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用金曲“卖”电影,并不总是一盘双赢的局

陆云霏2014-11-10 15:56:14

“音乐营销”正在成为电影营销中越来越重要的环节,《时间煮雨》《平凡之路》《匆匆那年》,是不是成为了你走进电影院挺重要的一个原因?

当电影落幕走完所有字幕而主题曲终于响起的时候,影厅里大概就只有清洁阿姨还在麻利地清场,没有几个人会坚定地听完主题歌才离开。

不过这并不能削弱主题曲在整部电影中的地位,制片方也不会指望观众在电影院里欣赏歌曲,在电影还没有上映之前,主题歌就会提前上阵,成为影片营销中的重要一环。

《画皮》的主题曲《画心》可能是我们往前回想记忆最深刻的电影歌曲之一。其实当年出品方并没有有意识地营销这首歌曲,但歌曲本身的走红在第二年就为华谊创造了 1000 万的收入,演唱者张靓颖也因此声名大涨。不过这次电影、主题曲和歌手的“三赢”,更多是运气使然。

2011 年,张一白执导的《将爱情进行到底》上映,陈奕迅翻唱的《等你爱我》和王菲与陈奕迅对唱的《因为爱情》和影片一起成为了热门话题。而这一次《因为爱情》的火爆则有了刻意营销的成分。

在影片发布之前,《将爱情进行到底》片方始终对主题曲和它的演唱者缄口不提,而在影片上映的当天同步对歌曲进行推广。发布当天,歌曲在网络、电台等途径同步首发,俨然是歌手“打歌”的架势,歌曲发布的微博在半天的时间内转发量超过 5 万,优酷当日点击量也达到了 20 万。

不仅如此,《将爱》的片方还为这首歌曲专门召开了一次发布会,请来陈奕迅站台,还制作了号称“史上拍摄时间最长”的 MV。单单为了一首歌曲,也是劳心劳力。而歌曲营销的效应也帮助这部在内容上并不受好评的电影赢得了超过 2 亿的票房。

同样是张一白执导的电影,即将在 12 月 12 日上映的《匆匆那年》的主题曲则成为了电影前期营销的重头戏。从 10 月 29 号开始,《匆匆那年》的官方微博就开始了主题曲发布倒计时的活动,用歌词海报的方式每天发布一部分主题曲的歌词,并且对演唱者只提“重量级”不提其他,吊足了观众的胃口。

到了 11 月 3 日下午,由王菲演唱的同名主题曲《匆匆那年》在一场为这首歌曲而召开的发布会上正式上线,观众在前期被勾起的好奇心在 57 个小时内就转化成了超过 1000 万次的歌曲播放量。24 小时 627 万的播放量也远远超过了韩寒和朴树为《后会无期》创作的《平凡之路》407 万的播放纪录。影片在微博上的超前预售如今已经达到了近 5 万张,赶在“双 11“之前就为贺岁档的排片铺好了路。

《匆匆那年》发布的歌词海报

不难看出,主题曲 MV 已经开始替代“病毒视频”成为电影宣传中的重要角色,而所能达到的效果更甚。

在今年《小时代》上映前的数月开始,片方就陆续推出了蔡依林的《万花瞳》、苏打绿的《微光》、周笔畅的《别忘了》、陈学冬的《不再见》,以及由吴亦凡翻唱的《时间煮雨》等 5 首电影歌曲,串起了整部电影的宣传,所选歌手“自带粉丝”的能力都相当可观。

这也是电影歌曲在选择演唱者时候的一贯标准,名气、资历、话题至少要沾上一边。比如已经被神化了的、一直在复出与隐退间徘徊的、还绯闻不断的王菲,她为电影《触不可及》所演唱的主题曲《爱不可及》甚至比电影本身还更有知名度。

而王菲在演艺圈中的“朋友们”也是帮助歌曲快速传播的“功臣”,《将爱》的《因为爱情》,《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致青春》,《触不可及》的《爱不可及》,《匆匆那年》的同名歌曲,无一不是在发布后被圈内各种大 V 转发,粉丝带动粉丝,形成几何式的传播效应。

同样的规则也可以在韩寒的电影处女作《后会无期》中看到,朴树的“沉寂十年”之作《平凡之路》仅仅因为“朴树”两个字就刷完了微信、微博所有的屏。而最终选择邓紫棋翻唱自 The end of the world 的《后会无期》而非英文原版作为插曲,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考虑到了邓紫棋在参加完《我是歌手》之后的超高人气。

《平凡之路》的 MV 画面

实际上和《匆匆那年》同期发布主题曲的还有高希希执导的《露水红颜》,由张靓颖演唱的《Be Here》。其实以电影的“卡司”刘亦菲、唐嫣了、Rain,以及张靓颖本身的知名度来说,《Be Here》的影响力应该也不低,但是撞上了王菲,也只能感叹“生不逢时”。

不过歌手“量级”到位了也只能充其量保个底,电影《孔子》的主题曲《幽兰操》也请到了王菲,但影片和歌曲的成绩都是一般;而有话题没票房的《黄金时代》主题曲《只得一生》,虽然请到了罗大佑作曲演唱,感觉却跟没发行过差不太多。片方舍得花钱营销,营销得对路子也许更重要些。

比如两部《老男孩》的电影歌曲《老男孩》和《小苹果》,从音乐制作和歌手的层面实在称不上高规格,但因为精准地对上了“情怀”、“广场舞”的营销点,照样铺天盖地的流行。

虽然现在还说不上靠音乐“卖”电影,但好像没有好音乐,电影卖起来总是差了点劲。对于歌手也是,在听众已经没有耐心听完一张专辑的如今,“抱电影大腿”的歌曲既省了不少营销预算,也获得了更好的传播度。双赢这件事,谁都不会拒绝。

那么,问题来了,《匆匆那年》你听了几遍?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