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大公司停止赞助科学大奖赛,认为创客大会才代表了未来,果真如此吗?

Steve Lohr2017-02-19 08:24:25

英特尔从传统科学展会撤资的举动引发了人们对一些更宏观问题的思考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自 1940 年代以来,一年一度的科学展会教育陪伴了一代又一代美国学生。然而,一提起“科学展会(The science fair)”,人们想到的总是三块式的展板和小苏打做的火山。在年轻人开始涌向软件编程马拉松、硬件工程设计活动创客大会(Maker Faire)等更加随心所欲的科学创新论坛的今天,科学展会组织管理严密的老套做法看起来似乎相当乏味单调。

英特尔(Intel)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如今,这个电脑芯片制造巨头正在逐步停止公司长期以来对高中科学展会的赞助。

去年,英特尔停止赞助美国英特尔科学奖(Science Talent Search)。生物技术公司 Regeneron Pharmaceuticals 成了这项赛事的新赞助商。

现在,英特尔还计划停止对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International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Fair)的支持。周三,负责组织这两项赛事的非营利组织美国科学与公众社团(Society for Science and the Public)正开始寻找新的赞助商支持这项全球竞赛。

英特尔从传统科学展会撤资的举动引发了人们对一些更宏观问题的思考:顶尖科技公司应该如何处理企业对科学的赞助问题?推进未来高新技术从业人员教育的最佳方法是什么?此外,科学展会在所谓的 STEM(科学、技术、工程与数学)教育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英特尔没有解释公司的这一决定,只说公司为与这两项赛事之间长久的联系而感到“非常自豪”。1998 年,英特尔取代原本的赞助商西屋公司,开始赞助英特尔科学奖;1997 年,公司开始赞助原先没有主要赞助商的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

不过,英特尔的这一举动并不意味着科技公司会停止它们对科学与技术的支持。比如说,2011 年,Google 创办了 Google 科学挑战赛(Google Science Fair),这是一个针对 13-18 岁青少年的全球在线网络比赛。

但是,随着科学技术(与经济)越来越依赖软件,大型公司也扩大了对编码研讨与比赛等活动的支持赞助。

人类发射卫星之后,大学和劳动市场更加看重科学与技术教育,我们很难想象英特尔这样的科技巨头会有停止赞助科学展会的一天。参加顶尖国际科学展会的国家与地区已经由 1997 年的 27 个增加到了去年的 78 个,我们也很难想象,这样的赛事未来会找不到财力雄厚的赞助商。

2013 年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上,决赛选手正在准备他们的团队设计。图片版权:Chris Ayers Photography / 《纽约时报》

对于英特尔的这一决定,英特尔现任首席执行官布莱恩·科兹安尼克(Brian Krzanich)和英特尔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克雷格·R·巴雷特之间存在明显的意见分歧。

两位没有权利公开代表公司发表言论的人士称,科兹安尼克私下告诉同事,科学展会是一种过时的比赛形式,而且这些赛事更偏向于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领域,而不是英特尔主要关注的领域。

巴雷特不同意这一看法。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你反而可能会说,英特尔是一家过时的公司,就像 1998 年停止赞助英特尔科学奖的西屋公司一样。”

目前身为美国科学与公众社团董事会成员之一的巴雷特还说,所有科学领域都已经走向了数字驱动与计算机化,因此培养包括生命科学领域在内的所有科学领域的年轻创新者与英特尔息息相关。

在 2013 年出任首席执行官的科兹安尼克的带领下,英特尔已经成为了各种创客大会的主要赞助商。在创客大会上,不同年龄的发明家会展示他们自制的工程设计。第一届创客大会是 2006 年在硅谷举办的。去年,全球各地的创客大会共有超过一百万人参加。

2013 年,英特尔针对创客和教育市场推出了价格低廉的电脑芯片板 Galileo,支持开源硬件和软件。Galileo 的营销口号是:“由英特尔支持的创客运动:您将创造什么?”科兹安尼克常在创客大会上接受采访,他和其他英特尔管理人员称,他们是下一代工程师与创新者的孵化者。

英特尔还赞助了其他一些推进 STEM 教育的项目。2015 年,英特尔承诺会在三年间投入 3 亿美金的基金,吸引更多女性与少数族裔进入高科技领域,支付高校奖学金,从而让公司员工更加多元化。自 2001 年起,英特尔平均每年都会向大学捐献 4500 万美元,用于研究合作与奖学金等项目。此外,英特尔还承诺会赞助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至 2019 年。

美国科学与公众社团主席玛雅·阿杰梅拉(Maya Ajmera)赞称,英特尔“在过去 20 年间是一位超凡的伙伴”,不过她也表示,公司并没有告诉社团停止赞助的原因。

美国科学与公众社团目前正在为这项国际赛事寻找新的赞助商,赞助商每年至少需要赞助 1500 万美元,并且最少连续赞助五年。阿杰梅拉表示,这是一个“投资世界上最重要的科学与技术传递渠道”的机会。

这项国际科学赛事有着丰富的遗产。约有 60% 的参赛者是美国高校学生,诺贝尔奖得主、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生物化学家保罗·L·莫德里奇(Paul L. Modrich),哥伦比亚大学物理学家、畅销书作家布莱恩·葛林,美国“天才奖”麦克阿瑟奖(MacArthur Fellowship)的一些得主以及苹果、Google、微软等公司的计算机科学家都曾参加过这一赛事。

科学教育工作者称,科学展会能够培养重要的学习和生活能力。在这些赛事中,学生必须用到批判性思维、实验、展示和演讲能力,而且还要有坚持不懈的毅力。

生物化学家、美国大学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Universities)会长、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前校长玛丽·苏·科尔曼(Mary Sue Coleman)说:“科学展会如今仍在培养学生的这些能力,而且是以一种所有形式的课本学习都无法做到的方式。”

卡兰·杰拉什(Karan Jerath)认为,正是多年的高校科学展会培养了自己的那些能力。这名 20 岁的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大二学生说:“在成长的岁月里,我缺乏自信。科学展会给了我那份自信。”

卡兰·杰拉什是 2015 年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英特尔基金会青年科学家奖(Intel Foundation Young Scientist Award)的得主。图为杰拉什周一在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校园。图片版权:Tamir Kalifa / 《纽约时报》

2010 年的“深水地平线号”(Deepwater Horizon)漏油事件令杰拉什大为震惊。他设计了一套水下井口限制装置,用于改良喷油井,分离油、气和水以便循环利用。2015 年,他的作品赢得了在匹兹堡举办的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的最高奖。他还为这一发明申请了专利,并向石油公司、联合国和一些青年企业家项目等各种组织团体展示了他的想法。

他说,他在科学展会上取得的成功“真的为我打开了许多我此前从未想过的大门”。

杰拉什和他为限制海底石油泄漏发明的装置模型。图片版权:Tamir Kalifa / 《纽约时报》

21 岁的耶鲁大学大三学生萨曼莎·马尔克斯(Samantha Marquez)曾在 2013 年赢得了在菲尼克斯举办的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中一项材料与生物工程奖项。马尔克斯认为,她的这一经历让她明白,科学与人们经常刻画出的形象大相径庭,它不是一项孤独而脱离人群的工作。

她说,要想赢得科学展会,参赛者通常要请教导师和裁判,还要掂量其他人的想法。最后的决赛尤其是这样——在决赛中,来自七十多个国家的 1800 位高校学生会齐聚一堂,争夺最高大奖。据美国科学与公众社团称,参加这场全球赛事的学生总数目前仍然保持稳定。

哈佛大学 19 岁新生雷蒙德·王(Raymond Wang)认为,科学展会“误解了教育的精华”。他建议称,科学展会可能应该重塑自己的品牌。他曾在 2015 年赢得过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的最高奖项。在提到科学展会时,他没有说人所共知的“科学展会”,而是用了“研究竞赛(research competitions)”一词。

他说:“把这些研究竞赛定位成科学展会可能会让人有所误解。”


翻译 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来自 Hampden Charter School Of Science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