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移民禁令一周下来,硅谷对特朗普的反抗还在持续

谢若含2017-02-04 15:38:47

硅谷的担心如今成真了。

特朗普的“限穆令”颁布一周,情况越来越复杂了。

今日,西雅图联邦法官 James Robart 裁定,暂停实施特朗普的移民禁令。该裁定将在全美范围内适用。但这只是一个暂时裁决。

美国的科技公司也持续地在行动着。 Alphabet(Google)、苹果、微软、Facebook、Uber、以及 Stripe 等公司在昨日牵头起草了一份写给总统特朗普的公开信,他们希望号召美国更多的企业加入其中,以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签署的行政令。在泄露出来的公开信草稿当中,他们这么写到

“亲爱的总统特朗普:

自从诞生以来,美国一直是机会之地——欢迎新来者,给予他们在美国建立家庭、事业和企业的机会。我们是一个因移民而变得更强大的国家....”

引起美国各界反对情绪的政策就是不久前特朗普颁布的限穆令,这项政令要求在 90 天内禁止叙利亚、伊拉克、伊朗、苏丹、索马里、也门和利比亚这七个主要穆斯林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境内。

在这期间,美国政府将决定需要什么信息来确保安全地接纳入境人口。不同寻常的是,这份行政令还适用于已经取得旅行签证甚至绿卡的人。

政令一出台,美国主要科技公司几乎都站在了反对阵营的第一线。Google 创始人 谢尔盖·布林甚至跑到机场,参与游行。他对媒体说:“我在这里,因为我曾是一名难民。”1980 年代,谢尔盖·布林的家人为逃离反犹迫害,从苏联移民到了美国。PayPal 的创始人大多也是一代难民。

这项政策未能依照最初的内容严格执行,在各州政府以及许多公司的反对声音中,国土安全部秘书长约翰·凯利(John F. Kelly)放松了特朗普移民限令的一部分政策,称受影响国家持有绿卡的人不会被阻止返回美国,州政府的一些联邦法官暂缓了特朗普的行政命令。

如今,西雅图联邦法官裁定后,全美都可能暂停实施特朗普的移民禁令。但事情还远未结束,科技公司的抗议行动也没有停止。

日前,Uber 的 CEO 卡兰尼克宣布将退出由大公司 CEO,包括迪士尼、IBM、前波音公司总裁等人组成的特朗普商业顾问委员会,他在 2 月 2 日写给公司雇员的内部邮件中表示,已经与特朗普通话并告知对方退出的消息。

特斯拉的总裁马斯克同样也是该顾问委员会成员,受到特斯拉用户的批评之后,他没有做出和卡兰尼克一样的选择。不过在 Twitter 中,他表示留在委员会当中是为了更好地反对移民禁令,并会在会议上向特朗普直接表达对行政命令的反对,提出修改建议。

微软给特朗普政府的建议是设置政策豁免权。微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布拉德·史密斯在一封寄给美国国务院及国土安全部中的信中写道,原本取得了学生签证和工作签证的人已经历经了严格的审查流程,为了便于商旅旅行的人处理家庭紧急事务,他们应当被允许出境和重新入境美国。

Twitter 员工则直接通过捐钱来表达对特朗普移民禁令的反抗。昨日,包括 CEO 杰克·多西在内的近 1000 名 Twiiter 员工日前已经向非盈利机构“美国公民自由联盟” (以下简称“ACLU”) 捐出了 159 万美元。

正是这家成立于 1920 年的非营利组织在上周末向联邦法庭提起了针对特朗普移民政策的诉讼。胜诉后不到一周,ACLU 获得超过 2400 万美元捐款,以往它们一年收到的捐款也不过数百万美元。如今硅谷最大的孵化器 YC 也宣布将帮助 ACLU 扩张。

对这些科技公司来说,反抗政令的一个最直接的原因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员工和家人。

他们中很多人具有移民背景,甚至原本就是难民。卡兰尼克在写给公司员工的内部信中认为 Uber 的成功离不开过去政策对难民的包容和开放,与他所共事的两名高管 Thuan 与 Emil 曾经以难民身份来到美国。

但移民禁令一颁布,有些员工不得不与家人分离,还有因为探望病危父母而无法再顺利回到美国的员工…这是微软在其公开信中列举的例子。

此外科技公司显然还会担心“限穆令”之后的发展。

根据美国媒体 Axios 的报道,一项与签发 H1B 签证有关的总统行政命令草案已完成,它可能采取优先分配给高薪职位的方式发放替代当前的抽签系统。除了高级工程师职位,目前大量 H1B 发给了收入并不太高的基础 IT 工作职位。

如今,美国的大型科技公司需要在政治话题上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他们在全球各地都拥有自己的产业和员工,也比以往金融、石油、化工等传统巨头企业与普通的民众离得更近。

这意味着在一个信息即时可达,怒火一触即发的时代,这些科技公司的 CEO 们不仅需要周旋于政策之间,也需要维护好企业的全球形象。同时能直接报复美国政府的国家很少,但报复美国公司容易得多。

但权衡各方利益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看到 Uber CEO 卡兰尼克为了表达反对立场,退出了特朗普的顾问团。同时白宫内部对此极其不满,而 Uber 是受监管影响很大的一个公司。不管是科技公司的公开信,还是企业高管的表态,大部分人的言辞变得更加克制而谨慎。

《大而不倒》一书作者索尔金(不久前在达沃斯和马云对谈的那位)本周在文章里说,不同行业的公司高管都在私下讨论如何应对。一些人,包括马斯克私下对此非常不满,但出来谈到移民问题的时候大部分都会比较委婉的批评。比如库克和贝索斯都用了“这不是我们会支持的政策”这样的话。

就像《哈佛商业周刊》前不久的一篇评论的标题写的那样“每个公司都得有自己的外交政策”。现在,它们还需要考虑本土政策了。


题图来自 CB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