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世界上第一本女权主义严肃杂志,都在讨论些什么?

张田小2016-12-07 07:21:09

它的目标受众是那些胸怀天下,关心时政,“收入和智慧都要超出平均水平的女性”。

今年,电影导演 Kes Glozier 在忙活一个新项目,他在帮一本已经死了 41 年的英国杂志拍纪录片。这本叫 NOVA 的杂志创立于 1965 年,是世界上第一本女权主义杂志,经常提到的话题有性、药品、堕胎、宗教和政治等。

“这是第一本倡导女权主义的杂志。也是第一本请了黑人模特去拍摄的杂志。就我看来,这本杂志在现在依然很有意义,能反映如今的政治图景。” Kes Glozier 说。

最初,NOVA 由 Harry Fieldhouse 创立(关于这个人的信息很少),找来了 Dennis Hackett 任主编,Harry Peccinotti 任艺术编辑、Alma Birk 任副编辑,Molly Parkin 任时尚编辑。NOVA 的口号是  “The new kind of magazine for a new kind of woman” (为了新女性创造的新杂志)。

20 世纪 60 年代倡导的是贤妻良母的女性形象,大多数女性杂志都在关注家庭主妇,讨论的话题本质上是如何取悦她们的丈夫。而 Nova 则想要和整个世界格格不入,它的目标受众不只是对时尚趋之若鹜的人,而是“AA 女性”,她们要胸怀天下,关心时政,是那些“收入和智慧都要超出平均水平的女性”。同时,她们是真正的成年人,不迷恋商品,追逐新鲜信息,也乐于挑战陈规。因此, Nova 在当时也被视为一个平台,用来承载那些可以挑战主流思想的新思想和深邃想法。

同时,Nova 也会提供小比例的时尚信息。但 Nova 提倡的时尚不是 Jackie Kennedy 式的传统淑女,不是要和“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美。相反,Nova 宣传的女性时尚往往和男装联系在一起,实用的造型,运动风格和军装造型。有一期比较著名的主题是 Re-Thinking Fashion (反思时尚),这一期由 Caroline Baker 做造型,由 Hans Feurer 拍摄,所有的时装都由男装品牌提供。

但也是这种风格让奢侈品品牌都对 Nova 敬而远之。

Nova 的主创团队也坚信,如果要在市场上有影响力,一定需要有震撼力的杂志封面。因此,Nova 的封面往往看起来图片很大,让人出乎意料,标题也很醒目。通常,它的封面故事的话题是其他出版物羞于以公共写作的形式来讨论的。

这本杂志做过的几个有趣的封面故事。比如,在冷冻保存的技术出现后,NOVA 的封面故事是“If you want to stay alive FREEZE. £4,000 will keep you on ice”(只要给 4000 英镑,就可以帮你冰冻起来)、“Where will the single mother live?”(单身母亲在哪里可以存活?)、“Mummy’s Divorced, Now I’ve Had An Uncle Mark, Uncle Simon, Uncle John, Uncle…”(妈妈离婚了,我现在有了很多叔叔)、“Yes we’re living in sin. No we’re not getting married, Why? It’s out of date”(是的,我们生活在罪恶之中。不,我们就是不结婚。为什么?因为这件事已经过时了)。

另一篇比较著名的文章叫 Every Tramp Should Have One。

当时,摄影师 Catherine Losing 和布景师 Sarah Parker 合力打造了这期封面。在那一期,他让一位模特穿着皮草打扮成妓女的样子站在伦敦街上,同时给模特配上了一辆婴儿车和几只小狗。不过,当时皮草公司是 Nova 的主要广告商,这个封面故事完成后,它们也都撤了广告。

Catherine Losing 认为这是他做过的最具争议性的一期 Nova 封面。“ Nova 总是想要引起争议,要格格不入,要鞭笞现实,” Catherine Losing 回忆说。

在 Nova 工作期间,他的灵感多来自街头,而不是跟随巴黎风潮。“巴黎的确是在引领时尚界,但同时意大利和美国的地位也在变得越来越重要。反而是嬉皮士、流行明星的女朋友们、电影、反战游行、切·格瓦拉这些事在引导我在 Nova 的创作。” Catherine Losing 说。

通常来说每一期, Catherine Losing 和 Sarah Parker 需要很紧密地和艺术指导合作,同时也得和一些时尚摄影师合作。“预算总是很紧张,我们可没有康泰纳仕集团当后盾。” Catherine Losing 说。

他认为 Nova 不是时尚杂志,“时尚只是 Nova 内容的一部分。这本杂志是为那些聪慧的女性准备的,你有很多可以读的,政治、话题。” Catherine Losing 说。

尽管 Nova 的目标远大,但也只存活了 10 年,1975 年,这本杂志就停刊了。一直到 2000  Nova 复刊了,但原来的主创团队并没有回归。尽管也有一些知名的造型师和摄影师加入,但由于缺乏有争议性的话题,和敢于直抒情怀的作家,新 NOVA 并没有成功,出版了 13 期后,2001 年 6 月 ,它又停刊了。

Catherine Losing 也关注了 2000 年 Nova 的复刊。不过,作为曾经的主创之一,他并不看好维持了一年多的新 Nova 。“新 Nova 只是一本时尚杂志,而不是一本严肃杂志。” Catherine Losing 说,“女人们开始对 Cosmo , Elle , Marie Claire 这样的时尚杂志感兴趣之后,广告商也闻风而动。时代变了。”

Kes Glozier 也对旧 Nova 念念不忘,他的纪录片将会采访之前的主创团队 ,包括 Caroline Baker、Sir Peter Blake, Irma Kurtz 和 Molly Parkin 等人。

今年 7 月,Kes Glozier 说这部纪录片已经完成了 30% ,2017 年,它将完工上映。


题图和文内图来自:dazeddigital.comfamousfix.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