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40 多年前,法国人热烈地讨论堕胎、死刑和人道主义

曾梦龙2017-01-18 18:47:12

其他的判决,即使是比较重的判决,都能有挽回的机会,独有死刑,一旦执行,便没有了任何机会。难道不应该承认,如果无法补偿,死刑就应该废除吗?认为剥夺了一个人的自由是一种不太重的惩罚,只能在一种情况下成立,即当今的社会教导我们,要藐视自由。——加缪

作者简介:

罗贝尔·巴丹德:法国律师、政治家、作家。在法国,他因坚决支持废除死刑而闻名。他在弗朗索瓦·密特朗担任总统任期内任司法部长,促使国民议会和参议院分别通过了废除死刑的法案,从法律上规定死刑应予废除。罗贝尔·巴贝德还是众多历史和政治评论文章和书籍的作者,如《自由、自由》《一位知识分子的政治理想》(与其夫人伊丽莎白·巴丹德合作)《自由和平等》《共和国监狱》等,其中《为什么要废除死刑》一书于 2000 年获得费米纳评论奖。

书籍摘录:

改革年代

我对新任共和国总统不了解。1974 年,这位年轻人以其才华和品格博得赞赏和喜爱。他比同时代的任何人都更好地理解并掌握了新政治生活的首要艺术:沟通。而要沟通,最重要的就是电视。他懂得如何展现渊博而不学究气,简明而不矫揉造作,亲切而不显得蛊惑人心。就像大明星一样,当他意识到自己被别人注意的时候,他内心深处的自恋会使他感到被人崇拜的幸福,这使他有时惹人喜爱。如果说戴高乐将军在电视上展现了其天才,那么德斯坦则展现了他的优雅。看到他在一群政治对手中间的表现,我认为他高出一筹,因此有一天我对密特朗说,德斯坦将是他最厉害的对手。密特朗对此表示怀疑。他也许在想,德斯坦过于高贵的出身和远离民众的个性,这双重弱点都将妨碍这位年轻的右翼领袖在总统选举的全民投票中击败他。

在废除死刑方面,新总统的品格让我觉得大有希望。在蓬皮杜去世前三天,巴黎流传着各种政治阴谋的说法,德斯坦在出席《两个世界》杂志午餐会时说道:“我的真正理想是关于文学的理想。如果我能够在几个月或者几年之内,写出可以与莫泊桑或福楼拜相媲美的作品,我会毫不迟疑、满怀喜悦地转而从事这项活动。”我认为任何喜爱文学的人,不管是伏尔泰、雨果还是加缪,都只会对断头台充满厌恶。作为一个自由派和亲欧人士,总统希望在欧洲最后一个仍在实施死刑的民主国家取消死刑,并以此名垂青史,这样的话曾经在报刊上报道过。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保留他所厌恶的东西呢?

在其七年任期开始的几个月里,一些并没有写进总统竞选纲领的自由派举措就被实施了。改变马赛曲的节奏、在就职仪式步行走上香榭丽舍大街似乎只是一些政治小伎俩,但确实有一些重要的改革是在他的倡议下通过的。法国广播电视局被分为三个独立频道。对反对派的 60 名议员和参议员开放了向宪法委员会提出申请的程序,未来将证明,这一宪政改革会产生多么深远的影响,它使得一个原本象征性的机构转变为真正的宪法法院。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两项充分显示总统意愿迈向自由 化和现代化的法律:将成年人定义年龄下调至 18 岁,以及关于堕胎的法案。

西蒙·维尔夫人向议会提交了堕胎法案,在经过一轮艰难的辩论后,凭借左翼的大力支持,该法案以 284 票比 189 票通过。在有关死刑的辩论当中,一些人经常说一个人不能一边宣称自己支持废除死刑,也就是极度尊重生命,一边又支持放开堕胎。但是,死刑是社会强加于犯人的酷刑,而堕胎的选择权则取决于女性的决定,自由是在她们手中的,这与死刑完全不同。

除了这些重大改革,新总统对监狱条件也十分关注,这在我看来也是个好兆头。我们监狱的糟糕状况是数百年来不关心 犯人死活的传统造成的。1971 至 1972 年,法国发生了 120 起集体反抗事件。一些高级法官均就此行动起来:施麦克法官就 1971 年图勒监狱事件撰写报告,阿尔帕阳日法官在 1972 年 7 月和 1973 年 2 月相继撰写有关报告。他们提出了进行重大改革的建议,以及监狱制度自由化的有关举措。一些旨在帮助囚犯、 警醒公众的协会成立了。米歇尔· 福柯通过其著作和在法兰西学院教授的课程,重新激发了关于监狱的讨论。刑罚、惩罚的 权力是 1968 年以来知识界讨论的热门主题。由于取消死刑与长期徒刑制度之间息息相关,废除死刑的讨论不可避免地会涉及监狱问题。一些人提出废除死刑的前提是建立所谓的“替代刑罚”。也就是说,在他们看来,应该对罪犯进行终身监禁,非特赦不能释放。我在想,其他欧洲国家,我们的近邻们,是怎样在不代之以终生监禁的情况下废除死刑的。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性,看守人员便忧心忡忡。他们拒绝看守这些没有希望重获自由的犯人们,后者注定变为真正的野兽。

1974 年 7 月 20 日,克莱沃监狱爆发骚乱。对于了解这个监狱的制度及那里持续紧张状况的人而言,这一事件没什么令 人意外的。骚乱被严厉地镇压了。在冲突中两名犯人死亡,15 人受伤。一股狂热情绪迅速席卷了许多监狱。8 月 1 日,又一 名犯人被杀。时任司法部长的让· 勒加努埃迅速宣布了一系列旨在改善监狱状况、提高狱所工作人员薪水、改善犯人生活条件的措施。在参考施麦克与阿尔帕阳日的报告的基础上,司法部长提交了旨在减少临时监禁和短期监禁刑罚的法案。

1974 年 8 月 10 日,共和国总统造访里昂的圣· 保罗监狱与圣约瑟夫监狱。他参观了监狱,与犯人聊天,甚至还和一名犯人握了手,这是一名“被推定无罪的被告人”,总统府在后来的声明中也说明了这一点。总统的这一举动令公众震惊,一些人认为这显示出总统关心全体法国人的命运,即使是那些最不值得尊重的人。也有人认为这是一种知识分子的装腔作势,是 为了回应监狱信息小组(GIP)的行动。在我看来,这是引导公众舆论的一次勇敢举动。

新总统尽管对于上电视和接受媒体采访毫不吝啬,却一直在废除死刑问题上保持沉默。人们有时称德斯坦为“法老”。但在死刑问题上,他表现得更像“斯芬克斯”。然而,我对一些政府要员的公开表态更加担忧。1975 年 2 月 4 日,总统的密友、内政部长伯涅托斯基表示:“死刑应当用于部分特定案件。比如引起人质死亡的劫持案件、引起儿童死亡的绑架案件、杀害警 察的案件。在这三种案件中,死刑应当被保留。”在同样的节目中,他还说道,他觉得“作为警察,是有充分理由埋怨法官的慈悲的”。

人权委员会随后抗议内政部长的上述言论。几周后, 1975 年 3 月 4 日,总理雅克 · 希拉克在电视上说:“我赞成在人质绑架案中使用死刑。” 希拉克一直是一个废除死刑的支持者,发表这样的言论令我尤其不安。总理的话是否暗示了总统在死刑问题上的立场?政府成员或多数党的领导人从未发表过支持废除死刑的声明。正如英国《泰晤士报》所形容的,同许多其他问题一样,德斯坦在这一问题上显得很“神秘”。

题图来自: flickr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