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拜财政崩溃和火山爆发所赐,冰岛已成超级热门旅游地

KIMIKO DE FREYTAS-TAMURA2016-11-19 07:11:44

越来越多的人担心,不受控制的旅游业正在给这个小岛带来过大的负担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冰岛雷克雅未克电 - 冰岛已经发现了其旅游业大爆发的秘密:首先是财政的大崩溃,其次是一次巨大的火山喷发。

2008 年金融危机以后冰岛克朗的崩溃改变了这个有着 35 座活火山的北极地区岛国,较低的花费使它成为了游客们的首选目的地。

两年后,艾雅法拉火山Eyjafjallajokull喷发了,喷出的火山灰云一直飘到了欧洲的上空。数百万乘客在地面困了好几天,航空公司也蒙受了经济损失。但这次喷发让冰岛出名了。国外的新闻媒体来到了这个岛国,把这里壮观的地貌、甚至是记者们努力说出这个火山名字的样子传向了全世界。

“经济崩溃和火山喷发救了冰岛,”Hotel Ranga 的老板弗雷德里克·帕尔森(Fridrik Palsson)说。他的奢华度假村离艾雅法拉火山的山坡只有 19 英里,在讲给外国人听时,这个名字有 16 个字母的火山常常被称为 E-16。“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什么东西能这么快火起来的。”

这两场灾难叠加起来的效果相当于一场入侵,而且它的规模比几百年前维京人突袭冰岛的规模还大。官方数据显示,明年的游客人数预计将超过本地的 33 万人口,二者比例达到 7:1。相较之下,去年到访法国的人数和法国人口的比例才 2:1。

旅游业现在是冰岛最大的产业,它的规模超过了渔业和炼铝业,和金融危机前的金融业差不多。

随着海盗党的崛起,到这里来的人还会继续变多。由于它的黑色海盗旗和无政府主义倾向,海盗党在议会里获得了更多的席位和人们更多的关注,使得冰岛的形象变得很酷、很另类。

据冰岛旅游委员会说,在过去四年里,到冰岛的游客数量年均增长 30%,2015 年为冰岛贡献了 32 亿美元的营收,相当于该国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旅游业也是雇佣人数最多的行业,许多冰岛人现在都在投钱到各种服务项目和新的建设项目上。

帕尔森的度假村过去的卖点是冰岛能看到北极光,他在酒店里招聘了一位天文学家。他还投资买了三架昂贵的望远镜,它们的性能足以让客人看到土星的光环以及远处正在死亡的恒星模糊的星光。

Hotel Ranga 是一个离艾雅法拉火山的山坡只有 19 英里的奢华度假村。酒店老板弗雷德里克·帕尔森说:“经济崩溃和火山喷发救了冰岛。”图片版权:Bara Kristinsdottir/《纽约时报》

Landsbref 是由冰岛三家破产的银行中的一家重组而成的基金管理公司,它设立了一个 3700 万美元的旅游基金。

雷克雅未克看起来像是斯堪的纳维亚版的新加坡:地方不大、干净有序,还有钱。街道两旁都是五颜六色的房子和奔驰车,时髦的咖啡馆里卖的是羽衣甘蓝和红枣三明治,放的是埃塞俄比亚爵士乐,餐厅里供应自己发明的斯堪的纳维亚菜,用的都是产自本地的原材料,比如海雀和鲨鱼。(有一位厨师还骄傲地说,冰岛现在还能种黄瓜,只不过种在温室里。)

101 是一家精品酒店,以前曾经是只向银行家们开放的休闲场所(101 也是市里富人区的邮编),现在里面住满了游客。酒店里一座看起来像是个穿着灰西服的银行家的雕塑挂在墙上,让人们大概了解到了从前这里的常客的样子,雕塑的下面刻着一行让人困惑的标语:“断开电池,拿掉行李箱盖和铰链托架”。

这里有从香港远道而来的游客,他们到这里来追逐北极光、攀登冰川、和海雀一起到北极圈里潜水、骑冰岛马,以及听着冰岛乐队 Sigur Ros 像鲸鱼叫一样的缥缈歌声坐直升机转一圈。《权力的游戏》的粉丝们则冲去了冰岛各处的电视剧取景地,有些人还真的像是专程来找野人的。

在首都之外,一缕缕浓厚的白色水蒸气升上天空,就好像地球在抽烟——它们现在被控制了起来,作为冰岛的能源来源。温泉到处都是,就连人家的后院里都有。

但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担心,不受控制的旅游业正在给这个小岛带来过大的负担。房价和房租正在快速上涨,迫使年轻人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租车价格也翻了三番,交通也拥堵不堪。许多冰岛人说,随手扔垃圾和光污染也正在毁掉部分地貌。

“就好像这座城市已经不属于我自己一样,”海盗党领袖波姬塔·约斯多蒂尔(Birgitta Jonsdottir)上个月抱怨道。“这儿现在就像是市中心的迪士尼乐园。”

冰岛国家电视台 RUV 十月份进行的一次民调显示,87% 的冰岛人想让政府提高针对游客的税费。

游客人数的暴增正在让一些冰岛人觉得不舒服。再一次类似于金融危机的崩溃到来只是时间问题,许多人说,他们正在存钱,或者把钱投到硬资产上。

悲观主义者说,要想戳破旅游泡沫,游客数量就得突然下降,而要实现这一点,就得有像海外金融危机或者英国脱欧这样的负面事件。

“一切又在重演,”51 岁的出租车司机克里斯特扬·阿斯吉尔森(Kristjan Asjaersson)说。他回忆说,在冰岛短暂的全盛时期,他得左拐右绕地穿越全岛去运送亿万富翁抓到的鱼,因为他们在坐自己的私人喷气飞机走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捕鱼的成果没有带。

他说:“太多人的生活要靠旅游业了,游客人数下降的时候,经济会再次崩溃。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但我会做好准备的。”

迪迪·巴达森(Diddi Bardarson)是个高个子男人,赤褐色的头发说明他是维京人的后裔。他也预感到会有另一次经济的崩溃。他的生活没有太过依靠旅游业,他把自己的财务安全寄托到了一种活物资产上:著名的冰岛马。

巴达森在海德拉一个 900 英亩的牧场上养了数百匹冰岛马。海德拉位于雷克雅未克东南方向 55 英里处,富产三文鱼的兰加河(Ranga River)从小镇穿流而过。冰岛每年出口将近 4000 匹马,许多都出口到了美国和加拿大。一匹优良的种马可以卖到 200 多万美元。

预测冰岛财政将再度崩溃的迪迪·巴达森没有把希望放到旅游业上,而是在雷克雅未克东南方的小镇海德拉的一个牧场上养了几百匹冰岛马。冰岛每年出口将近 4000 匹马,一匹优良的种马可以卖到 200 多万美元。图片版权:Bara Kristinsdottir/《纽约时报》

“对马的感情深植于我们灵魂深处,马过去上、现在也依然是我们的生命线。”巴达森一边说,一边喂着一匹 21 岁的黑色种马 Markus。它的双眼藏在超级漂亮的厚刘海后面——它已经是 150 多匹马的父亲了。

巴达森也从旅游热里受益了。他说,过去几年里,对他养的马的需求翻了七倍,部分原因在于一些富有的游客非常迷恋这些马,所以非得买一两匹回去。

冰岛马都是纯种马,由于担心血统被污染,当马离开冰岛以后,它就被禁止返回这里。养马人说,和其他品种不同的是,冰岛马有五种步法,每天最多可以在崎岖的地形上跑 119 公里。

巴达森说,最重要的是,在金融形势不稳定的时期,这种耐寒能吃苦的马相当于一种可靠的通货。当克朗在金融危机期间贬值时,这些马成了自己的救星——他用马换来了汽车和拖拉机。

巴达森说,他和他的马正在为不景气的日子做着准备。“马们开始放慢了自己的心率,它们在努力让自己变胖,为即将到来的严冬长好厚毛。人也应该像这样做好准备。”

翻译 熊猫译社 葛仲君


题图来自 Wikipedia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