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世代革命》,一本关于埃及这一代年轻人为自由抗争的新书

曾梦龙2017-02-10 06:55:02

然而,持久的变化不可能孤立地发生。现在,埃及人已经富有“创造力”和“欣然”地找到适应国家权力滥用的方式,但找到阻止它们的方式还遥遥无期。

阿拉伯著名诗人艾哈迈德·邵基(Ahmad Shawgī )曾说过一句话:“通往自由的大门是红色的。”

自 2010 年 12 月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开始,埃及、利比亚、也门和叙利亚等多个阿拉伯国家爆发了革命或者抗议运动。这场席卷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民主化运动被称为“阿拉伯之春”。年轻世代对威权政体的反抗、民主和个人权利的觉醒被看作是国家变革的希望,但送走独裁之后的阿拉伯世界,迎来的却是动荡与混乱

在埃及,年轻世代分别推翻了独裁者穆巴拉克(2011年)和民选总统穆尔西(2013年)。而现在处在军政府高压统治下的埃及,年轻世代们又是如何看待之前的埃及革命?埃及民主死了吗?通往自由的大门又将付出多少红色的代价?

本月,  Other Press 就出版了一本新书《世代革命:身处中东传统与变革的前线》(Generation Revolution: On the Front Line Between Tradition and Change in the Middle East)。这本书讲述了四位埃及年轻人在阿拉伯之春前夕和之后,塑造他们生活的各种复杂力量。而他们的故事对中东的未来又会起着什么样的意义?作者 Rachel Aspden 现为《卫报》记者,同时为《新政治家》《观察家》《展望》等撰稿。之前她是《新政治家》的编辑。

来自:亚马逊

2003 年, 23 岁的记者 Rachel Aspden 来到埃及,开始学习阿拉伯语,报道中东。她发现这个国家处于变革的边缘。埃及 800 万人口中,三分之二都是 30 岁以下的年轻人。他们困在独裁政体和家长专制之间,感到窒息、破碎和沮丧。同时,他们的个人权利意识觉醒,开始不服从这些传统和威权统治。

2011 年 1 月,这群年轻人失去了耐心,走上了街头,涌入解放广场(Tahrir Square),埃及革命爆发。 在当时的他们看来,革命和随后的变革能改变一切。 2012 年,一直被军政府打压的穆斯林兄弟会获埃及人支持,成为国会第一大党,穆尔西随后成为埃及首位民选总统。但是,暴力升级,经济崩溃,反对总统穆巴拉克的联合阵线最后粉碎成宗派主义。埃及的许多年轻人们感到了困惑与迷失。 2013 年,年轻人再次走上街头,要求穆尔西下台。最后埃及军方发动政变,接管统治。埃及重回军事强人的统治之下。

来自:wikimedia

据《科克斯书评》报道, Rachel Aspden 所采访的四位年轻人分别是信仰无神论的软件工程师 Amr ;反抗整个家庭和社群的乡村女孩 Amal ;一度的宗教极端主义者  Ayman ;希望成为年轻殉道者的 Ruqayah 。他们共同构成了阿拉伯世界变革的基础与动力。《卫报》的一篇书评称, Rachel Aspden 将其看到的和听到的故事混杂着一起讲述,十分具有吸引力。

《纽约时报》的一篇书评称,《世代革命》深描了埃及这帮年轻人在信仰、家庭、友谊和性之间的个人挣扎和搏斗。而埃及的年轻人也试图在信仰、家庭、野心、个人幸福和反抗独裁统治、清真寺和教堂、政府和军队等之间寻求平衡。

但是军政府接替穆尔西之后,带来的却是极为高压的统治。 2013 年 8 月 14 日,穆尔西的支持者由于在开罗的拉比亚阿达维亚广场(Rab’a al-Adawiya Square)和吉萨纳达广场(Nahda Square)的示威活动,惨遭军方镇压。穆斯林兄弟会对外公布,已有约 6000 多人在这场暴力镇压中丧生和 1 万人受伤。但埃及当局最终只承认有 149 人死亡。但这已经是自 7 月 3 日军方掌权以来发生的第三起大规模屠杀平民的事件。而据非政府的国际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报告估计,埃及军方在驱散拉比亚阿达维亚广场的静坐群众时,起码杀害 817 人,实际死亡人数可能超过一千人。

来自:亚马逊

《革命往事:一部埃及故事》(Once Upon A Revolution: An Egyptian Story)的作者、数十年报道中东情况的记者 Thanassis Cambanis 在评论《世代革命》时称,这既是一本关于埃及痼疾杰出的社会史,也是一本关于改变那些根深蒂固社会态度之难普遍的故事。而埃及人寻求激进地变革只能发生在政府和军方关系间的狭窄巷道。他们也并不能完全拒绝那些有着深厚意义和关联的所谓保守实力,这包括家庭、村庄、邻居和宗教等级等。

然而,持久的变化不可能孤立地发生。现在,埃及人已经富有“创造力”和“欣然”地找到适应国家权力滥用的方式,但找到阻止它们的方式还遥遥无期。

题图来自:wikimedia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