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你愿意花上 999 元购买一份关于你的基因检测报告吗? | 100 个创业者

谢若含2017-01-25 07:01:37

基因检测的技术门槛降低,但是风险和消费者教育门槛并没有降低,它还很难称之为一个好生意。

如今,基因检测这件事儿变得触手可得。

只要花上几百块,你就能从网上订购到一个基因检测盒,也不需要经过什么复杂的流程,常见的做法是把唾液收集好,寄回公司等上一段时间,你就能得到一份关于你的基因分析报告。

在中国市场上,提供这类面向普通消费者的基因检测公司已经多达 130 家。基因检测初创公司 WeGene(微基因) 就是其中一。

花上 999 元,它会给你寄一个顺丰包邮的盒子,里面装着唾液收集管、一份说明书以及回收袋。按照要求,半小时内不准进食,之后往唾液管中吐上 2-4 ml 口水,把口水寄回人家公司, 4-6 周时间之内,你会在 WeGene 的官网上下载到一份基因检测分析报告。

报告中最先能看到的数据,是一项祖源分析数字的概览,这也是 WeGene 与其他公司相比的一项特色。

接着还有运动基因、营养代谢、健康风险、遗传性疾病、药物指南五个维度,包含 200 多项检测指标。

这些检测结果后无一不说明了 WeGene 这类基因检测服务的的局限性, 60 万个基因检测位点不能完全覆盖项目中需要涉及到的所有位点;不能用于临床诊断;同时这个结果还会随着基因科学研究的深入而不断变化。

WeGene 想通过卖检测服务,来收集亚洲人的基因数据

过去两年时间里,WeGene 总卖出了将近 1 万份像这样的基因检测盒以及分析报告。WeGene 创始人陈钢告诉《好奇心日报》,目前 WeGene 每个月大约拥有 1 千到 2 千的订购量。公司运营近两年时间,积累了 1 万 4 千个基因组数据。在 2016 年 12 月,WeGene 更新了网站,加入了社区功能,用户可以根据感兴趣的话题开设小组。

提供服务的过程中,WeGene 向生物技术公司 Affymetrix 芯片公司定制了用于测量 60 万个突变位点的芯片,然后将收集回来的唾液试管寄给上海的一家技术公司,采用它们的 Illumina 的仪器,进行芯片测试。

       Affymetrix 的基因芯片检测技术及其设备

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生物物理和纳米科学博士张宇宁表示:“ 定制芯片的方式能大大节省成本,他和全基因测序的主要区别在于前者主要测试你规定的那些位点,后者则是把人类的 30 亿个位点都测试出来,但并不是每个位点都携带与分析结果有关的信息,成本要高出 10 倍。”

如果只是靠卖检测服务,公司能获得的利润微乎其微。根据陈钢透露,目前 WeGene 采用的唾液收集管,来自加拿大的 Genotok 公司,成本在 200 多元左右,加上基因检测技术的外包服务,报告分析的人力成本等,现在为每个用户提供基因检测的服务能获得的毛利很小。

WeGene 看重的是这部分来自东亚人群基因组数据的潜在商业价值。不过,具体该如何实现商业价值?数据应该达到什么量级才有作用?WeGene 也没有答案。

在美国,WeGene 有一个成功的效仿对象23andMe, 早在 10 年前它就开始向全世界提供基于唾液的基因检测服务。这两家公司采用的都是芯片检测技术,同样测试 60 万个位点。

但不同之处在于, 23andme 成立于 2006 年,主要面向欧美市场,十多年时间里它已经积累起了 120 万个基因组数据,成为基因检测行业首个估值超过 10 亿美金的独角兽。

在积累了上百万个基因组数据之后,如今 23andMe 的销售主线已经变为了将大量基因数据销售给制药或生物科技公司,后者可以利用这些信息来指导药物开发。

2015 年 1 月,23andMe 与罗氏旗下基因泰克签署了一项 6000万美元的协议,双方共同对 3000 名帕金森病患者的基因组测序数据进行分析,来找出治疗这种神经退行性疾病的新方案。

与药厂合作也是 WeGene 未来商业模式想象的一种,但前提是用户的基因数据足够多,随之相伴而生的将是隐私问题。WeGene 创始人陈钢认为,用户能自主决定是否将基因信息开放给第三方使用,但相对应的,不主动交出数据的用户也无法享受到一系列后续服务(比如持续进行的科研调查结果等)。

“这就有点像 Google 收集用户浏览行为的信息,短期内它不会给你带来好处,但从长远角度来看,只有提供这些数据才能把服务做得越来越好。” 

是否应该通过个人数据来交换更好的服务,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是绝对的。苹果就站在了和 Google 截然相反的立场上,用户保存在 Google 那儿的数据开始变得越来越不安全。

这也是 WeGene 的用户数据不断增长后,必须要考虑和面对的问题。在现阶段,他们的数据主要用于和高校机构开展相关研究。


“不同人种之间的区别是很大的,世界上很多针对基因的研究都是基于白种人的基因检测数据,我们做的这些针对东亚人群基因组的研究能纠正一些偏差。”

在 WeGene 的研究所栏目当中,常常会有诸如“你是否有酒精依赖基因?”“中国人对香菜的好感与口味调查” 等问卷。济宁医学院是 WeGene 的长期科研合作伙伴,每位用户参与完调研之后,在后续也会收到相关研究结果与自己的关联报告。

相比起购买一套基因检测服务,你更像是买了一份目前针对大众健康的基因检测研究发展进展,报告结论会随着学术界对基因研究进展的不断深入,产生变化。

所以,哪些人会为这项基因检测服务掏钱?

那么,究竟哪一些人会为这样一份无法给你提供任何实际指导的服务掏上 1000 块钱呢?

Martin 崔是一位加拿大华裔,从小生长在温哥华,现在的职业是一名老师。最近两年,他回到香港工作,购买了 WeGene 的服务,之后他还鼓励身边的二十多个人进行了基因检测。

在进行基因测序之前,Martin 十年前曾经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跑遍了广东各地的崔姓村落,挖掘当地的民间族谱,并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在这个过程中他认识了许多崔姓兄弟,建立了 80 多人的“赣粤派崔氏兄弟群” “崔氏家族网”“广东崔氏宗亲会”的公众号。每年清明节时,Martin 会组织上千个姓崔的人一起在清明节回乡拜山,了解自己和家族的历史。

“我是一个华人,常常觉得自己没有根,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寻找祖源)来寻找自己的根。” 对 Martin 来说,购买 WeGene 的服务并不纯粹是为了娱乐,更像是他长久以来的一种诉求和期望。像 Martin 这样居住在海外的华人大约占据了  WeGene 用户 20% 左右的比例,在 Facebook 上他们还有一个自发建立起的 WeGene User 的账号,他们会在小组中发布自己的基因检测结果,最后还真的有人找到了与自己有亲缘关系的华人。

剩下的更多用户则大多是居住在国内一线城市,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群。他们大多抱着了解自身健康状况的目的或对基因检测有浓厚兴趣。在《好奇心日报》寻找到的 WeGene 用户中,他们大多数是基因行业的准从业者,或是受到朋友的推荐。

其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用户表示,在体验 WeGene 的服务以前,他还曾经尝试过一脉基因、基因猫、华大基因的酒精测试这类面向消费者的基因检测服务,后几家的价格更便宜,在 200 元-300 元之间,但测试位点通常只有十几个左右。

“比较下来发现的确 WeGene 的分析报告是行业内比较全面的,尤其是祖源这一块,WeGene 应该是国内唯一一家在做的。”

这几年里,尽管购买基因检测服务的依然是小众群体。但早在 2013 年,安吉丽娜·朱莉因自身携带致癌基因,进行了预防性双乳腺切除手术,这件事儿迅速成为一个街头巷尾讨论的热点,也第一次成功地将基因检测这个概念带入了大众视野。

基因检测企业的井喷式增长,主要靠的是技术发展

这些为普通消费者提供基因检测服务的公司也几乎都诞生于 2014 年-2015 年之间。WeGene 也不例外。那段时间里,基因检测初创公司呈现出井喷式增长。

公司迅猛增长背后的推动力量依靠基因检测技术的进步。2005 年,生物技术公司 Illumina 研发出了 Solexa 技术,美国应用生物系统公司 ABI 推出了 Solid 技术,这两种基因测序技术都被归为新一代测序(Next-Generation Sequencing,NGS),也被称为第二代基因检测技术。

它们的共同特点在于,能极大的缩短基因检测的时间和成本。2001 年一次基因测序成本高达 1 亿美元,放在如今只需要 1000 美元,成本的大幅度降低推动了基因检测技术向着大规模、商业化方向发展。

到 2014 年时,知名的基因一起设备厂商 Illumina 又发布了新款高端基因测序仪,可以准确测出全基因组序列,让测序成本降低到千元以下,大部分国内的基因公司都需要依赖以 Illumina  这类上游设备厂商的技术,来开展自己的服务。

                   Illumina 的基因测序仪

WeGene 采用的定制基因芯片检测的方法,如今已经被广泛应用于只需要检测特定位点的服务当中,相比起第二代测序技术提供的全基因测序,它的成本更低。

《好奇心日报》的编辑也体验了 WeGene 的分析服务。事实上我们已经提前购买了 23andMe 的产品,但因为它主要针对欧美市场,报告中的结论并不一定适合东亚人群,比如它会在报告中说:你有 99.8% 的中国人血统....WeGene 支持接入 23andMe 的数据,并免费提供分析。实际上我们没有花费一分钱,得到了一份针对东亚人群,更加详实的报告结果。

最后还意外的收到相同姓氏用户的私信,误入了一个“赣粤派崔氏兄弟群”在一众和自己同姓的陌生人中,了解共同的祖源和历史。

这是个有知识门槛的服务,教育用户是最难的那件事儿

但这项针对大众消费者的基因检测服务还不怎么被业内看好,被反复提及的两个问题是“商业模式还不清楚”以及“教育用户难”。

专门为科研机构提供基因分析服务的 GENETV 创始人张旭东认为:“与基因检测技术相关的方向当中,针对大众消费者服务的用户群还是太有限了,大家比较看好的仍然是针对企业用户的服务。”

在基因测序这个领域,上游的设备端几乎全部被欧美公司垄断,其中 Illumina 的测序仪占据了 71 % 的市场份额。

在中下游的服务中,拿钱最多、企业数量增长最快的是临床诊断治疗,比如肿瘤早筛、产前检查、优生优育等方面。因为部分基因突变会导致疾病出现,所以基因检测是一种能有效发现癌症并及时采取治疗的方法。安吉丽娜·朱莉预防性切除双乳腺采用的就是这类检测方法。

面向大众消费者的基因检测报告中,不管它是告诉你具有哪些高于常人的天赋技能,还是遗传病风险。它们往往受到多个基因位点的控制甚至外部因素影响,并且受制于学界的研究进展和样本来源,导致结果往往只是概率统计,也不一定完全准确。

对于陈钢来说,最难的那件事儿则是“教育用户”。 “基因本身就是一件很复杂的科学问题了,你可能需要对科技有一些了解,处于白领阶层。” 从 WeGene 的改版网站中,你也能看出他们试图通过图片、问答、视频的形式来说清楚这项服务到底是什么?

但说清楚后,如何说服大家掏出 990 元购买一个在现阶段并非能给你带来实质性帮助的报告,一个更像是基因技术发展衍生品的服务、一份在持续更新的科学进展...是摆在这家面向大众提供基因检测服务的公司面前的难题。

题图来自 WeGene 供图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