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他身处 VR 行业,但他现在不做眼镜和游戏丨创始人说

朱若淼2016-11-16 07:10:55

和很多烧钱做 VR 的公司不一样的是,诺亦腾最看重的还是它能不能带来收入。

“30 分钟前,我在跟他们一起测一个东西的性能……具体是什么不能告诉你,是一个新的(动作)追踪的东西,表现非常好!”

走进戴若犁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在兴头上。一聊起什么新技术,他就会很激动。

在国内虚拟现实行业里,戴若犁联合参与创办的公司“诺亦腾”也是个没法忽略的名字。2014 年开始,诺亦腾开始给 VR 初创公司提供动作捕捉技术。有了这些技术,VR 并不只有“坐在电脑椅拿着游戏手柄”,或者“几平米活动空间”两种场景了:打一场虚拟现实的 CS 真人战,戴上 VR 去看样板房?好像现在都能做到了。

戴若犁激动也是因为这些新的技术和机会,只是,你可能不会直接用上他们的产品,因为他们不做 VR 眼镜,也不做 VR 游戏,技术都是给公司用的。

创业念头是从 iPhone 3GS 的传感器来的

如果不是 iPhone 3GS,戴若犁生活轨迹可能跟现在很不一样——2007 年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机械与自动化工程学系拿到博士学位,2009 年回到大陆的同济大学做老师,生活很平稳。

但苹果第三代智能手机增加了一个新的传感器“陀螺仪”让他很感兴趣,它可以知道我们现在真实空间里怎么移动手机。

就像这个 Sky Guide 应用,你可以举起手机左右上下看,内置的陀螺仪就能知道你在怎样移动手机,配合 GPS,给你展现现在你手机面对的方向都是什么星星。

出于好奇,他让同事去查了 iPhone 用的这款陀螺仪传感器在深圳华强北的价格,90 元一个。他震惊了。

“我们以前读博士做实验那会儿这种高精度的陀螺仪传感器大概是两三千美金一个轴,三轴的话要五六千美金,还是那么大一坨。而 L3G4200D 的尺寸是 4*4*1 毫米,好小好小的传感器。”

戴若犁觉得,高精度陀螺仪传感器走出实验室的时机终于到了。他决定要做点什么东西,而这些点子就成了诺亦腾正在做的事情。

如果你看过《权力的游戏》、《寻龙诀》等影视产品,其实你已经间接感受过戴若犁的创业作品了,这些影视公司在制作片子中的特效时就用到了诺亦腾的动作捕捉技术。

多个陀螺仪就可以精确捕捉演员的动作的变化,这在拍摄特效镜头的时候减少了不少麻烦。郭敬明的不久前上映的电影《爵迹》用的也是类似的技术。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中采用诺亦腾动作捕捉技术制作特效的视频片段截图

除了影视公司的合作之外,给体育公司提供技术支持也是诺亦腾的主要业务。

2013 年,诺亦腾针对高尔夫训练推出了便携挥杆分析仪 mySwing,利用动作捕捉技术,它可以捕捉球手和球杆的运动轨迹,为教练提供训练数据。

今年年初,诺亦腾还推出了它专门针对企业用户的商用 VR 技术方案 Project Alice。整套系统包括了由 Oculus 等合作方提供的头戴显示器,惯性动作捕捉设备和光学追踪系统,多台高性能渲染计算机,可追踪控制器与道具、混合追踪服务器及内容。

跟 HTC Vive 只提供了两个定位器,支持 2.8 米见方空间的定位法不太一样,诺亦腾利用多个摄像头进行定位,最大可以支持在 200 平米的空间范围内实现多人联网的虚拟现实场景。

Project Alice 虚拟现实场景图
Project Alice 实地体验场景图

我们前段时间去体验过一家 VR 看房公司指挥家所提供的“大空间虚拟样板房”,为其提供技术支持的就是诺亦腾的 Project Alice。

利用这套技术解决方案,参观者们可以更换墙壁、沙发等家具的颜色和款式,还可以更换窗外的风景。指挥家的创始人告诉《好奇心日报》,最近绿地、碧桂园、万达城等公司已经买了他们的 VR 看房产品。

尽管 VR 很火,他认为挣不挣到钱是更重要的事情

“不管你是不是高科技,能不能挣到钱是我们比较重视的事情。”尽管中国和全球市场的 VR 投资都很火,但戴若犁对进军消费级市场还是很谨慎,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自己去做 VR 眼镜。

虽然这部分压力,也来自他们的投资人。

“投资人期望他的投资能带来十倍的增长,他希望你赶紧转 To C,赶紧做大用户量的事情。而我们硬件、研发、算法都在自己做,这个链条太长了,在他们看来比较重。他们希望我们能做比较轻的事情。”

诺亦腾的 VR 产品,目前主要是一些企业在购买。不久前,华为刚向他们订购了三套 Project Alice 的设备,用在他们的远程会议实验室中。目前这套 5、60 万的设备已经有了上百个买家。

戴若犁觉得,只有当有了智能手机那个级别的 VR 用户量时,他们才可能真正从消费市场上挣到钱,所以现在还早。而做面向 VR 公司和大企业的生意,就像 Project Alice,现在目前还是一个完整的商业模式,能给他们带来资金,还有在行业里面的知名度。

“但 VR 这个行业要想累积到手机的水平,两三年可能都说少了……任何一个新产品要真正兴起来,前期都会经历个缓慢爬升的过程。”

“短期内想用它挣快钱的人太多了,人们对于它的长期投入没有足够的耐心。”


Q= Qdaily

A= 戴若犁

Q:小时候的成长环境跟你现在创业有什么影响吗?

A:有关联,工程师家庭长大。我这辈子超越我父亲是很难的。我父亲是大设计师。神 5 他参与设计的,枭龙战机他是总设计师,歼十他是副总设计师,上海磁悬浮他是总设计师,波音的垂尾是他设计的。成飞(成都飞机工业集团)的副总设计师。所以从小对工程师文化和做什么很了解也非常崇拜。

小时候受父亲影响比较大,其实是看到父辈的成就,会给人很大的心理冲击,看他们(的那种成就)就会热泪盈眶,虽然没有挣到什么钱,但是做的都是超级大的项目。一直到现在,我还想如果哪天诺亦腾挣了大钱了,我也比较闲了就去给国家免费做一些东西,看国家缺什么。

父亲的那些成就小时候都是别人跟我说的,他是在自己快退休的时候才告诉我的。我觉得特别震撼的一次是我结婚的时候,他送了我一组模型,送了一组给我岳父,他说“这是我这辈子做的事情,你结婚了我送几个模型给你。”我觉得很屌,身上起鸡皮疙瘩那种。我当时想什么时候我也可以在我女儿出嫁的时候送这样的东西给她,但是现在我没有做出这些事情。

Q:与投资人之间的矛盾主要是什么?

投资人不赞成我们做 B2B 的生意。像 Project Alice 这个项目普通民众是喜欢的。投资人觉得这个是能赚到钱,我投钱给你还不如买理财产品,那样都可以赚 30%,在你这里只能赚 60%,他期望十倍的增长。投资人永远希望你赶紧转 2C,赶紧能有大用户量的事情。我们是搞研发硬件算法自己做,链条长,他们来看比较重,他希望我们做比较轻的事情。这些都是投资人的希望,有些能满足有些不能满足,我们之间一定会有些不同的判断。不过他们只是提建议,最后决定权还是在我们。

我们的投资人属于帮忙不添乱,完美投资人,到现在为止都是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他们一定会站出来,在我们不需要的时候会闭嘴。比如 B 轮款没到账,但是钱花完了,我们投资人会主动说借你钱,给你做过桥贷款。比如碰到有强势的合作伙伴谈不下来的时候,投资人会把名片拿出来,我有这些人,你看谁有用。

Q:你觉得大家对于 VR 行业普遍存在什么误解?你如何看待 VR 这个行业的?

A:我认识业界存在的误区是,短期太贪婪,长期没耐心。

去年到今年上半年资本是涌入的状态,在涌入之后发现 Oculus 和 HTC Vive 销售都不太好,比较冷清,其实也没有特别冷清,好的团队也能拿到钱。但是前面的涌入是大家对这个短期利益期望太高,希望明年爆出两个独角兽。希望能短期花花进钱,即使我们在挣钱也没有花花进钱。他们看到长期销售数据一般般,就会有犹豫或泼冷水的动作。

前面太疯狂太热切,你看苹果一代,二代。我是从苹果 1 开始买的。我记得很清楚,苹果一代的时候,香港属于追潮流的地方。当时我在香港读博,苹果一代的时候,我在香港地铁里用,我差不在地铁里嘚瑟了半年的时间,大家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只要做一个动作大家就觉得很屌。就是那个翻联系人的动作,大家看到会觉得哇,原来还能那样翻。我只要做这个动作就可以倾倒众生了。所以说,那个时候的智能手机的市场存量还很低。

任何新产品,哪怕很牛的产品要真正的起来前面是逐渐爬坡的。没有人可以爆炸增长。我认为 VR 能达到的高度是跟智能手机一样高的。它是万亿美金的产品。它能达到的高度是一个计算平台的高度,人机交互的高度,而不是新产品的高度,不是手机行业里出了一个摩托罗拉的高峰,而是手机里出了一个智能手机。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