查显示,它近来举办的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专题展览普遍被认为颇具开创性。

馆长无奈离职这样的事情在纽约艺术机构中并不稀奇。不过自 1977 年托马斯·霍温(Thomas Hoving)辞职以来,这还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40 年来首次出现这样的情况。当时,霍温担任了十年馆长,他的继任者德蒙特贝洛(Mr. de Montebello)当了 31 年馆长。

许多艺术界人士推测了谁有可能接替坎贝尔的职位,但目前并没有明确领先的候选人浮出水面。简要地说,这份工作面临着异乎寻常的挑战:要担任一个陷入财务困境的百科全书式博物馆的馆长并不容易,而且这位馆长还要努力吸引新观众,提升博物馆的受欢迎程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总裁兼首席营运官丹尼尔·H·韦斯将会协助博物馆领导层制定一份过渡计划。与此同时,董事会将开始寻找坎贝尔的继任者。图片版权:Richard Perry / 《纽约时报》

目前出现的人选有洛杉矶县立艺术博物馆(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馆长迈克尔·戈万(Michael Govan)、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馆长格伦·洛瑞(Glenn Lowry)。目前他们都正忙于自己的主要建设项目。不过他们都专攻现当代艺术,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似乎对于要在这一领域投入多少心存矛盾(如果他们确实对这份工作感兴趣的话)。

其他一些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内部和外部人士则认为韦斯有可能接替坎贝尔的职位,因为他被证明是一位专业的金融管理人才,是一股稳固力量,并且深受员工的喜爱。韦斯不仅是一名 MBA.,还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取得了西方中世纪和拜占庭艺术(Western Medieval and Byzantine Art)博士学位,并辅修了古典希腊艺术和建筑专业。

据艺术界一位了解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董事会在继任方面想法的高级主管表示,博物馆董事计划利用接下来几个月了解韦斯是否能够胜任这份工作。(鉴于目前敏感的现状,这位高级主管拒绝公开身份。)


翻译 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来自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