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农民合法种可可和原始森林保护之间的矛盾,就这么难?

Sean Lyngaas2016-12-05 17:00:25

科特迪瓦政府正在陷入矛盾之中,更讽刺的是,农民并非为自己的果腹而劳动。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科特迪瓦 Mont Péko 国家公园电 — 卡普鲁·乌阿塔哈(Kpolo Ouattara)穿过挎着突击步枪的士兵守卫灌木丛,看见一名“外来入侵者”后,他停下了脚步。那是一株有些腐烂的灰色可可树。

占地 130 平方英里的 Mont Péko 国家公园深处有一片非法可可种植园。乌阿塔哈一边翻拣着这片种植园的残留物一边说:“我们应该让森林重新占据这一整片地区。”他还警告称:“那些再进到国家公园来的人将会被视为罪犯。”

乌阿塔哈是一名公园护林员,他奋斗在科特迪瓦政府一场全新运动的前线,把可可树非法种植者赶出科特迪瓦受到保护的森林。这些森林是数量日益减少的大象、黑猩猩和其他珍稀动物的家。

科特迪瓦存在严重的森林滥伐问题:一些科学家说,科特迪瓦森林消失的速度比非洲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快。据欧盟称,相较 1960 年科特迪瓦独立的时候,2010 年这个国家的森林植被已经减少了五分之四。

政府官员认为,这主要是因为有好几万人趁着多年来政局不稳,侵占受保护森林的土地,利用这些土地非法种植这个国家最重要的出口作物可可。现在政府官员表示,这些非法种植者必须离开。

夏天,乌阿塔哈等护林员组成的队伍在 Mont Péko 国家公园中分散开来,驱逐这些种植可可的农民。这些农民被剥夺了生计,从森林中被赶了出来。他们涌入附近的村庄,引发了一场人道主义危机。联合国估计,受到这场危机影响的有超过 51000 人。

科特迪瓦吉格洛一家农业合作社里,工人们正在把可可豆装进麻袋。图片版权:Sia Kambou /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其中一个有大量人口涌入的村庄是 Michelkro。自 2013 年起,这个村庄的人口翻了将近一番。由于来的人太多,Michelkro 出现了食物供应紧张的情况,村庄的学校里也挤满了这些曾经的农民的子女。

39 岁的小学教师布雷欧·亚伯(Bleou Abel)说:“一些学生没有资料费,因此我自掏腰包给他们交了钱。”

37 岁的穆罕默德·巴蒂尼(Mohammed Badini)是一名迁到 Michelkro 的可可农民。他说那里的一日三餐都很难保证。联合国在其最近一次评估中表示,如果不能尽快得到解决,食物短缺的问题会在该地区“引发社会紧张”。2011 年一场颇有争议的全国选举后,这片地区就备受致命暴力的困扰。

秋季,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向 Mont Péko 国家公园周围的村庄分发配给食物,但那只是个权宜之计,活动家们要求采取更加持久的行动。

去年夏天,非法种植可可树的农民离开了科特迪瓦 Mont Péko 国家公园,留下的可可果都腐烂了。这个西非国家发起了一场镇压取缔运动,拯救不断减少的森林。驱逐这些农民正是这场运动其中的一环。图片版权:Sean Lyngaas

他们也对科特迪瓦政府驱逐农民的处理方法颇有微词。科特迪瓦人权活动家(Coalition of Ivorian Human Rights Actors)组织批评政府官员不应该“在没有采取必要的预防措施,确保被驱逐者有食物、饮用水和卫生设施的情况下”驱赶这些可可农民。

十月,科特迪瓦政府曾宣布会分配更多的资金,给予 Mont Péko 国家公园驱逐行动“更多的支持”,“把非科特迪瓦居民迁回他们自己的国家”。(许多遭到驱逐的农民都来自科特迪瓦的邻国布基纳法索。)政府并未具体说明会投入多少资金,也没有说明这些资金会如何分配。十一月,与科特迪瓦政府合作的世界粮食计划署向 Mont Péko 国家公园周围的村庄输送了价值 120 万美元的食物援助。

国家公园管理机构负责人阿达玛·通多萨玛上校(Col. Adama Tondossama)承认,政府在推动援助措施方面的动作慢了一些。但他说,多年来,官员一直在警告这些农民离开 Mont Péko 国家公园,并且政府已经向人道主义援助组织请求了帮助。

在 Michelkro,那些被从公园驱逐的农民住在一切他们能住的地方——通常而言,他们会住在那些最近几年搬到村庄里来的其他农民居住的拥挤小屋里。一些被驱逐的农民还会继续他们的交易,铺开晒干他们在离开时尽力抢救下的可可豆。

在可可种植方面,科特迪瓦政府面临着一项难题。政府希望能有更多的农民种植更多的可可,但又希望他们占用更少的土地。

公园护林员在 Mont Péko 国家公园巡逻,防止被驱逐的可可农民再回来摘取他们的农作物,但是这座公园占地 130 平方英里,要想做到这点很难。图片版权:Sean Lyngaas

目前全球 40% 的可可豆都产自科特迪瓦。而且,可可豆占到了这个国家出口收益的很大一部分。总统阿拉萨内·乌阿塔哈(Alassane Ouattara)希望到 2020 年,科特迪瓦出产的可可豆在全球市场所占的份额能达到 50%

科特迪瓦还把农业视作应对农村地区贫穷和饥饿问题的一大主要手段。国家的大部分可可都生长在只有几英亩大小的小型家庭农场上,很像非法种植者们在 Mont Péko 国家公园开辟的土地。

但乌阿塔哈总统还订下了另一个目标:将科特迪瓦的森林覆盖率从目前的不到 12% 提高到 20%。

唯一同时实现这些目标的方法,就是想办法使用现代农业种植技术,从这片未来还可以继续耕作的土地上获得更高的产量。然而这些现代农业种植技术往往超出了这些非法种植者的知识范畴。

巧克力行业正试图提供帮助。成员包括玛氏(Mars)、雀巢(Nestlé)等生产巨头的世界可可基金会(World Cocoa Foundation)已经投入了几百万美元,想要让科特迪瓦的可可产量翻倍。世界可可基金会主席理查德·斯科比(Richard Scobey)说:“这样一来就能减轻我们看到的(可可种植地)扩大、侵占受保护森林的压力了。”

尽管如此,产量更高的可可种植地可能也不会为 Michelkro 村庄被驱逐的农民带来多少帮助。至少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里,这些农民并没有土地可以进行耕作。

在种植更多可可的同时,科特迪瓦还希望能够自己加工更多的可可豆,而不只是将它们出口到国外去加工。直到去年,科特迪瓦才有了国内第一家大型巧克力工厂。这家工厂是法国的 Cémoi 集团开设的。

荒谬的是,虽然科特迪瓦种植的可可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但这个国家的商业首都阿比让(Abidjan)较为富裕的街区商店橱窗里展示的巧克力食品却几乎都是进口的。

在这个国家中,无论是对于合法的可可农民而言,还是对于非法的可可农民而言,这些巧克力食品都是他们从未品尝过的美食。

翻译 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