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本周新片」不太“星战”,导演和主演聊了对《侠盗一号》的理解

王珊珊 韩方航2017-01-06 12:37:22

《侠盗一号》是一个关于小人物的故事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都是一部不太一样的星球大战电影。

如果你对星球大战有所了解的话,你会知道这是一个关于天行者家族的故事。根据时间线来划分就是阿纳金·天行者、卢克·天行者、莱娅公主、凯洛·伦,这些角色贯穿了两个星球大战三部曲以及去年上映的《星球大战:原力觉醒》。

但在《侠盗一号》里,他们都不是主角。尽管你还是能够看到一些耳熟能详的角色,但与其说他们是推动剧情发展的动力,倒不如说是作为彩蛋出现更为贴切。而正如片命中“外传”两个字暗示的那样,《侠盗一号》发生在星球大战的世界当中,与天行者家族的这条主线剧情相吻合,但故事本身则显得更为独立。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侠盗一号》没有门槛。在观影之前做一些功课,了解帝国、反抗军、原力、死星等一系列概念将能够帮助你更好地进入到剧情当中。这不仅是因为这是剧情中比较关键的因素,也是因为电影本身对此交代得有些含糊。

导演加里斯·爱德华斯在处理《侠盗一号》开场的一些段落的时候,使用了交叉剪辑的手法,大量的人物集体登场,场景则快速地切换,每一个片段的时长又都不是很长,不足以完整地交代事件的前因后果。这对观众来说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是影片被苛责剪辑有些混乱的一个主要原因。

而当所有人物都汇集到了一起的时候,《侠盗一号》就开始展现出了它不同于以往《星球大战》电影的魅力。以往的《星球大战》中的战斗场面被战争化,气势和规模都不可同日而语。加里斯·爱德华斯在这里发挥得极其出色,出色的调度能力将一场战争表达得淋漓尽致。

人物之间的张力也开始显现,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诉求和野心,他们之间爆发冲突,然后又化解冲突的过程,尽管可能稍显脸谱化,但也突破了以往《星球大战》系列中更强调个人内心、以及父子亲情的人物关系。

另外要说的是,《侠盗一号》是一个关于小人物的故事。这里没有人拥有原力,无法像绝地武士那样横扫千军。尽管故事的结局因为有了《星球大战》系列的存在而早已注定,但是每一个人物的命运都不是他们自己能够把握的东西。

在国外,星战系列可谓是“宇宙第一 IP”。自从 12 月 16 日上映以来,《侠盗一号》目前在美国国内的票房已经达到了 4.397 亿美元,全球票房则是 7.9 亿美元,目前《侠盗一号》已经成为好莱坞史上圣诞假期票房第二高的电影,仅次于去年 12 月上映的《星球大战 7:原力觉醒》。

为了在相对陌生的中国市场取得更好的成绩,《侠盗一号》加入了姜文和甄子丹。电影上映之前,他们和导演加里斯·爱德华斯、女主角菲丽希缇·琼斯一起,在北京接受了《好奇心日报》和其它媒体的访问。

以下是几位主创本人对《侠盗一号》的解读,这能够帮助你更好地理解这部电影,但也包含严重剧透

问导演:这部电影里有很多对当下时代状况的隐喻吗?

加里斯·爱德华斯:电影开始拍摄是在两年半以前,那时候你没法预测,如今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你能做的只是讲一个真诚、合理的故事。如果你做对了,那么这部电影将超越时间限制。不论这部电影什么时候放映,人们都能看到电影和真实世界的联系。我相信,哪怕乔治·卢卡斯现在放映最早的《星球大战》,我们还是能发现,它和现代世界的联系。你会受到电影感染,它的影响在你心里越来越重,逐渐成为你潜意识的一部分。但电影并没有做出任何政治表达,它只是在讲述人类的故事而已。人类的故事并没太多改变,只是在循环,革命、掌权、腐化、革命……上千年来,我们一直如此。《星球大战》并没有表达政治,它只是反应了这些事实而已,但很不幸,这一循环依然在继续。

乔治·卢卡斯很聪明,这些故事都发生在“遥远的银河系”,所以这些故事并非发生在我们的世界,而是发生在“遥远的银河系”。但这些“遥远的银河系”的故事,可以教给你一些东西,之后你可以走出门,改变当下的一些事情。这部电影讲述了义军的故事,他们能让我们想起我们生活的世界。义军成员来自世界各地,各种各样的人都有,非常多样化,因而也非常有力量。

问导演:为什么选择中国演员加入《星球大战》电影?

加里斯·爱德华斯:乔治·卢卡斯拍摄《星球大战》电影时,受到很多亚洲电影的影响。不仅仅是故事,还有服装、外貌等。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并不明白这一点,只觉得太惊人了。但长大以后,我四处旅行,来到中国,也到了其他地方,你意识到,他们这些都是偷来的。拍摄电影的时候,我想让它和老版发生联系,但依然呈现一种新的感觉。所以我看了很多给予乔治灵感的电影,还有一些伟大的亚洲电影。所以我忽然想到,可以在电影里加入一些亚洲演员。

我想到,可以加入两个亚洲演员,他们代表着阴和阳,代表着战与和。所以贝兹(姜文的角色)是“战”,他扛着一把大枪,他用武力处理事情;奇鲁(甄子丹的角色)代表了“和”,他用信念面对一切。他们是相反的,但却拥有同一个目标。他们不可分离,但经常起冲突。我喜欢这样子。感觉,我说不上来,就是感觉很对。

问导演:为什么你要展示义军的黑暗面,而且杀死了所有的角色?

加里斯·爱德华斯:这真是严重剧透了。我觉得在几十年前,我们很可能会说,战争很激动人心,战争很伟大,战争是一场冒险,我们去参战吧!那会是你一生最棒的经历。但如今,我们知道那不是真的,我们不能教育孩子说,战争很伟大,战争很有趣。战争很糟糕,一点儿也不好。但你必须赢得战争,你必须赢得和平。所以在这部电影里,我们想表达,如果你想做一些好事,如果你想为这个世界带来一些改变,那么你必须做出牺牲。你不能只是坐在后面,让其他人去做这些事情,你必须亲自去做。我觉得我们应该传达这样的信息给孩子,真诚的、现代的信息。所以在 2016 年的电影里,我们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开始时候,我觉得会有人告诉我们不能这么做,我觉得电影公司会阻止我们。但他们一点儿也没更改原来的故事。我觉得能在电影里这么做,真的很让人兴奋,而且很幸运。

问女主角:在电影里,义军杀了死琴的父亲,但为什么琴依然会为义军而战?

菲丽希缇·琼斯:因为,琴并不站在任何一边,她拥有真正的独立精神。但她憎恨帝国,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也将琴的团队聚在了一起。无论他们来自何处,他们都想打败帝国,这将他们团结在一起。

问女主角:你怎么看待你的角色的结局?她和整个星球一起消失了。

菲丽希缇·琼斯:我猜,是因为我们要连接起《新希望》,而我的角色并没有出现在《新希望》中,所以……人们肯定会大吃一惊,他们应该从没在爆米花电影里看到这样的结局。

问女主角:为什么这么多人和琴一起战斗?哪怕他们要去打一场没有希望的战争。

菲丽希缇·琼斯:我觉得,可能因为他们并不知道会没有希望吧。他们觉得他们能有一个结果,他们只是想去做一些伟大的事情。

问姜文:怎么看待星战电影里出现华人的面孔?过去并没有这样的先例。

姜文:我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我该怎么回答呢?我觉得从我开始就应该这样,过去什么样子重要吗?原来他们没有,那是他们不对,现在他们有了,那就是对了。我不觉得这事是应该考虑的。这个真的不是问题,我也劝你不要考虑那些看似是个问题其实不是问题的问题。

问甄子丹:在电影里,你的角色一直在笑,为什么?

甄子丹:故意设计的。为了让大家放松一点。这部电影本来已经很沉重压抑了,所以我觉得,还是要开一些玩笑嘛。有一句对白是我自己加上的,打完之后,一些兵来盖这个头袋。然后我就说“Are you kidding me?”(原文为:Are you kidding me?I am blind.)我问导演这个怎么样,导演说这个好这个好。

这个角色有一点罗嗦,但是是那种可爱的罗嗦,经常念经,但是很接地气。你设定了这个角色(是这样),那么他就会开玩笑。


图片来自电影剧照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