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李安新片在纽约首映后得到差评,台北首映他也有点不安

陈莉雅2016-11-05 07:46:58

李安說:电影的所有都要升级,“影评也要升级”

李安的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在纽约首映之后,2 日晚间,他带着演员乔欧文、李淳回到台北一同出席首映会、记者会,以及一场坐满影视从业人员的映后座谈会。首映当天一共播放了三场 3D、4K、120 帧的版本给影视从业人员以及媒体观看。

”我的心里是很忐忑不安的”。面对亚洲首映,李安似乎显得相当紧张,在不到 24 小时之内,连续参加三场活动,这句话他说了三次以上。

显然李安受到纽约首映后一些媒体的差评所影响,但对于这样的评价,他似乎有所准备。李安說用高规格技术拍摄的同时,一直给自己思想准备,”出来之后可能会被打得很惨”。不过,李安在介绍这部片时,还是不停地希望大家给这个新技术一个机会。

作为將 3D、4K、120 帧拍摄技术用于电影的第一人,李安背负有别以往的压力,在记者会上,他坦言如果观众反应不是太好,对这个技术好像也有点责任。

李安认为用 2D 电影的讨论方式评价这部电影可能不太公平。他反覆说到拍摄期间察觉的许多有别以往 2D 电影的拍摄技法。”我觉得 3D 的电影最理想不是靠剪接,而是场面调度,我现在还做不到,还要靠剪接,因为镜头太难了,因为要把一个东西拍到可以看,都有点困难。”李安在解释的同时,口气听起来是有些委屈。

面对先前的差评,又或者说因为拍摄所带来的困境与疑问,李安的解法是希望从头改变,这或许可以让他不再孤军奋战。他坦言自己正在跟摄影机的厂商讨论,希望改良摄影机朝向体积更小、感光度更大,让更多人都能使用。

“我觉得摄影机要升级,器材的操作要升级、表演需要升级、导演需要升级,影评也需要升级。也不是说升级,过去的影片也是很成熟的艺术,现在刚开始,会有不同的要求”,在映后座谈会,每当影视工作者对电影技法提出疑问,李安就会用相当长的篇幅给予回应,并分享拍摄时所面临到的困境。甚至当映后座谈时间结束的同时,他还主动要求主办方是否能够让他再回答更多的问题。”我是真的有很多想谈、想分享的”。

饰演主角比利林恩的乔欧文首次到亚洲宣传电影(图/双喜电影提供)

事实上,这次李安的新片在台北首映后,得到的回馈并没有像纽约首映完的惨烈。当然有很大一部份的原因是,李安在华人地区的确是个相当具指标性的导演,观众对于李安都有着多一分的情感。尽管还是有类似《好莱坞报道者》的评价,因为逼真反而在观影时会使人出戏,但不少业内人士,还是认为 3D、4K、120 帧的版本,让观众更直接的体会到人物的情感,并肯定这部片的实验精神。

我们几乎可以看见在电影公开上映之后,即将成型的两派阵营。但对李安来说,这可能不是最重要的事。“我希望观众能够用足球、棒球来看待一样,就是虽然都能在体育台看到,可是相当不一样,去比较就是相当不公平,一个是 baby,一个是很伟大的艺术。”

李安认为在这个新技术之下,因为感觉更尖锐而产生不适应感,是必然的,但他更相信这样的不适,是可以”被调整”的。”当大家看习惯之后,就会是新的 24 格。”

的确,过去电影技术历经重大变革,无声变有声、黑白变彩色、胶片变数字、2D 到 3D 。电影美感或观众的感官是不停被重新定义的,姑且不论李安这部新片最终观众的评价怎样,至少这部片已在电影技术史上画下一笔,它就是第一部以120 帧拍摄的电影。

不过,比较有趣的是,在首映之前,人们热烈讨论新技术而非电影故事本身,看起来是合情合理的。但如今,故事已经呈现在观众面前,映后座谈时,现场的提问,全部还是围绕在技术身上,不管是摄影、灯光,甚至是字幕的位置都有很多问题。这足以能够说明这项新技术带给观众的冲击,显然还是比这个故事本身多了许多。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目前都确定于 11 月 11 日在台湾、大陆同步上映。距离上映还有一段时间,但预售票也已经卖出七百万(台币),由此可见,观众对于这个新技术还是勇于尝试的。

李安於首映记者会(图 / 双喜电影提供)

以下也节录一些映后座谈精彩的部分:

(Q:观众提问、A:李安)

主持人:一百多年前,大家看到《火车进站》(法国卢米埃兄弟的第一部片)就尖叫、奔逃,看电影的经验和方式不断变化,起初我们分享也说到,这次导演的新作是对新技术的探求,认识导演这么久,每个人都说李安是个温和谦恭的人,创作上似乎相反,是相反个性,当大家认为你是适合华人文艺片,你去拍英语片,当大家觉得你是文艺片导演,你拍了武侠片,大家觉得你很温和,你拍了《色戒》,大家觉得你是很 2D 的人,你拍了 3D 。

A:我从小就是很胆怯害羞的人,但不是因为积压多年没叛逆,才在电影中显现出来,对我来说,可能我有两个面向,内在的话,我觉得做这一行都要有点杀手的个性,我对一个事情有种追求,就是我看到之后,没有拿到会很难受,这跟害羞个性没关系。

像我做这个东西,光技术上面就是跳过 15、20 年,人家都会问为什么以前不做,我就说这很自然,因为你就是想把东西看清楚,在技术上,我问厂商「为什么以前没有这样做」,他们都讲同样一句话就是「从来没有人问过他」。我就是问了问题,然后坚持要我看到的东西,其实只是这样。我的胆怯害羞在我片子出手之后,我就会重新经历,就是「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面对这种状况我时常很后悔。

做的时候,就是觉得非做不可,其实跟我个性没有很大的关系,像你们看到一个新的东西,我已经好几年过来,每个步骤对我来说很合理。数字电影就不是胶卷。以打光来说,因为电影是平面的,平面如何制造立体感,就是透过光,现在已经 3D,两边眼睛都允许 3D ,东西自然就跑出来。那 3D 为什么要用 2D 的方法打灯呢?可是不用 2D 的方法我们又知道什么,因为我们所有对电影的了解都是从 2D 去追求 3D,已经是个定知。

你解开了一个问题,找到了答案,结果又开拓了十个问题,我觉得数字电影本来就应该这样看,当大家看了习惯之后,就会是新的 24 格。24 格真的没有什么道理,爱迪生发明电影的时候就是 70 几格,电影公司老板就是觉得 24 格很便宜,用这个就好。

Q:看 3D 我们会觉得前景和后景是更深远,请问这部分是你做的考量还是摄影师?

A:老实讲,你刚讲的东西其实有很多技术上的不足,我觉得 3D 的电影最理想不是靠剪接而是场面的调度,我现在还做不到,还要靠剪接,因为镜头太难了,要把一个东西拍到可以看,都有点困难。理想的情况之下,景深要比现在看得还要更深,这样眼睛就可以尽情浏览,不光是靠故事或导演告诉你该看什么,就是没有那么单纯,你直接进到世界里,你跟电影的关系在改变,没有两个观众看到的东西是一样的,我觉得这是比较理想的。我们的眼睛要看到好看的东西,其实数据充足是比较放松的,这样我们的眼睛可以抓到很多东西,2D 电影的话则是必须需要告诉你要看哪一点。

我现在正在跟摄影机的厂商谈,就说你们摄影机要变得更小,不是我才能拍,一般人都能拿起来,还有可以手摇,这样才会有人去拍。我不希望过了几十年之后才有人再去拍。第二个景深、感光要更灵敏,通常机身小,感光要更大。

摄影机要升级,还有很多器材的操作要升级、表演需要升级、导演需要升级,影评也需要升级。也不是说升级,过去影片也是很成熟的艺术,现在刚开始,会有不同的要求。我希望观众能够用足球、棒球来看待,虽然都能在体育台看到,可是相当不一样,你去比较就是相当不公平,一个是baby,一个是很伟大的艺术。

还有焦距的调适是个很大的问题,每个人眼睛不一样,一个镜头从这边到那边,过去只要从这边过去然后调焦,但现在问题来了,每个人的眼睛看的不一样,你调焦的速度就看得到,所以这要跟戏剧、心理结合,变成非常困难、几乎不可能。

首映会上实况(图 / 双喜电影提供)

Q:如果这样媒体和技术,换一个文本该如何呈现?例如《卧虎藏龙》这样的片?

A:我觉得以目前我们对这个技术的了解和掌握,现在还没有开始,应该是拍比较戏剧、小、写实的东西,上手之后会比较安全感。比较虚幻的东西,像武侠片这种高度设计的片型,再给我两、三部以后会可以尝试。我觉得还有很多东西需要突破,因为你看清楚之后,我们就会知道过去电影的手法是不够用的,所以从写实开始。

还有一个视效的部门,我必须要加强,就像摄影机一样,你现在老妆不行用,或是一些杀人的血,很多东西都不像,所以需要后期制作帮忙,这是数字电影,这跟胶片实景去感光是不一样。到时候就会有更多玄虚的东西可以做,我希望在我退休以前还可以拍爱情喜剧或是歌舞片。120 帧不是随便订出来,我们的眼睛,大概在超顾 100 帧左右之后,闪动的情况就没有,现在数字电影最接近人眼的是 120 帧。

Q:我们在看电影时,很多人会被字幕影响?可能会改变我们对电影的观赏效果?

A: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到看字幕才想说,这电影本身已经有这么多讯息,现在还要看字幕。不过放在哪里我们是有讲究的,因为视角对在前面、后面,这个东西会决定眼睛盯在哪个地方。还有我们眼睛对上下左右适应很快,以前电影我们可以快剪,但现在这个东西会适应比较慢。过去的剪接还是可以用,但是镜头的移动还是要小心,我们会考虑你的眼睛会在那个地方。

我们的确有注意到,可是这么丰富的讯息,不管字幕放哪都会是个负担,只能尽力做到让观众负担最小。我其实是很想多拿掉字幕,但有些朋友说这样好像被骗。

Q:在120格的状态下,调光上面如果以回归到写实和真实上,是蛮成功的。导演是否有试过从不同的光来讲述这部电影?

A:还没有,我刚说写实不是最终,只是开始,对我来说。做这个电影,我在调光上有很大的疑惑,有些东西还没有解决,有些数字电影上我不太懂的东西,很难像以前一样,这个疑惑是有,现在除了写实之外,它的美感、充足感是另一种不是很渲染的美感,而是写实讯息、充足的美感。

真正在看东西,是用脑子和心在组合,当你脑子和心一直在重新调试,这个轨道一直在变化也蛮有意思蛮痛苦的。我个人很不同意有人把科技和艺术分成两件事,他们是一体的。你怎么看东西,和你怎么表达就是一体两面。我这个人相信电影比相信人生还多,我跟电影的关系好像在改变,有种主观和介入的感觉,这是我过去从第三人称去看别人的事,是很不一样的。

题图来自双喜电影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