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一群极简美学爱好者,把自己的兴趣做成了网站和独立杂志

胡莹2016-11-02 07:10:21

一个兼职编辑团队,来自全球各地,背景各不相同,但对于极简美学的推崇将他们聚到了一起。

去年夏天,一本名为 Minimalissimo Nº1 的杂志在众筹网站 Kickstarter 上线,仅一个月便募集了来自 414 位支持者的 11058 英镑,达成众筹目标

它将关注的视角,放在对极简主义设计理念的探索,和其对创造力的影响上。

我们介绍过各种小众偏门杂志,比如企图用人类学来分析社会问题的加拿大杂志 Peeps专为“热爱思考的饮酒爱好者”编撰的季刊 Pallet关注创意者以及其宠物狗的半年刊杂志 Four&Sons,以及丹麦植物季刊 BLAD 等等。而像 Minimalissimo 这样单述一种表现形式的刊物,并不多见。

160 页非涂布纸被包裹在触感柔软的层压纸制成的封皮中,白色与浅灰色主导的封面上,一个身着纯白色大衣的浅金短发女子,侧坐在一处白色的立方体柱子上,头顶是杂志的黑色 logo ,一个经过抽象艺术处理的 “ M ”字母标识,脚下则是代表着创刊号的“ Nº1 ”。封面上每一个元素似是都在呼应这本杂志对于经典极简主义的尊重。

而具体到杂志内容,不管是对于被贴上“新锐简约主义”的德国时装设计师 Melitta Baumeister 的作品介绍,还是对于哥本哈根跨学科工作室 Norm Architects 、瑞士艺术家 Zimoun 以及加拿大中性时装设计师 Rad Hourani 的专访,都聚焦于洞察极简主义在当代的变化及发展。

Minimalissimo Nº1 杂志的众筹主页上,主创团队开篇就直抒了对于极简主义的热衷,并且搬出了设计界两个影响力颇为广泛的名言,一是现代主义建筑大师密司·凡·德罗的“少即是多(Less is more)”,二则是迪特·拉姆斯在 1980 年代提出的关于好设计的 10 个标准。

Minimalissimo 的主编兼创意总监 Carl MH Barenbrug 告诉《好奇心日报》,他坚信,好的设计来源于极简主义,这是探索一个事物的本质及价值的最直接途径,在这种理解框架下,该事物的功能也相应变得清晰可辨且易于理解。此外,极简主义风格的设计也强调对于细节的关注,剔除任何多余的元素,所能看到的一切都是有目的且有价值的,这也正是 Carl MH Barenbrug 喜欢它的原因。

但这本独立杂志,并不是这个主创团队的第一次发声。

早在 2009 年时,Minimalissimo 就以一个博客的形式存在,分享以极简美学为甄选标准的创意内容,之后因对极简美学的热爱,逐渐汇集了来自全球各地的编辑成员,将其慢慢发展为一个在设计界内小有名声的,推崇极简美学的在线杂志,不管是创造一款产品,设计一处室内空间,还是仅仅捕获一张简单的照片,内容触及建筑、艺术、工业设计、时尚以及包装等视觉的方方面面。

与杂志创刊号的视觉语言一样,一打开 Minimalissimo 网站,黑白灰基色依旧是主宰整个页面的主色调,参差不齐的三栏瀑布流式布局,随着页面滚动条向下滑动,会将编辑团队每日甄选撰写的极简美学创意设计一一呈现出来,定宽而不定高的设计让页面区别于常见的矩阵式图片布局模式,大小不一的图片在网页上显得错落有致。

而得益于编辑的好品味,仅仅是在主页上走马观花似地浏览这个网站的首页图,也像是在观看一场在线的极简主义设计展。

不过,相较于更多更为大众的设计类网站,Minimalissimo 每天仅发布一篇文章,Carl MH Barenbrug 告诉《好奇心日报》,“我们对自己的编辑方法慎密而用心,都要经过很细致的准备,这也是令我们自己感到骄傲的地方。”

参与网站日常内容运营的,除了 Carl MH Barenbrug 本人和一名艺术总监之外,还有 8 个特约编辑。

Carl MH Barenbrug 是学设计出身,其专业关注的是网页及用户体验设计,而编辑团队则是一个小而多元化的组织,他们来自意大利、西班牙、英国、美国、巴西和澳大利亚等地,背景也是五花八门,有人学建筑出身,有人是插画师,有人做的是平面设计工作,亦有人身处时尚行业。

用 Carl 的话说,这是一个年轻且充满激情的团队,尽管来自不同的领域和国家,但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点,便是热衷于探索全球各地的极简创意好设计。时常关注 Minimalissimo 的话,你会发现,他们更喜欢挖掘的,是那些新锐的、年轻的有才华的设计人才的作品,而非成名已久的设计师的作品。

在编辑的过程中,主创团队也在一直问自己:“极简主义是什么?我们在试图划定极简主义的界限吗?”

谈及对于极简主义的理解及其与它的关系,Carl 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如果我可以用一个词来解释极简主义,那就是聚焦,这是一个做减法的过程,少分心意味着更少的障碍,更清晰的路径意味着我们能够获取最重要的东西。这是我近年来通过极简主义收获和学习的心得。它在我的生活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帮助我把生活变得井井有条,它帮助我理解何人何事在生活中是重要的,更为关键的是,它给予了内心的平静与安宁。”

但在具体的选题操作过程中,突破界限也是常有的事,相比起被框在“极简主义”这个大主题下,编辑团队更加青睐于信任自己的直觉,去尝试探索一个事物具体的方方面面,“我很信任我们在简约设计领域的品味和审美,并将其进行有选择性的专题策划过程,分享给我们的读者。” Carl 表示。

有了六年多运营在线杂志的底气,Minimalissimo 团队从去年开始探索创造纸质版杂志的可能性。

据 Carl 介绍,纸质版杂志会以一年出版一次的频率进行,尽管相较于网站的日常运营,做一本杂志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因其关注点聚焦于一个小众而独特的市场,且从设计到内容带来的纸质杂志无可替代的质感,也令整个主创团队感到兴奋及充满乐趣的一面。

“这是一本适于放在咖啡桌上的完美杂志,如果你坐在家中想要享受闲暇时光,可以一次又一次拿起来翻阅。” Carl 表示。他尤其推崇杂志上的专访,比如关于丹麦工作室 Norm Architects 的专访,“我们赶上了他们发展的巅峰阶段,分享了许多关于这个团队日常活动背后奇妙迷人的洞察。”

谈及之后纸质版杂志的出版,Carl 也表示,第二辑将独立于网站日常更新的内容,报道更多设计师、艺术家及建筑师的独家采访,并且寻求与一些摄影师及设计作家的合作,提升杂志的内容质量。

最后,不妨来欣赏一下主创团队甄选的极简好设计:

墨尔本手工巧克力品牌 PANA 的包装设计,设计方:墨尔本设计创意工作室 The Company You Keep
丹麦家居设计品牌 Menu 的不倒翁闹钟,设计方:Norm Architects
西班牙 Cointec 咨询公司的办公空间,设计方:西班牙建筑事务所 Dot Partners
英国配饰品牌 Alfie Douglas 的 Tote 包
香港女装设计师 Enoch Ho 同名品牌的 2016 春夏系列作品
基辅 64 平米私宅,设计方:Emil Dervish 建筑事务所
墨尔本时尚品牌 LIFEwithBIRD 作品

图片来源:Minimalissimo.com、Kickstarter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