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大公司之间的微妙感情,从这个 LinkedIn 争夺战里就能看出门道

Nick Wingfield and Katie Benner2016-11-07 12:40:27

曾经一度亲密到几乎合并的两家软件巨头在发现社交网络所积累的数据的价值之后,变成了彼此的劲敌。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这里要讲述的是一个因为争夺社交媒体公司导致的感情破裂的故事。

最近,微软和 Salesforce 为了收购社交网络 LinkedIn 而视彼此为主要竞争对手,它们想要的是其所储存的商务人士的高度个性化数据。微软胜利后,Salesforce 打击了微软的收购,称这会违反欧洲反垄断法。

但就在不久以前,这两家网络巨头的关系还很亲密。他们甚至还协商过合并彼此的业务——不只聊过一次,而是两次。第二轮谈判此前并没有曝光。

以开创性的按月租赁方式颠覆了商业软件模式的 Salesforce 和急于进行调整的微软之间的竞争背后隐含的意义说明,美国业界已经开始意识到 LinkedIn、Twitter 等社交网络的价值。储存在它们服务器中的数据提升了此类服务的水平,把它们从有趣的消遣变成了帮助大企业了解他们客户的基本工具。

但如今,微软和 Salesforce 等科技巨头在觊觎着这些数据,他们发现,只有几家公司拥有这些数据。这也是为什么尽管有着越来越多的竞争,但最近 Salesforce 还是考虑出价收购 Twitter。微软对于收购 LinkedIn 十分心切,甚至同意支付 262 亿美元现款进行收购——这是微软历史上最大的一笔交易。Salesforce 则给予了还击,控诉微软可能会利用 LinkedIn 的数据来加强其对商业软件市场的控制。

一开始,微软和 Salesforce 表示要抛开过去的恩怨——二者之间曾经在专利互相挖人及其它方面都产生过矛盾,并且同意让自己的产品可以更好地与对方产品合作。在开始协商合并的时候,他们的关系有所缓和,但由于在某一价格上没能达成一致,二者的关系又迅速冷却下来。

这场竞争的背后站着好几位大人物。在微软,调整业务的工作落在了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这位喜欢诗歌的 CEO 头上,他正打算颇有攻击性地在云服务应用程序等 Salesforce 占主导地位的热门领域中重新发展微软业务。

门罗风投(Menlo Ventures)常务董事温奇·加纳森(Venky Ganesan)表示:“微软决定继续发展这一领域的业务,把 Salesforce 最擅长做的事情再做一遍。”他和纳德拉以及微软其它业务开发高管都谈过话。

Salesforce 创始人兼 CEO 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据说是一个自信而有远见的人。但在了解到微软对于和其公司的竞争开始认真起来的时候,他怀疑过自己的公司是否还能保持独立性。

友谊萌芽

Salesforce 创建于 1999 年,就像贝尼奥夫喜欢说的那样,旨在实现“我们所熟知的软件的终结”。这一口号使得这位甲骨文(Oracle)公司前高管时而像一个莽撞的硅谷大亨,时而又像一位老练的夏威夷冲浪者。(他会使用一些夏威夷合成词,写电子邮件时就经常用“Aloha”这个夏威夷问候语来打招呼。)

在当时,商用软件往往要通过价值高昂的软件授权协议来购买,然后直接装在企业的电脑上。贝尼奥夫想要削减这个模式的成本:他通过互联网提供相同的软件,不需要昂贵的安装费用,并且客户可以按月付费。

这个想法很有先见之明。虽然最近才开始盈利,但 Salesforce 其实已经走上正轨,今年总收入达到 80 亿美元以上,年增长幅度在 25% 左右,公司的总市值也已经超过 500 亿美元。Salesforce 是旧金山最大的科技公司,等到旧金山最高建筑 Salesforce 塔建成之后,整个公司就会搬进去。

Salesforce 的主要产品都是用于客户关系管理(custom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简写为 CRM)的,这些工具很单调,但对于帮助企业拓展业务却起着关键的作用:它们能管理潜在销售机会和与客户的互动,从而增加销售额。据美国咨询公司高纳(Gartner)调查显示,去年 CRM 市场的总销售额为 263 亿美元,Salesforce 排名第一,市场份额将近 20%。微软排第四位,位列甲骨文和 SAP 公司之后,只占有 4.3% 的市场份额。

微软经过了数年时间才看到 Salesforce 业务的潜力。微软也有自己的 CRM 产品 Dynamics,但它在前任 CEO 史蒂夫·鲍尔默(Steven A. Ballmer)掌权时一直不受重视,在与苹果、Google 和索尼等更加强大的对手间竞争中处于劣势。

Salesforce 创始人兼 CEO 马克·贝尼奥夫(左)和微软 CEO 萨提亚·纳德拉(中)在 2015 年的 Dreamforce 科技大会上。图片版权:David Paul Morris/彭博社

曾长期担任微软高管的 CEO 纳德拉的职业经历就包括监管微软的 CRM 产品,他并不像前任那样好斗。2014 年初出任 CEO 之后,他就开始接触很多对手公司的 CEO,其中的特别目的就是想要提高微软在硅谷的地位。

据 Salesforce CEO 贝尼奥夫 2015 年接受采访时称,曾长期在硅谷任高管的约翰·汤普森(John W. Thompson)最近成为微软董事会主席之后,为了让纳德拉与(包括贝尼奥夫在内的)其它科技公司 CEO 会面,在加利福尼亚州门洛帕克的瑰丽酒店安排了一场晚宴。贝尼奥夫在采访中说:“晚宴结束的时候,我确实给萨提亚提出了一些我觉得可以密切合作的领域,他全部都接受了。”

纳德拉和贝尼奥夫都拒绝就本文接受采访。

几个月之后,两人谈成了一个协议,可以让微软的 Office 365 与 Salesforce 的在线服务之间更加协调——据他们所说,这是客户的强烈要求。他们承诺以后还会有更多合作,两人甚至像老朋友一样开始在 Twitter 上互相 @。

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贝尼奥夫曾一度打算收购与 Salesforce 形成竞争的 Dynamics 业务,但纳德拉拒绝了他。

两家公司一直保持着亲密的关系,直到 2015 年春天,它们之间的关系演化成为了另一场交易:微软想要收购 Salesforce。2015 年 5 月,CNBC 报道谈判失败了,原因是 Salesforce 开价 700 亿美元,这比公司当时的市值还高 220 亿左右。

对这次谈判有所了解的几个人表示,这个理由没错,不过两位当事人说出的是另一个原因:贝尼奥夫认为微软对于他创立了 Salesforce 这一成就表现得不够尊重。从头开始创立 Salesforce 公司之后,不知道贝尼奥夫是否还乐意在微软中屈居人下,而没有他的存在,也很难想象 Salesforce 会如此成功。

很快有迹象显示,微软打算在 CRM 业务中展开大规模行动。作为大范围改组的一部分,纳德拉把 Dynamics 交给了微软最受人尊敬的工程技术部经理斯科特·格思里(Scott Guthrie)管理。这表明,微软打算去做 Salesforce 的业务了。

西雅图天使投资人、微软前任经理、如今偶尔会与微软进行商谈的查尔斯·菲茨杰拉德(Charles Fitzgerald)说:“他们(指微软)开始变得前所未有的严肃。”

竞争愈演愈烈

Salesforce 也没有坐视不理。它于 11 月聘请了 Dynamics 前总裁鲍勃·斯图茨(Bob Stutz)负责公司的数据分析产品。

而且微软和 Salesforce 有理由保持和平状态。纳德拉希望 Salesforce 使用微软的云计算基础设施 Azure 来运行其网络应用。而如果微软期望赶上顶级云端基础结构供应商亚马逊,像 Salesforce 这样的大型客户也能为其带来良好的信用支持。

2015 年 9 月在旧金山举行的年度技术大会 Dreamforce 上,纳德拉发表了演讲,贝尼奥夫在介绍中对他赞誉有。他说:“在过去几年中,纳德拉和我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他十分优秀,拥有真知灼见,是一家伟大公司的伟大领导者。”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贝尼奥夫私下会见纳德拉,双方进行了商务会谈。贝尼奥夫讨论了在 Salesforce 演示中使用微软全息虚拟现实增强技术头戴设备,这在之前从未成功过。根据一些人对此次会谈的简要介绍显示,他再次提出了让微软收购 Salesforce 的想法。

这些人说,微软好像没有以前那么支持这一想法了,部分原因在于 Salesforce 的报价,而且微软也决定采用自身产品来加强竞争。知情人士说,今年 2 月,谈判终止了。

根据两位了解贝尼奥夫和汤普森关系的人士透露,这次会谈的争议性已经足以影响贝尼奥夫和汤普森之间的长期友谊。两人好几个月都没有跟对方讲过话(虽然之后事情已经缓和了)。根据和他讨论过这一问题的知情人士透露,那时贝尼奥夫似乎意识到微软形成威胁的严重性,微软这个竞争对手资本充足,而且规模比 Salesforce 大几倍。

但对这两家公司来说,最具吸引力的收购目标是 LinkedIn。

这家商务社交网站已经成为人们展示工作履历和职业成就不可或缺的工具了。两家公司都深信,如果将 LinkedIn 的庞大简历资料数据与客户关系管理系统更紧密地结合起来,将有助于销售人员达成交易。LinkedIn 的数据还可以用于强化微软产品(比如利润丰厚的 Office)。而且 LinkedIn 也是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

LinkedIn 向证监机构提交的档案显示,纳德拉在 2 月 16 日会见了 LinkedIn 总裁杰夫·韦纳(Jeff Weiner),讨论两家公司的现有业务关系。但这次对话却最导向了微软收购 LinkedIn。近一个月后,贝尼奥夫向韦纳提出了 Salesforce 收购 LinkedIn 的可能性。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微软和 Salesforce 分别向 LinkedIn 提出了竞争性报价,随着竞争愈演愈烈,两家公司也不断优化购买方案。根据 LinkedIn 的档案,微软共同创始人及董事会成员比尔·盖茨(Bill Gates)向 LinkedIn 创始人及主席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发出了收购意向。Salesforce 则将其收购 LinkedIn 的计划命名为“勃艮第计划”(Project Burgundy)。

6 月中旬,微软以每股 196 美元的价格赢得了收购 LinkedIn 之战,全部以现金支付,这比 Salesforce 提出的现金和股权组合更能给 LinkedIn 股东确定性。微软拥有超过 1360 亿美元的现金和短期投资。而 Salesforce 只有不到 12 亿美元。

LinkedIn 向监管当局提交了收购进程详细资料后,贝尼奥夫给 Salesforce 董事会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告知他们差点击败微软。这一信息是 DCLeaks.com 网站发布的众多之一,来源于美国前国务卿及 Salesforce 董事会成员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被黑客攻击失窃的电子邮件账户。

贝尼奥夫写道:“我们的差距比我们想象的要小,可能只需要 105 美元的现金加上 105 美元的股权我们就能成功。但是我们肯定太鲁莽了!!!!”

随着 LinkedIn 与 Salesforce 交易前景越来越黯淡,公司首席法律顾问伯克·诺顿(Burke Norton)向董事会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表明公司最终可以考虑其他几个收购对象,其中包括他们最终购买的 Demandware。根据发布在 DCLeaks.com 上邮件附件中的介绍显示,其他几个收购目标(包括 Adobe、Box、Tableau 和 Workday)还保持着独立地位。

贝尼奥夫总共已经收购了至少 10 家公司。收购价格最高的是 Demandware,金额为 28 亿美元,这家公司业务范围是帮助公司经营线上购物网站。另一项大型收购是文件软件公司 Quip,该公司目标直指微软现金牛产品 Microsoft Office。

交易之争

当然,并不能保证 LinkedIn 可以给微软它需要的数据分析、机器学习和客户关系管理软件方面的优势。微软也曾有过大型收购失策的历史,比如收购诺基亚就带来了灾难性后果,微软最终损失了 76 亿美元,并且在之后撤出了手机行业。

虽然 Salesforce 的收购规模和收购资金相对较弱,但这家公司今年秋天在提供给分析家的介绍中强调,他们收购 Quip 的部分原因是为了它的共同创始人布雷特·泰勒(Bret Taylor),泰勒曾经担任过 Facebook 和谷歌的总裁。分析家认为,他可以将 Salesforce 整合成一家更有竞争力的公司。

同时,贝尼奥夫 5 月达成一项协议,主要使用亚马逊的云计算服务,而不是微软的。该交易能在四年里为亚马逊带来 4 亿美元的价值。

微软则在 9 月通过 Dynamics 抢走了 Salesforce 的大客户惠普。

Salesforce 于上月开始向欧洲监管当局就微软收购 LinkedIn 的交易提起申诉,提出该交易可能妨碍其他公司取得 LinkedIn 数据,从而给微软带来不公平的优势。贝尼奥夫甚至在 Twitter 上抨击了该交易。

Salesforce 首席法律顾问诺顿说:“鉴于微软的历史以及现在的垄断地位,有时反垄断执法机构有必要出面干预,以保证微软按照能促进竞争、而不是扼杀竞争的方式来运营。”

该交易已经取得了美国政府的批准,现在还不清楚投诉是否会影响该交易。

作为对 Salesforce 投诉的回应,微软声称它将为市场带来更多的价格竞争。但这两家公司均未完全疏远对方,他们说双方必须共同合作。微软执行副总裁佩姬·约翰逊(Peggy Johnson)说:“虽然我们将继续竞争,但是我们也期待继续合作。”

翻译 熊猫译社 乔木 曾丹

题图来自 TruePoop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