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Hedi Slimane说他不打算做自主品牌,要全身心做个摄影师

Matthew Schneier2017-01-13 13:26:08

Slimane 一般不愿公开谈论自己和作品,这次他同意用邮件回答一些问题。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设计师 Hedi Slimane 在时尚界这四年里可谓作品热卖、备受追捧,也争议不断。他曾任 Saint Laurent 创意总监,2016 年 3 月离职,走时既不解释也无歉意。本周他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这次他的身份是摄影师。

图片版权 Y. R

这一身份对 Slimane 来说并不新鲜。回顾他的职业生涯——在Saint Laurent 之前供职于 Dior,从 2000 年到 2007 年设计男装,同样乐在其中——摄影是他一直以来的爱好,与时尚并行不悖,但他从未专注在这方面。

离开了 Saint Laurent,48 岁的 Slimane 全身心投入摄影创作,回击了称他在为自主品牌寻找金主的传言。他说,他从没想过离开时尚界,也不排除回归的可能。(不过,不会做自主品牌。)

本周,他为《V》杂志拍摄的首批摄影作品发布,名为《纽约日记》(New York Diary)。作品大多在布鲁克林拍摄,有的在他自己的工作室。Slimane 拍了一些纽约先锋人物的肖像,有的很出名(Thurston Moore、Francesco Clemente),也有的鲜为人知(后朋克乐手 James Chance、Lydia Lunch,还包括新晋音乐人,比如长岛的兄弟摇滚乐队 Lemon Twigs)。Slimane 一般不愿公开谈论自己和作品,这次他同意用邮件回答一些问题。

Lemon Twigs 乐队的 Michael D’Addario,取自 Slimane 发表在《V》杂志上的《纽约日记》(New York Diary)系列作品。图片版权 Hedi Slimane

从去年离开 Saint Laurent,你全身心投入到摄影中。可不可以说,现在摄影比时尚更吸引你?吸引你的原因是什么?摄影有什么内容是设计不具备的?

我 11 岁起拍摄黑白作品。摄影始终是我生活中天然、本质的一部分,一种个性、私密的创作过程。我对所拍摄的每个角色都有深厚的感情,对我的摄影作品也是如此。

我同样喜欢时尚,但设计时尚的过程不同,它更具分析性,靠时尚和个性的符号学来打造,个人风格比时尚(设计)标准更为重要。我想,15 岁起我在俱乐部里长大(巴黎的 La Piscine、Le Palace、Les Bains 等等),音乐演出和夜生活就定义了我的时尚。

你为《V》拍摄的《纽约日记》集合了一大批艺术家——James Chance、Eileen Myles、Kembra Pfahler,有些人不太有名——对公众来说。你怎样选择拍摄对象?你认为这些人有什么联系吗?

1989 年我第一次来纽约。曼哈顿和哪儿都不一样:充满了艺术生命力,不容置疑的激进风格。我很喜欢纽约的味道,纽约的街道和俱乐部自由、真实、时髦,有独一无二的气质。新晋音乐人和艺术家,比如 Lemon Twigs,他们天生就属于这里,仿佛有种“激动人心的传承”。

James Chance.图片版权 Hedi Slimane

你提到了 James Chance,他是个才华横溢的音乐人。他的作品一以贯之、真诚、率真,我从中获得了极大安慰。这与社交媒体的文化相差十万八千里。他和创作摄影散文的其他艺术家可能不为大众所了解,但他们才真正体现出了纽约的精神,一种勃勃生机,这对我来说既脆弱又珍贵,在当今尤其如此。

这些传奇人物更能启发新一代艺术家,然后将其发扬光大。这是对当今保守主义思潮的创意救赎,是纽约的艺术“激进主义”在人们心中的重现。

你能理解拍摄对象,或者从某方面认同他们吗?一般他们是你认识的人吗?是朋友,拍摄过的对象,还是一起吃饭认识的人?

看具体情况。我确实能理解他们的创作,几乎都能理解。虽然我并不真正认同他们,但这样感觉更自在。有些人是我认识了很久的朋友。

你认为这些照片是时尚摄影作品吗?

偶尔我会拍时尚摄影,但时尚摄影自成一体,它表现一种特定的浪漫主义,作品经过精心创作,有后期制作人员、有发型师、造型师等配合。自从 3 月离开 Saint Laurent,我就没拍过时尚摄影作品了。

Eileen Myles.图片版权 Hedi Slimane

《纽约日记》与时尚摄影相反,它是直截了当、自发创作的、简练的肖像作品,围绕人物本身遵循赤裸裸的现实主义原则创作。

你认为自己的摄影和设计作品有联系吗?

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真诚和纯粹在设计中同样重要。我始终努力保留这些特质,无论付出什么代价,还要避免矫揉造作的俗套,那些现代设计的惯例。

有没有启发过你的摄影师?你认为自己的作品符合某种摄影传统吗?

从 19 世纪末的 Nadar 一直到 20 世纪 60、70 年代,法国有拍黑白肖像的传统。很遗憾,那些摄影师大都过世了。但我确实觉得我与这种传统很接近,具体来说,是音乐肖像。我已经拍了 30 年了,这成了一种无止境的习惯性研究。

据《V》杂志说,你正为杂志策划作品集。你愿意分享什么细节吗?

这是个正在进行的项目,我会主要关注创意性。除了纽约历史上的艺术家,我一直在关注和记录新生代音乐人、作家、喜剧演员和艺术家。目前我在纽约创作,还会去巴黎,当然还要去洛杉矶待一段时间,那是我生活的地方(自从 2011 年举办过 MOCA)。

你打算今后专门从事摄影吗,还是会回到时尚设计领域?离开 Saint Laurent 之后的几个月,你还关注时尚吗?

摄影自然会一直做下去,但我从来没打算停止设计。我可没说过以后不做设计了。

和我做设计的时候相比,我没那么关注时尚了,真的,主要是因为我有一阵子没拍时尚大片,这是个挺有趣的角度,从时尚领域的另一头,从时尚媒体的角度进行观察。

去年,你通过律师发表了一份声明,说你没打算也不想创立自己的品牌。现在还是这样吗?

不可能做自己的品牌,我完全投入到摄影工作了。对我来说,划定一个清晰、合理、安全的创意领域,是必要,也是合理的。


翻译 Alicia Lee

题图来自 NYT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