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一些日本直男会选择“无性别时尚”,他们说这不是“娘”

Motoko Rich2017-01-09 07:20:19

有经纪人利用这种在粉丝中的吸引力做营销,并从中盈利。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东京电 - 如工匠精准描画陶瓷娃娃一样,托曼佐佐木(Toman Sasaki)把粉底涂在了棱角分明的脸上,用化妆刷在鼻翼涂了红色的阴影,并用小刷子涂了唇彩。佐佐木住在东京的初台地区,在他小小的公寓兼工作室中打扮了 40 分钟之后,他看着手中的镜子,对自己赞许地点了点头。

他做了美甲、留着波波头,还穿高跟鞋,23 岁化了妆的佐佐木是一副典型的女人形象。在这个男女穿衣风格有着极大差别的社会中,他的选择十分抢眼。

佐佐木是一位模特,也是一个流行音乐组合的成员,大家叫他托曼。他认为自己并不是“娘”,而是无性别。“无性别 danshi”(danshi 在日文中是年轻男子的意思)是日本一个很小、但数量在不断增长的群体,佐佐木就是其中之一,他把这种风格作为一种公众身份,通过这种亦男亦女的风格发展自己的事业。

身材清瘦的佐佐木说:“在内心深处,我是一个男人。” 他的衣橱中摆满了紧身的吊带背心、宽松的夹克以及紧身牛仔裤,让人想起处在青春期前小姑娘们的时髦穿着。他说:“性别概念真的没那么重要。”

佐佐木在社交媒体上叫托曼,拥有众多的粉丝。他说:“人们应该有权选择适合他们自己的风格。并不是说男人就该是一种样子,而女人就该是另一种样子。我觉得那样很无趣,我们都是人嘛。”佐佐木还会定期上电视和广播节目。

就像美国很多男人都开始化妆一样,年轻的日本男人也打破了时尚中的性别差异,他们染头发、用带颜色的美瞳,还会涂颜色明亮的口红。

像比嘉龍二(Ryuji Higa) 这样的男人(他更多的是以 Ryucheru 这个名字出现),就会留标志性的金色大波浪,还经常戴发卡。田中元气(Genki Tanaka,人们叫他 Genking)甩着他银色的长发,而且经常穿超短裙,他已经从社交媒体的网红一跃成为了电视明星。

密歇根大学人类学教授詹妮弗·罗伯森(Jennifer Robertson)说:“这只是模糊了性别之间的界限,他们扩展了男性群体的衣着范畴。”詹尼佛教授广泛研究日本性别问题并且著述颇多。

从经典的歌舞伎和能剧,再到宝冢歌舞,在日本文化中,剧场里就有变装的传统。歌舞伎和能剧中,男性会化装成男性和女性,而宝冢歌舞的女演员会化装成男性和女性。

男性无性别的装扮在日本动画和乐队男孩儿中也很流行。

天赋异禀的经纪人丸本隆(Takashi Marumoto)在帮助佐佐木发展他的事业,他发明了“无性别男生”这个词。丸本隆还招来了其他亦男亦女的男生,让他们去走秀,签下他们做模特培养,利用他们在粉丝中的吸引力做营销,并从中盈利。

图片来自 Malay Mail Online

西方的变装更有一些情色的意味,日本则有所不同,在这里,变装更多是为了时尚。

日本时尚与文化研究者门田正史(Masafumi Monden)说:“我认为,日本人对这些女性化男性的看法与欧美社会是有差异的。在日本,从某种程度上说,人们对自身性别的认同是另一种情况。”门田正史获得了东京大学的一项奖学金,目前在悉尼科技大学读书。

佐佐木说,在他最初穿成无性别男生的样子时,人们经常问他是不是同性恋。(他告诉大家自己是异性恋。)

他说自己化妆是为了遮瑕。他说:“我对自己很多地方都没有安全感,真的不是很喜欢自己的脸。但我也能感觉到化妆后的变化。”

有一些认为自己是无性别男生的人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并不认为自己的外貌与自己的性别身份有什么联系,与他们对传统性别角色的看法也没有关系。

18 岁的北岛拓哉说:“只不过是化妆,按自己的喜好穿着罢了。我认为男人应该保护女人,这个原则是不会改变的。男人比女人要强壮,男人应该工作,因为女性更柔弱一些。”北岛拓哉会用 Takubo 这个名字,他说自己相信,即便风格上的界限模糊了,男人和女人从根本上也还是不同的。

但 22 岁的吉田铃木(Yasu Suzuki)说,他在时尚界中的探索扩展了他对性别的认识。吉田铃木经常组织无性别男生与他们粉丝的见面活动。

在他青少年时期开始尝试使用化妆品的时候,有时会引起其他男生别样的注意。吉田铃木说:“如果有男人对我说‘我爱你’,我想我应该会吐的。”他穿着一种在日本女性中很流行的阔腿裤,还会拔掉脸上的汗毛,因为目前他的经济能力还不足以做激光脱毛手术——这种手术在无性别男生中十分流行。

他说:“但是现在我开始穿无性别的服饰,我想我已经摆脱了偏见。从前我不喜欢那些偏爱同性的男孩儿和男人,但我现在接受了他们。漂亮的人就是美的。”

走在日本的火车站里,火车飞驰进站时就能感受到男人们整齐划一的深色西装,一些年轻的男子对于这种职业化的刻板大失所望,他们用时尚来挑战这种社会秩序。

在日本中央大学做性别研究、现年 61 岁的教授三桥顺子(Junko Mitsuhashi)说:“我们这一代人,女人会嫉妒男人,因为男人可以工作,还可以为所欲为。但在更年轻的一代人里,男人都羡慕女人,因为她们能通过时尚表达自己。”三桥顺子还是一个变性女人。

她还说:“男人感觉他们没有可以表达自己的空间,他们羡慕女孩子,因为女孩儿可以通过她们的打扮表达自己。”

年轻女孩子是无性别男生最热情的粉丝,这些男生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和参加各种活动的大多数都是年轻女生。

图片来自 Malay Mail Online

在一个秋天的晚上,托曼和他的乐队 XOX(亲亲抱抱亲亲)在原宿一家嬉皮服饰商店表演,观众几乎都是青少年女生,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生。原宿是东京青年时尚的中心。

托曼穿着一件缎面材质的粉色豹纹夹克、破洞牛仔裤和褪色的黑白匡威板鞋,戴着灰色美瞳,他的眼睛在紫色假睫毛的映衬下看起来很大。乐队临时准备了几首歌,都有一点跑调了,观众挥舞着标牌叫喊着,一些女孩儿甚至哭了起来。

音乐会之后,有二十个女生排队与乐队成员自拍合影,16 岁的东京高二学生藤原渚(Nagisa Fujiwara)就是其中之一。她这样评价托曼:“他看起来像是个女孩子,但当你把他的女性化外貌与男性气质放在一起看时,我看到了一种新新男性。”托曼是乐队中她最喜欢的一个。

翻译 熊猫译社 孙一

题图来自 NYT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