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素食主义、环保主义、动物福利主义……在吃这件事上,你是哪种?| 谁在决定你吃什么②

商业

素食主义、环保主义、动物福利主义……在吃这件事上,你是哪种?| 谁在决定你吃什么②

李莉蓉2016-12-01 14:06:28

“我们想要食物是美味、多样、便宜、方便、可持续发展的、保护动物利益的、本地的、少化学物的。但这些价值很多时候是互相冲突的。”

吃什么是个复杂的问题。“食物是种信仰”的这种说法并不夸张。

在一个食物走红或者某种饮食方式被推崇的过程中,总是有大批利益集团参与其中,包括科学的、专业的、商业的、政治的、甚至是慈善的。

有的时候,这种声音是一致的,多数时候,则因为利益不同而陷入辩论。而在争辩的过程中,又往往会和环保主义、自然主义、素食主义、动物福利主义等各种“主义”纠结在一起,它最终可能会形成你对食物的一种信仰。商业公司可能会受益于此,但也可能被裹挟其中。

但不管是哪一种,最终似乎都助推了某种流行,这种流行可以是吃什么,也可以是不吃什么。

你以为你选择了吃什么,实际上并不。


就在昨天,英国新版  5 英镑塑料钞票中含有动物脂肪,也就是黄油的这件事惹恼了素食主义者。他们请愿要求“停止在这种我们不得不使用的货币中添加动物制品。”

截止今年 5 月的一份调研数据显示,54.2 万的英国人都已经成为了素食主义者。

而今年 7 月,米兰一个体重只有 5 公斤,严重营养不良的 1 岁小孩被送到了医院。他的父母都是严格的素食主义者,在此之后他们还是拒绝按照医生给出的建议去改变孩子的饮食习惯。

其实光是在意大利,18 个月内已经发生了 4 起类似事件。以至于意大利议员 Elvira Savino 提出应该通过一项立法,让 16 岁以下小孩接受素食的父母将面临一年刑期,如果孩子出现了营养问题或者死亡,刑期会分别提高到四年和七年。

不管是父母不顾孩子健康也要坚持自己认为绝佳的饮食方式,还是需要法律来确保父母要确保孩子的健康,听上去都匪夷所思。但如果了解这种对食物的忠诚背后是一种信仰的话,倒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了。

你知道的,任何事情一旦上升到“主义”,就不可避免地带来争议。素食主义也不例外。但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是,越来越多的人主动或者被动地选择成为了素食主义者,而且数量增长惊人。

十年前英国的素食者还只有 15 万,现在超过 54 万,增长率高达 350%。Veganlife 杂志甚至将其称为是“增长最快的生活方式运动”。

而根据华尔街的一篇报道,最崇尚食肉的美国,也已经有 730 万人是素食主义者,同时还有 2280 万人正在采用素食倾向的食谱。

中国市场还没有确凿的数据可查,但你可能会觉得,不管是基于社交需求,还是同事,朋友之间,遇到一个“我吃素”的概率变高了,似乎很多人都能对素食主义发表一点自己的见解。

除了更多素食食谱、素食餐厅的出现,连标注“素食主义”(vegetarian)或者“严格素食主义”(vegan)标签的巧克力和糖果也增长迅猛,比如占比从 2009 年的 1% 增长到了 2013 年的 9%。咨询公司 Mintel 2014 年 10 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全球 12% 的食品和饮料标榜自己符合素食主义。另一个咨询公司 Visiongain 预测 2016 年年底,素食产品的市场会增至 41. 26 亿美元

亚马逊上的素食糖果

看上去是一个蓬勃发展的新市场。

但素食主义由来已久,有关它的研究和著书数不胜数,由迈克尔·艾伦·福克斯(Michael Allen Fox)所写的《深层素食主义》(Deep Vegetarianism)的解读是:素食主义包含一种世界观、一种道德企求和一套整合的信仰与实践。

同样是 2005 年出版的,由伊萨·尚德拉·莫斯科维茨(Isa Chandra Moskowitz)写的《努力做个纯素主义者》(Vegan With a Vengeance),被不少向素食主义转变的人视为行为指导。

不过有关素食主义的分类比较复杂,笼统地说,分为纯素食主义者,和不那么严格的素食主义者。《深层素食主义》书中的具体分类是这样的:

-蛋奶素食者:吃蛋和乳制品,但不吃肉

-奶素食者:吃乳制品,但不吃蛋或肉

-蛋素食者:吃蛋,但不吃乳制品及肉类

-全素(或纯素)食者:不吃任何肉、乳制品或蛋 (而且一般也不吃蜂蜜)

-长寿饮食者:以全谷物、海洋与陆地蔬菜、豆类及味噌维生

-自然养生者:吃植物类食物,以某些方式结合食物,并且相信定期禁食的效用

-生食者:只吃未烹饪过的非肉类食品

-食果者:吃水果、坚果、种子和某些蔬菜

-半素食者:饮食内容包含少量鱼和/或鸡肉

Top RN to BSN的数据显示,美国有 42.01% 的人因为某部电影,或者看了某个视频成为了素食主义者,69.16% 的人因为动物福利成为了素食主义者;英国 52% 的素食主义者认为这种饮食习惯更健康,48% 的认为素食对环境更友好。

来源:Top RN to BSN

你可以看到,素食主义背后还相伴动物福利主义,环保主义,甚至是自然主义,在很大程度上,它还关乎宗教和道德。不管是否认同,你可能听过“吃素是种美德”这种说法,而印度教和素食生活有最深厚的关联,对培养与支持这种生活方式也有很大贡献,大约有 20-40% 的印度人吃素(统计数据因素食定义不同)。

而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是,更多的年轻人推动了素食主义的兴起。

在 54.2 万的英国素食主义者中,调查显示,其中将近一半(42%)为 15-34 岁的年轻人,超过 65 岁的只有 14%。

和以往不同的是,社交媒体在其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各种花式美味的素食食谱在社交网络里倍增,比如在正当红的图片社交平台 Instagram 上,带有 #vegetarian 的照片有 1080 万张,带有 #vegan 的则达到 3334 万张。信息的获取和共享都变得更加容易,吃素不再是一件艰难的事情。而且,还发生了一些更有趣的事情。

比如我们曾报道过一个叫做“恶棍厨房”(Thug Kitchen)的纯素食博客,两位创始人都是纯素食主义者,2012 年在 Tumblr 上创办了它,因为喜欢说脏话而受到了年轻人的追捧。他们后来写就的《恶棍厨房》这本书登上了纽约时报最畅销书籍排行榜首位,并在榜单上停留了 48 周。现在他们在 Facebook 拥有将近 74 万粉丝。

其实年轻人对素食主义的推崇可以追溯得更早。1980 年代不吸毒、不喝酒的朋克把严格的素食主义作为一种反对把一切都工业化的道德姿态,后来的嬉皮士也继承了他们的衣钵。包括现在依然如此,很多年轻人一开始可能只是为了健康,或者减肥的目的开始关注素食,但在之后,则会越来越多地和动物权益或者环境保护联系在一起。当然,他们都会称自己变得更健康了,而健康之外的那些东西则会让他们从心理上感觉更好。

“101 个吃素的理由”(101 Reasons to Go Vegan)被很多年轻的素食主义者视作入门视频,它在 YouTube 上的点击量将近 170 万次。它是由佛罗里达的动物权利基金会在 2013 年发布的。

“食肉行为是最具压迫性而且最广泛的对动物的制度化暴力”,美国动物权利的倡导者 Carol J. Adams 说。对很多素食主义者来说,高度工业化、集约式的农场令他们感到厌恶,被饲养的动物终生会被关在非常狭窄的环境中,被强迫受孕、被拆散、被痛苦地宰杀。这群人重视动物权利,将餐桌上的肉当作曾经活着的动物而非商品。”

2015 年咨询公司盖洛普(Gallup)的报告显示,32% 的美国人认为动物应该和人有一样的权利,62% 的人认为可以为了人类利益而利用动物,但它们应该得到一定保护。而 2008 年的调查之中,这两者的数据分别是 25% 和 72%,也就是说更多人开始重视起动物的权益。

它同时还会影响到消费者的购物决策。Mintel 的调查显示,70% 的美国人经常在买东西的时候考虑公司的道德,56% 的人在发现公司经营活动中有道德问题的时候会停止购买公司的产品。

于是你会接连看到很多公司在这方面的妥协。今年七月,英国最大零售商乐购超市宣布,他们最迟会在 2025 年完全停止销售笼养鸡的鸡蛋。沃尔玛、麦当劳、汉堡王、赛百味、雀巢、星巴克等等公司也都宣布将会停止使用笼养鸡的鸡蛋。美国第四大肉类生产商 Perdue 也承诺要让养殖的鸡能够晒太阳,有更多活动的空间,成为 “更快乐的鸡”。

来源:pixabay

这是一个被动的结果。比如乐购做成承诺的起因是,14 岁的英国少女 Lucy Gavaghan 在请愿网站 change.org 上表示希望乐购停止销售养在笼子和仓库中的母鸡的鸡蛋,最终有 28 万人在她的请愿上签名。

当然,这种示范效应有了更多公司的跟进,则是因为它们后来发现这成为了一种好用的产品溢价标签。

虽然同样反对工厂化农场,但关注环境的素食主义者则有不同的解读。工业化的养殖体系使用了大量化学物,它们被加入饲料,进入了食物链、留在了土地里、进入河流和地下蓄水层。《The Tropical Rainforest》中指出为了满足发达国家的肉类需求,拉美区大量雨林被开发成放牧区,“以森林面积来表示,每一份出售的汉堡的成本是超过 6.25 平方公尺的森林”。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呼吁过人们放弃肉类和乳制品:“要真正减少(人口增长带来的)的影响,全球范围内的饮食都必须做出实质性的改变,远离所有动物相关的产品。”

而对环境保护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世界性饥饿与社会不公,这是支持素食主义的又一动机。不发达国家大量的土地和资源用于生产发达国家的肉类,根据《Diet for a New America》的数据,某块土地能养活的全素食主义者的数量,是美式饮食者的 20 倍。

每一种“主义”都有各自的立场,但它们纠结在一起的结果形成了一个似乎环环相扣的效应。也有人对这些论点提出质疑,去年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表明如果美国民众的饮食习惯切换到更多素食的模式,美国的能源消耗和水资源消耗将会分别上升 38% 和 10%,温室气体排放会增加 6%。研究人员认为食物在出现餐桌前有生产、运输、销售等等环节,不同研究机构处理相关数据时方法不同、计入的环节不同,结果就会有所不同。

争论应该还会持续下去。但正如 AEON 一篇有关素食主义文章中说的“我们想要食物是美味、多样、便宜、方便、可持续发展的、保护动物利益的、本地的、少化学物的。但这些价值很多时候是互相冲突的。”

也就是说,不存在完美的食物。

另外,你可能也会注意到,大部分的素食主义者都居住在城市或者城郊,在前文所述的英国那份报告中,88% 的素食者都是生活在城市,伦敦是素食主义者最为集中的城市,约占 22%。

伦敦的素食餐厅 Mildreds 来源:Buzzfeed

这不难理解,大城市的受教育程度更高,对于各种社会议题更容易引起关注,并形成浪潮。在迈克尔·艾伦·福克斯看来,素食主义是“都市生活所造成”的现象,“一个因距离而生的产物”,或是因缺乏和动物与土地的接触而造成的产物。

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生活在一个鼓吹培养个人特色、彰显个人品味的消费社会。消费者将自己视为全球市场里具有某种力量的购买者,消费偏好会被解读出各种身份标签。

但不论如何,在诸多影响你吃什么的因素中,和吃有关的各种主义,看上去是最难以撼动的那一个,商业公司在其中,既会因为迎合这种心理而受益于此,但也会被裹挟其中而受到来自消费者的道德审判。接下来的一篇文章,我们将会探讨这个问题。


题图:Pexel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