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惹事生非的T恤还在,但Saint Laurent和巴黎第一买手店和好了

张田小2017-02-23 07:31:55

是生气生完了,还是冰释前嫌了,倒是没人知道。

Saint Laurent 和 Colette 和好如初了。终于,这家著名的精品店又可以直接从 Saint Laurent 进货了。

为了表达双方“重拾友情”,Colette 还在巴黎店铺专门做了 Saint Laurent 主题的橱窗。Colette 还特意为 Saint Laurent 开了先例,要把这个橱窗留到 3 月 1 日,也就是 Saint Laurent 新任创意总监 Anthony Vaccarello 发布新系列的第二天。Anthony Vaccarello 认为“这棒极了”,因为通常 Colette 会在周日改换橱窗陈设。

“自 Anthony Vaccarello 发布第一个系列起,我们就在合作。” Colette 的创意总监兼买手总监 Sarah Andelman 说,“我们得知 Anthony Vaccarello 会去 Saint Laurent 工作后,就开始筹谋这个橱窗的合作。” 看起来,Colette 未雨绸缪了很久。

 Anthony Vaccarello 发在自己 INS 上的橱窗照片 

事实上,合作了 15 年的老相好 Colette 和 Saint Laurent 在 2013 年时闹了一场分手。

当时,Hedi Slimane 刚去了 Yves Saint Laurent 做创意总监,就把品牌名改成了 “ Saint Laurent Paris”。对于一个时装屋来说,来了新创意总监,改改 Logo ,换了时装风格也就算了,但换品牌名并不多见。

此举也引来了不少争议,但也免不了有人拿这件事开开玩笑。

结果,有个名为 What About Yves 的专门生产街头风的 T恤公司就借此做一个爆款产品。这个公司生产了一款 T恤,前面印着几个字 'Ain't Laurent Without Yves'(正好揶揄了 Yves Saint Laurent 改名的事)。

Colette 也买来了这款 'Ain't Laurent Without Yves' T恤 ,并把放在电商和实体店里一楼的街头风区域售卖。不过,Colette 并不是想和 Yves Saint Laurent 过不去,它也售卖一些其他拿着时装屋的品牌名开玩笑的 T 恤——比如,胸前印着 “Céline Dion” 或者是 “Homiés” 的 T恤。另一件卖得好的产品是印着 “Karl Who?” 的T恤( Karl 是指老佛爷 Karl Lagerfeld )。

当时那件惹是生非的 T恤

结果,当时 Saint Laurent 就生气了,还“警告”了 Colette ,让它把这批 T恤下架。

起初,Colette 同意了,但没有立即采取行动,只表示在当年的 9 月存货卖光之后就不再售卖了。紧接着,Saint Laurent 就取消了 Colette 价值 13.7 万美元的订单。首席执行官 Francesca Bellettini 表示, Colette 的做法严重损害了 Saint Laurent 的品牌名声,并决定“终止合作”。此后的 3 年,这家巴黎精品店就再也没有办法直接从 Saint Laurent 买货。

“我们简直是被冷暴力处理了。对于之前我们 15 年的合作, Saint Laurent 没有表达出丝毫的敬意。” Sarah Andelman 说。 Colette 和 Yves Saint Laurent 是老相好,自 1997 年开店以来, Colette 就在售卖这个老牌法国时装屋的产品,包括 Tom Ford 和 Stefano Pilati 在这个品牌任创意总监时代的设计。当时 Sarah Andelman 透露,自从 1997 年到 2013 年间, Colette 售卖了 Saint Laurent 大约 390 万美元的单品。精品店对 Saint Laurent 的支持毋庸置疑,自 Hedi Slimane 宣布要去做创意总监后,就把进货量增加了 2 倍,564 个SKU 里就售卖了 220 个。

“我真的很震惊,这就是一件T恤。更何况,这不是 Yves Saint Laurent 的产品(言下之意,由不得它说了算)。” Sarah Andelman 说,“有些品牌甚至想控制独立的零售商”。“我们应该接受时尚独裁吗?”她说。

当然,Saint Laurent 没有善罢甘休,也起诉了生产 T恤的 What About Yves 和公司的创始人 Jeanine Heller 。双方一直到 2016 年 2 月才达成庭外和解,这个案子才算了解。而随后 4 月 Hedi Slimane 也离开了 Saint Laurent 。

“我们很高兴看到 Colette 给予 Anthony Vaccarello 在 Saint Laurent 的首个系列如此强力的支持。他的设计很受欢迎,也有助于加强与全球主要零售商的关系。” 之前那位对着 Colette 态度强硬首席执行官 Francesca Bellettini 这次换了个口吻。

说白了,对于 Saint Laurent 和 Colette 来说,可能是反对声最大的那个人走了,但也可能是共同的商业利益让他们重归于好。

“Saint Laurent 的东西的确很好卖。这一季,我们已经卖光了用 Yves Saint Laurent 的 Logo 做鞋跟的高跟鞋,还有珠宝,现在正等着补货。我们还在卖牛仔和一些裙子。” Sarah Andelman 说。

几年前, 'Ain't Laurent Without Yves' T恤们的流行就已经预示了奢侈品和青年文化的融合。看看今年,就连以前把 Supreme 告上法庭的 LV 也和这个街头品牌做了联名。而 Gucci 则完全用市场上模仿自己的假货做灵感,用在了 2017 年的男士度假系列中。

在这种情况下 Saint Laurent 还是生气的话,其实有点说不过去。没有幽默感在现在的氛围里是件很要命的事情。时尚品牌尤其如此。

题图和文内图来自:styleblazer.comwwd.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