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的老板说,“我更担心 Marc Jacobs”

刘璐天2017-01-29 08:00:01

“每个十年总有八年好日子和两年不太好的日子,眼看这个十年周期就要见底了。”

1 月 26 日这天,LVMH 集团传来了不少好消息。首先是在当天的巴黎证交所,该集团股价冲上了史上最高值,达到每股 193.35 欧元。接着,在股市收盘后的年报及第四季度财报媒体通气会上,主席兼 CEO Bernard Arnault 给出了一串可能令奢侈品业竞争对手们感到艳羡的数字

2016 年,LVMH 集团的总营收突破 370 亿欧元,盈利则超过 70 亿欧元。其中,贡献最大的时尚及皮具部门(包括 LV、Fendi、Céline 及 Berluti 等)总销售额达到 37.8 亿欧元,上升了 8.2%。

去年第四季度,所有部门也都保持了高位个位数增长,使得当季总营收增长了 8%,达到 112.7 亿欧元。其中时尚及皮具部门增长 9%,超过了预期的 5%。唯一取得两位数增长的则是精品零售部门(selective retailing),达到 11%。该部门旗下品牌包括丝芙兰、DFS Galleria 免税店、玻玛榭百货(Le Bon Marché)以及萨玛利丹百货(Samaritaine)等。

从区域上看,LVMH 在美国和欧洲市场均呈逆势增长。两个市场分别贡献了 27% 及 18% 的营收。

2012 - 2016 LVMH 集团营收及利润变化,其中红色为营收、绿色为利润,单位为百万美元。
集团旗下 5 个部门的营收贡献比,包括时尚及皮具(34%)、精品零售(31%)、香水及化妆品(13%)、葡萄酒及烈酒(13%)、手表及珠宝(9%)
各区域营收贡献比,其中美国(27%)、法国(10%)、除法国外的欧洲(18%)、日本(7%)、除日本外的亚洲(26%)、其它市场(12%)

在谈到具体品牌时,Arnault 拒绝透露主力盈利品牌 LV 的具体营收数字,但表示该品牌在 2016 年的表现“十分出色”(excellent),尤其是下半年增长加速。最近 LV 与 Supreme 的合作系列曝光后吸引了大量关注,导致品牌官网崩溃。Arnault 表示,目前该系列库存只够满足一个月的需求,“但我们不可能在该系列上期待大幅度的销售增长,因为生产是限量的。”他对 WWD 说

本月初与特朗普会面后,Arnault 曾表示 LV 将扩建其在加利福利亚州 San Dimas 市的工厂,并将在德州或凯洛莱纳州再建一间。他同时对特朗普在减税、基础设施建设上的经济政策表示支持。

除 LV 外,另外几个在发布会上被谈及的品牌包括 Fendi、Marc Jacobs 和丝芙兰。Fendi 去年营收超过了 10 亿欧元,而丝芙兰则被认为给 LVMH 营收高达 20 亿欧元的线上销售业务贡献了一半的销售额。

不过,LVMH 集团旗下唯一一个美国品牌 Marc Jacobs 的销售情况仍然不佳。

Marc Jacobs 和 DKNY 算是早前该集团为了以“轻奢路线”挽救疲软的美国服装零售市场做出的两项重要投资,但目前看来都不太成功。DKNY 于去年 7 月以 6.5 亿美元价格卖给了 G-III 集团,而 Marc Jacobs 则成了一块烫手山芋。 

过去两年,“冲击 IPO”是 LVMH 在谈到该品牌时最常提及的目标。 Bernard Arnault 在 2013 年曾将 Marc Jacobs International LLC 的持股份额增至 80%,并且在 2014年 7 月将纪梵希 CEO Sebastian Suhl 调至 Marc Jacobs 担任 CEO。但去年 6 月,已有媒体报道称 Marc Jacobs 的业务陷入低谷,此前将副线 Marc by Marc Jacobs 合并到主品牌 Marc Jacobs 的尝试并未带来改善,IPO 计划似乎也陷入停滞。

根据 Quartz 时尚记者 Marc Bain 的说法,Bernard Arnault 甚至在 26 号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直接表示,“比起特朗普,我更担心 Marc Jacobs。”

过去 3 个月,奢侈品业整体出现回暖趋势。历峰集团 2016 财年第三季度营收增长了 5.7%;而 Burberry 则称,截止 12 月 31 日的 3 个月,该品牌销售额同比增长 3%。

但 Bernard Arnault 对未来并不感到乐观。“尽管从今年初开始一切迹象都显得十分乐观,但我认为 2017 年应该极度谨慎。意想不到的事情总是在形势向好的时候发生的。”

他特别提到,自 2008 年雷曼兄弟破产以来,全球经济就再没遭到大的冲击了。“每个十年总有八年好日子和两年不太好的日子,眼看这个十年周期就要见底了。”

在谈到风险因素时,他借用了格林斯潘所说的“非理性繁荣”(irrationally exuberant)来描述当前的股票市场,另外还提到处于历史最低点的利率、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以及持续低迷的欧洲市场等。

“经济下行可能会为收购、扩张市场份额等创造机会,但我们认为今年下半年会格外艰难。” Bernard Arnault 在会议最后说。

题图来自 wsj.com,配图来自财报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