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关于未来城市的样子,这位荷兰建筑师给出了 3 个大胆的设想

李烨2016-12-18 09:29:35

“只是简单地将欧洲建筑复制到有着古老文明的中国将毫无意义,并可说如同一种罪过。”

未来的城市是什么样子?

对于这个摆在全人类面前的问题,不止一位电影导演、科幻小说家都曾尝试给出答案,但是比起文艺作品漫无边际的想象,城市的真正构建者——建筑师的想法也许更值得聆听。

建筑师 Winy Maas 及他作为联合创始人成立的 MVRDV 建筑事务所,创造过各种脑洞大开的作品。

这个 1993 年创立于荷兰的建筑事务所,自出现在公众视野之初,就以“横向伸展”的方式,将阿姆斯特丹一栋老年公寓项目中超过地基可负荷的房间“粘”在了外立面上,成为其“空中楼阁”概念的最早雏形,也奠定了 MVRDV 在行业内的“革新者”角色。

MVRDV 作品 WoZoCo 老年公寓
MVRDV 作品 WoZoCo 老年公寓
MVRDV 作品 WoZoCo 老年公寓

在其后的项目中,MVRDV 更是突破性地将农产品市场和高层公寓大胆结合、将绿地面积纵向延伸、搭建空中花园、向高空索取居住面积、建造户外“天梯”等等。无论从形式、用材,还是对于功能空间的组合思维上,MVRDV 似乎比任何建筑事务所都更加善于打破常规。

MVRDV 在鹿特丹( Rotterdam )的作品“市集公寓”( Market Hall )
MVRDV 在鹿特丹的作品“市集公寓”( Market Hall )
MVRDV 在鹿特丹的作品“市集公寓”( Market Hall )
MVRDV 作品“天空之城”( Sky Village )
MVRDV 作品“天空之城”( Sky Village )

事实上,在联合创始人 Winy Maas 眼里,这些看似 “奇奇怪怪” 的建筑并非哗众取宠刻意为之,而是从“建筑始终应该从所在环境和使用者的需求出发,形式反而不是太重要。”这一理念出发,以及整个团队基于对建筑在地城市的研究分析和严密推导之后的成果。

Winy Maas 于1959 年出生于荷兰。1993 年 MVRDV 成立,并赢得了第一个项目—— 位于荷兰希尔弗瑟姆的 VPRO 荷兰公共广播公司大楼。之后,分别于 1997 年和 2000 年完成的 WoZoCo 老年公寓项目及汉诺威世博会荷兰馆,在真正意义上为 MVRDV 打开了局面,并另其逐渐跃升为全球瞩目的建筑工作室。

从左至右分别是MVRDV三位联合创始人Winy Maas 、 Jacob van Rijs 和 Nathalie de Vries

在 12 月初的香港设计营商周上,Winy Maas 以“未来城市”为主题发表了演讲,并将他对于一个更加开放、前沿和宜居城市的大胆构想再一次推而广之。

他给出了以下三个设想:

没有极限的“透明城市”

玻璃是 MVRDV 的作品中最常出现的建筑材料之一。无论是拥有 40 X 40 米玻璃窗户的鹿特丹“市集住宅”( Market Hall )、外墙玻璃上印有当地历史的“玻璃农场”( Glass Farm )、威尼斯玻璃砖砌成的 “水晶屋”( Crystal Houses ),还是 2016 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的“无限厨房”,玻璃都经由不同处理方式承担着主要建筑材料的角色。

谈到对于这一材料的“偏爱”,Winy Maas 表示这一看似执着的“偏好”背后是他对于建筑空间及功能性的考量,以及对于绿色环保概念的理论试验。

MVRDV作品“玻璃农场”(Glass Farm)
MVRDV作品“玻璃农场”(Glass Farm)

2016 年 6 月,MVRDV 完成了位于香港伟业街 133 号的 “玻璃办公楼”,这是一个由旧厂房改造而成的办公楼。由于香港土地价格高昂,MVRDV 竭力创造一个吸引力高、空间感强的办公空间,使工作环境尽可能的舒适。旧楼被剥离到只剩下拥有原始美的基本结构,不必要的装饰全被拆除。填充材料仅仅选择了白色涂料、玻璃和不锈钢,以保持并强调基本结构的纯净感。在新和旧被清晰分离的同时,也将建筑内部向公众展示出来。

MVRDV作品“玻璃办公楼”
MVRDV作品“玻璃办公楼”

在这个项目中,桌子、架子、地面、音响、电脑、墙壁,一切都由玻璃做成,没有任何视觉死角。玻璃元素的使用让该建筑的年能源消耗量比香港办公室平均值低 17 %,高峰电能消耗量比平均值低 15 %。作为迄今为止对于透明建筑最极致的实践,“玻璃办公楼”也体现出 Winy Maas 对于香港建造历史和居住现状的思考。

“我们正在迈向一个透明化的社会,企业对公众更公开,公众也更关心门后发生的事情。从这个角度看来,透明的工作环境不隐藏任何问题,可以增加信任。” Winy Maas 解释道,“同时,这个玻璃建筑也时时提醒着人们这个区域的工业历史。”

在形容玻璃这一材料时,Maas 用了“迷人”一词。在他看来,玻璃不仅可以帮助降低对取暖、采光的能量消耗,也是一种导向更加公开及透明化城市环境的介质。“我希望当我走在香港的街头,可以一眼透过所有的建筑看到城市的另一端,看到‘无限’。这是我的梦想,关于‘无限’的梦想。” Maas 说。

但当梦想落地,还是会遇到诸多始料未及的现实问题。在为香奈儿建造的“水晶屋”项目中,MVRDV 不仅用玻璃砖垒砌了整个外立面,在室内也尽可能多的使用玻璃,想让它成为一个内外通透的“玻璃盒子”。而如何保护客人的私密性,如何让透明空间与私人空间——例如试衣间之间实现自然过渡,则成了新的难题。Maas 笑言:“如果真的要完全实现透明城市,那恐怕所有的衣服都需要是镜面材质做成的。” 

MVRDV 为 Chanel 打造的水晶屋(Crystal Houses)
MVRDV 为 Chanel 打造的水晶屋(Crystal Houses)

住在空中

除了 WoZoCo 老年公寓中的“空中房间”,丹麦的“天空之城”( Sky Village )和“下一个胡同”( The Next Hutong )展览当中的“空中四合院”等项目,都是 MVRDV 对于横向开发空中居住空间这一理念的延续。

“下一个胡同”( The Next Hutong )是 MVRDV 于 2014 年在北京 “城南计划-前门东区 2014 ”展览中展出的胡同改造构想。展览以四合院为模块,通过空间升降、切割叠加、融合等组合方式,创造出 1700 个形态各异的改造方案。这些极具创意的各色院落组合模型,以 1:15 的比例悬浮在四合院天井上方,形成一张五彩缤纷的东区院落网。好奇心日报通过 MVRDV 中国办公室了解到,目前在北京的鲜鱼口胡同,此项目已进入初期阶段,但与该区管理者的沟通协调并不如想象中顺利,相关改造政策也为项目落地平添了许多限制。“空中四合院”能否实现,暂时还无法定论。

2016 年,“通往 Kriterion 的天梯”的项目再次将 MVRDV 置于舆论焦点。

通往 Kriterion 的天梯
通往 Kriterion 的天梯

这个为了庆祝城市战后重建 75 周年而搭建的大型建筑装置,位于鹿特丹中心车站入口的外部,并延伸到该城市重要历史建筑 Groot Handelsgebouw 的顶部。Winy Maas 希望通过这座“天梯”向人们展示一个新的可能性,通过对建筑物屋顶的开放和对原有楼层互通方式的打破,为下一代城市创建一个新的、更加互动的,三维的以及更复杂的城市地形和肌理。

"在 20 年的城市设计研究与思考中,我们发现在城市,特别是高密度的城市里需要考虑开拓“第二层”空间。大多数人口密度高的城市充满高层建筑,通常人来人往,只有进出的单一动作。很多高楼需要走进室内才有机会到达屋顶,大多数情况下人们不会主动去屋顶。而我们的想法是在大楼外面,用大家习以为常的梯子从地面直接连到屋顶上,这样一来,屋顶瞬间变为开放的空间,会有更多人想要走上去。” 事实也证明,市民们非常愿意通过“天梯”来到屋顶,欣赏开阔的城市风景,在屋顶的餐厅吃饭,或是在户外空间锻炼和休憩。

通往 Kriterion 的天梯

共享公共空间的新型社区

在最新的一本书当中,Winy Maas 构想了一个基于香港建筑和历史的 “Crazy Tower ”,这是一个针对高密度和快速发展城市的小型共享社区方案。

在采访中,Maas 解释道:“在今天的亚洲城市,诸如香港、深圳、北京、上海,地价和房价都非常高,建造规定又严格的情况下,如果我的房子只有 60 平方米,但我想要尽可能多的拥有公共空间使用权,或是享受来自公共空间和设施的城市服务,应该怎样做?在这样的前提下,我的房间又应该是什么样子,起居室、洗手间和厨房有哪些设计可以简化和改善?如何保证视野的开阔?这些都是 Crazy Tower 试图回答的问题。" 他还表示,如果这个项目得以实现,对于其他高密度城市也是具有借鉴性的。

其实,在已经完成的天津泰达城项目中,MVRDV就将 “共享社区” 的概念注入其中。社区不仅保留了传统的中国城市肌理,引入现代的胡同形态,更创造了开放式街区,为居民提供了练习书法,打太极和运动的公共空间。

天津泰达项目效果图构造原理

“只是简单地将欧洲建筑复制到有着古老文明的中国将毫无意义,并可说如同一种罪过。我们着重通过与客户的沟通交流,这样,国际与中国元素的混合反而会拥有卓越的创新。”

这段出现在官网上的文字代表了 MVRDV 对于荷兰之外项目所持的态度。近十年的中国对于西方建筑师无疑是充满机遇与挑战的,快速的城市化进程让中国的政府、开发商和地产商都以更加开放的姿态面对来自不同背景和语境催生的设计理念。

Winy Maas 也表示,像 CCTV 大楼和“鸟巢”这样的建筑让他知道在中国可以做的更多,对于中国城市现存的环境问题,例如上海老城区的水质污染和北京的雾霾,以及新型城市与农业模式,他都希望能参与到问题的解决中。

但回顾 MVRDV 的中国实践,其最初阶段的尝试还是经历了一些“水土不服”。深圳万科总部、光明新城总体规划、深圳中心区 4 TOWER IN 1 和深圳华强北立体街道城市竞赛中屡屡失利,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夸张的建筑形式反而成为 MVRDV 发展中国市场的最大阻碍。

后来,凭借自身对高密度中国城市的研究、分析与策略调整,MVRDV 在其后的时间内逐步找到了与中国客户的沟通方式,并将项目版图扩张到了北京、上海、杭州、香港等地。

图片来源:MVRDV 及 BODW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