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纽约时代广场的情人节心形装置,不只关于浪漫

徐雪晴2017-02-06 14:24:44

“我们也曾是陌生人。”

从 2 月 7 日开始,途经纽约时代广场的 Father Duffy Square,你将看到新一年的情人节心形雕塑作品。33 根金属柱子,涂上了深浅不一的粉色,走近看会发现每一段柱子上标注了一个国家或地区名及一个数字。如果从这堆柱子中抽离出来,站远些看,这些色彩恰好能拼出一颗爱心,散发出无需做过多解释的情人节气氛。

这个名为 We Were Strangers Once Too 的装置,出自纽约的研究机构 The Office for Creative Research,是今年 Times Square Valentine Heart Design Competition 的获胜作品。这个有趣的比赛,由 Times Square Alliance(时代广场联盟)推出,今年已是第十届。尽管没有过去发光、发声的互动装置好玩,但今年的作品,放在特朗普掀起的移民禁令风波之中,在带来浪漫感之外,有了更深的意涵。

标注在柱子上的国家或地区名称及数字,是 2015 年美国人口普查局公布的纽约居民人口数据,集合了出生于国外却定居于纽约的群体。The Office for Creative Research 想要传递的信息再明确不过,对于纽约而言,这些国籍不同、背景各异的移民,在城市的形成与发展过程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而这个装置,也用于回应目前在美国及其他国家弥漫开来的民族主义与仇外心理。

装置的命名也很有意思。“We were strangers once too(我们也曾是陌生人)”,是 2014 年奥巴马就移民改革问题发表演讲时,强调的一句话。当时,他呼吁美国人民不应忘记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的实质,以及一贯以来对待移民的开放心态,应该对几百万非法移民抱有同情心。

这句话放在今日,或许更能引起美国人的共鸣。The Office for Creative Research 表示,相比过往,纽约客们更需要在现在站出来,为自己生活在一个移民城市而自豪。

2015 年推出的 HeartBeat(来源:archdaily,摄影/Clint Spaulding)

2012 年由 BIG 推出的发光装置(来源:archdaily,摄影/Ho Kyung Lee)

在这个项目之前,The Office for Creative Research 做过不少有趣的数据可视化装置。比如为纽约的 Public Theater 制作过一个 Shakespeare Machine,通过软件分析莎士比亚 37 部戏剧的文本,依据语法和语义特征等,抓取出其中相似的语句,制成一个由 37 个 LED 灯片组成的吊灯,并印上碎片化的文字 。

Shakespeare Machine(来源:OCR

这个机构活跃于文化、教育和科技的交叉领域,专注于玩数据,并力图通过各种通俗易懂的方式,让大众“看”懂数据。也不局限于“看”,他们还曾用表演的方式,让人们去感受数据背后所能传递的信息。

比如他们曾在 MoMA(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推出过一个表演—— A Sort of Joy (Thousands of Exhausted Things)——像报幕一样,让 Elevator Repair Service Theater 的男演员念出男性艺术家的名字,夹杂在其中的,是零星出现的女演员报出的女性艺术家的名字。这一性别分布不对称的问题,在人们看展的过程中,很少受到关注。

而这个情人节,他们试图用更通俗的心形装置,去展示纽约的人口构成,让人们用全局化的眼光,看到那颗爱心以及整座城市的多元性。展览将持续近一个月,如果恰好在纽约,不妨去看看。

题图及文内图(如无注明)来自 OCR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