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在黑海发现的千年沉船,或许会再现中世纪欧洲的贸易

William J. Broad2016-11-15 19:00:12

考古学家在黑海发现了 40 多艘沉船,其中包括拥有超过一千年历史的古船。这次发现将会帮助人们进一步了解早期帝国和贸易的航线。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这艘中世纪沉船位于黑海水下 800 多米的深处。在黑暗的深海中,沉船的桅杆、船骨和船壳板在长达 7、8 个世纪的时间里得以完整保存。冰冷的深海缺乏氧气,因此沉船不会像在其它普通海水中那样被以沉木为食物的生物侵蚀。

今年秋季,一支探测队通过长绳将机器人放入海底,以明亮的灯光照亮沉船残骸,拍摄了数千张高分辨率照片,然后通过计算机合并图像,呈现出了精细的海底沉船图片。

考古学家估计,沉船的历史可追溯至 13 或 14 世纪,其发现为了解 15 至 16 世纪发现新世界的船只先驱——包括哥伦布(Columbus)的船队——提供了新的信息。这艘中世纪的沉船可能隶属于威尼斯帝国(Venetian empire),因为该国曾在黑海设有前哨。

在此之前,人们从来没有发现过如此完整的此类沉船。它的后甲板是这次考古的突破点,船长可以在那里指挥手下约 20 名船员。

来自英国南安普顿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海洋考古学研究中心(Center for Maritime Archaeology)的探测队成员罗德里戈·帕切科-鲁伊斯(Rodrigo Pacheco-Ruiz)说:“这是考古学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发现,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图片为一艘属于奥斯曼帝国时代的沉船,可能沉没于 17 至 19 世纪期间。发现者为这艘沉船取名“黑海之花”(Flower of the Black Sea),因为船上拥有华丽的雕刻图案,包括两支顶部以花瓣装饰的大桅杆。图片版权:Expedition and Education Foundation /黑海海洋考古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发现来自于一支国际探测团队在保加利亚海岸进行的大型考古行动,而这艘沉船只是最近发现的 40 多艘沉船之一。

这些沉船所处的年代跨越千年,从拜占庭帝国(Byzantine)时期奥斯曼帝国(Ottoman)时期,从 9 世纪到 19 世纪不等。总地来说,这些沉船保存状况良好,从所拍摄的图片上能看到船上完整的卷绳、船舵和精心雕刻的装饰品。

黑海海洋考古计划项目领队和南安普顿大学海洋考古学研究中心创始主任乔恩·亚当斯(Jon Adams)表示:“这些沉船保存得如此完整,实在令人惊讶。”

康涅狄格大学(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研究团队的成员克罗姆·巴奇瓦罗夫(Kroum Batchvarov)在保加利亚长大,并曾在这里的海域进行过其它研究,他认为,最近的发现远远超过了他自己最大胆的预期。

独立专家表示,水下考古学的历史上鲜有能与之相匹敌的发现,此前很少能同时发现如此丰富、多样又保存完好的沉船。

图片为属于奥斯曼帝国的沉船尾部,可以看到船上的卷绳和精美雕刻的舵柄。在冰冷的黑海深处缺乏氧气,沉船因此得以完好保存。图片版权:Expedition and Education Foundation /黑海海洋考古计划

得克萨斯农业与机械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航海考古研究院(Institute of Nautical Archaeology)的谢利·瓦克斯曼(Shelley Wachsmann) 说:“这是一个伟大的故事。我们可以预计,这些发现将对我们理解古代贸易的航线提供极具价值的帮助。”

在黑海地区进行贸易的货物包括谷物、皮草、马匹、油、布料、葡萄酒和人口。鞑靼人使基督徒沦为奴隶,并将其运送到开罗之类的地方。而对于欧洲人来说,通过黑海可以访问丝绸之路的北部分支,进口丝绸、绸缎、麝香、香水、香料和珠宝。

据称,马可·波罗(Marco Polo)曾到访黑海,这片海岸也曾被意大利商人占据。贸易的利润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在 13 和 14 世纪,威尼斯和热那亚进行了一系列的战争来争夺贸易航线的控制权,其中就包括了黑海部分的贸易航线。

布伦丹·弗利(Brendan P. Foley)是位于马萨诸塞州科德角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Woods Hole Oceanographic Institution)的考古学家,他认为,外表保存如此完整的沉船意味着船身内的许多物件也可能是完好无损的。

他在采访中说道:“你可能会找到书籍、羊皮纸、文字档案,谁知道船里到底运了多少这类物件呢?但现在我们有希望能找到答案。这实在令人惊叹。”

有专家认为,这一次在保加利亚水域的成功发现可能会激励格鲁吉亚、罗马尼亚、俄罗斯、土耳其和乌克兰等控制黑海其它海域部分的国家加入这项考古探测行动。

弗利博士曾探索了黑海地区的多艘沉船残骸,他认为,黑海这一大片海域中肯定有着数以万计的沉船。他补充说:“沉没在那里的一切都会被保留下来。它们是不会消失的。”

多年以来,黑海一直是一条繁忙的水路,服务于巴尔干半岛、欧亚草原、高加索、小亚细亚、美索不达米亚和希腊。长久以来,它都吸引着考古学家的目光,因为他们知道,这片深海水域缺乏氧气,而这一点对于大片水域来说是十分罕见的。

来自东欧的大型河流(顿河、多瑙河、第聂伯河)往黑海注入了大量淡水,在黑海密度更高的地中海咸水之上形成了永久水层。因此,来自大气中的氧气早已融入淡水中,却从未能够渗透进漆黑的深海中。

1976 年,海洋学的先锋学者威拉德·巴斯科姆(Willard Bascom)在他撰写的《深海与古船》(Deep Water, Ancient Ships)一书中称,黑海是世界中独一无二的海洋,更是科学探索和发现的首选海域。

图片为属于拜占庭帝国的沉船残骸,这艘沉船的历史可以追溯至 9 世纪。船只上的物体为这支探测队伍用于拍摄沉船的系绳机器人之一。图片版权:Expedition and Education Foundation /黑海海洋考古计划

他写道:“(黑海)令人忍不住想要在那里开始搜索,尽管需要搜索的海床是如此广阔。”

2002 年,泰坦尼克号沉船的发现者罗伯特·D·巴拉德(Robert D. Ballard)带领一支黑海探险队,发现了一艘足足有 2400 年历史的沉船,船里满是古董粘土储物罐。其中一个储物罐里有一条已经风干切片的大鱼——这是古希腊一种很受欢迎的食物。

这支新的探险队说,他们得到了保加利亚文化部和外交部的勘探许可。他们把对黑海的勘探范围缩小到了保加利亚的专属经济区。这片专属经济区有数千平方英里大小,深约一英里。

这支队伍的官方名称是“黑海海洋考古计划”(Black Sea Maritime Archaeology Project),简称“黑海 MAP”(Black Sea MAP)。除了考古,他们还会打捞沉在海底的物品,寻找线索,了解上升的海水是如何淹没昔日的陆地与人类住处的。

团队官网上列出的团队成员有保加利亚国家考古研究所(Bulgarian National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保加利亚水下考古中心(Bulgarian Center for Underwater Archaeology)、瑞典索德脱恩大学(Sodertorn University),以及希腊海洋研究中心(Hellenic Center for Marine Research)

研究团队在黑海发现的一艘看上去状态良好的船只。研究团队认为这是一艘中世纪的船。图片版权:Jon Adams /南安普顿大学/黑海海洋考古计划

团队成员称,探险和教育基金会(Expedition and Education Foundation)出资支持了这一计划。探险和教育基金会是在英国注册的一个慈善组织,其捐款人想要保持匿名。南安普敦大学的亚当斯博士(Dr. Adams)是这支队伍的科研领队。他表示,这是在推进学术界在这个“有史以来进行的同类项目中”最为浩大的项目上的合作。

按计划,这些黑海勘探行动将会持续三年。具体开支费用并未公开,不过这可能会是很大一笔钱。去年,一艘巨大的希腊轮船进行了一次初步勘探,开启了这一系列勘探行动。今年载着探险队出航的是 Stril Explorer 号。Stril Explorer 号上悬挂着英国国旗,船上设有直升机升降坪,常常会有工作人员开着它去检修保养海上石油开采平台的海底管道和钢架。

船上的考古学家们放下了船上的尖端机器人,搜寻古老的沉船和失落的历史。

在一次采访中,南安普敦大学的帕切科-鲁伊斯博士(Dr. Pacheco-Ruiz)说,九月某一天深夜,他在看监视器时,海底机器人照亮了一艘保存状态相当良好的巨大沉船。

“当时,我(激动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回忆道,“我看到了那些绳索,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到现在我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帕切科-鲁伊斯博士说,这艘船来自以君士坦丁堡(即如今的伊斯坦布尔)为首都的奥斯曼帝国,很有可能是在 17 世纪到 19 世纪之间沉入海底的。他说,探险队戏称这艘船为“黑海之花”(Flower of the Black Sea),因为它的甲板上有着华丽的雕饰,比如有两根巨大船杆的顶部就雕成了花瓣的造型。

在一次采访中,康涅狄格大学的巴查沃尔夫博士(Dr. Batchvarov)说,发现的大多数都是奥斯曼时代的沉船。所以,一天深夜值班的时候他设想,新发现的沉船更有可能也会来自同样的时代。

他回忆道:“接着我看见了一个侧舵。”他指的是船边上一种巨大的舵桨。这说明这艘沉船更加古老。接着,另一艘沉船出现了。很快,探险队队长亚当斯博士醒了。

“他立马赶了过来,”巴查沃尔夫博士回忆道,“我们像两个置身糖果店的小男孩儿一样看着彼此。”

巴查沃尔夫博士说,那艘在下方超过半英里的地方发现的中世纪沉船有着好几种叫法,比如 cocha 和“圆船”。“圆船”这个名字源自这种船宽敞的船身。由于船身宽敞,这种船可以容纳比战舰更多的货物和乘客。

亚当斯博士说,这些失落的船只出色的彩色影像是用一种叫做摄影测量法(photogrammetry)的技术制作的。这种技术结合了摄影与对物体之间距离的细致测量,让电脑得以把平面影像转换为类似三维的影像。

他说,系绳机器人用视频和静物摄影机拍下了这些摄影影像。他还说,距离信息是使用先进的声波定位仪测量的,它们能够发出可以透过海水反射的高声调声音。据他所言,这些声波定位仪的测量可以精准到 1 毫米以下。

南安普顿大学的一篇新闻报道把这些影像称为“数字化的榜样”。文中写道,“即使速度最快的电脑也要用上几天的时间”才能制作出这些影像。

团队网站称,有电影制作人正在拍摄一部纪录片,介绍这一系列黑海勘探行动。

这一计划还有一项内容——争取与学校及教师分享发现的喜悦。团队网站称,学生们会研究黑海,或者在分析领域加入大学科学家的行列,尝试“揭开过往的秘密”。

团队几乎没有公开提及他们是否会挖掘这些沉船。而沉船挖掘也是国家、学者以及寻宝者长期以来争论不休的一个问题。保加利亚签署了 2001 年的联合国公约,宣布水下文物交易非法,并推出了有关此类文物进行艺术品修复、公开展览的指导方针。

帕切科-鲁伊斯博士表示,目前为止,团队已经发现并拍摄了 44 艘沉船遗骸,还有更多沉船等着他们发现和拍摄。

什么是最重要的?亚当斯博士说,作为一名研究早期欧洲造船情况的学者,在他看来,最重要的是那艘中世纪的圆船。他说,这艘船让人想起了马可·波罗和威尼斯等城市。他还说,这艘船上有不少创新,因此它能做到的事比以前的船只更多,为未来更加重大的改变开拓了道路。

“中世纪欧洲就是在像这样的船只的帮助下走向了现代,”他说,“这么说一点儿也不为过。”

翻译 熊猫译社 李秋群 钱功毅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