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要买经济适用型当代艺术?上 Instagram 啊

Scott Reyburn2017-01-30 08:07:05

如果你能上的话。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伦敦电 — 由于大多数艺术品都很稀有,价格也相对较高,所以艺术品销售很难互联网化。似乎没多少收藏家愿意在网上花个几百万美元。但是,Instagram 却悄悄改变了艺术品市场的商业游戏规则,成为了一股影响拍卖和画廊交易的新力量,对年轻的买家影响尤甚。

主要在伦敦活动的菲利普斯拍卖行(Phillips)欧洲与亚洲副主席迈特·凯瑞-威廉姆斯(Matt Carey-Williams)说:“常常有收藏家联系我,问我在 Instagram 上展示的某些艺术品,然后我们的谈话就会走向另一个方向。”

上周二,凯瑞-威廉姆斯用的 Instagram 个人账号(当时他共有 5644 个粉丝)展示了约瑟夫·亚伯斯(Josef Albers)1969 年的一幅画作《Study for Homage to the Square: Wet and Dry》。这幅画将于 3 月 8 日出现在菲利普斯拍卖行的当代艺术品拍卖会上,估计价值 15 万英镑至 25 万英镑。

凯瑞-威廉姆斯说,目前菲利普斯拍卖行在 Instagram 上有 95400 个粉丝,比 2015 年翻了一番,是Facebook 粉丝的四倍、Twitter 粉丝的三倍。苏富比拍卖行(Sotheby’s)佳士得拍卖行(Christie’s)在 Instagram 上的粉丝数分别为 417000 个和 261000 个,他们基本上也把 Instagram 当营销工具来用。6 月,苏富比在伦敦卖出了法贝热一件用银、搪瓷和小粒珍珠制作的艺术品,成交价为 245000 英镑,是估价的十倍。买家此前就是在苏富比的 Instagram 上看到这件作品的。

《Hiscox 在线艺术品交易报告》(Hiscox Online Art Trade Report)的作者安德斯·彼得森(Anders Petterson)表示:“Instagram 已经成为了发现、展示艺术品,紧跟艺术界动态的主要社交媒体工具,尤其是对那些 35 岁以下的人来说。”2016 年的《Hiscox 在线艺术品交易报告询问了 650 多位艺术品购买者,其中 48% 的受访者称 Instagram 是他们偏爱的社交媒体平台。在年轻一代的受访者中,这一比例更是高达 65%。“Instagram 能够有效地分享艺术品市场的信息,”彼得森说,“但是没人觉得它会成为一种销售工具。”

这件法贝热标志性作品的买家称,他是在苏富比的 Instagram 上看到这件作品的。图片版权:苏富比拍卖行

不过 Instagram 对艺术品销售的直接影响很难量化,并且缺乏事实证据。上个月,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的一幅帆布画卖出了 2400 万美元的价格,被彭博新闻(Bloomberg News)称为 Instagram 销售的一次突破。

当时佳士得的当代艺术全球负责人布莱特·格维(Brett Gorvy)登机飞往香港参加拍卖行举办的私人销售展前,在他(有 57900 名粉丝的)Instagram 个人账号上传了一张巴斯奎特(Basquiat)画作的照片。那是巴斯奎特 1982 年的一幅画作,画的是拳击手舒格·雷·罗宾逊(Sugar Ray Robinson)。格维说,飞机刚到,他就收到了三位分别在美国、伦敦和亚洲的收藏家发来的消息,他们都表示很有兴趣购买这幅作品。两天后,这位不知名的美国收藏家买下了它。

图片版权:Estate of Jean-Michel Basquiat / ADAGP, Paris / ARS, New York

佳士得拒绝对此事置评。从技术上来说,这其实是一场私人售卖而非在线交易。但是,现在身为新品牌 Lévy Gorvy 代理经销商合伙人的格维表示:“从买家的角度来看,这就是一次通过 Instagram完成的销售。”

由于没有在宣传公司品牌、个人化风格强烈,格维的 Instagram 账号非常有影响力。

“它能让你进入重要收藏家的心里,”格维说,“大家会觉得他们认识你,这样一来你和他们之间就没有隔阂了。大家可以看到我有个女儿、有条狗,还有个家——这冲淡了我化作销售人员的身份形象。”

格维和凯瑞-威廉姆斯等有能力引导风潮的专家以及高调私人收藏家、经销商独特的 Instagram 个人账号,是如今艺术品市场价值难以量化的“软实力”,其中就包括了日本百万富翁前沢友作(38500 粉丝)西蒙·德普雷(Simon de Pury)(177000 粉丝)以及艺术界“破坏者”斯蒂芬·西姆乔维兹(Stefan Simchowitz)(77600 粉丝)的 Instagram 个人账号。

同样难以估计的是大量的 Instagram 粉丝对全球主要画廊销售情况的影响。高古轩画廊(Gagosian Gallery)在 Instagram 有至少 593000 个粉丝,佩斯画廊(Pace)也没落多少下风,有 506000个粉丝。

“这是一种双向的沟通,”伦敦高古轩画廊负责人斯蒂芬·拉蒂博(Stefan Ratibor)说,“我们放出消息,也重视反馈。这促进了我们和大众的交流,而交流又促进了销售。不过这些都很难量化。”

拉蒂博说,高古轩画廊认为 Instagram“非常重要”。 高古轩画廊去年在纽约派克大街(Park Avenue)分店举办的八场鲁道夫·斯汀格尔(Rudolf Stingel)系列展览就没有通过卡片和广告的传统方式发出邀请,而是通过 Instagram 发布的消息。

“Instagram 让它变得更特别了,”拉蒂博说,“人们会觉得他们知道了一个秘密。那就是这个媒介的魔力所在。”

约翰尼·伯特(左)与乔·肯尼迪在伦敦举办“Instagram 热门艺术作品”展。图片版权:Matt Rendell/Riser Films.

27 岁的乔·肯尼迪(Joe Kennedy)和 26 岁的约翰尼·伯特(Jonny Burt)是当代艺术品经销商,他们目前正在伦敦苏豪区(Soho)举办 Unit London(78800 粉丝)“Instagram 热门艺术作品”展。了解 Instagram 的荷兰经销商 Avant Arte(490000 粉丝)是这场展览的合作伙伴。展览于 1 月 13 日开幕,共展出了 31 件市场上比较容易接触到的新生代艺术作品。作品的信息并没有印在标签上,观众需要使用智能手机扫描画廊墙上的二维码获取信息。截至上周三,确定售出的已有 27 件作品,每件作品成交价在 1500 英镑至 25000 英镑之间。

“我们这个年纪的年轻人是用着社交媒体长大的。他们老是在用手机,”伯特说,“Instagram 创造了一个可以欣赏艺术的安全地带,让他们在走进画廊之前就能够感受到画廊的部分气息。”

尽管开展前半数作品就已经在 Instagram 上被预订了,但买家还是需要到 Unit London、以画廊几百年来进行交易的方式亲自确认购买。

但在一块艺术品市场上(或许有那么点不可能),Instagram 已经被证明是一个真正的销售平台了:买得起的收藏品。

英国诺福克(Norfolk)古董厨具经销商米奇·托勒(Mikki Towler)已经积极经营 Instagram 12 个月了。这段时间以来,他共吸引了 2427 个粉丝,平均每天成交两笔生意。

英国诺福克古董厨具经销商米奇·托勒称,她上传的 Instagram 照片平均每天都会为她带来两单生意。图片版权:米奇·托勒

“我在 Instagram 上传了一件东西以后,往往在我再把这件东西上传到我自己的网站之前,它就已经卖掉了,”已经做了 26 年生意的托勒说,“有些人甚至都不会问价格,只是说:‘我要它。’”托勒还说,她的生意很适合在 Instagram 上做,有些商品甚至能卖到 200 多英镑。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子:19 岁的凯莉·詹娜(Kylie Jenner)曾是一名真人秀明星,后来转型成为了化妆品商人。上周三,她在自己的 Instagram 账号上宣布,已经售罄脱销的 45 美元 Royal Peach Palette 眼部彩妆将会在 KylieCosmetics.com 重新上架。14 小时后,这条 Instagram 就获得了 781373 个赞。


翻译 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来自 Pexels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