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猫眼下架“专业评分”功能,压力到底来自何处?

王珊珊 韩方航2016-12-29 07:00:00

按照《中国电影报》的说法,“恶意的、不负责任的言论,严重破坏了中国电影的生态环境”。

猫眼 5 个月前上线的“专业评分”功能在 12 月 27 日晚悄悄下架。

专业评分功能是猫眼邀请专业影评人周黎明、magasa 以及各大专业电影杂志或网站的主编汇总而成的影评合集。根据上线时猫眼相关负责人的说法,他们希望能够参考烂番茄网站,同时为用户提供“观众评分”以及“专业评分”两个维度。

专业功能被下架,原因被归于《中国电影报》当晚发布的一篇文章《豆瓣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

这份由广电总局主管的报纸在文章中点名批评了豆瓣和猫眼两家平台,认为他们对于《长城》、《摆渡人》、《铁道飞虎》这三部贺岁档影评的评分过低。

文章称:“其(指豆瓣)对《摆渡人》摘四星、五星,刷一星的恶劣行径,确实令人气愤”,而猫眼上的“这些所谓的专业人士是不是就能够代表真正的专业呢?你是谁?又能代表谁?”

最终,《中国电影报》称豆瓣、猫眼恶评是对电影产业的伤害——“今年岁末贺岁档市场高潮到来之后,豆瓣、猫眼对于三部主打档期新片的评分,则令人大跌眼镜”,“……恶意的、不负责任的言论,严重破坏了中国电影的生态环境”。

这篇文章在人民日报客户端以不同的作者署名刊登后,影响力进一步放大,甚至传出豆瓣和猫眼都相继被电影局约谈的消息。尽管此后豆瓣创始人杨勃以及广电总局电影局局长张宏森都通过朋友圈等渠道称约谈这一消息并不属实,但 12 月 27 日晚,猫眼仍然下架了专业评分功能。

现在的猫眼界面上仅能看见观众评分

关于电影评分的争论早已有之。水军,即受雇于网络公关公司,通过发表评论或者打分的方式来影响电影口碑的人员。他们可能受雇于某部电影的片方或者相应的营销公司,为电影打高分,也可能受雇于某部电影的竞争对手,去恶意抹黑这部电影。

这背后往往是经济利益的驱动,一个常被引用的数据是,复旦经济学院研究员,经济学博士陈沁的报告指出,当周末上映的所有电影豆瓣平均得分每高出一分时,一家电影院的票房便会提升 35 万。

市场上无疑存在大量的水军。《好奇心日报》在 2016 年 1 月曾对水军现象做过调查,一般片方能给到营销公司的费用是总体宣传预算的 1/10 左右,而其中的 1/5 则被用来雇佣水军。此外,影评人周黎明也曾经公开表示有“大量红包影评人”,收受电影发行商的红包,并写出有利于电影的好评。

对于这种现象确实应该批评,但《中国电影报》把矛头指向豆瓣和猫眼专业评分功能却是找错了对象。

豆瓣的创始人杨勃在去年 12 月发布了一篇《豆瓣电影评分八问》长文,当中特意谈及了豆瓣电影评分是否能够刷分的问题,并称“水军是有的,但豆瓣评分很难刷得动”。

电影营销人士同样认为,豆瓣电影和时光网的刷评分、评论的门槛相对高,投入和回报基本不成正比。他们尝试过一些案例,发现性价比低,不如在微博找大号刷软文,造话题,再找一些水军来灌水效果会来得更明显。

至于猫眼,其上的专业影评人大多都有名有姓,代表自己表达喜好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用“你是谁?又能代表谁?”来质疑他们,未免显得有些强词夺理。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除非能够抓到这些影评人收受红包的证据,又何必去指责这些影评人的评分有失公允?

此次的《中国电影报》事件可能只是电影业长期以来对于影评人不满的一种延续。就在今年的贺岁档,微博自媒体“亵渎电影”针对《长城》发布“张艺谋已死”的评论,乐视影业 CEO 张昭通过微博回应:“躲在阴沟里诅咒中国电影的你已经腐烂!电影劳作者永生!(没有人给你点蜡烛)”。随后乐视影业官方名义发出了警告函,称将采取法律手段。

在《摆渡人》一案中,相关营销方曾在朋友圈表示,《摆渡人》的豆瓣评分是被黑的结果,并称已有十足的证据,并有平台参与。看上去电影片方与影评人以及评分平台的关系已经极其紧张。

挑动他们神经的是商业利益,就像《中国电影报》文章中所表达的那样,“差评”是在给票房捣乱,是在给市场添乱。此外,作为一份由广电总局主管的报纸,《中国电影报》此时发声也同样被认为代表了官方的意志。

从这一点来看,猫眼下架“专业评分功能”,很大程度上是出于自我保护的意图。

《好奇心日报》在 2016 年度电影市场盘点时写过,国产电影界经历了希望破灭的一年,除了春节档,无论是“国产保护月”的暑期档、国庆档,低迷的票房成绩都和增长的屏幕数量背道而驰。在数据之外,影迷观众可能会用更加简单的一句话来形容今年的电影:这么多烂片,都没电影看了。

正因为此,年底的贺岁档似乎寄托了最后的希望——是电影行业的 GDP,这句话另一层意思是,票房是指标,是政绩,是面子,也是切切实实的利益。电影越来越像创业项目,资本投资入场,炒高估值,套现离场,最终的上映相当于 IPO,但并非所有的上市公司都有一个好的结局,

12 月最后上映的三部“大片”《长城》《摆渡人》《铁道飞虎》,都被片方打上 “10 亿、15 亿保底”的标签,事实上也被寄予冲刺最后业绩的希望。而截至目前,除了《长城》的票房过了 8 亿,《摆渡人》3.4 亿,《铁道飞虎》3 亿。

它们都遭遇了口碑的滑铁卢。在豆瓣和猫眼专业评分中,这三部电影的分数都在 5 分左右——属于”烂片“。而这一点,按照《中国电影报》的逻辑,是这些电影最终未能取得成功票房的主要原因。

这样的逻辑荒谬至极。引用影评人杨时旸的评论,他同样也是猫眼专业影评人中的一位:“评论基于作品,但不依附于这部作品,很多人无法理解这一点。他们总是觉得评论是寄生的,作品本身才是宿主。”

而通过点名批评豆瓣和猫眼这样的平台,企图以维护“所有电影从业者的生态环境”的名义,来压制观影人群正常的发声渠道,这才是这整件事情中最恶劣的地方。

知乎网友@解放者莫雷尔在评论这一事件时编了一个段子:“以后国产电影打分只有四星五星两个选项,而外国电影只有一星到三星可选。如果一个用户一年内给外国电影打三分累计超过三次,则通报他的单位负责人和家庭住址所在地派出所。”

但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是,只有评论的内容越真诚、越丰富,才能产生更多的价值,才能促进电影这个行业真正地繁荣起来。这其中不可避免会有褒有贬,甚至有水军这样的灰色地带,但它都属于一个市场正常竞争的一部分。

今天关的是影评人说话的机会,明天谁知道关的是什么呢?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