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一个被忽略的事实:转基因技术并未显著提高粮食产量,也没降低农药的使用量

Danny Hakim2016-11-01 07:09:08

尽管生物科技行业一直说转基因农作物将会“拯救世界”,但他们目前“还没有找到影响农作物产量的神秘基因”。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伦敦电 - 长久以来,对于转基因作物的争议一直集中在其不安全性上,但这种疑虑并没有切实的证据。

但在《纽约时报》进行的一项广泛调查中显示,对于转基因作物的争论忽略了一个更基本的问题:美国和加拿大的转基因并未显著提高粮食产量,也没有降低化学除虫剂的使用量。

转基因作物具有双重“保障”:通过使作物对除草剂药效免疫,并使作物天生具有抵抗多种害虫的特性,让作物获得充分生长。要满足世界不断增长人口的粮食需求,同时降低喷洒型农药的使用,转基因作物就显得不可或缺。

二十年前,当美国和加拿大对转基因敞开怀抱之时,欧洲却将其拒之门外。比较美欧两个大洲的独立调查数据、学术及行业研究结果可以看出,转基因技术并没有“信守诺言”。

《纽约时报》利用联合国数据进行的一项分析表明,与西欧现代化程度相当的法国和德国等地区相比,美国和加拿大在亩产量上并没有获得显著的优势。同时,国家科学院最近的一份报告发现,“并无证据”表明美国转基因作物的种植相较传统作物出现显著增产。

同时,除草剂的使用量在美国还有所上升,即便是在像玉米,大豆和棉花这类已经进行大量进行转基因种植的作物中亦是如此。美国在降低农药使用量上的成绩,也落后于欧洲最大的农业生产国法国,后者使用的农药既有除草剂,也有杀虫剂。

美国地质调查所研究数据中的一项指数显示了杀虫剂使用上的巨大的差别。自美国在二十年前引入转基因玉米、棉花和大豆之后,用以除掉害虫和菌类的毒素的使用降低了三分之一,但用量更大的喷洒型除草剂使用量却上升了 21 个百分点。

对比显示,法国除虫剂和除菌类农药的使用大幅下降了 65 个百分点,而且除草剂的使用量也降低了 36 个百分点。

法国的阿诺德·胡塞(Arnaud Rousseau),家族第六代农民,在一片油菜籽田里。二十年前,在美国和加拿大对转基因敞开怀抱之时,欧洲却将转基因拒之门外。图片版权:Ed Alcock/《纽约时报》

数十年来,在转基因工程上的巨大分歧让美国和欧洲分道扬镳。美国的抗议者早在 1987 年就曾叫停过原型土豆的种植,但欧洲对于这种玩弄自然手段的愤怒一直都没有消减。最近的几年中,反孟山都游行中有成千上万的抗议者在在巴黎和巴塞尔等城市反对种植转基因作物,奠定了绿色政治运动的基础。但欧洲人购买美国和其他国家进口食品时依然在食用转基因作物。

对于食用转基因食品可能带来危害的恐惧大多缺乏科学基础。杀虫剂的潜在危害却引起了研究者们的注意。杀虫剂原本就是有毒的。纳粹德国研发的沙林神经毒气等用作武器的杀虫剂可能会造成发育迟缓或引发癌症

“这些化学药品大部分都是未知的,”哈佛大学公共医学院的大卫·贝林格(David Bellinger)教授说道,他的研究表明,一类杀虫剂的使用造成了美国五岁以下儿童的智商指数下降了 1700 万点。在提到农作物中的化学制剂使用时他说:“我们在一个民族的身上做试验,等着坏结果的出现”。

整个行业实现了双赢。同一家公司同时生产并出售转基因作物和农药。最大的种子公司孟山都(Monsanto)和瑞士杀虫剂巨头先正达(Syngenta)的销量大增,使其联合市值在近十五年中增长了近六倍。两个公司各自的并购行为还将使其市值分别提高了 1000 亿美元以上。

面对这些新的研究发现,孟山都首席技术官罗伯特·弗拉里(Robert T. Fraley)表示,《纽约时报》只选取了那些唱衰这一产业的数据。“每个农民都是精明的商人,他们也不会为一种不会带来巨大效益的技术买账。生物技术工具显然大幅提高了产量,”他说道。

孟山都公司在一项声明中提到了除草剂的使用,“除草剂使用的总量在某些地区可能有所增长,而这些地区的农民在处理最新的杂草问题上都采用了最科学的方法。其他地区的农民所面临的情况不同,因此在除草剂的使用量上有所下降或与原先用量持平。”

转基因作物有时也有效果。孟山都和其他一些公司经常引用德国格廷根大学马丁·凯姆(Matin Qaim)的研究,其中包括对过去研究所做的荟萃分析,研究发现,转基因作物的产量有显著提高。但在一次访谈和邮件交流中,凯姆博士称,他主要是在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印度的抗虫品种作物中监测到了显著的产量增长。

“现阶段欧洲的转基因作物并不会带来产量的大幅增长,”他说道。考虑到作物普遍对除草剂产生抗药性:“我认为转基因并不是一种我们赖以制造奇迹的技术。”

在英国的罗兰,Bo Stone 农场的一名工人正在向一台播种机装入转基因玉米种子,斯通靠种植转基因作物降低农场的杀虫剂使用。图片版权:Jeremy M. Lange/《纽约时报》

管制化学制剂的承诺

最早的转基因作物是 1994 年的佳味(Flavr Savr)番茄,它的保鲜期更长。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又出现了少量的抗虫褐色土豆。到了 1996 年,美国开始大量种植转基因作物。

孟山都公司是利用最新转基因特性的翘楚,它通过转基因技术控制了抗虫剂的使用。“我们当然不鼓励农民越来越多地使用农药,”一位公司高管在 1994 年向《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透露。1995 年,孟山都公司在一则新闻中称,作物种子中名为抗草甘膦的新型基因“能够降低除草剂的使用量”。

最开始的转基因作物共有两类,一类具有抗除草剂的特性,使作物适于喷洒型的除草剂,另一类则具有抵抗某些害虫的特性。

阿诺德·胡塞拿着先锋良种公司产的非转基因的玉米种子,先锋良种公司是杜邦旗下的一个子公司。图片版权:Ed Alcock/《纽约时报》

来自美国农业局的数据显示,除草剂在大豆种植中的用量大大提高。大豆是一种主要的转基因作物,其除草剂使用量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增加了 2.5 倍,而同时期大豆的种植面积只提高了三分之一。在转基因玉米种植之前,除草剂的使用量已经有所下降,但在之后的 2002 至 2010 年间,玉米种植中除草剂的使用量在达到稳定水平之前几乎翻倍。这些作物种植中抗药性问题的出现,在总体上提高了农药使用量。

对于一些人来说,这种结果是可预测的。研发具有抗虫特性作物的意义就在于“降低杀虫剂的使用,而这个目标也实现了,”俄亥俄州立大学研究员约瑟夫·科瓦奇(Joseph Kovach)说道。约瑟夫主要研究抗虫剂的环境危害。但生产具有抗除草剂特性的种子却是为了“出售更多产品”,他说,也就是卖掉更多的除草剂。

那些庄稼被杂草害虫或某种植物疾病毁掉的农民成为转基因作物的卫道士是有理可循的。“拒绝使用这样一种益处无穷的技术是愚蠢甚至荒谬,”联合食糖公司(Amalgamated Sugar Company)总裁杜安·格兰特(Duane Grant)说道,联合食糖公司与美国西北部 750 个甜菜种植农场有合作关系。

他表示,抗草甘膦的作物拯救了他的合作方——农达(也即草甘膦)除草剂是孟山都公司的旗舰产品。

但杂草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出现了抗草甘膦的特性,这给整个产业提供了销售更多种子和杀虫剂的机遇。最新的研发的种子对两种除草剂都具有抗药性,计划最多对五种除草剂具有抗药性。这使对付杂草更加容易,农民们可以喷洒一个公司生产的多种除草剂。

草甘膦抗药性的提高,让过去一些富有争议性的农药重返市场。其中一种是 2,4-D,它是橙剂(高效落叶剂)中的成分,而橙剂则是越战中使用过的臭名昭著的生化武器。对于橙剂潜在的危害,科学家的看法各不相同,也让倡议组织十分警惕。

另一种农药是麦草畏。在路易斯安那州,孟山都公司花费近 10 亿美元开始生产这种农药。目前孟山都生产的这种农药还未获得使用许可,但已经开始出售具有抗此类药物特性的种子了。有报道称,一些农民通过非法喷洒这种“旧版本”农药来毁坏临近的作物

高科技核心

两位地理位置相距 4000 英里远的农民向同一位访客展示了他们各自的玉米种子。他们都是各自家族里第六代农民。他们都使用了正与陶氏化学公司(Dow Chemical)进行合并的化学巨头杜邦公司(DuPont)生产的种子。

肉眼看起来,这两位农民使用的种子没什么两样。但实际上,它们之间有着天差地别。

北卡罗来纳州罗兰、靠近南卡罗来纳州(South Carolina)的斯通使用的种子拥有许多转基因性状。它们含有孟山都公司生产的抗草甘膦,能够防止除草剂农达中的草甘膦对农作物起作用。除此之外,这种种子还带有拜耳公司(Bayer)生产的一种基因,能够让农作物不受另一种除草剂的影响。陶氏化学公司和杜邦旗下的先锋良种公司联合开发了一种名为 Herculex I 的性状,能够攻击幼虫的肠道。孟山都公司开发的 YieldGard 也有同样的功效。

北卡罗来纳州罗兰的博·斯通(Bo Stone)是家族第六代农民。斯通农场使用的种子有许多转基因性状。图片版权:Jeremy M. Lange / 《纽约时报》

这两种种子另一个巨大的差异在于价格。卢梭的种子每袋(50000 颗种子为一袋)售价 85 美元;而斯通的种子使用了生物技术,每袋种子数量和卢梭相同,售价却为 153 美元。

对于农民而言,种植非转基因农作物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就能做出的决定。转基因性状可不是你随随便便按照自己的需求就能点单购买的。

45 岁的斯通拥有农业硕士学位,平时会在他的福特小卡车里听 Prime Country 电台的广播节目。他有一块试验田,用于试验新种、寻找拥有他特别看重的特征的种子——比如能够在没有外物支撑稳定的情况下挺拔生长的植物。

斯通说:“我在进行筛选时更看重产出能力和植物的特点,而不是(抗虫抗毒药之类的)转基因性状。”他强调了至关重要的一点:在产量方面,现在我们仍然和数千年以来一样,需要依靠植物培育技术才能让作物拥有我们想要的性状。

也就是说,斯通看重的是转基因可以减少他对杀虫剂的使用。(不过,如果有能帮助他解决椿象的方法,他还是很高兴的。对许多农民来说,椿象是一种很麻烦的害虫。)而且,藜对于农达的抗药性也已经成为了一个问题。

他说:“没有任何转基因性状是解决我们问题的良方。”

相比之下,巴黎郊外的 Trocy-en-Multien 村庄里卢梭的农场上,所有玉米都没有采用过这一转基因技术,因为欧盟禁止了大多数转基因农作物。

卢梭说:“门被关上了。”法国有许多农业合作社,42 岁的他是其中一家合作社的副社长。他的农场有 840 英亩,第一次世界大战马恩河战役(Battle of the Marne)期间,这里曾发生过大屠杀。

和斯通一样,卢梭农场的产量也一直在增加。不过,随着每年情况不同,产量也会有起有伏。这里的农业技术也进行过改革。“在种植庄稼时,我祖父用的是马和牛,”卢梭说,“而我用的则是装有马达的拖拉机。”

他希望自己能使用和大西洋彼岸的竞争者一样的技术。他认为,种植转基因作物省时又省钱。

“如果你和美国或加拿大的农夫聊一聊就会有种感觉——身在欧洲的我们一直觉得,他们种庄稼会比较容易,”卢梭说,“这可能不一定对。我不知道,可我们就是这么觉得的。”

养育整个世界

北卡罗来纳州杜尔汉姆,拜耳研究中心里处于生命周期最后阶段的巴西大豆植株。这些植株拥有抗虫害等多种转基因性状。图片版权:Jeremy M. Lange / 《纽约时报》

据预计,到 2050 年,全世界总人口将有望达到 100 亿。用 1995 年孟山都公司在一份声明中的话来说,长期以来公司都在生产产品,以此“帮助满足增加的这几十亿人口的食物消费需求”。时至今日,这仍然是这个行业的口头禅。

“我们得不断创新,这绝对是关键所在,”负责管理拜耳位于北卡罗来纳州各处温室的库尔特·博冬克(Kurt Boudonck)说,“照现在的生产方式,我们未来不可能养活那么多人。”

然而,转基因技术并未表现出显著的产量优势。《纽约时报》查看了联合国粮农组织(United Nations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的数据,比较了美国、加拿大的主要转基因作物与西欧的同种非转基因作物。该机构用到了西欧七个国家的数据,其中包括了两个粮食生产大国法国和德国。

以一种用于生产菜籽油的油菜籽为例。《纽约时报》比较了西欧和这种油菜籽最大的生产国加拿大过去三十年的数据,其中包括了转基因作物引进前一段时间的数据。

在油菜籽产量方面,拒绝了转基因作物的西欧过去一直领先于加拿大。这部分是因为油菜籽生长在两个区域,不过数据显示,转基因作物引进后,相关产量趋势曲线并未出现偏向于加拿大的转变。

北卡罗来纳州莫里斯维尔拜耳研究中心,拜耳为实验培养的椿象。图片版权:Jeremy M. Lange / 《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还比较了美国和西欧过去三十年玉米种植的数据,发现这两者的趋势曲线几乎没有出现偏离。至于糖的主要来源甜菜,虽然过去十年间转基因甜菜的产量较占优势,但近来西欧的甜菜产量增长却比美国更快。

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University of Canterbury)的教授杰克·海涅曼(Jack Heinemann)在 2013 年做了一个开创性的实验,他使用联合国的数据,比较了大西洋两岸的农作物产量趋势。他说,西欧“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都不曾因为没有选择基因工程作为其生物技术而遭到任何惩罚”。

生物技术公司的高管建议缩小比较范围。孟山都公司的弗莱里博士强调说,要对内布拉斯加州和法国的产量增长数据进行比较,而拜耳的一位员工建议对俄亥俄州和法国的产量增长数据进行比较。这些数据的比较结果可能会有利于这一行业,而选择美国的其他州进行比较则有可能不利于这一行业。

爱荷华州立大学(Iowa State University)一位研究杂草的科学家迈克尔·欧文(Michael Owen)表示,尽管生物科技行业一直说转基因农作物将会“拯救世界”,但他们目前“还没有找到影响农作物产量的神秘基因”。

狭窄的新市场

农作物价格下跌以及消费者的抵制,导致这一转基因技术很难赢得新的市场。农用化学品行业出现了公司普遍被收购的情况。近来,拜耳宣布收购孟山都公司。国有企业中国化工集团(China National Chemical Corporation)得到了美国监管机构的批准,获准收购先正达公司,不过随后先正达公司警告称,由于欧洲当局的审查,这项收购案可能会被推迟

北卡罗来纳州拜耳中心一位研究助理。拜耳在这里进行实验,寻找能够根除椿象等害虫的新毒素。不少农场和斯通位于罗兰的农场一样存在椿象虫害的问题。图片版权:Jeremy M. Lange / 《纽约时报》

这些收购案旨在打造更加擅长销售种子和化学制品的巨头公司。新一代种子或是即将进入市场,或是正在研发之中。这些种子有着了不起的头衔,比如拜耳的 Bayer Balance GT Soybean Performance System、孟山都的 Genuity SmartStax RIB Complete 玉米,以及陶氏化学公司 Enlist 系列的 PhytoGen 和 WideStrike 3 Insect Protection。

用行话来说,这些种子“堆叠”了许多不同的转基因性状。而且它们还会拥有更多转基因性状。孟山都公司表示,2025 年的玉米种子将会拥有 14 种特性,农民将可以喷洒五种不同的除草剂。

更新的转基因农作物据称会拥有更多能力,比如预防作物病害、让食物更有营养等。其中一些可能会起效,一些可能不会。在这个行业看来,把全世界许多地区的玉米、大豆、棉花和油菜籽等重要农作物几乎全部变为转基因农作物,是在满足一种真实存在的需求。而在批评者看来,它们就是在做市场营销。

孟山都公司收购案宣布当天,拜耳农作物科学部门负责人利亚姆·康登(Liam Condo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欧洲对于转基因食品的接受度异常低。但是世界上许多地方拥有更高的(食物)需求,也能接受转基因食品。未来我们会去到那些市场和消费者对我们的技术有需要的地方。”

翻译 熊猫译社 孙一 钱功毅

题图来自 Pexels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