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200 年来,球鞋都曾代表过什么?

张田小2017-03-04 07:09:05

“球鞋的文化意义会随着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关系的变化而变化”

从 2013 年开始,一个叫 Out of the Box: The Rise of Sneaker Culture 的球鞋展览开始从多伦多巡展。去年,这个展览游历到了加州奥克兰博物馆和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

借着简单梳理球鞋的历史,这个展览也展示了球鞋文化的变迁,不过讨论的重点并没有放在球鞋长成什么样子,而是关注了球鞋的“身份”。换句话说,就是在讲人类社会都给球鞋都贴过些什么标签。

这不算是一个讨巧的视野。因为球鞋正和瑜伽裤、运动内衣一起在全球各地卖得火热,尚未走到能盖棺定论的地步。比如,为了与时俱进,这个展览上还陈列了两双 New Balance 球鞋。自 2016 年 11 月美国大选起,这个美国球鞋公司就开始公开表态支持 Donald Trump 。随后,就有人气急败坏地把 New Balance 的球鞋丢进垃圾桶里焚烧,还拍成照片传到 Twitter 上。

“球鞋的文化意义会随着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关系的变化而变化。”该展的策展人 Elizabeth Semmelhack 说。她还解释道,这个展览会选择 New Balance 鞋子就取决于来访者的(对 New Balance 11 月份做的事)反应。

这正是展览选材的标准。过去 200 年,球鞋分别和阶级、国家主义、美国身份、民权运动、男子气概、健身文化、青年文化,以及个人英雄主义这些词都扯上过关系。

1839 年,美国人 Charles Goodyear 发明了硫化橡胶后,橡胶球鞋才得以诞生。19 世纪 70年代中期,有人把橡胶鞋底应用到门球,当时这种鞋被称为 “daps” 、 “sandshoes” 、 “gutties” ,最权威的名字是 “plimsoll” ,还不是现在的 "Sneaker"。

“plimsoll” 什么意思?指航海俗语中“吃水线”。因为当时的橡胶鞋底的边缘也有类似的线,如果水没过这条线,球鞋就会湿。

从这个简单的比喻来看,刚刚诞生的这个新玩意儿的社会身份并不复杂,它还尚且只是有钱人运动消遣时用的摩登产品。

1916 年,美国 U.S. Rubber 的橡胶公司开始生产 Plimsoll ,并为此成立了 Keds 品牌。由于这种鞋走路时悄无声息,广告代理商 Henry Nelson McKinney 用了 “Sneaker” 这个词来为它做市场推广。此后, “Sneaker” 就变成了运动鞋的代称。

等到 1920 年代,工业化大生产让运动鞋能够大规模生产出来,曾经只在网球场上驰骋的球鞋也顺利进入了篮球领域。成立于 1908 年的 The Converse Rubber Shoe Company 找到当时著名的篮球运动员 Chuck Taylor 签约,邀请其参与篮球鞋的设计改良,并于 1921 年推出了All-Star 系列帆布鞋。

与此同时,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世界处于脆弱的和平中,各个国家都对运动文化充满了兴趣,这也把体育运动提升到国家主义和优生学的高度。国家鼓励民众去参加体育运动,并不是为了完善体格,而是为了下一次世界大战做准备。在当时的德国、日本和意大利,大范围的运动成为了风潮。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运动鞋在法西斯主义的笼罩下变成了最民主的一种形式。” Elizabeth Semmelhack 说。

紧接着是 1936 年那一场著名的由德国人主办的第十一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当时,纳粹德国的元首阿道夫·希特勒希望通过该届运动会向世界证明强大的德国国力。他与其它德国高官都对德国运动员在比赛中的成绩抱有极高的期待。同时,纳粹的宣传部门也极力宣扬“亚利安人种的优越性”,并将黑人描述成劣等民族。

结果美国非洲裔田径 Jesse Owens 分别拿到了男子100 米、200 米、跳远和 4x100 米接力 4 枚奥运金牌。希特勒非常恼火,还大言不惭地说“从雨林里走出来的人很原始,他们的身体比那些文明化的白人更强壮,因此应该在将来的比赛中排除出去”。

而 Jesse Owens 当时穿的 Dassler 球鞋也被记录了下来(这家公司你可能不曾耳闻,随后家族企业的两个兄弟分家,变成了 Puma 和 Adidas)。和他一样,这双球鞋在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赢得了 11 万观众的掌声,并成为了“反抗”的象征。

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美国政府限量供应橡胶后,穿橡胶鞋来表示反抗这件事变得成本太高。不过接下来,关于这种实用又廉价的鞋子的身份的叙述马上就要长期性地转入美国。在那里,球鞋将出现在民权运动、好莱坞、 Hip-Hop、 NBA 和 城市郊区化的时代背景中。很快,它就要成为美国身份的象征。

当时,运动鞋主要用在运动场上,日常生活中并不多见。而 1950 年代电视的兴起,则让明星运动员和青少年成为了运动鞋话语体系中的领袖型人物。马龙·白兰度在电影中穿上了运动鞋。James Dean 很快重新包装了 Chuck Taylors,为的是再次吸引反叛的年轻人注意力。

1964 年,Nike 创立了,它最初是制造著名篮球运动鞋 Onitsuka Tiger 公司的分销商。

同时,球鞋成为了美国民权运动的注脚,它的标志性事件是 1965 年流行的一部以黑人演员 Bill Cosby 做主演的电视剧 I Spy。主角是一名 CIA 的侦探,但是伪装成了网球教练,喜欢穿着白色的 Adidas 球鞋。

而到了 1968 年,球鞋墨西哥城奥运会上也很耀眼。美国运动员 Tommie Smith 拿到了短跑的金牌,他的队友 John Carlos 获得铜牌,他们脱下了 Puma Suedes ,穿上了袜子就上台领奖了,想以此举来唤起世界对非裔美国人的贫穷的关注。

随着美国城市化往郊区发展,慢跑运动的兴起,美国城市特别是在纽约越来越多的玩篮球的人。就像 Break Dancing 一样,校园篮球变得越来越流行,也进入了主流文化。

同时,在美国掀起的慢跑热,这也让低帮高性能的慢跑鞋流行起来。但这种鞋并不是为了跑步而准备,它们看起来五彩斑斓,和时尚关系比较紧密。1977 年, Vogue 宣布这种“真正的跑步鞋”已经变成了时尚的象征。人们往往会需要很多双球鞋,而且会为了不同的活动准备不同样式的。球鞋公司拥抱了妇女解放运动,也让广告只针对女性体质和生活方式。

“在 1970 年代,纽约客们痴迷于篮球和 hip-hop 文化,这也让运动鞋从运动专业领域向文化表达领域转型。” 球鞋历史学家 Bobbito Garcia 在 Out of the Box 展的序言中写道。

再然后就是玩摇滚的人、玩滑板的人,他们选择帆布鞋倒不是一定是因为它们跟更舒服或者更酷,而是因为便宜,没有标签。而 Converse、Keds 和 Vans 这些品牌能在大街上红起来,则需要感谢 Ramones、Sid Vicious 和 Kurt Cobain 这些乐队。

有氧健身运动流行之后,球鞋销售低迷过一段时间。不过,1984 年,Nike 签下了 Michael Jordan 并推出了现代意义上的第一双球鞋 The Air Jordan。

起初,按照 NBA 规定球员需穿白球鞋的规定,Michael Jordan 并不能穿着这款红黑色的运动鞋上场。为了做广告,Nike 则需要支付每场 5000 美元的罚款,这样这位篮球明星就可以“穿他想穿的球鞋了”。Nike 当时的广告词是:NBA 没法不让你爱上它。

“他成了个人主义和反叛的代名词,而他所穿着的鞋子一夜间成了所有人都想拥有的东西。” Elizabeth Semmelhack 说。

1985 年 Air Jordan的公开发售,被广泛视为现代 Sneakerhead(球鞋热)文化的催化剂,正如很多人醉心于收集古董车和瑞士手表,这些球鞋迷们也会疯狂追捧并收集新款球鞋。

阿迪达斯公司也没闲着。1986年,说唱乐队 Run-DMC 发表了单曲 《My Adidas》,歌曲一语双关地唱到“I wore my sneakers, but I’m not a sneak”(我穿球鞋,可我不是什么鬼鬼祟祟的人)。此举为他们带来了 Adidas 的代言合约,也让他们成为第一个在运动鞋上印上乐队名称的组合。

Judi Werthein 做的球鞋 


 Oscar Niemeyer 和 Converse 的合作款

除了和商业上的结合,球鞋还被直接用来表达社会意见。

2005 年,艺术家 Judi Werthein 在做一个“跨境艺术展”时动手为想要从圣地亚哥非法入境到美国的墨西哥非法移民设计了球鞋。“考虑到想要通过美国海关口的时间通常是在晚上”, Judi Werthein 还在球鞋上还做了指南针和闪光信号灯。 Judi Werthein 表示,她这么做是在为移民发声,她想要引起社会的关注,让大家来讨论“美国是否真的需要这么多廉价劳动力”。

类似的行为还有 2013 年巴西建筑师 Oscar Niemeyer 和 Converse 合作,把人权口号和象征符号暗藏在了经典鞋款 Chuck Taylor 上,并希望希望此举能引起在政治上的讨论。

不过,当时英国《卫报》就评价说:“不知道随后在遥远的印度尼西亚的代工厂里,工人们生产这款鞋时会怎么想?”

当然,除了这些深刻的含义之外, Out of the Box: The Rise of Sneaker Culture 展览上也提到了以下这些事:1984 年 Gucci 网球鞋开启奢华球鞋的年代;1985 年,Air Jordan 开启的爱球鞋成痴年代; 2002 年,Adidas X Jeremy Scott 开启设计师与球鞋的联名款时代;当然还有,2015 年 Kanye West 为 Adidas 设计的 Yeezy 750 Boost。

这样,差不多就把球鞋涉足到的领域都涵盖到了。而最后,它在时尚界的崭露头角正好为它 200 多年的“身份”史找到了一个新注脚——一种比以往的直接表达更自如、但也容易更自相矛盾和浅薄的意义。


题图和文内图来自:theguardian.comhighsnobiety.comimages.tate.org.uk、nssdata.s3-website-eu-west-1.amazonaws.comwww.slamonline.comtheatlantic.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