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即将举办川久保玲个展,这事很罕见

Vanessa Friedman2016-10-24 10:46:35

她代表着难以抵达的时尚境界:以时尚为理念,以时尚为探索。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上周五,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宣布,日本时装品牌 Comme des Garçons 创始人兼设计师川久保玲Rei Kawakubo)将成为继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1983 年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举办个人展)后第二位于在世期间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举办个人作品展的时装设计师。

这一消息证实了《女装日报》(WWD)在今年 8 月首次报道的有关传闻。在本月早些时候的巴黎时装周期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服装学院(Met’s Costume Institute)院长安德鲁·博尔顿出现在 Comme des Garçons 时装发布会现场,并与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并肩坐在前排。安娜·温图尔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Costume Institute gala)的联合主席,也是该博物馆的理事。

尽管这一消息在人们意料之中,但这次展览依然是一次突破性的展览,对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来说,这是一场颠覆性的展览,甚至可以说是一场冒险。

川久保玲的三件设计作品。她的作品将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川久保玲/Comme des Garçons”展览中展出。该展览将于 2017 年 5 月 4 日开放参观。 图片版权:Paolo Roversi/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博尔顿说:“现在很少有设计师能够在艺术的意义中真正拥有完整的个人风格,但川久保玲是其中之一。她为时尚本质意义提供了全新的可能性,由此改变了时尚行业的发展轨迹。”

毕竟这是一位曾经在 2014 年的时装发布会后,以一句“我尝试着创作出不是衣服的作品”来解释设计理念的女性,她还将自己最新的时装系列称为“隐形衣”。她曾创作出一个完整的无袖成衣系列(系列名为“女巫”[Witch]),以裙子为主题创作出超过 35 件作品[T3](这些作品将会于此次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览中展出),以及另一个以二维化[T4]世界为主题的时装系列。她打破了所有与美丽和身体相关的传统观念。

图片来自 Elle

在她职业生涯的初期,尽管川久保玲的时装发布会上的作品都有着传统服装的轮廓(她在 2005 年发布的“破碎的新娘”[Broken Bride]婚纱秀被她定义为一个“反保守主义”的系列,以古旧的薄纱和蕾丝打造出了极端的浪漫风格),她的时装发布会也经常令观众触动流泪,但这些作品很少会让观众觉得,“嘿,我真希望穿上这一件来出席下一个工作面试/周年纪念派对/约会!”

事实上,川久保玲是一个让时尚爱好者狂热崇拜的人物,一直以来,她都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时装设计师之一,从很多方面来说,她代表着难以抵达的时尚境界:以时尚为理念,以时尚为探索。

但她并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设计师,不会像博尔顿之前为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服装学院策划的一些展览那样吸引到破记录的参观人次,如“亚历山大·麦昆:野性之美” (Alexander McQueen:Savage Beauty)展览( 66.1509 万人次);去年的“中国:镜花水月”(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展览(81.5 万人次);或是今年的“人与机器”(Manus x Machina)展览(75.2995 万人次)。最近,博物馆正在设法削减其财政赤字,并在最近宣布可能会裁员。在这个时候选择博物馆内最大的展览空间之一——坎特馆(the Iris and B. Gerald Cantor Exhibition Hall)举办这样一场展览,无疑是一种值得注意的声明。

74 岁的川久保玲已成功建立了一个繁荣发展的商业王国,旗下拥有一系列更具可穿性的服装品牌(Comme des Garçons Play,一个“非时尚性”的基本款服装品牌,品牌标志为一个有眼睛的心形图案;以及 Comme des Garçons Shirt,正如其名字,这是一个衬衫品牌),她对艺术与商业之间平衡的出色把握,令她如博尔顿所说,“能够将时装秀场变成一个表达自己思考过程的平台”。但她最为著名的是她深奥复杂的结构设计,这些代表作亦将会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展出。

(展览从川久保玲自 1981 年[她第一次在巴黎发表作品]至今的所有作品中挑选 100 至 120 件展出;商业作品则会在一间门店内展示,作为本次展览的一个延伸部分。)

这一点让她的作品区别于近年来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服装学院举办过的那些热门展览中的重要作品,如“中国:镜花水月”展览和“人与机器”展览,这些展览将时装与流行话题相结合,通过一系列美丽的时装作品展示了东方的崛起、对科技的着迷等理念。

这些服装往往都是来自于各大时装品牌,这些品牌(或品牌所属的集团)会成为开幕晚会的协办方,为展览提供赞助,并利用这个机会为参加这个晚会的重要嘉宾提供服装设计。然后,这些身穿品牌服装的重要嘉宾则成为了品牌营销活动的核心部分。

然而,川久保玲对“美丽”一词不是特别感兴趣,对“派对”也同样如此(她从来没有参加过一次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对于“名人”她也兴趣乏乏。Comme des Garçons 的广告片曾以鸟、鱼、水果和连环图画来创作,却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著名演员的面孔,也没有所谓的品牌形象代言人。

川久保玲。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服装学院院长安德鲁·博尔顿说:“现在很少有设计师能够在艺术的意义中真正拥有完整的个人风格,但川久保玲是其中之一。”图片版权:Fabien Baron

也许正因如此,温图尔仅偶尔几次出现在了 Comme des Garçons 的品牌发布会上。据 Comme des Garçons 称,在上个月之前,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出席过一场该品牌的时装发布会。(其他《Vogue》杂志编辑,如格蕾丝·柯丁顿[Grace Coddington]则是该品牌时装发布会的常客。)温图尔是组织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和慈善筹款活动的关键人物,因此,在 2014 年,博物馆将一系列画廊和办事处重新更名,以她的名字来命名(安娜·温图尔时装中心[Anna Wintour Costume Center])。

但博尔顿说,当他开始讨论策划川久保玲的个人展时,温图尔立即表示了支持。他表示,虽然她不穿川久保玲的作品,甚至不太认同她的设计,但她明白“川久保玲所做出的贡献,以及她在时尚界的重要性”。

所以,明年 5 月,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楼梯顶部,她、川久保玲以及名人主持法瑞尔·威廉姆斯(Pharrell Williams)和凯蒂·佩里(Katy Perry)将一起迎接出席展览庆祝晚会的嘉宾。之所以选了这两名主持,主要是因为威廉姆斯曾在 2014 年与 Comme des Garçons 合作推出一款名为“女孩”(Girl)的香水,至于凯蒂·佩里……那是因为她一向以大胆的衣着风格而著称。

博尔顿希望出席晚会的嘉宾也同样如此。

博尔顿指嘉宾服装打扮往往像是品牌的人形移动广告牌般中规中矩,他说:“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打扮出自己的风格,我希望能看到更多前卫的时尚风格。我期待看到错误的时尚选择。”

除却这些时装陷阱,原来博尔顿自从 2002 年加入该博物馆时就一直想为川久保玲举办个人展览,但却发现博物馆自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的商业化展览后有了一个非官方的规则——不为在世的时装设计师举办专题性的展览。他想挑战这种规则,并证明“时尚是一种有生命力的艺术”。

事实上,在过去 5 年期间,他一直以每年 1 件或 2 件的速度来收集 Comme des Garçons 作品作为博物馆的永久收藏品。

对这种非官方规则的挑战可能不是这个展览所代表的唯一转变。与唯一的赞助商相反,本次展览和晚会(为部门的经营预算筹款)将会有一系列的赞助商,其中包括苹果(Apple)、H&M、Farfetch、康泰纳仕(Condé Nast)和华伦天奴(Valentino)。而背后则是对行业发出一个意想不到的尖锐直接,甚至带些政治意味的信息。

博尔顿说:“在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时装和设计师正越来越多地被视为是一次性的。 我希望把重点放在致力于某一个创造性构想的人身上,提醒人们这一点是多么地宝贵。”

翻译 熊猫译社 李秋群

题图来自 Nss Magazine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