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沃尔玛革命已经结束,发达国家似乎正在抵制全球化

Binyamin Appelbaum2016-11-01 13:39:31

有迹象显示,发达国家似乎正在抵制全球化。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上个月,韩国海运公司韩进海运申请破产保护,暂时性地中断了从亚洲到美国的货物流动,导致数十艘货轮无法靠岸,只得停在公海上。

这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停滞的全球化”。

9 月,停靠在美国加州长堤港的韩进海运集装箱。因为该公司申请破产保护,导致从亚洲到美国的货物流通暂时性地中止了。 图片版权:Lucy Nicholson/路透社

全球各国之间的贸易增长,是近几十年来最重要、最具争议性的经济发展现象。在这一次美国的总统竞选活动期间,相关的争论可谓达到了新的热度。然而,无论这些争论多么激烈,很少有人注意到,事实上,全球贸易趋势已经停止上升。根据在航运数据方面最有发言权的荷兰统计学家分析,2016 年第一季度,全球贸易量仅为持平,而在第二季度更下降了 0.8%。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美国也不例外。美国进出口总额在去年下跌超过 2000 亿美元。在 2016 年前 9 个月,贸易额又下跌了 4700 亿美元。

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与其它国家的贸易在经济增长期间的第一次下降。

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正是贸易经济放缓的原因和结果。在较好的时代里,经济繁荣能增加贸易,贸易也能促进经济繁荣。现在,发展的轮子正往相反的方向转动。消费减少,贸易方面的投资放缓,从而导致了经济增长减慢。

但也有迹象显示,结构性的原因导致经济放缓。发达国家似乎正在抵制全球化。

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最新一轮关于全球贸易的谈判在去年以失败而告终。《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试图在环太平洋地区国家之间形成一项区域协定,但这个协定也不见起色,并受到了美国两个主要政党的总统候选人的反对。与此同时,新的壁垒正在形成。英国离开了欧洲联盟。世界贸易组织在今年 7 月表示,自 2008 年以来,其成员国已经设定了超过 2100 项新的贸易限制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简称为 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e)在最近一份呼吁各国重新坚定发展贸易承诺的声明中写道︰“自由贸易如同一个运转的引擎,几十年来为世界各地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利益,遏制自由贸易,将会令这一引擎熄火。”

欧盟和加拿大逆这股反全球化贸易的潮流而行,在本周日签署了新的贸易协议

但是,要在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中鼓动公众对全球化贸易的热情,可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全球化产生的好处大比例地流向了富人,但代价却由失业的工人来承担,而政府并未能减轻他们所承受的痛苦。

沃尔玛(Walmart)革命已经结束。1990 年代,全球贸易增长速度超过了全球经济增长速度的两倍,欧洲形成了一个联盟,中国成为了一个工业制造中心,关税下降,运输成本大幅下降——这就是沃尔玛时代。

但这些变化的作用已经发挥殆尽。欧盟正处在瓦解的边缘;关税和运输成本已经低得不能再低。而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角色也正在改变。这个国家越来越多地在制造用于国内消费的产品。此外,中国成熟的工业部门逐渐地在制造自己所需要的零件。IMF 组织去年报道称,进口零件在“中国制造”产品中所占的份额已从 1990 年代的 60% 降至 35%。

所以 IMF 组织研究计算认为,在 1990 年代, 1% 的全球经济增长能提升 2.5% 的贸易量;但在近年来,同样的全球经济增长却仅能增加 0.7% 的贸易量。

正如其它大型航运公司一样,韩进航运打赌全球贸易将会继续迅速扩大。2009 年,全球拥有足够的空间能够承载 1210 万个标准化集装箱的货轮,而这些集装箱在全球贸易的兴起中发挥了低调却至关重要的作用。到去年为止,全球货轮已经能够承载 1990 万个标准化集装箱,然而当中有很大一部分现在却已经用不上。

印度不是另一个中国。大多数贸易流通发生于发达国家之间。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统计出,全球 15 个国家约占了全球 63% 的商品和服务流通量和更大份额的金融投资。

中国以一种传统的方式加入了这个俱乐部︰它利用工厂打造出一个中产阶层。但工厂工作的自动化增加了其它国家仿效的难度。哈佛大学经济学家丹尼·罗德里克(Dani Rodrik)分析,在印度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制造业就业已经触顶,他称这种现象为过早的非工业化

全球经济疲软加剧了这一趋势。根据联合国(United Nations)的统计,到 2015 年为止,跨国公司的基础设施投资已经连续第三年下降,预计今年还将进一步下降。但即使经济增长回升,自动化亦降低了在发展中国家投资低劳动力成本的动力,也减少了这些投资为发展中国家当地居民所带来的好处。

政治方面的反应也是全球性的。在 2012 年,经济学家布兰科·米拉诺维奇(Branko Milanovic)发表了一份有时被称为“大象曲线(elephant chart)”的图表——因为曲线的形状与大象轮廓有某些相似之处。这个图表显示,在 1988 年至 2008 年期间,全球范围内大多数人的实际收入明显上升,但美国和其它发达国家的大多数居民却是例外。

这一图表经常被用于描述全球化的后果。现实情况当然是更复杂,但人们的感觉是难以否认的。发达国家的选民越来越多地把自己视为世界贸易与发展中的受害者——强烈的反对情绪在酝酿之中。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 Trump)的总统竞选活动就是明显的体现,而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不再支持《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也说明了这一点。一份在 4 月份发表的研究发现,受失业打击最大的国会选区的选民更倾向于拒绝温和派的总统候选人,转向支持拥有更极端立场的总统候选人。

经济停滞令欧洲选民也转而反对贸易。

罗德里克教授认为,自由贸易的拥护者夸大了其好处、低估了其成本。他说︰“因为他们未能明示这些区别和警告,导致贸易现在因为各种弊病而被指责,但这不应该是贸易的错。如果煽动主义和排外主义对于贸易的荒谬说法能被人们听进去,那么鼓吹贸易的人难辞其咎。”

翻译 熊猫译社 李秋群

题图来自 Global Research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