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票房」《长城》票房不错,但这真不是一件好事

韩洪刚2016-12-19 16:36:34

不知道为什么,《富春山居图》的盛况可以在中国一再上演。

从影以来,这可能是张艺谋最在乎票房的时候。在《长城》的一次点映上,面对着粉丝观众和媒体,张艺谋毫不避讳地说:“这次就让我们以票房成败论英雄。”

倘若只看票房成绩,《长城》并没令人失望。根据猫眼统计,《长城》首日票房 1.23 亿,首周上映收获了 4.67 亿票房。自从《盗墓笔记》上映之后,这是电影院里表现最好的电影。

没人会为《长城》的票房感到惊讶,甚至有人还会觉得,这票房比理想中低了一些。在电影之外,《长城》有着太多的“光环”:这是投资最大的合拍片,是中国文化与好莱坞工业的第一次合作,是中国电影对外输出的尝试,是中国年终票房的希望……

因此,《长城》票房不能失败,至少大公司认为是这样。在中国,以万达为主导,《长城》开展了规模更甚于《魔兽》的营销宣传活动,这些活动被综艺杂志称为“怪兽级别”,合作的伙伴有十几家,几位主演也在两天时间里,接连不断接受了几十家媒体采访。在上映第一天,张艺谋带着鹿晗、王俊凯等来北京万达影城 CBD 店和观众见面,并再一次引发了现场的安保问题。

把有大量粉丝的明星加入电影,无疑也是为了票房的考量。电影海报上,列着鹿晗、彭于晏、林更新、郑恺、黄轩、陈学冬、王俊凯等人的名字,他们都拥有相当可观的粉丝基础,有利于让更多人掏钱来看电影。不过事实上,其中绝大多数人戏份很少,鹿晗算是贯穿始终,而多数人台词只有三五句,只是匆匆走了个过场——但为了粉丝考虑,哪怕戏份上只是龙套,镜头上依然要给特写。

先前传奇出品的怪兽电影,在中国市场都有不错的表现,《环太平洋》的中国票房甚至超过美国,所以才能顺利启动第二部。因此,《长城》选择了“打怪兽”这一敌我十分鲜明的故事套路,更便于观众理解和接受,也便于堆砌特效和大场面。

也许是为了排片的考虑,电影去掉片头片尾,只有 100 分钟的故事。如今的好莱坞大片,大战通常会有 20 到 30 分钟。《长城》的片长,使得不少战斗场面都得减少时长,也使得人物塑造和故事铺垫虎头蛇尾。但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因为播放频率加大,在票价相等的情况下,100 分钟的电影显然要比 120 分钟的电影票房有优势得多。

演员阵容、特效、故事、排片、宣传,一部电影首周大卖的要素,《长城》几乎都已齐备,但影片的口碑引发了巨大的争议。电影上映当天,豆瓣评分为 5.8,如今已经滑落到 5.4 分。“大型团体操”、“五彩版黄金甲”成了多数影评的关键词,至于演员的演技,都不是吐槽火力最集中的地方。

“槽点和饕餮一样多。”豆瓣上的这条短评,获得了 774 个“有用”。按照之前的宣传,电影中一个场景,最多出现了 30 万只饕餮。

作为久经沙场的中国观众,一部电影口碑两极分化并不是罕见的事情。夸赞《长城》气势恢宏、特效感人的评论也不在少数。但是在影片质量的争议之外,不可避免地还有“你是水军”、“你才是水军”的骂战。这种情绪的宣泄在电影上映之前就开始了,当然,也引发了“没看过就打一星我也是呵呵了”的言论。

出品方乐视影业和导演张艺谋这几天都对批评做出了回应。乐视影业的回应尤其强硬,“亵渎电影”在微博上说“张艺谋已死”,并配上蜡烛表情,乐视影业 CEO 张昭随后转发并回复:“不用码那么多字,改改你的微博名。”随后,乐视影业官微还发布了一张警告函,要求该影评人删除微博、置顶道歉,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张艺谋的回应则紧紧围绕“中国文化输出”、“这是一部商业片不是艺术片”这两点。在一次采访中,他回应道:“如果是电影节类型,就是那些文艺片,走高大上路线,当然你越深刻越好,你让人死去活来虐心死了,你越得奖;但如果我们今天讨论的是重工业系统,讨论的是主流院线最大众化的传播体系的电影,国内很多电影人就觉得太肤浅了,不屑于去写去做,所以这一部分都让给美国人了。但是你知道美国人这几十年就靠这类电影,把多少他们的价值观输入进来影响了我们的年轻人。他们很成功,而我们始终不屑。”

张艺谋认为,观众太“双标”,觉得自己是拍了一部商业电影,在为中国文化进入好莱坞探路,不能以艺术片的标准来要求、批评。

这里有两个奇怪的说法,第一是张导演的这部《长城》并没有输出什么价值观,如果有的话,跟所谓中国价值观也没有什么关系。

第二是把“为中国文化探路”这句话翻译一下,无非说的是“你们中国人那些东西老外看不懂,所以得拍得浅白一点”,既然如此,为何不砸重金主打美利坚市场,又要在国内观众提出质疑的时候迎头还击。张导演举着中美合作的幌子,拿着早年《英雄》的水准,端出一份探路之作——都这么多年了,张导演的个人成长何在?为中国文化探路的底气何在?

电影研究者周铁东几年前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指出,中国电影之所有走不出去,是因为“你不是从人性的角度来讲故事,是从人情的角度讲故事,你的人情不是普适的”,而好莱坞能用普世价值来包装中国文化,所以才有了《功夫熊猫》、《花木兰》等中国文化元素浓厚的好莱坞电影,“我们传统文化里的“花木兰”是忠和孝。忠,不是爱国,是忠君,就是讴歌独裁,讴歌皇权,这是反普适价值的;孝,是夫权、父权社会里的一种美德,跟现代价值观格格不入。好莱坞《花木兰》传达的则是自我实现、男女平等、女权主义”。

虽然《长城》反复强调的信任、牺牲确实算得上“内核”,但过于简单的剧情铺设让人物的情绪显得很突兀,所谓“信任”和“牺牲”背后的渲染力也无从展开。观众在电影院看到的,只是一场接一场的怪兽战斗而已。

为了和好莱坞合作,一贯在片场说一不二的张艺谋,没有了最终剪辑权,改动故事、台词甚至某些细节都要与传奇方面反复沟通。而且也按照传奇方面的要求,删掉了不少内容,理由是“这些内容大多与中国文化相关,但国外观众可能看不懂”。

从这个角度看,说“张艺谋已死”的确是个略有点耸动的说法。对张艺谋寄望过高是其一,其二是在整个号称“中美合作”的大棋局里,他很可能不过是一颗大公司的棋子而已。

不过张艺谋站台终归是要站的:“其实大家都在观望《长城》,如果成了,后头会有很多人跟上,到那时候可能一个张艺谋不够。所以,这个前景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无论《长城》成功与否,背后的意义都大于电影本身。”

唉。


题图为《长城》剧照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